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天地惊

更新时间:2020-03-26 19:19:10

天地惊 连载中

天地惊

来源:落初 作者:终归谎言 分类:仙侠 主角:乌云望之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天地惊》是终归谎言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乌云望之,书中主要讲述了:天地六合,四海八荒,五行八卦,乾坤无极。苍穹宇宙,荒地云海,符咒阵法,太月轮回!世间本无魔,心生魔,便成魔!一鸣动,天地惊!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切,似乎都随着第二天烈日升起的时候,平静下来。

坐在矿山上的矿工整夜未眠,害怕泥石流淹没到山顶,直到看到烈日升起时,他们才仿佛看到了生的希望。

那些卫兵坐在山顶,从行囊里面拿出干粮,边吃边盯着这些矿工。往往在这种混乱的时候,是他们最容易逃跑的时候。

昨夜泥石流的到来,还让他们心有余悸。

泥石流淹没了他们的营地。还未干涸的泥石流也不允许他们离开矿山,寻找新的营地。所以整夜未眠的张逊,已经累得不能继续找雷啸的茬,躺在山顶上呼呼大睡。

与他一样呼呼大睡的,还有躺在山腰处的雷啸。昨夜爬到山腰的逃生,让他带伤的身子,疲惫不堪。所以当看到莫一鸣跳入峡谷后,他便已经倒头大睡。直到此刻阳光洒向他身上时,他猛地睁开眼睛,眼神中露出从未有过的坚定,然后将一旁的杂草一把塞进口中,大口的嚼了起来,似乎很香。

这一举动落入其它矿工的眼中,让他们齐齐一怔,分明不知道昨夜发生了什么,让这个胖得无法形容的雷啸,竟然吃起了山上的杂草。

或许有那么一些,会知道现在的雷啸,因为求生之欲而别无选择。因为他们知道,张逊是不会给雷啸饭吃的,他想把雷啸活活饿死。

纵然如此,即便他们对雷啸有着同情之心,但依旧没有人敢与他接近。

他们知道,与雷啸走近的人,都会被张逊针对。所以在接下来的几天,离开了莫一鸣与谢老的雷啸,始终是独自一人。

直到三天过后,泥石流被这些天的烈日暴晒得已经干涸,矿山的人在卫兵的带领下开始迁移。他们不想待在这里,因为他们害怕下一次泥石流的到来,所以他们必须得选择一座相对安全的矿山,进行开采。

这些天,张逊并没有太多的针对雷啸,只是时而用讽刺的话语告知雷啸,莫一鸣已经离他而去,在泥石流中死亡。

只是令他怀疑的是,这个几日没进食的雷啸,是什么原因存活下来的。直到今日看到雷啸呕吐时,吐出杂草,他才恍然大悟。

但他并没有阻止,他很好奇,一个人靠着杂草与草药为食,究竟能存活几天。

这一天,在南山的某一处,瀑布之声如雷贯耳,瀑布落入下方深潭,有重重水雾升起,在阳光的照射下,化为七彩之虹,美轮美奂。

深潭里的水流向下方的小溪,溪水清澈见底,能看见水里的鹅卵石,如玉一般,还能看见游走的鱼儿。

鸟儿在这里安家,求偶的欲望让它们站在枝头发出歌声,引起雌性的注意。完全无视此时在溪流旁边,那个昏迷了数日的青年。

这青年满脸胡渣,头发凌乱,身上衣衫破烂不堪。嘴唇泛白,有裂口出现,但并未流出鲜血。

这一天,一只食肉的猎鹰在空中徘徊了许久,虎视眈眈,忽然长叫一声,身子如箭一般飞下,落在了青年的旁边,鹰嘴啄进青年肩头,使青年的肩膀有鲜血浸出,打湿了衣衫,同时让得青年的身子微微一颤,疼痛让他竟有了轻微的呼吸。

这呼吸很是短促,但依旧惊吓到了这只猎鹰,让它猛地张开翅膀,拍打着仓惶逃去。

直到夜幕来临,圆月升起,繁星点点,如风烛一般,一闪一闪。有流星划过天边,不留痕迹。

鸟儿似乎习惯了这里的瀑布之声,沉睡得似有鼾声。唯有那正在觅食的野兽,在丛林间不断游走,虎背狮头,绿眼幽幽,让人望之毛骨悚然。它身形足有两米之高,身上毛发茂密,走动时,会在地下留下深深的爪痕。

它嘴角还有鲜艳的红血,似乎已经寻到猎物,此刻正在走向小溪,准备喝上几口清澈的溪水,最后找个地方,美美的睡上一觉。

然而,当它快到小溪之时,它脚步忽然一顿,分明是看见了小溪旁边的人类。

这里的野兽并不敢轻易的招惹人类,但它们的内心对人类却是恨入骨髓。残忍的猎杀让它的同类一个个离去,还在它的脸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刀疤,不可抹去。

于是当它看见这个青年之时,它先是保持了戒备之心,一动不动。直到数刻过去后,它的呼吸忽然变得急促。眼中幽光更是旺盛,杀意一览无余。迈开步伐,奔跑间如同铁锤撞击大地,令大地有了颤抖,惊动树上鸟儿,仓惶逃走。

可是,当它刚刚接近到青年之时,张开血盆大口,正欲咬去。却蓦然倒退,停在一边作呕。吐出了一些还带着毛发的异兽血肉。

它完全没有想到,这个人类,虽然并没有发出任何攻击,反倒是平静得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他身上的恶臭却完胜了自己!

