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颤抖吧,武林

更新时间:2020-06-17 14:56:51

颤抖吧,武林 连载中

颤抖吧,武林

来源:落初 作者:向山行走 分类:武侠 主角:傅老太祖 人气:

《颤抖吧,武林》为向山行走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李封:“我想活,但我不得不去死!”三千人围剿两百人,轻轻松松,一个照面解决战斗!可是你们竟敢发动反冲锋,什么鬼?你们还要大喊一声“金钟罩”来壮胆?呵呵,沾点金粉我也能金光闪闪,就这点伎俩还敢自以为刀枪不入?我戳死你们这群扑街!全员由小乘境界高手们组成的特种作战兵团?顶你个肺喔!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傅老爷子和李封相对而座,山坡战场距离他们很远,内卫们也都在营帐外。营帐里面没有任何光线,对于李封来说,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他什么都看不到,只能听到老爷子不停地说话。

李封自然是乐意聆听的,他需要从老爷子那里,获得更多关于这个世界的信息。野心就好像是种子,只要给他成长的环境,它会慢慢膨胀成为一颗参天大树。虽然这个时候,李封仅仅只是想要,好好地活下去。

“我没有见过鸡冠岭的大当家,仅仅知道他的名号是草头王!不知道是有人假冒,还是真的就是‘名扬天下’的那个。”傅红岩老爷子的声音沙哑,但很温润,时间磨去了他少年的棱角,无能为力的事情他可以努力去适应。

奇怪的是,他对待打伤他的方青侯,经常微笑的话痨张一鸣,奇特的另一个阶下囚李封,甚至年轻人这个群体,有极大的好感。

“二当家野狼却见过好几面,很凶残的小辈,也不遵老爱幼!”野狼貌似傅老爷子对鸡冠岭所有的恶意根源,那小子甚至不懂不吃窝边草的道理,控制不住欲望,竭泽而渔,搞得附近的山民怨声载道。

但傅老爷子并不畏惧随时出手都可以灭掉的野狼,让他强忍下这个邻居的是,鸡冠岭的大当家、草头王,没有碰过面的那个草头王,仅仅名声就能,压制周边一时无声的那个草头王。

“草头王?”李封哑然,这个时代都是这么随意的?一个强盗头子就可以称王?朝廷好像没事人一样,派这么点人过来攻打,如此儿戏?

“败兵残勇一个!太祖成事后,做的最愚蠢的事,就是真的饶恕了这帮子搅动天下的人渣,还让他们活着离开了京师。”

傅老爷子的声音难得尖锐,有些激动,情绪带上了波动。沉吟过后,继续闲谈:“草头王,草头王,嘿嘿,方小侯爷领兵打草头王,这下真的很有意思了,真的有看头了!”

李封看不清楚傅老爷子,他想不明白这个年近六旬、被官兵缉拿的老人,为何表现得竟像这个大楚朝开国皇帝的“真粉”,短短的一天里面傅老爷子已经用钦佩倾慕、敬仰的语气,提及太祖皇帝多次了。

李封并不知道的是,现在所身处的这个时代,是受到了太祖这个人怎样的一个翻天覆地式的影响,无数人的命运和人生被彻底地改变,这些人里面,甚至包括他自己。

张一鸣带着两组内卫爬坡,他们很谨慎,移动缓慢,踩在草地上发出“沙沙”的声音。

每组的人员配置是这样的,前方两人共同举着用树干拼接起来的木盾,中间两人一人持长枪,一人持短刀及手弩,紧跟着一名短刀客。两组人交替前进。

这并不是一个陡峭的山坡,杂草遍布,穿越底部稀疏的小树林后,就可以看到山坡对决的三个人。视野明朗后,参入战斗的他们将彻底改变战局。

步步后退野鬼并不是一个很好的防护,方青侯已经愈发的接近,持弓瞄准、缓缓后退,名为“丑”的美少年了。不可否认,威力巨大的强弓能出现在剿灭小伙山匪的战斗中,完全出乎方青侯的意料。

