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邪云记

更新时间:2022-05-12 05:22:09

邪云记 已完结

邪云记

来源:落初 作者:欲与雨遇 分类:仙侠 主角:萧云杜霸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欲与雨遇的原创小说《邪云记》,主角萧云杜霸,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不修仙、不当虚伪的长生奴隶!不成魔、不做愚蠢的力量傀儡!只求唯心唯我、凭心所处、随性而行,我唯邪!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午后炽烈的日光逼得人们都不敢睁大了眼睛。如火的夏日中,萧家垅这个小小的山村,此时却无比的冷清。除了那不知疲倦的蝉鸣,和偶尔传来的、不知发生了什么变故的惨叫声,倒也显得十分祥和、宁静。

往日此时正闲话唠嗑的村民们,今天也不知在畏惧着什么?纷纷关门闭户,战战兢兢的躲在了家里不敢出门。宁静的小山村中几乎见不到一个人影。

但此时却有个大院热闹异常。村民们都知道,那是坐拥萧家垅大半土地的周家,不过今天可遭了殃。

沉默的萧云亲手杀了周四、发出杀光的命令后,李、杜众人当即发一声喊,便齐齐冲入了周府之中。

被萧云冷酷杀戮刺激得血脉贲张的铁狼会“好汉”们,有了仙师作主顿时狂Xing大发。进得大院中逢人便砍、见人就剁,一时之间这世上也不知又增了多少冤死的游魂。

李纬玄连施法术放翻几个闻声前来的护院后,却惊疑的发现萧云不见了。连忙心急火燎的四处张望,心中更是不停的碎念:“无量道尊!这小道友可不能出意外!”

此刻小小的萧云却落在了众人的身后。面无表情的孩子既不怒吼、也不悲鸣,静静的用手中的尖刀割下周四的头颅,随手将散乱的长发纳入腰间,便起身跟上了李、杜众人的队伍,向着周府内宅杀去......

“砰......”杜霸一脚踹飞了精美的雕花户牖,如同血人的“好汉”们,挺刀簇拥着红胖子般的萧云冲入了内堂。萧云腰间那悬着的众多头颅,让人远远一看还真象个胖子。

“何人如此大胆!敢来我周府闹事......好汉饶命...救命......!”几个还没来得及把话说完的周家子弟,当即就被捅翻于地,转眼间鲜红的血液喷溅得到处都是。

萧云强压着鲜血对他的极度诱惑,提刀来到一个吓瘫在太师椅上的华服胖老财身前。

“你...你...你们不要...乱...乱来!我...我家老...老二在...在县里当差,不...不...会放过你们的!”满脸煞白、哆哆嗦嗦的周老财口齿不清的威胁着,下体却流出一股腥臊的黄色液体来。

“去你娘的狗屁当差的,今天就是皇帝老儿来了,也救不了你这杂种!”跟在萧云身边的杜老大只听得无名之火直冲头顶,当即没头没脸的一个大耳瓜子把周老财抽翻在地。

“我小妹萧兰在那里?我小弟萧风在那里?”

萧云一双紫红的血眸直直的盯住地上哀嚎、打滚的周老财,说出的话语却连半点情绪都没有,很是平淡之极。身边的铁狼会中人闻听到,都只觉如被兜头浇了一盆冰水一般,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那...那...那娃被...被游方和尚带...带走了......,你妹...在...在后院柴房里,好汉饶命...饶命....我给钱...给钱...都给你们!”

得知小妹还在,萧云紧绷着的身体明显的一松,随即冰冷的说道:“抓住他,不要杀了,把周家大少找出来。”说完便向后院行去。

李纬玄连忙跟上那一串鲜红的足迹,留下杜霸一阵呼喝调派,铁狼会众好汉随即分头而去、再起杀戮。

萧云不急不缓的行走着,腰间悬着的头颅左右不停的晃动,撒下一路的血迹。九岁孩子这反常的平静,让一直紧紧跟随保护的李纬玄头皮阵阵发麻,不敢轻易的出声相询,也沉默着前行。

一路无言中,两人便来到了后院柴房。萧云对着那破烂的柴门,却首次有了情绪上的反应。沉默的孩子迟疑了很久,也没伸手推开柴门,或许心中也惧怕再出现自己不敢看的结局。

李纬玄看着萧云紫红血眸中的那一丝畏惧,他又怎么会不清楚小道友此时的心绪?于是轻叹一声,推开了柴门,却随即用道袍的大袖遮住了自己的眼睛。

柴房中躺着一个浑身精赤、奄奄一息的小小女童,那遍体青红紫绿的伤痕、和散落在身边的狗食,无疑说明了这可怜孩子的遭遇。

萧云浑身开始了颤栗,却仍是没有哭,更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只是默默的上前抱住了自己的小妹,呆滞了许久之后才发出梦呓一般的声音:“兰子,哥回来了,和哥回家去好不好。”

也不知昏迷了多久的小女童,也许是听到了哥哥的呼唤、又或是被亲人的怀抱温暖,奋起全身最后一丝力气睁开了眼睛:“哥......!”

微弱的声音刚一出口,小女孩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随即小小的头颅一歪,便在大哥的怀中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就此离开了她仅仅存在过六年的人世。

颤栗的萧云感觉着小妹的身体在怀中逐渐变冷,虽眼中的紫红之芒更是炙烈,却还是没有哭。只是紧紧的抱着那瘦弱的身体不言不语,任那自足底涌泉而来的如血潮汐,在自己身体中四处泛滥。

许久之后,随着杜霸等人杀光了周家所有人等,押着瘫软如泥的周老财,以及另一个浑身湿漉漉的吊眉青年来到。萧云这才默默的从乾坤袋中取出自己备用的小道袍,裹住了小妹的身体站了起来。

“云...云哥儿,你...你没事吧?”被周家满门屠了个彻底、血流成河吓得半死的二狗子,再怎么害怕也没忘记自己的大哥。

“我没事!狗子,你爹来了吗?”

