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武魔真经

更新时间:2021-10-12 03:57:48

武魔真经 连载中

武魔真经

来源:落初 作者:作者亮剑 分类:武侠 主角:李尘武林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武魔真经》的小说,是作者作者亮剑创作的武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少年李尘意外穿越到以武为尊的异界,机缘获得上古绝学“武魔真经”,他炼奇物、修武元,强势崛起,从此踏上傲视天下的惊世之旅……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原来三年一度的云城武会,是为了挑选练武苗子。

三大家族但凡习武者,年龄也不超过十五周岁的,均可参加,一旦获得前十名,就可拥有军方习武堂的一个名额,据说只要从蒙郡城军方习武堂出来的,少说也能任职军中一个小队长。

不过吸引人眼球的不是蒙郡城军方习武堂,而是一些修武世家以及各大宗门,其中以沧澜剑派和欧阳世家为最。

据司马长青说,刘俊如和吴敏都将家族武学练至小成境界,李尘不曾习武,到时哪是他们的对手?

但司马长青不知道的是,李尘虽然还不曾习武,不过已经开始修炼高深武元,更是令赤阳大侠杨若青都恐慌不已的“武魔真经”!

亦或说李尘空有一身宝藏,不知道怎么用。

显然,不管是这里的李尘,还是地球上的李尘,之前都没练过武。但穿越而来的李尘却从武侠小说以及影视剧上知道,光会修炼武元还不行,必须会运转武元的法子,以及武技等等。

赤阳大侠杨若青硬逼给他的“赤阳心法”不全,仅是修炼法门;至于邪尊,给他的仅是他不认识上面文字的“武魔真经”。

看来,回到“家”必须要请教下便宜爹,或者长老什么的。

卧龙山东山脚下。

依山坐落着不大不小的城池,云城。

云城有三大家族,刘家和吴家为土生土长,李家是数十年前从外地迁移来的,至于司马长青,不是本土,也不算迁移,因她是云城城主的掌上明珠。

城主,为军方所派,一般直系亲属会跟随。

很快,李家最先得到那少年带回的消息,李尘没被歹人掠走,一个人偷偷地溜到山上玩去了。

这让李家高层非常震怒。

要不是他少族长身份乃是老太爷指定,只怕因此事就可免了他。

原来云城并没测骨识赋的手段,没发现李尘竟然是个修武奇才,倒是让邪尊捡了个大便宜,直至现在,大家认知的李尘,仅是个自小不喜习武贪玩的家伙。

到了城门口,司马长青正打算让李明搀扶着李尘,自己则带着几个丫鬟回城主府,不料一行人从城里出来,让她骇然失色。

为首的,一身铁甲披挂,看上去威风凛凛,赫然是她父亲,云城城主司马豹。

司马豹身后右侧,站立着一个绿衣年轻女子,相貌普通,但一身无形气势,就连云城第一高手司马豹都远远不及。

要知道习武者一旦修炼武元心法,就可通过体内武元,散发无形的气势,武元越雄厚,气势越磅礴。

显然,李尘体内也有一点武元了,还是融合一体独特的武元,可惜他不懂得如何运转,也不懂得如何运用,甚至于看上去就像没一点武元似得。

司马豹身后左侧,则是站立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他眉清目秀,不过眼角却带着一丝阴鸷。

阴鸷少年看到美若天仙的司马长青居然搀扶一个病怏怏的家伙,尤其这个家伙,他一眼就看穿,此人不曾习武。

这让他嫉火中烧,气不打一处来,此女只有他才能拥有,这小子何德何能?但他顾及到自己的身份,拱拱手问那年轻女子,“师叔,这就是你要收的弟子?”

年轻女子也很生气。

一年前她外出历练,路过云城,看中了司马长青,这次趁着云城武会之际,打算将她带回宗门,不想今天却见到这一幕。

司马豹也没料到,刚刚一见威震江湖的沧澜剑派使者要提前收司马长青为弟子,就亟不可待地带着她出来寻找女儿。

司马豹发现使者脸色不对劲,首次怒喝心肝宝贝:“长青过来,白天华日之下和一个废物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爹……”

司马长青眼泪汪汪地想解释,可是看到父亲首次震怒,只好放开李尘,抬步要走过去。

这让李尘很不爽,自己是对这个异界不了解,对司马长青也谈不上什么感情,但人要脸树要皮,被人当面呵斥为废物,任谁也不爽。

他一伸手拉住司马长青,抬望眼,直视威风凛凛的司马豹淡淡笑道:“她是我的女人,就算你是她亲爹,也不能把我们分开。”

这是司马长青一直期待的话,可此时说出,令她芳心蹦蹦乱跳的同时,也脸色大变,加上少女本能的羞涩,不禁挣扎,“别……别这样。”

“你不喜欢我吗?”李尘依旧淡淡笑道,仿若并不惧怕司马豹等人。

这份定力,完全颠覆了李明、城主府丫鬟、以及随城主而来的一些城卫的认知,因为李尘毕竟是个少年,同样,也和以往众人认知中的李尘不一样。

司马长青还没来得及回答,司马豹就暴跳如雷:“李家小子,放开她。甭说你顶着一个不中看的李家少族长的身份,就算你亲爹李玉和来,也不敢如此放肆!”