纵然一直是名副其实的天才,方青侯尚不完全知道黑和白并不泾渭分明。军用的违禁品,在这个无管制的时代,肆意的泛滥着。江湖的厮杀不在是单枪匹马式的决斗比拼,利益掺杂搅浑了一滩春水。

野鬼快退到了丑的身边,野鬼的蛮力、韧劲及反应速度在这场拼杀中发挥了大半的作用,哭丧棒完全没有打出取名时“一棒在手,天下哭丧”的气焰,被压制地到一个无力反抗的地步。

方青候的每一次出手,野鬼都要为自己捏一把冷汗。

白蜡枪如蟒蛇出洞、直捣而来,野鬼头皮发麻,手忙脚乱;白蜡枪重击在哭丧棒上,野鬼感觉泰山压顶、手心发麻,目瞪舌燥;白蜡枪回弹回去,野鬼才能放下吊起来的心脏,却在下一次回合出击的时候再次吊起来。

如此排山倒海一样的攻势,野鬼不是第一次碰到;在丑的威胁下,不断闪躲,却还能连续地进攻、而无半点疏漏,他是第一次遇见。

方青候不停地出枪,出枪,再出枪。他很少能体会到这样酣畅淋漓的感觉,似乎每一个毛孔都在轻盈地呼吸,整个人所有精力都集中到了对战的两个人身上,精神紧绷不放松,心情愉悦而飞扬,并不把眼前的生死决战放在眼里。

而持弓的俊美少年出现在了眼前,对方青候来讲,这个少年已经只有最后一次射箭机会了。

如此近的距离里面,丑已经在最好的角度,射出了三箭,但次次都被躲开。丑正面着战斗的两个人,他清楚的知道,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方青候的每一步的接近,给予的危机感越来越强。

跟着野鬼出寨,骚扰强敌,起初的兴奋感,已渐变为隐隐的后悔,没有带够人手,终究是冒险和轻敌了。

丑是野鬼捡回来的孩子,所以熟悉的人都知道了,看似狰狞的野鬼,并不是一个完全冷血、硬心肠的人。野鬼笑起来丑陋,却很真心;野鬼收养的丑,笑起来俊美,但不似活人。

幼儿时代,随着故作疯癫的菜头、面部丑陋的野鬼东躲西藏,过着有一顿没一顿的日子;少年时代,在强盗窝子,看到了太多的世间险恶和极致的残忍。一张冷淡的脸是他最好的保护色。

而眼前,丑得射出这一箭。这一箭既是为了他自己,也是为了险象环生的野鬼。他名字叫做丑,旁人都说他长得俊。

他并不在意美丑,他想要活着,不一定得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不需要荣华富贵,不需要青云直上,甚至不需要很高的武艺;只需要活着,跟野鬼、草头、小花一起生活,此间生活,对少年来讲,最是幸福。

所有破坏现在生活状态的是生死大敌,而现在,他需要射出一箭,最好能,一招制敌于死地!

丑眯着眼睛,长睫毛搭在眼睑上,他的持弓的手很稳,没有一丝颤动,死死地锁定着方青候,视线牢牢地粘死在了方青候的胸膛上。

夜色如水,他看不清方青候的样子,身影晃动着的方青候是道模糊不清的影子。射出去的一箭,必须得预测好方青候的移动路径,准确地送出去。

这一箭,集中了他所有的精气神;这一箭,将耗尽他所有的气力。玉扳指擦动着弓弦,渐渐成满月,拉弦的手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晃动。

丑站在那里,他已经不再后退了,直面扑面而来的杀气,等候着出手的时机。敏锐的听觉让他知道,官兵的援军正在接近,那是远忧。眼前,自懂事到现在,遇到的最强对手也随时准备对他出手,这是近虑。杀气扑面而来,如同夜色清凉如水。

这是无声的一箭,可能是因为近距离内声音的传递并没有这只箭快;弓也绝对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强弓,破碎的玉板指,说明了它的力道;射箭的少年更是一天赋绝佳的射手;而这是寄托他所有希望和精气神的最后一箭。

美少年“丑”,用他最擅长的方式帮野鬼解围,射出了属于他自己的终极一箭。

这一箭射向了方青候,突兀而至,猝不及防!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