“在...在门外,我爹他怕,不...不敢进来。”

萧云很久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上,这时奇怪且诡异的对着二狗子笑了笑,点了点头便扭头问向杜霸。

“杜会长,抓住了死仇,你们会怎么办?”

“那还用说,有的是拿手的活计招呼仇人!小仙师,您是要把这两个杂种点了天灯,还是活剐了他们?”

被抓住的周老财和周家大少听到两人的这番对答,当即两眼一翻、吓晕了过去。萧云怔怔的盯着两个血海仇人看了好一会,才幽幽的说道:“麻烦杜会长把他们押到我爹娘坟前,就活剐了吧。”

“好叻!保证让这两个杂种嚎上七天再去见阎王,为小仙师报仇雪恨!兄弟们,快点去找几张鱼网来,要结实点的,走起!”

于是众人好一番忙碌,“好汉”们也不知因势就便搜罗了多少金银珠宝,这才拖着瘫软的两个周家元凶出了府。

不久后众人在村中好一番敲门打户,强逼着上十个能Cao办祭礼的村民,在二狗子爹引路下,直奔村外十里坡而来。

等众人赶到萧云爹娘的坟前,早已接近黄昏。如血的斜阳挥洒出漫天红霞,似乎在呼应着周家百余口尽数被屠的血腥。也让来到父母坟前、浑身染成了红黑之色的萧云,显得格外的邪异慑人,只是看远远的看着、就令人不寒而栗。

萧云亲手在父母坟旁葬下梳洗整洁的小妹,这才默默的将爹娘新坟上不多的杂草拔除。随后将搜罗来的香烛燃起,又细心无比的把三牲五果,以及众多亲手割下的仇人首级,供奉在亲人的坟前。

强作镇定、无声的做完了这一切。跪在父母坟前的萧云,再也压抑不住心中那撕心裂肺般的伤痛,终于放声悲鸣。

闻听到萧云那令人肝肠寸断的哭声,二狗子也止不住自己的眼泪,抱着萧云放声大哭。

几个胆子稍大、被杜霸逼迫着前来帮忙设祭的乡亲,只觉得心中无比沉重、不禁叹息连声。就连见惯了血的铁狼会江湖汉们,也纷纷变了颜色、情绪十分的低落。

“好汉饶命...饶命...我把钱都给你们......!”此时被绑在木桩之上,浑身精赤着被鱼网兜住、勒出满身肥肉的周老财苏醒了过来,立时发出了绝望的哀求话语。

“屁话!宰了你个杂种,你的钱不照样还是老子的?要你大方?”杜霸手持利刃,抡起刀背就敲在周老财眼泪鼻涕一巴交的胖脸上。

听到仇人的声音,萧云只感身体中那如血的潮汐猛烈的翻涌,随即眉心中雷电印记一阵闪耀,心中的伤痛竟然随之淡去了不少,但却转而陷入了仇恨之中。

重新压抑住心中哀伤的萧云,当即止住了悲声,起身便来到了杜霸身边。伸手便拿过了杜老大手中的剜骨尖刀,面无表情的看着周老财。似乎是要把这张脸牢牢的记住,永世也不愿忘记。

看着这个形同鬼魅的孩子,周老财身不由己的全身剧烈战抖。一时之间居然连到了嗓子眼里的求饶声,都仿佛被卡住了一样。只是两眼直翻、口角流出大量的白色泡沫,光着的下体再次排泄物狂泻,就如同中了邪一般。

此刻萧云体内的那源自足底涌泉的血色潮汐,越发不可收拾。妖异的红流一路横冲直撞来到了识海,可随即遭遇到守护着萧云识海的雷电印记阻击,立时纷纷消散为无数的细小血芒,在完全被仇恨主宰了理智的孩子体内,开始了又一番不可思议的融合。

于是,沉默的孩子胸中那嗜血的渴望陡然高涨。除了眼前的血海仇人、浑然忘记了身外所有事的萧云,随手捏起周老财从鱼网空洞中凸起的脸上肥肉,认真无比的切割起来,仿佛是在精心的雕刻一件艺术品。

被巨痛唤回神智的周老财,当即发出刺耳的惨叫声。可看到萧云居然把自己被切割下来、寸许大小一块的血肉生生投入口中,不停的咀嚼香咽时,再次双眼一黑,吓昏了过去。

萧云如此残酷、诡异、恶心的表现,当即把在场所有人都吓得不轻。就连以凶残而闻名大顺国黑道的铁狼杜霸,此时心中也一阵发毛。

天爷!这小仙师到底心中要有多恨?才会干出这生啖仇人血肉的极端之事!

也不知萧云是被体内的血潮影响,又或是压抑悲情消耗了太多精力。接连香下上十块仇人血肉的孩子一阵头晕目眩,随即两眼一黑,昏倒在地上。

被嗜血的萧云震慑住的李、杜二人见此浑身一激灵、飞快的反应过来。随即抢身上前,抱起了这个不能出现任何意外的小祖宗。手忙脚乱的掐的掐人中、灌的灌丹药全力施救。

好半晌,一道凄厉至极的悲号再次响起,如同刻骨钢刀般划过在场所有人的心中,此时再也没有一人能保持住心境、不被这悲情影响。

被杜霸强逼着前来诵祭文的村中教书匠,闻声竟似被这魔Xing声音中的悲情传染。当下居然很是反常的不再那么害怕,反而神色转为哀伤。

教书匠默然了片刻,发出一声长叹:“唉......!子欲养却亲不在!人间惨事,人间惨事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