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仙界大亨

更新时间:2020-11-20 10:16:17

仙界大亨 已完结

仙界大亨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梵天华宇 分类:仙侠 主角:凤白阮青 人气:

主角叫凤白阮青的小说是《仙界大亨》,它的作者是梵天华宇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凤白乃是九重天上的一枚小仙,专门负责给众仙们酿酒,但他却凭借着自己的才智和坚韧不拔的毅力,不断强大自己,成就仙界的传奇大亨!
不求成为最强仙帝,只求成为最富有大亨!就算我打不过你,老子用钱砸死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凤白深吸了口气,不知道这吐槽帝棕鼠精是在谁哪里呆久了,这说话怎么这么不得劲。“这么说吧,哈达里。你还想不想回天宫,想不想继续去太上老君那吃仙丹?”哈达里左右看了看,又尝试着施法向天空中窜了窜,发现还是效果甚微,终于安分下来。委委屈屈的点了点头。“好,你想回天宫吃仙丹。我想回天宫喝酒。你现在凭自己的能力根本回不去九重天。只要你帮我做满三百功德,等执法者来的时候,我偷偷将你一并带回去。怎么样?”凤白双眼灼灼的看着地上的小棕鼠,一边在心里不停为自己鼓掌。凤白你真是太棒了太聪明了,只要有法术,三百件功德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哈达里低头想了许久,发现除了凤白这一条路,自己还真的没有办法回天宫了。“好吧……一切为了仙丹……”哈达里像是受了什么莫大的委屈,双拳紧握,冲着凤白摆了一个成交的姿势。凤白额上落下一滴冷汗,这么又萌又呆的生物到底是哪里来的?“那么现在,哈达里,请将我送上那棵大树上,再给我生个火堆。本仙要休息了。”有了会法术的棕鼠精在身边,也不用再去什么人家家里借宿了。“爬上去就好了啊,这么简单的事你不会自己做吗?”看着一转头就开始使唤自己的凤白,哈达里瞬间不满意了。“嗯?你说什么?”凤白笑眯眯的转过身,意味深长的看着哈达里。哈达里看着双眼几乎要眯成一条缝的某人,顿时心下打鼓,很没出息的说:“我什么都没说。”话毕哈达里就乖乖施法,将凤白送上了附近最高最大的一棵树。还吧唧吧唧去捡了一些柴火,搭起了火堆。一切为了仙丹!我忍!凤白自然是没听见哈达里的心声,在这人间的第一夜,她也睡得甚是香甜。只是睡梦中总会出现那一袭白衣,面目模糊的人。梦中的人满身凄惶,站在凤白的百步开外,总是也靠近不了。这个梦凤白做了有好几年了,每次醒来心中总是像被压了一块大石一般的难受。这个人,到底和她是什么关系?凤白是被一声尖细的笑声吵醒的。她坐起身,擦了擦满头的冷汗,正想要喊哈达里,却发现他并不在身边。凤白只能极不乐意的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爬下了树。顺着树林往东边走了没几步,一片碧绿的琥珀尽收眼底。金色的阳光照在水面上,反射出刺眼的光芒。凤白眯了眯双眼,深吸一口气,打量了几眼四周。在自己的百步开外,哈达里正撅着屁股拿着一根小棍,在乐不可支的玩些什么,那吵醒凤白好眠的罪魁祸首显然就是他无疑。“嘿,你在玩什么?”凤白小跑过去,在哈达里身边蹲下。哈达里前方有一只大乌龟。应该是被浪花打上了按,四脚朝天一直在不停挣扎,却怎么也翻不过身来。哈达里正拿着枯树枝在戳着乌龟的四肢。凤白见状正想哈哈大笑,四脚朝天的乌龟实在是很滑稽。每当它吃力的翻过了半个身体,眼看就要成功了,哈达里又用小树枝轻轻一拨,它又躺回了原地。可是转念一想,不对,她这次来人间是做什么的?做功德啊,这第一件不就正好摆在自己眼前吗?“住手!”凤白一把夺过哈达里手中的树枝,冲着他怒目而视。哈达里不知所以,顿时愣在原地。“怎么可以欺负小生灵?世界万物,众生平等。看到人家遇难,我们应该出手相助,而不是这么戏弄它,你明白吗?”凤白边说边郑重其事的动手将乌龟翻了个身。凤白将乌龟翻身,正打算将它捧到湖边放了。才将乌龟抱起,就发现乌龟身下有一小汪水潭,正散发出与其他露水完全不一样的光芒。亮晶晶的,通透通透的,完全不似沙滩上的其他水坑那般浑浊。哈达里见凤白盯着水潭发呆,也不再抗议凤白抢了他的乐子,把头凑上前来,想看一看究竟怎么回事。哪知道,它刚把头一凑近,还没看上几秒,突然见水潭中唰的浮现出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顿时把毫无心理准备的哈达里吓了个半死。