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星月无双

更新时间:2021-01-11 14:14:19

星月无双 连载中

星月无双

来源:落初 作者:发条哥 分类:仙侠 主角:沈金焱 人气:

完结小说《星月无双》是发条哥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沈金焱,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主角沈翀(音同冲),一个弱智的凡人孩童,却在一颗宝珠自行择主后踏上了精彩的修炼之途,以自己的坚韧和满腔热血,改天命,寻真理,书传奇……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啊!我怎么动不了了!?是不是你施了什么妖术!?”沈翀发现自己忽然全身发僵,无法动弹。

“哼哼哼!~这只不过是修真者的初级手段而已,下面,就让你看看在下的真正神通吧。”璇玑真人缓缓伸出了宽大的右掌,五指朝天,掌心微握,同时,一道幽蓝的光芒凭空而生,如珠宝的天生光泽,在那粗糙如朽木的手掌皮肤上缓缓流转,映射出十分好看的光斑。

随着劲力香吐,一把长剑从老道士的掌心慢慢浮现,剑身上闪动着森冷的光芒。

在沈翀的注视下,璇玑真人口中一声轻咤,一把握住长剑,而后身形合着一种独特的韵律缓缓舞动了起来:“灵乃人之精髓,体乃人之外相,识乃人之口耳,念乃人之罔象……修真之途,在于知本体、明灵识、修心念、师自然、逐大道……”

随着身形舞动和口中的吟唱,无数点点星芒从四周凭空而生,慢慢向璇玑真人汇聚,追逐着他舞动的剑尖,犹如流星。而璇玑真人身上也开始放出了无尽清冷的光华。

微暗的天色下,璇玑真人的动作时快时慢,剑尖的一点璀璨星辰,与他自身那如皓月夺目般的光芒相互辉映,形成了一副星月争辉的奇特景象。

脚下一阵奇异的步伐过后,璇玑真人长剑指天,清喝了一声:“孤星伴月!成!”

那一刻,沈翀从容貌可笑的怪道士身上体会到了一种与天地融为一体的玄奥感觉,同时,他也发现限制自己行动的那股神秘力量已经消失。

“如何!”璇玑真人微笑着走到沈翀近前。

“道长厉害!”沈翀木然地竖起大拇指,而后转身欲走。

再绚烂的骗术,那也是骗术。父母带着自己小时候求医被骗的经历,让沈翀不会轻易相信别人。

“想不到臭小子如此顽固……”璇玑真人眉头一皱,当即身影一幻,再次阻拦到了沈翀身前。

“道长你不会恼羞成怒对我动粗吧!?”沈翀双手抱肩,装出一副受侵犯的惊恐状。

“哼哼哼!在下就不信搞不定你这Ru臭未干的小子……”说着,璇玑真人伸出一指,直接点到了沈翀的额头正中。

那一指似缓实快,沈翀根本无法躲闪,随后便觉一股热流从对方手指点中处传递过来。

璇玑真人或许是无意,可一指的位置,正好点中沈翀额头上一条细小疤痕。

这疤痕,是沈翀8岁被天雷劈中后出现的。

璇玑真人缓缓收回手指,目光转冷:“还有,你以后不准称呼在下为道长,你要尊称在下为璇玑真人前辈!”

沈翀气恼地揉着发烫的额头,一脸不满:“悬…悬鸡真人是吧,你对我施了什么妖……哎呦!好痛!”

话未完,沈翀头顶就挨了对方一击敲打,璇玑真人纠正道:“还要加上前辈二字!”

“好好好!算我怕了你了!悬鸡真人前辈,那你慢慢在这里乘凉,小子我可还有事情,要先走一步了,你不许再追了哦!”说完,沈翀头也不回地朝家的方向跑去,边跑还边小声嘀咕:“前辈!?辈你妹!神神叨叨的,我惹不起你,还躲不起吗?”

沈翀嘀咕声虽小,可是璇玑真人作为一名强大的修真者,听力可是很好的。

哼哼哼!辈我妹?这臭小子,等你过几天来求着入我门下时,我定要好好教导你该如何学会尊重师门长辈。璇玑真人轻轻捻着细长的八字胡,微笑着目送沈翀的身形渐渐消失在华灯初放的街道上。

秋夜微凉,一轮玉盘高悬于空,给静溢的九阳市铺上了一层淡淡的银辉。

这个点,初中学生已经大多在了睡梦中,连沈翀也不例外。

“阿嚏~~”斜靠在床上的沈翀打了个喷嚏,而后转身继续安睡,只是光着膀子的他并没有盖被子。

黑暗的房间中,沈翀皱起了眉头。他虽然睡意正浓,可是身上微微的凉意与额头一股滚烫的热流交织在一起,让他十分难受。

“哇啊~~!烫死我了!!”他猛地从床上蹦了起来。此时,额头中间被璇玑真人手指点中的地方,正如火烧般滚烫灼热,而且温度还在持续上升。

“糟糕,一定是悬鸡老道的妖术,烫!烫!要着火了!”沈翀被烫得抓耳挠腮,同时心里也怕得要死,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就这样被烫得着起火来。

忽然间,如水银泻地般,额头中间的滚烫感觉瞬间消失。沈翀喘着粗气躺倒在床上,刚才好险,他有感觉,只要温度再持续升高一会,自己就要必死无疑了。

不对!刚刚放松下来的沈翀再次紧张起来,因为一丝冰凉的感觉取代了高温慢慢在额头浮现。

起先,刚被高温炙烤后的一丝清凉还挺让他享受的,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那冷意却是越来越浓,越来越盛,直到最后的冰寒刺骨。

