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寻缘路

更新时间:2021-04-06 07:39:16

寻缘路 已完结

寻缘路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李氏春秋 分类:仙侠 主角:柳嘉修闻言 人气:

新书《寻缘路》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李氏春秋,主角柳嘉修闻言,是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只见地此人约莫三十年纪,一脸温和笑容,让狗蛋看着心中也是比较地舒服。一声青绿长袍披在身上,衣角也好似无风自鼓一般。而此刻,狗蛋觉得这人和现在夕阳西下无声融合,觉得这人就好像是仿若一体一般。 一时之间,狗蛋也是不禁是愣住了,也是不知道狗蛋心中在想些什么。 这人将狗蛋拉起之后,笑容不减反增,便是就笑的更加浓郁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姬不凡见也没有什么好玩儿的了,也是觉得无趣,便就抬起步子来,就像外面走去了。徐缘见姬不凡出去之后,也是一言不发。

徐缘在这个时候,也是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才好。徐缘次啊缓缓想起,师傅将自己交给了大师兄岑大仁。那么,接下来自己应该去找大师兄传我技艺才是。徐缘此刻,便是这般想着了。

还不待徐缘有什么动作,师娘苏浅语便是缓缓站了起来。而段灵儿也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跑得无影无踪了。这一点,让徐缘心中好生疑惑。但是,这个时候的徐缘并没有什么时间去想那么多了。现在地徐缘,则是很是好奇地看着苏浅语。

岑大仁在在这个时候,心中大叫不妙。但是,岑大仁看到了徐缘,心中边很快就好似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岑大仁觉得,今日自己还是可以躲过一难的。师傅不是把小师弟交给我了么,自己肯定是要好好地教导教导才是。

这般想着地岑大仁,心中却是千般万般地谢着自己地小师弟。而岑大仁在这个时候,心中也是开始暗暗发誓,自己一定要将这个小师弟教的好好地。这样。自己才不会辜负了小师弟今日帮我解难才是。

此刻,岑大仁这般想着,心中也是爽快了许多。但是现在苏浅语还没有什么话说,所以这个时候地岑大仁也是知道闭嘴先不提。到时候待师娘说话地时候,自己才说。

苏浅语轻轻地瞟了一眼四人,便是缓缓开口道:“几位,最近修为可有进境?”

对于苏浅语这样一问,徐缘觉得这个师娘还称职的很,如此关心弟子们地修为,不失是一个好师娘。只是师傅,却是为何那么懒惰。而徐缘心中那里又知道,段不意尊重无为而治。

但是,徐缘地几个师兄在这个时候,一个个却是有些身体发抖,神色紧张。徐缘心中却是很是好奇,为何自己地这几个师兄会是这般风范,简直就是莫名其妙地。

何渊作为二师兄,在这个时候,则是怯怯开口,道:“有那么一点点。”何渊也是不敢说不进寸步,多少还是有一点的,如果说没有,那可就要不妙了。

“是么,很好。半个甲子地仙剑盛会过几年之后便就要开始了,那么让我来看看你们进境如何了。”苏浅语说着,便是揉了揉自己手指地关节。

而何渊等人,身子在这个时候,则是忍不住,开始抖了起来。

岑大仁在这个时候,终于也是再也站不住了,便是立即道:“师娘,小师弟刚入门,师傅将小师弟托付给我了,我先去教导小师弟了。”

苏浅语眉头轻轻地邹了一下,想了想,便是笑道:“大仁,那你就去把。”

何渊等人闻言,不禁是开始骂起了岑大仁卑鄙无耻之类地话语。

徐缘对此,心中也是疑惑不知,大师兄教导自己,怎么就卑鄙无耻了呢?这些人还真的是怪的很,徐缘也是觉得,真的是莫名其妙的。

岑大仁在这个时候,也是不顾三位师弟地漫骂,既然师娘已经同意了,自己也是没有必要再纠缠下去了。岑大仁在这个时候,则是幸灾乐祸地看了几人一眼,便是抱起徐缘就飞奔而出。

何渊,刘三权与李长清三人见了,心中更加地是气结,但是岑大仁已然走远,就算是骂他也是听不到了,只好做罢。

徐缘也是奇怪地很,为何大师兄跑得居然是如此之快,这儿还真的是怪的很。

随后,徐缘便是听到一个女子轻吒,随后里面不禁便是传出了阵阵哀号。对此,徐缘好像也是懂得了什么,也是不禁是摇了摇头。而此刻,徐缘也是在想,以后自己是不是也会这般。

不过,徐缘觉得,自己资质这么差,师娘应该不会来指导自己才是。这般,徐缘心中有些高兴,却是也是有些失落。

徐缘看着大师兄岑大仁,心中也是不怎么是一个滋味儿。

没有过多久,知道岑大仁带着徐缘进入了一片竹林,岑大仁才停了下来,将徐缘放在地上。岑大仁站在哪儿,才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平复了一下自己地心情。

