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夺舍宁采臣

更新时间:2021-01-11 14:20:56

夺舍宁采臣 已完结

夺舍宁采臣

来源:落初 作者:睡觉会变帅 分类:仙侠 主角:宁采臣王氏 人气:

完结小说《夺舍宁采臣》是睡觉会变帅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宁采臣王氏,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仙道昌盛万载,帝道辉煌散尽,修行者凌驾于任何帝国之上。一个偏僻小县走出的白衣书生。一个十二三岁,眉眼干净的小姑娘。一个生死相依,不离不弃的美艳女鬼。他们要动摇苍穹,掀翻诸天,让那满天神佛不再高高在上。他们,是人族的脊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书生,那古刹中有采花恶贼的气味,他如今定在此间。”看着前方那荒凉的古刹,燕赤霞勒马变脸,掐指说道。

宁采臣止住马步,将人皇笔从怀中掏了出来:“我们现在大概已经来到金华北郊了,这里不会就是那兰若寺吧?”

燕赤霞一怔:“有弟妹,呸,有女鬼的那个兰若寺?”

“叫什么女鬼啊!还是弟妹更好听一些。”说话间,宁采臣敏锐地发觉自己的心跳竟是快了半拍。

“我倒是要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女鬼,能够让书生你变成这样。”燕赤霞拍马,坚毅地声音随风传来:“若她是一个好鬼,我也不去为难她;若是一个恶鬼,书生你可莫要怪我!”

宁采臣轻笑,连忙驾马跟上:“还是先确定一下这是不是兰若寺吧,若真是那里,见到了小倩,我相信她定不会让你失望。”

“哼哼!”燕赤霞嘴硬不服输:“那就走着瞧吧。”

当两人纵马来到寺庙前的时候,夕阳已经完全落下山去,暗黑的天空为古庙增添了一丝阴冷荒凉的意味。

“孤胆吐舌,阳神不聚;四面低垂,八风相吹;明堂渐渍,草污臭秽;土色虚浮,脆弱不坚;阴气环绕,煞风阵阵……这是一处绝杀凶地,必生妖孽鬼魅。”跳下劣马,燕赤霞环首四顾,右手掐指,念念有词。

宁采臣惊奇地看着他:“燕大哥你还会算风水?”

燕赤霞表情严肃:“在蜀山藏书阁学过……书生,那采花恶贼深入此间,恐怕已经是凶多吉少。”

宁采臣看了一眼兰若寺的牌匾,回忆起印象中的聂小倩,深以为然:“虽然被那树妖逼迫着勾引男人,但是小倩心中的善恶观念十分鲜明。对于善人恻隐,对于那恶人,自是不会心软。”

燕赤霞眼中布满凝重之色,从怀中掏出一本泛黄的古书来:“这是几十年前我一个故人手抄的金刚经,有驱鬼僻邪之功效,你先拿着防身。否则就这么贸贸然进去的话,你的身体会受到阴煞之气侵蚀,轻则大病一场,重则不治而亡。”

听他说的严重,宁采臣硬生生地打了一个寒颤,将经书接了过来,左手执经,右手持笔:“在我梦境之中,这里没有那么凶啊!”

燕赤霞不置可否地摇头:“梦境之事不可尽信。你肉体凡胎,若是没有法宝庇佑,受阴煞侵蚀,在这里住不了几日便会暴毙而亡。”

宁采臣紧了紧手中的两件法宝,提气说道:“现在有金刚经和人皇笔在,那阴煞决计不能近得了我的身。我们走吧,去找找那采花恶贼。”

当下两人便沿着幽黑的石子路向寺门走去,借着昏暗的月光,只见道路两边荒草成堆,蓬篙连片,每隔十二步,便树立着一个惨白的长幡,幡面之上布满妖异地文字。

“燕大哥,这长幡之上是什么文?怎么仅仅是看着,就令人心中发寒?”宁采臣看着顺风摇曳的惨白幡面,疑惑问道。

“是妖文。人有人道,鬼有鬼道,魔有魔道,妖亦有妖道,这里说的道是指大道。大道无形,衍化万物,其中就包括了文字,功法,智慧,神通等等等等东西。”燕赤霞说着,两人已经来到了寺门之前,他解下了自己背着的神剑,用剑鞘将门抵开。

一阵令人心悸的阴风从寺中吹来,瞬间令两人浑身一凉,仿佛被带走了身上的所有热量。神经紧绷着的宁采臣敏锐发现,有一层凉凉的风紧紧地围绕在自己身边,不时的贴近他的身体,却又被两股温暖的力量破开。

“我好像感觉到阴煞了。”宁采臣心中一惊,也顾不得追问这妖道的事情了。

“刚刚不是还说着豪言壮志吗?现在一真正经历就怕了?”燕赤霞笑着转头。

宁采臣吸了一口气:“倒不至于怕,而是第一次接触到这种东西,心里有些紧张,难免会有些风声鹤唳。”

燕赤霞拍了拍他的肩膀,带着他来到了寺中大殿门口。将门推开,只见大殿之中阴气环绕,如来佛像斑驳破烂,好似还带着诡笑。佛像两边的护法金刚,嗔目怒视,凶威凛凛,明明是佛祖的护法,却像是恶魔的将领。

“这地方,太邪性了。”恍惚之间,宁采臣竟是有一种身处恐怖片的感觉。

“好好的一个佛门圣地,却沦落到如此模样,实在令人唏嘘。”燕赤霞轻叹说道。

被那诡笑的石佛紧盯着,宁采臣感觉整个人都不自在了,将推开的木门再次合上:“就算曾经的佛寺破败了,也不太可能会变成这种大凶之地吧?”