凤白在边上也有些愣住了,她往后退了几步,将乌龟摆放在沙滩上,由他自己向水中爬去,很是警惕的观察着水潭的动静。之前透亮的水潭渐渐往上升起,慢慢勾勒出一个隐约的人形,先是身体,再是头部,然后是满头的青丝。人形渐渐开始变得实体化,最后终于显出了一个水灵灵的璧人。哈达里已经转身跑到凤白的身后,两只小爪子扒拉着她的裤腿,就伸出个小脑袋不停的窥伺,见状已经是惊讶的长大了嘴巴。只见那由水珠幻化成的人形眨吧了两下眼睛,缓缓移动视线,朝周围打量了一圈,最后目光停留在了凤白和哈达里的身上。“你你你,你是何方妖孽?鬼鬼祟祟的躲在此地作甚?”水珠看了哈达里两眼,不解的歪了歪头,似是不明白一直小老鼠怎的口出人言。“我叫边露,是这绿洲谭上的水妖。刚刚修炼成人形。你们是何人?怎的从未见过?”自称边露的水妖声线轻柔,如泉水叮咚,甚是动听。“哼,人家乃堂堂棕鼠精,道行比你这个连人形都没有的水妖不知道高明多少倍……你刚刚鬼鬼祟祟躲在乌龟下面吓人家,到底是何居心?”凤白算是明白了,这哈达里不仅是个吐槽帝,还非常的记仇。她用手轻轻敲了敲棕鼠的毛茸茸的脑袋,示意它闭嘴。然后再度看向水妖。刚刚一直都没有发现,这水妖虽然有了完整的上身,却并没有腿,想必还是修炼没有到家的缘故。边露注意到凤白的视线,往自己身下瞧了瞧,叹了口气。“不瞒你们,我在这修炼已有上千年了……”原来,从前这绿洲谭上有一座寺庙,正好位于这边露所在的这片沙滩上。边露日日夜夜得以听得人们诵经烧香,在某一天夜里突然被一僧人点化,也开始潜心修道。只是那僧人不久后就病逝了。后来湖中有妖孽作怪,人们渐渐的也不再来此地烧香,寺庙经过长年的风吹日晒,没有修葺,也开始崩坏了。百年前一场大火,将寺庙的残骸烧得一干二净。还没有完全修炼成功的水妖,因为再也没有人们的香火熏陶,剩下的一双腿便再也无法幻化出来。凤白听完,心中有些同情。设身处地想一想,如果让你呆在同一个地方上百年也不能移动,那该多么难受。如果你只是一颗没有意识的水珠那也罢了,偏偏就是在离自由只剩一步之遥的时候才出状况,这要多么令人绝望。“你怎么这么笨,你不会叫人来帮忙啊?身体都修炼出来了,不就差一双腿么?之前我还不会讲话的时候,我就天天去偷太上老君的仙丹……。”哈达里说到一半,自知说漏了嘴,立刻用两只小爪子紧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凤白看了它一眼,没有说话。大家都是修道之人,仙与妖也不过就是一墙之隔,只要你不做恶事,都为天下苍生着想,她并不觉得他们之间有什么巨大的区别。边露听了哈达里的话,很是无奈的低下了头。“我自然是找过的。这一百年来,常常有四处游历的道长经过此处。每次路过,我都抱着很大的期待,希望有一人能够助我修行。”边露顿了顿,叹了口气:“但是每一次都失望而归。只有一次。”说到此时,边露眼睛发亮,目光灼灼的盯着凤白。那一次,边露还是在天微微亮的时候幻化出了人形,想要趁机吸收天地灵气,以期望对她的修行能够有利。那天,突然来了一个道长。碰巧像今天的凤白一样撞见了正在幻化人形的边露。边露将自己的经历对那道长一一说了。那道长给边露出了一个法子。自绿洲谭向东五百里处,有一座巫山。山上种满了各种奇珍异草。在巫山的山顶上,有一种奇异的草药,名唤月华。此草乃是九重天上的太乙真人亲自播种在巫山上,吸收天地日月之灵气,日日沐浴仙霖甘露而长成的。只要吃了这种草药,便可精进上千年的修为,更不要说边露只是想要一个完整的人形了。“既然如此,怎么不前去取来该草药?”凤白看了看边露的下身,“是因为你无法移动?”边露遗憾的摇了摇头,看向了东边方向。实际上,这一百年来,有很多个包含善心的能人异士,帮助边露上山取草。不管他们纯粹是好心,还是有别的不单纯的目的。他们没有一个能从巫山上取到草药。甚至他们都未能上到半山腰,就无功而返。那巫山长年云山雾绕,气候变幻莫测。上去的人回来之后,都只是摇头长叹,巫山崎岖,想要从里面取得草药,近乎天方夜谭。“刚开始我还不信,但是次数多了,每个人回来都是一样的说辞,所以我也就不再抱有什么希望了……”“看来这巫山是座仙山。如果那么好上,山上的草药不是都要给人摘光啦?”哈达里这时候已经完全不怕这个没有腿的水妖了,此时正叉着腰坐在水妖边上,老气横秋的说道。“唉……”凤白看了看东边方向,好奇心被彻底提了起来:“这人间居然会有这么神奇的山?”凤白低头沉吟片刻,下了决定。“边露,这样吧,你我也算有缘,今日我就替你走一趟那巫山,看看到底有什么玄妙之处。只是如若我不能顺利取来月华,也请你莫要见怪才是。”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