“还来,冰火交织的,想要玩死我呀!”沈翀充分运用摩擦生热原理,使劲揉搓额头,想要缓解寒冷。可是刺骨的低温还是透过了额头的那一点皮肤,如冰锥般扎入,刺得他脑袋发疼。

冰冷的温度再次毫无预兆地消失,沈翀精疲力竭地瘫倒在床,胸口风箱般剧烈起伏,嘴里还不忘咒骂着:“你妹的悬鸡老道,差点害死小爷了……”

那个位置,正是傍晚被璇玑真人一指点中之处。

接下来,令沈翀更加惊讶的一幕发生了。

一阵似乎灵魂被抽走的空虚感过后,沈翀看见一团幽蓝的光雾慢慢从身上涌现出来,接着,那团光雾蠕动着升起,并缓缓分化成了两个人形。

两团人形周围的雾气不断涌动,越聚越浓,而后,在沈翀目瞪口呆的注视下,五官、秀发、配饰、衣物等形状也在相应位置一一浮现,慢慢清晰,直至最后纤毫毕现,显得十分逼真。

短短几分钟之内,从自己身上浮现的光雾就化为了两个绝色少女,此时的沈翀,早已被惊得失去了思考能力。

以光雾形态存在的两名女子都是十七八岁模样,脸蛋圆润柔和,琼鼻高耸,玉唇如珠,全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绝非凡间女子能拥有的圣洁气质。

两女的秀发皆是在头顶盘出花式后垂落在背后,一个直到后背,一个长可及臀,均是沈翀从未见过的发型,却显得十分好看和高贵。

沈翀不由看得痴了,连两女睫毛微微颤动,并睁开了一直紧闭的双眼时,也舍不得收回注视的目光。

呼,珠唇轻启,两女长长呼出一口气,高耸的胸脯开始起伏,大大的眼瞳中也恢复了灵动和生机。

“雨鸢!”

“宣芸公主殿下!?”

两女同时发现了对方,眼中都有着一丝劫后余生的惊喜。

这两个忽然冒出的女子,正是二位仙界女子。

一女名宣芸,乃是仙界仙帝宣玄之女。

另一女名雨鸢,乃是宣芸的侍女。

雷源灵珠有两颗,一青色,一白色。

两颗宝珠被盗,仙帝宣玄为了夺回宝珠,发动强绝攻击,破碎了仙界虚空,更意外摧毁了他自己女儿宣芸、宣芸侍女雨鸢、宣芸爱慕者左逸风、盗宝者申屠坤,这四人的**。

当时,左逸风为了保护宣芸,在攻击能量逸散时上前遮挡。虽然保全了宣芸和雨鸢的灵魂,可是左逸风的灵魂却残破不堪。

连仙帝宣玄都不知道,两颗雷源灵珠竟然拥有吸附灵魂的功效。

当时,青色的那颗雷源灵珠,吸入了左逸风、宣芸、雨鸢三人的灵魂。

白色的那颗,吸入了申屠坤的灵魂。

两颗宝珠,一同被空间裂缝中的空间乱流吸入。

青色宝珠,在空间乱流飘荡近千后,才突然坠入凡界,化为天雷,劈中了8岁的痴呆儿童小沈翀。

而后,宝珠便留在了沈翀的脑袋中,还让沈翀恢复了灵智。几年下来,宝珠早已与沈翀的身体紧密结合在了一起。

原本,青色宝珠在空间乱流飘荡的千年时光,宣芸、雨鸢二女的灵魂,都安静的沉睡在宝珠中,以自我修复的速度缓慢恢复着。就算后来雷源灵珠在自行择主弱智儿童小沈翀的6年时间里,她们真灵的复原速度也只是稍稍加快一点。

毕竟沈翀是个普通人,无法提供两女醒觉所需的灵气。

岂知今天下午,沈翀偶遇璇玑真人,并受了他一道元灵之气,两女的灵魂当即如久旱逢雨的植物般,迅速吸收了那道元灵之气,并借着那丝力量醒觉过来。

璇玑真人的那道元灵之气,虽然没有如愿开启沈翀灵智,却是让宣芸二女能提前苏醒,也算帮了大忙了。

但是左逸风灵魂破碎,却是永远无法苏醒了。幸好,这道残缺灵魂,还是有用处的。正是靠着吸收了左逸风的残缺灵魂,当初痴呆的小沈翀,才能恢复聪慧。

望着对方,两女眼中满是莫名的喜悦,能在沉寂无数年后再次复活,两女都觉庆幸不已。

在修炼者的口中,灵魂是一个人的真我,所以也被称为真灵。真灵即灵魂。

只要真灵不灭,要重新修炼到当初的水平,虽然艰难,却也不是没有可能。

“你是何人!?”宣芸忽然发现在一旁犯花痴的沈翀,秀眉一皱,凭空生出一丝威压。

“我…我…我是沈翀!”面对犹如仙女般美丽的女子问询,沈翀结结巴巴地说完自己名字,就只知道望着对方娇好的面孔,整个人呈现一副痴呆状。

虽然脑中一片空白,可是心底深处,沈翀对眼前女子有着一种莫名的感情,那种感情带着一丝怜惜、一丝疼爱和一丝期盼,其中还夹杂了一份久别重逢的喜悦。而对于一旁同样美丽的雨鸢,沈翀却没这种感觉。

茫然不知的沈翀,自然无法理解肯牺牲自己Xing命去保全对方的左逸风,对宣芸那种源自心底的疼爱之情。也正是左逸风身陨后那道残缺的真灵,在赋予沈翀聪慧后,还让沈翀心里产生了对宣芸的莫名爱意。

前世之爱,经历了巨变甚至以死亡为代价,却依然刻苦铭心。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