“它自己不会变成这样,不过架不住有人希望它变成这样啊!”燕赤霞眯眼说道:“道教斩妖除魔,佛门不仅斩妖除魔还度化妖魔,奴役妖魔。相比较之下,妖魔对佛门的恨意远远比道教深,将曾经的佛门重地变成如今这幅鬼模样,恐怕就是因为这滔天的恨意。”

宁采臣顿了一下,笑道:“好了,不说这些仙道佛魔了,我们还是赶紧找那采花恶贼吧。”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敕。”燕赤霞点了点头,从怀中掏出了一张黄色符咒,咬破手指用鲜血在其上画了一个血八卦,而后快速地从袖中抽出一片衣角,引火点燃,烧出最本源的气味,打进符咒之中。

这一小片衣角,便是他在受害女孩家中找到的,采花恶贼衣服碎片,现在发挥了最后的功用。

在燕赤霞精血力量的催动下,这搜寻符咒通体发光,凌空飘走而去,两人连忙跟上。

一路疾行七百米,符咒最终来到了一座佛殿前,不停地撞着门,好像想要将其打开。

“应该就在其中了。”燕赤霞一脚将门踢开,深黄色的符咒穿过门框,紧贴在一个惨白的骷髅架额头。

“这个骷髅,就是那采花恶贼?”两人走进大殿,宁采臣疑惑问道。

燕赤霞环首四顾:“绝对不会有错,这骷髅就是那恶贯满盈的采花恶贼,没想到善恶终有报,他竟是真的死在了这里。”

“或许是小倩杀了这恶贼,这也算是积累的功德吧?”

燕赤霞翻了翻白眼:“我看你是疯了,女鬼杀了人,吞噬阳气,这算是积累功德?若是真有这个鬼,你赶快将她叫出来,也让老道我看看是何模样,让你这般维护。”

“有你在这里,她敢出来才怪。”宁采臣小声地呢喃了一句,开口:“既然恶贼授首,也算了结了我们的一桩心事。现在夜色不早了,还是先找两间舍房住下吧。”

这么急着休息?我看你是想要早点见到那女鬼才对。燕赤霞在心中轻叹,倒也不点破宁采臣的想法:“说的正是,赶了整整一天的路,我的身体都快要累散架了,还是早点休息的好。”

两人说笑着出了大殿,来到一排同样破败地舍房前,挑选出两间还算干净的房间,各自住下了。

躺在床板之上,想着今晚有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宁采臣不仅没有睡意,心脏却越跳越快,就如同十六七岁的时候,去见自己的初恋。

翻身坐起,目光透过破损的窗棂看向远方的星尘,宁采臣突然间笑了:原本以为我能随时保持冷静淡然,不会有手足无措的一天,却没想到在要见到宿命中的那个人时,却变成了这幅模样……实在有趣。

不知道那个人,哦不,是那只鬼,究竟是不是自己心中的那副形象。哈,最重要的是,有没有王祖贤漂亮。若是这有史以来的第一美鬼还不如一个扮演着美,那么娶了鬼就真成娶个鬼了。

胡思乱想着这些,宁采臣忍俊不禁,那股坐立难安手足无措的情绪也渐渐消散,他的心重新恢复了冷静淡然。

就在此时,一阵悦耳的琴声忽然在他耳边响起,宁采臣心中一动,转身出了房间,顺着声音,沿着走廊,来到了一处低矮的寺墙边。

站在原地想了想,他后退几步,助跑着跳到矮墙之上,翻身出了院寺。

宁采臣有所不知的是,在其推开房门的那一霎那,隔壁房间的燕赤霞就睁开了眼睛,悄悄地尾随上他,既为保护,也想要看看这书生会发展出什么剧情。

难道真的会遇到一个美艳善良的女鬼,和她发生一段矢志不渝的感情?这话越想越扯,人鬼殊途,怎么可能会发生这种事情?

且不说燕赤霞的疑惑,就说那宁采臣,翻过围墙之后,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在荒草路上走了约是半里,前方霍然开阔。

在目光的尽处,是一条大河,大河岸沿,宁采臣的正前方处,立有一座古朴凉亭。

凉亭四面围纱,轻风吹拂,月光洒落,在那薄纱之上透露出一道倩影来。琴声,便是来自此处。

偶有微风吹起薄纱,依稀之间却依旧不能看清女孩的脸颊,只能看到其身材曼妙,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远远望之,如月宫之仙娥,素白静雅,不染凡尘。

看着这有些熟悉的场景,有些熟悉的画面,宁采臣脸上浮现一抹笑意,一步一步,淡然从容地向凉亭走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