岑大仁看着自己地小师弟,这个小救星,心中说不出地畅快。这个时候地岑大仁,则是憨憨的笑了出来。

而徐缘则是觉得这些真的是有些莫名奇妙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徐缘也是不知道。徐缘在这个时候,则是有些好奇地看着岑大仁。

过了一会儿,岑大仁平复了自己激动地心情之后,看了看徐缘,便是道:“小师弟,我们刚刚入门地弟子则是每天则是需要在这片竹林中砍倒一根黑节竹就好了。每过三个月后,就增加一颗。砍上一年就好了。”

徐缘闻言,觉得这也是简单地很。但是,这和修炼又怎么挂的上勾?徐缘心中也是疑惑不止,为什么会这般。

而徐缘心中也是有些想不通,修炼和砍这些看起来弱不禁风地竹子有什么干系。但是,徐缘又觉得,高人自然是有高人地见解,自己不过刚刚拜师而已,什么都不懂。这,自然是有道理地。

这徐缘这般想着,便是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懂得了,知道了。

岑大仁见徐缘点了点头,随后便是开始给徐缘说着长游门的门规规矩之类的。这些东西说的徐缘是脑袋听的大了都不知道这岑大仁在说些什么。

只是,徐缘觉得,这些自己是可记可不记地东西。岑大仁却是大不相同,岑大仁说的是口沫横飞,好似这些规矩是他定的一般,说的好不乐哉。

徐缘看起来本来就有些愚钝,而对于此刻显得也是有些憨厚地岑大仁,便是只好端端坐好,听着岑大仁地介绍。

听了小半个时辰,徐缘便是开始昏昏欲睡。但是,徐缘又恐惹得大师兄不高心,便是在自己大腿上狠狠地掐了一下。

不得不说,徐缘真是有些愚钝了,对自己下手都是那么地狠。一股钻心地疼痛是疼得徐缘自己后背一凉,徐缘地背也是自然而然地立直了。

徐缘看着说的甚是高兴地岑大仁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现在地岑大仁可谓是对牛弹琴了。徐缘可谓是连只字片语都没有听进去,徐缘还是强作精神,假装听着岑大仁说着门规这类的。

又过去了小半个时辰,岑大仁还是滔滔不绝一般地说着,此刻地徐缘便是又开始觉得有些昏昏欲睡了。徐缘便是又悄悄地将自己地手放在了自己地大腿处,准备再掐一下自己,让自己好有些精神来听。其实,徐缘并没有听,也是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了。

但是,徐缘想起了刚才那钻心地疼痛,心中一凉,这一下便是有些掐不下去了。岑大仁此刻说的也是兴高采烈地,修为过得去地他居然也是没有发现自己地小师弟此刻有些异样。

这一掐没有掐下去,徐缘便是觉得自己又想要睡了。此刻地徐缘也是没有其他办法来提提神。

一阵微风轻轻拂过,虽然是微风,但是也是带起了黑节竹摇曳了起来。几片枯叶也是随风而舞,而落。

这阵风吹的有些凉,徐缘也是觉得心中有些畅快,这个时候地徐缘神志却是不知为何,一时之间变得却是清明无比。徐缘感自己有了这种感觉,心中也是不禁是为之一喜,便是端坐好了。

头脑清明地徐缘一时间也是不去听岑大仁地言语,和一个入门弟子也是挂不上钩,也不似一个好弟子。

这人,头脑一清明,便是就会开始想。而现在地徐缘本来就是没有听岑大仁说些什么。

此刻,徐缘第一个想到的便是自己地好友玩伴柳嘉修了。徐缘也是不知道现在地柳嘉修过的如何了,二人分开也是不过半天时间而已。不得不说,这徐缘徐狗蛋还真的是容易走神啊。

不过,徐缘还是比较地是有自知之明的。至少,他觉得柳嘉修现在一定是比自己认真多了,绝然是不会和自己一般这样开小差的。

徐缘想着,心中更加地叹息了。徐缘虽然是认识到了自己地错误,但是却是没有任何意识去改掉这个错误。人,有时候就是一个比较奇怪的生物。

岑大仁此刻只是自顾自地说着,也是没有去管自己这位小师弟到底是有没有听。对于岑大仁来说,小师弟听不听都是无所谓的,这些所谓地门规和基本道德是差不多的。主要是,今下午不会被师娘苏浅语指点。

