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道姑有点愁

更新时间:2021-04-05 07:10:02

道姑有点愁 连载中

道姑有点愁

来源:落初 作者:邻水有竹 分类:仙侠 主角:白泽扶桑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邻水有竹的原创小说《道姑有点愁》,主角白泽扶桑,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沈时:我大约是最倒霉的道姑了,历劫失败变成野花,数回惨死,还被白泽喂隔夜茶,掉光了叶子。好不容易成仙,守着一个小破庙,事情还特多,直到意外捡到一只通体雪白的狗。没事给它顺毛,有事将它放出来唬人。“大白,上,咬死他们!”沈时:大白,当狗最重要的是忠心,你可以不厉害,但你要有为我舍身的精神!白泽:……【遇到你之前,我的人生一成不变,遇到你,我的世界天翻地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白泽自然是听不到沈时的话,兀自浇隔夜茶浇得欢快,浇完就将她搬出去晒太阳。这回白泽倒是没忘记将她再搬进来,也当真天天给她浇隔夜茶。有时嫌烦,白泽就将她留在屋子里,但隔夜茶定是少不了的。

说来,白泽喝得茶要么是那些花干泡的花茶,要么就是名贵的好茶。沈时心想,白泽大约觉得这些茶水是好东西,与其浪费了,还不如拿来浇花。

这么想,白泽待她还是不错的。

直到有一回白泽生病,她才恍悟,白泽可没有精心照顾她的心思。

她也委实没想到,白泽会生病。相处这么久,白泽虽是懒散,但活奔乱跳的没什么事。如今他忽然病倒,难免有几分奇怪。不过这是与她无关,白泽病倒,她也不用被浇隔夜茶了。

还没高兴太久,她看见白泽拿着放凉的药碗朝自己走来,面上一片绯红,瞧上去病得不轻。

白泽端着药碗的手有些颤抖,药汁随着颤动落到地上,沈时看他步步逼近,内心止不住地颤抖,连带着她的原身也枝叶摇晃。白泽咧嘴笑着,因着一副病容,看上去很是傻气。

他轻声道:“你看起来好像很想喝这碗药。”

没有,一点也没有,你眼瞎了么!

他语气愈发轻柔:“看你摇得这么起劲,想必是等不及要喝药了,别急,马上就让你喝。”

说罢,他抬手将碗里的药汁悉数倒进花盆。苦涩的味道渐渐渗透进根部,顺势蔓延充斥着沈时所有的感官,她抖动得越来越厉害。

白泽不由得啧啧称奇:“像你这般的,本君还是头一回见到,能在本君的照顾下活这么久,你是第一个。”顿了顿,“既然这么喜欢喝药,那以后的药都给你喝。”

……去你大爷的喜欢!

沈时被苦涩的药汁折腾本就难受得很,如今再听到白泽一番胡言乱语,更是被气得浑身发抖。

外面传来轻微的脚步声,白泽将药碗放回床边,将将躺进被窝,房门吱呀一声打开。进来的是个男子,沈时记得这个人,杏林喊他空青。

空青看了眼空荡荡的药碗,而后看向桌上的花盆,目光犀利得让沈时止不住的颤抖。

“神君身子感觉如何?”空青转过头看向白泽,面上无甚表情,语气亦是寡淡,“良药苦口,是以后几日的药会更苦,神君莫要辜负小仙的一番心意,随随便便将药丢去别处。”

彼时白泽背靠着枕头,挑眉笑道:“空青的好意本君心领了。”

空青淡淡地扫了他一眼,道:“神君养花这么久,可有得出些心得?”

白泽沉思片刻道:“植物的生命力倒是挺顽强的,很合本君的心意,就是养这么久都不见开花,颇为遗憾。”

空青走到桌前,抬手摩挲着树叶好一会没说话。沈时被他阴沉沉地目光吓得哆嗦起来,却听他平静道:“小仙曾听杏林提起养花之道,需保证花树能照到太阳。神君将它养在屋子里,自然是养不好更开不出花的。不如,小仙替神君将这盆花带出去,由杏林照顾一阵子,待神君病好了再找杏林拿回来不迟。”

这番话说得恰到好处,让沈时忍不住暗暗给他鼓掌。虽然这人对着她时,眼神和表情都让人害怕,但就冲他能带她摆脱白泽,她也会心生感激。

白泽方想拒绝,空青已抱着花盆出门了。白泽怔怔地看着桌子,很快便回过神,他垂眸盯着被面低低笑出声,抬手掌心浮现一个白色的光点。光点晃悠几下,飞速往外飘去。

另一厢,沈时再度见到杏林少女,忍不住高兴起来。终于不用再喝隔夜茶了,也不用看见白泽了。

杏林看着空青手里的花盆,心生疑惑:“这是送……”她犹豫一会,改口道,“从哪来的?”

空青依旧木着脸,语气倒是比对着白泽时温和不少:“外头找来的,你先照看几日,若是神君来向你要,切记不要给他。”

说罢,他转身离去。

杏林对着沈时眨眨眼,茫然道:“我是不是在哪见过这盆花?”

她思索片刻,觉着抱着花盆有些手酸,便将它放到墙角阴凉处。前阵子神君又带回来不少植物,冷清的墙角又热闹起来。杏林拨弄着筛子里的花干,隔一会起身进屋。

沈时独自在外头,等到天黑也没见着杏林出来,这事似乎有点蹊跷。

今夜月圆,月光散落大地,却没光临她在的那片墙角。不晓得是不是因为变作植物,她愈发喜欢月光,柔和而又悄无声息地浸润着她的原身。她的意识开始模糊,夜风拂过,凉丝丝的很舒服。

恍惚间,她看见一个白色的光点,是萤火虫吗?她无力去思考,慢慢沉入梦境,近来她经常做梦,清醒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待沈时彻底陷入梦境,光点扩散,逐渐化作白泽的身形。

白泽盯着墙角的花盆里的绿植,他弯腰抚上叶子,顿时叶子摇晃起来。他低笑两声,拔下一片叶子,绿植随他的力道晃动着。他指尖化出一团火焰包裹着叶子,不承想,叶子并未化成灰烬。他加大力度,叶子转瞬消散。

“看来还是不够,还得再养一阵子。”白泽摩挲着指尖,低低呢喃,“可别让我等太久啊……”

察觉到有人靠近,他隐匿在花盆背后,不急不缓地撤去之前布下的屏障。

来的是空青,他目光阴冷地盯着墙角一排花盆,不多时,手上化出一把利剑轻轻一挥。剑气打破花盆,土壤往四处飞溅。他又接二连三地毁了好几个花盆。

动静愈来愈大,沈时被闹得从梦中醒来,睁眼便看见空青提着剑指向她,剑气冲她袭来。她下意识地想抵挡,却发觉自己没有灵力,瞬时紧张起来。

出乎意料,一道温和的灵力化作屏障护住她,剑气散开划破她周边的花盆。

“啧,冒充空青很好玩吗?”

白泽不知何时出现在墙角,缓步朝空青走去,莹莹月光映出白泽的面容。空青似是被吓到,步步后退,倏而又定住,抬手剑尖指向白泽。

空青厉声道:“白泽!”

白泽懒散应了一声,空青大抵是被激怒了,举剑朝白泽刺去,却被一道屏障挡住。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