年轻女子看不下去,她蔑视地盯了李尘一眼,讥讽道:“你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不说她是我徒儿的身份你远远高攀不上,就连司马城主女儿的身份,也是你远远不及,不嫌丢人的,速速放人离去,否则……”

“否则什么呀?”李尘斜眼望去,也是蔑视得很,“难道你想杀了我不成?”

“杀你怕脏了我的手。吕浩,去,给他点厉害瞧瞧。”年轻女子显然不会亲自动手。

原来那阴鸷少年就是吕浩,但见他身形一晃,跨步掠过,一拳凶狠地锤向李尘胸口。

李尘不会武技,更不懂得如何运用体内可怜的一点独特武元来保护自己,就在危险之刻,司马长青惊叫一声,扬起玉手,拍向来拳。

“嘭”地一声响,司马长青和李尘双双跌倒,尤其是司马长青更是口吐鲜血,秀美的脸霎时苍白。

“该死的小子,都是因为你!”吕浩愈发嫉妒,一脚阴毒地踢向李尘下体,几乎同时间又假惺惺地,“青儿,你咋能为这小子接我一拳呢?要不是我及时收回武元,你这条右臂只怕从此废了……”

“要你管。”

司马长青根本没给他好脸色看,焦急而又心疼地望向李尘。

李尘看到阴毒的一脚,心头愤怒,因为要是挨上,只怕会断子绝孙,他本能地抬手一挡,不想体内那点可怜的独特武元刷地自动运行到手上。

手掌与阴毒之脚接触的刹那间,但听吕浩“哎呦”一声摔倒。

这一幕令旁边呆站着的李明等人摸不着头脑:天哪,李尘不是不曾习武吗?怎么一掌就击倒对方的?要知道对方虽然年少,但从其奔袭过来的速度看,只怕云城年轻一辈,均不是其对手。

“小子,你成功惹怒了我,我今天不仅要踢爆你的蛋蛋,还要废了你的经脉!”吕浩羞愧难当,爬起来就要爆踢。

不料这会儿年轻女子已经随手一掌,掌心惊鸿乍现的耀眼武元,形成一虚幻的掌印,掌印无视三四丈距离,倏地将李尘拍得跌飞而出,更是鼻口窜血,因为他根本来不及反应。

“哼!”

年轻女子冷哼一声,不爽地看着吕浩:“你连一个废物都对付不了,丢尽宗门颜面,等着回去执法堂受罚吧。”

“师……师叔,刚才我是不小心。”吕浩急急地转身辩解。

“哼,你不小心?要是他练过武功,只怕你此时已经变为一具死尸。”

“师叔……”

“别在这丢人现眼,你该明白,你下盘不稳才导致如此。如果你爹不是宗门长老,你以为凭借你的修为,这次能下山吗?”

“师叔!”

“嗯?你还想狡辩?”

“不是的,师叔,我怀疑这小子古怪,因为他一掌拍中我的脚,我的脚居然一阵疼痛。你清楚的,虽然我在宗门不算出类拔萃,但哪是这等废物可比?”

“无需再说,我已经试探过,他并没修炼过武功。”

“咦?”年轻女子说话间,忽然一脸诧异地望去,因为预想中的李尘并没被她一掌拍死,反而颤巍巍地站起来了。

司马豹虽然惊异李尘没死,但这是最好的结局。

原来李尘的确是李家不中看的少族长,可毕竟是代表李家的,死在这里,他司马城主脸上也不好看。

他赶紧一脚跨过,抄起司马长青回身就走,丢下一句话:“你小子真要惦记我的女儿,那就活出人样让我瞧瞧。”

李尘心下气恼,自己刚刚获得奇遇,不想却被吕浩轻视,还一口一个“废物”地叫他,更被年轻女子一掌拍飞,差一点一命呜呼。

但见他强撑着怒望吕浩,恨声道:“小子你有能耐就等我一个月,一月后不把你打的连你爹妈都不认识你,我李尘的名字倒过来写!”

“你打我?”吕浩闻听失笑,转身如看傻子一般看着李尘,“就你,就你一月后就能打我?不要说你不曾习武,就算你自娘胎里习武,也追不上我,给你一年、十年,我也照样超越你!”

“因为师叔已经证实,你就是一个废物!”他忽又重重地蔑视道。

年轻女子再次地盯了李尘一眼,发现他体内并没武元波动,依旧一身忽冷忽热,显然是普通人受凉的征兆。

她不禁暗付:“原来师父说的没错,阴险小人不可怕,可怕的是拥有一身傲骨之人。此子真要是习武,一身傲骨绝对可以将他推向武至巅峰,否则,他不可能以病体硬挨我随手一掌,还能如此重伤之下爬起来。可惜,他的胫骨基本定型,如今练武太晚。”

年轻女子一念至此,再也不把李尘放在眼中,也不愿再补上一掌,就像常人似得,会在乎一只蝼蚁的死活吗?

然而李尘却又转望她……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