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穿书是假修仙事真

更新时间:2021-01-11 14:03:40

穿书是假修仙事真 已完结

穿书是假修仙事真

来源:落初 作者:写文为爱发电 分类:仙侠 主角:若柏方柒 人气:

《穿书是假修仙事真》是写文为爱发电写的一本仙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穿书是假修仙事真》精彩章节节选:敲黑板:缓慢成长系文,非打脸爽文!逗逼文案:本以为,是在“作死女配逆袭文”。结果,是在“惨死女配自救文”!亦或是“勾搭原女主拯救世界文”!MDZZ!好是不可能好的了,一辈子都不可能好了!正经文案:洪荒宇宙,星辰万河。无数个世界,相互平行。平行世界,大同小异。如蛮荒时,各族应劫、人族兴盛。如千万年后,末法时代、人族应劫!然!人族力弱,即是有心应劫,却也难留下血脉、存活于世!人族之母女娲,曾因造人族而成圣,对此心生不忍。九重天外,历经七七四十九年,算出一异数。趁天道乱,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是听的很明白。

若柏沉默,但是却也大致听懂……这东西,她深究也毫无意义。

反正,只要义士不和她公用识海就行了。

“行。”若柏沉吟几秒,“你现在送我去秘境吧。”

“现在?!”义士惊愕,“主人不是说……明日么?”

刚刚被你打断了,现在看不进去书了不行么?

“今日明日,有何差别?”

“无……”

义士弱弱回复。

很快,若柏便看到面前出现一闪灰色漩涡,恍若一扇大门。

若柏拿起身旁的佩剑,走了进去。

一瞬间,天旋地转。

再睁眼,已是他处。

树木繁茂,郁葱青嫩。阳光从天上洒落到地上,光影斑驳。

远处偶有鸟儿鸣叫,搭着阵阵传来的沁人花香……

若柏只觉自己到了仙境。

只是忽然,丛林里一阵骚动!

若柏手握佩剑,做出防备的姿势,准备战斗!

近了、近了、更近了!

忽然!

一只雪白的东西,以肉眼难辨的速度,扑到了若柏身上!!!

“主人~!”

“???”这声音……若柏微愣,“义士?!”

“主人~哇~我终于让主人看到我了!我是不是很可爱?!”

义士说着,两只爪子搭在若柏胸前,扬起小脑袋。

若柏低头,只看到一个有点胖的白色狐狸,九条尾巴散开,不停摇摆。

卧槽,有点萌啊……

若柏的手下意识搭在它的脑袋上,用力搓了两下毛。

手感还不错。

“嗯,可爱。”若柏心不在焉,把义士揉了又揉,“这儿就是秘境?”

“嗯!”

“挺美的。”若柏顿了顿,“和想象中的诡秘危险,似乎不太一样。”

若柏说完,不欲再讲,迈步向前走去。

她漫步走过山野中,抱剑听鸟鸣、闻花香,时不时再撸一把肩上的小狐狸,十分惬意。

没几分钟,若柏走过一片深草林中,便看到路边零星有了些鹅黄色的花朵。

约莫半人高,花叶柔嫩,随风摇曳,看着很是脆弱。

若柏站着欣赏片刻,才又缓步向前。

只是……刚刚越过那第一株花植,身后便传来一阵强劲的风声!

下意识侧身,若柏堪堪躲过!

余光只撇到一抹绿色!

还来不及深想,又一风声从另侧袭来!

若柏侧身再躲,顺势拔剑出鞘!

回首!

只见之前那看起来柔弱无害的花,身量再拔、已有一人之高!

它的绿叶如手,七八片舒展开来,一下又一下向若柏拍来!

躲、躲、再躲!

若柏一边闪躲,一边调整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试图想起之前易牧所教授的打斗技巧!

“右!”

忽然,耳边传来稚嫩的正太音,音色清亮熟悉,语气笃定。

若柏下意识按照口令行动。

“左上!”

“一直前进!”

“右后!”

“用剑术!”

……

若柏在义士的指令下,总算凑到花的主体前。

花径忽然下弯,花蕊张开,如一张大嘴,直直向若柏袭来!

“是食人花!小心!”

义士大喊。

一瞬间,若柏侧身一跃,而身子在侧开那一刻,手持剑,在食人花嘴里上下搅动。

刚落地,若柏回头,只见那食人花左右摇晃,似乎在承受什么弥天大罪。

“趁现在!砍断它的茎干!”

若柏眸光一凝,左右侧身,躲开食人花已无章法的攻击,凑到它身前!

唰!

白光一闪,根、茎分离,食人花瞬间失去生息!

若柏剑杵地,不停喘息。

义士也一下子从战圈外跳了过来。

“恭喜主人打死了一棵食人花~唔……我看看主人都得到了什么……”

义士一边说着,一边不停用小爪子,在食人花的茎干里挑拣。

“唔……一些药材,诶?还有矿石?主人这次收获不错诶~”

义士欢喜,蹦蹦跳跳地举着东西,递到若柏眼前。

若柏随意一撇,点点头,示意义士收下。

随后便盘腿调息,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义士,刚刚那个食人花……是何实力?”

“唔……”义士歪歪头,“炼气八期巅峰?”

“炼气么……”

“嗯……”义士小心地看了若柏一眼,“主人不必气馁,这食人花一向擅长偷袭。如果主人认得、早有防备,这次就不会这么被动了。”

若柏听完,揉了揉义士的软毛,摇头不语。

怎么说呢……

这一次打斗,让若柏更清晰明了地认识到,这次穿越,要活下去……她最大的敌人到底是什么。

——是自己。

若柏从前生活在一个和谐、安全的环境里,相较这个世界,那里简直是世外桃源、人间仙境、温室天堂。

没有打斗经验、甚至连杀牲畜的经验都没有,要在这个“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世界活下去,首先第一件事,就是要学会“杀”!

今日一斗,其实若柏有机会直接斩断食人花的生机,但……她犹豫了。

第一次,她只搅动了食人花的口盆花蕊。

后来落地,心里方才惊觉自己软弱。

随后在义士的指挥下,断却食人花生计。

只是……如今对一株花草植被尚且如此,以后对待灵兽呢?

对待……同为人的修士呢?

那当如何?

抛开这点,还有就是她的警惕性。

其实仔细想来,最开始在路过食人花时,那花儿便有些许不对。

若柏是看在眼里的,但是因为从前的经验,只当自己是看错了,没有多想。

在路过、甚至在将后背交付出去时,也没有主动警惕。

虽然在被攻击的一瞬间,反应过来。

可是……

那毕竟是才炼气八期!

和她这筑基期,可谓是天差地别!!!

如果换做是同筑基期的攻击呢?

速度和力量强上不止一筹,那时候,她还能像现在一样,坐在这儿歇息么?

除开这些,若柏还想到了许许多多……

“主人?”

“……唔?”

“主人在想什么?”

“没什么。”若柏摸了一把脸,“义士,你这儿有什么提高战斗能力的方式么?”

“战斗能力?”义士沉吟,“我倒知道有一条近路,那路上全是鬼魅妖物,只是……那样主人休息的时间会很少。”

“带我去。”

“我……”义士面露犹豫,“我不是很想带主人去那儿。凡事讲究循环渐进,主人这是第一次战斗,我……”

“带我去。”

若柏收剑起身。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