这时候的岑大仁虽然喉咙中都是说出了火来,却是不觉得难受,因为岑大仁一边说着,还一边想着自己那几个师弟现在地模样。不得不说,现在岑大仁地想法也是没有一点儿大师兄地样子。

又是一炷香地时间过去了,徐缘便是又想睡觉了。也是不知道是不是昨晚没有睡好,现在地徐缘则是动不动就想要睡觉。

徐缘抬头看了一下自己的大师兄岑大仁依旧是神采奕奕,他也是不得不赞叹果真是修行中人,说了如此之久了,居然还是像开始一般有精神。

忽然之间,徐缘又开始乱想了。徐缘觉得,自己现在这个样子,什么都不听的话,上山来是干什么的?这般一想地徐缘,心中不禁是沉重地跳了一下。

好友柳嘉修要求姬不凡师叔将自己带上山来难道就是为了混日子和混口饭吃的?徐缘自己心中这般想着,不禁是暗暗地生出了羞愧之心。自己现在开始都不好好地听听这些,以后可以说是更加地没有耐心去听什么了。

此刻,徐缘也开始觉得自己地脸庞开始发滚发烫。此刻地徐缘也好似意识到了自己的态度问题,便是立即收好自己地精神,准备好好地听大师兄地讲说了。

好像,一切都是那么的莫名其妙的。徐缘聚精会神地准备好好地听听大师兄岑大仁地话的时候,徐缘却是什么都听不到了。徐缘心中一急,抬眼望去,岑大仁端端正正地坐在那儿。此刻,他居然是在看天空。这一点,徐缘心中也是大为不解,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而岑大仁此刻自然也是不可能在发呆看天空了,当然是其他。此刻地岑大仁已然是将长游门规自己记得住地都给说了一篇了,岑大仁只是想要看看时间,是否合适回去吃晚饭了。

接下来,岑大仁看时间尚早,便是连连摇头。

岑大仁这本来是无疑之举,让徐缘见了,心中却是动荡不已。而徐缘则是以为是大师兄对自己失望所致,所以才摇了摇头。徐缘心中却是害怕大师兄说给师傅说了,将自己赶下山去,那可就不妙了。

纵然徐缘心中这般地想着,却是不敢说出来,而徐缘心中在这个时候,也是有一丝丝地侥幸心理地。

此刻地岑大仁心中也是在计算着,自己又当如何将剩下来地时间慢慢地消磨过去。岑大仁本来就是一个极为老实地人,对于这些,却是大为不在行。所以,这让岑大仁自己也是比较犯难的。

徐缘则是小心翼翼地看着自己地大师兄岑大仁,这个时候可谓是大气儿都不敢出一个。

岑大仁见天空中白云飘飘,心中便是不由为之一动。

这小师弟才刚刚来白云峰,对于环境自然是不可能熟悉的,自己何不带着这个小师弟去熟悉熟悉环境呢,白云峰这么大,就这么办把。

岑大仁心中暗暗定下之后,便是轻轻地一笑,看着徐缘,道:“小师弟,门规我都与你说了。”岑大仁说到这儿的时候,便是停顿了一下。

徐缘心中却是一惊,但是他也不敢说自己没有听,也是只好连连点头,仿佛小鸡啄米一般。

岑大仁见徐缘如此,心中也是有些欣喜,便是缓缓起身,道:“今日时候也是不早了,你也舟车劳顿了一番,修炼之法这些我待明日再教你。现在,我先带你去熟悉一下我们白云峰地环境罢。”

见岑大仁丝毫没有说自己走神之事儿,徐缘心中也是暗暗大叫幸运。当下徐缘自己心中给自己地担忧便是被岑大仁几句话就一扫而空,心中也是欣喜不堪,便是连连点头。

徐缘见岑大仁已然是起身了,自己坐着也不是一个样儿,便是立即站了起来,随后腿部一麻,便是倒在了地上。

这一倒,可是把老实憨厚地岑大仁吓了一跳,岑大仁立即扶起徐缘,问道:“没事儿吧小师弟。”

过了一小会儿,徐缘便是缓缓开口,道:“大师兄,我没事儿,只是坐的有些久了,腿有些麻了。”

岑大仁一听这话,便知是虚惊一场。随后,歇了一会儿,徐缘腿好了些,岑大仁便是带着徐缘在白云峰熟悉环境去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