身上发出的恶臭让它放弃了撕咬青年的欲望,在恢复了片刻气神后,往深山快速离去。

若是认识此人,会不难知道,此人,正是从矿山逃出的莫一鸣。

接近黎明之时,圆月已经渐渐被烈日取代,昏迷中的莫一鸣,其眼睛忽然睁开,然后猛地将头埋进溪水,咕噜咕噜喝起水来。直到肚子已经撑起,他方才重重的躺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还活着!”

片刻之后,莫一鸣在庆幸中站了起来,身上传出的恶臭让他发出干呕,他看着这条溪流。看见不远处有两块大石,那石缝中有水花溅起。

快速的跑到那水花溅起的地方,莫一鸣脱去身上衣衫,许久后,才将身子冲洗干净。

“活着,就有希望!”

莫一鸣眼中露出坚定,找了几根干木,砖木取火。在这深山老林之地,他知道会有很多野兽会在天没亮之前出来觅食。但它们都害怕火光。所以当火光升起时,他躺在火堆旁边,沉睡起来。

当他醒来时,已是正午时分。

穿上已经晒干的衣衫,莫一鸣看向溪水中游走的鱼儿。盯望片刻后,手掌果断得快如闪电,一把抓起了一条鲤鱼。

再次生火,将抓来的鲤鱼处理干净之后,他开始了几年来,并没有享用过的美餐。

“也不知道我昏睡了几日。不知道雷啸怎么样了。”

莫一鸣喃喃道,他担心现在的雷啸是否还在饱受着张逊的折磨。

“在这深山之中,我都不知道我现在是处于何方,但既然我出现在这里,只要是寻找溪流而上,想必能找到矿山的所在。”

填饱肚子后,莫一鸣站起身来,向上而行。现在的他在寻找到矿山之时,必须得熟悉这里的地形。这样,才能在救出雷啸时,躲开卫兵的追击。

走到瀑布所在之地,莫一鸣已是气喘吁吁。他坐在大石上休息,望着瀑布时,神色露出复杂。

“看来我是从这瀑布之上掉下来的。但在这上面,肯定有无数条支流汇集到这里。若想找到矿山所在,肯定不是那么容易。”

喃喃间,莫一鸣想着各种找到矿山所在的方案。但是当前,如何爬到这瀑布上方,成为了他目前最为棘手的问题,因为在这瀑布的两边,都是高高的陡崖,足有百米。加上自己脚上有铁链束缚,要想上去,几乎不可能。

“烟灯,你必须得死!”

而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传来的声音,让莫一鸣的身子,忽然一惊,猛地抬头望去。

这声音如雷鸣一般,发出时有震颤人心之效。让莫一鸣听到时,身子竟然有莫名的压迫之感。

甚至在这深山之中,声音所到之处,让不少野兽与飞禽,嘶叫着四处逃窜。

在那天空之中,有两道白色的长虹不断撞击,其撞击处,有阵阵波动传开。让整个天空,似乎蕴含了无尽力量。

“仙人……”

莫一鸣神色有些恍惚,但旋即眼中便露出了狂热与崇拜之色。

片刻后,长虹化为两个人,站在天空,在他们的脚下,有祥云飘动。其中一人身穿白色衣袍,白色衣袍随风飘动,他手中握着拂尘,拂尘是白色的,如同他的胡须与发丝一般。只是此时在他的部分胡须上,染红了鲜血。

另一人身穿灰色长袍,手持长剑,剑光凛凛,如同他的眼神,冰冷无情,却布满杀意。

“南离,你若想杀我,可没有这么容易。”

白发老者说话间,一股无形的波动从他的身子由内而外发出,遍及了整个天空,围在南离身旁时,有层层波动出现,如同涟漪一般,回荡开来。

但这对南离并没有丝毫的影响,只见他手指一点,波动发出‘砰’的一声,炸裂开来,身上长袍也随之飘动起来,发丝飞舞间,他手中的长剑对着天空一指,竟有闪电从天空而降,落向他剑尖处,使得他的长剑,发出了绿色的耀眼光芒。

“闪电决!九重……”

烟灯嘴唇有些颤抖,眼中骇然更是一览无余,他完全没有想到,南离竟然会将这上乘功法,领悟到了登峰造极的状态。所以当他看到此幕时,身子猛地一颤,思索中,一道无法察觉的神识,已经传到了南山的部分地方。

转瞬后,他的眉头微蹙,用眼角的余光看向了莫一鸣,似有所思。

“凡胎……”烟灯的思绪快速运转,有了计策后,看向南离,故作大声的说道:“南离,纵然你闪电决已到登峰造极。但我的袖里乾坤,也并非是吃素的!”

“哈哈…你唬我吧,你提前百年出关,其袖里乾坤能到九重?既然如此,那就让我领教领教你的袖里乾坤!”

南离话语落下,眼中杀意更浓,手中长剑指向烟灯,似撕破虚空,带出阵阵波动,更有‘嗤嗤’闪电,在长剑两边如电流一般,向着烟灯所在之处,直击而去。

烟灯手中拂尘一挥,衣袖间有强横力量飞出,化为道道旋风,撕裂着虚空,向着这闪电来临的地方,迎击而去。而与此同时,他的身子,化为无数残影,在旋风飞去时,其本尊已化为无形,向莫一鸣所在之地迅速飞去。

其速度之快,在莫一鸣还未反应过来时,其身子已经被他提起,一头扎进了瀑布后面的山洞。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