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仙侣情侠传

更新时间:2020-05-12 23:52:34

仙侣情侠传 连载中

仙侣情侠传

来源:落初 作者:飘柔01 分类:武侠 主角:张少英葛青 人气:

火爆新书《仙侣情侠传》是飘柔01所创作的一本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张少英葛青,书中主要讲述了:作者将小乞丐放到北宋,竟展示对自己武侠的理解,也意图侧面让读者了解一下当时的国情,只是作者缺少资料,只能不失大体稍加点绰。并试图让朝廷国情,武林逸事,江湖恩怨,造反派对美好生活的信仰,意欲将这些精神都真实的融合在一起。  朝廷的安宁富强,武林的汉人气节,江湖的生存之道,造反派的美好向往,亦是本文的四种精神体系,或者是四种人生理念。  故而本文的叙述比较平淡细腻,只是用主角的眼光去看待这里的纷争,并用他自己的经历去诠释这种人以利聚,物以群分的利益关系。  文中以一种人生方式来叙述主角的传奇,这一切又系于武侠的运作,更多的倾向一种精神信念,而武侠则是这个传奇少年的舞台罢了。  心向弱者,惩恶扬善,却在理性与非理性之间,不论大小,这是作者对武侠精神的一种理解。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花妃笑问道:“有多欢喜呢?”胡渊说道:“自是有多欢喜便有多欢喜。”说罢,胡渊身子滑出。数个剑招变化,突地一剑刺出,正是一招横式一柱擎天。这一式使将出来,却是比洞房花烛更进一步了。寓意虽下流,但在胡渊想来却不就是那回事麼?花妃丝毫不见气怒,嘴角却隐隐露出一丝阴笑。只见她闪身射出四股指风抵泄胡渊。接着身子急速旋升,一招泰山压顶压将下来。见得此招式,胡渊倏地一惊,一招泰山压顶,若是使个一柱擎天岂不是对上了,如今那一招似乎使得早了,眼见胡渊丝毫不闪躲,花妃使得中途走个横翻,撇了开去。

胡渊面色沉重,捏剑不动。突哧笑道:“似乎没有比这招更适合了吧?”花妃咯咯笑道:“有倒是有,只是渊弟弟明白,那可是关于男人的面子哦!”

胡渊摇摇头,装作垂头丧气的说道;“看来这媳妇儿也做不成了,我还是回家去抱小妾好些。再见。”说罢,银剑入鞘,转身向屋顶上跃了上去。

面对这个结果,两方都不意外。本以会大打一场,只是花妃,胡渊一动手,那闹剧便已注定。虽然二人刚刚跟小孩子打架一般,全然没章法。但那一招之间的泄过,却也不难看出二人的武学修为。胡渊的临渊剑法精于招式的计算,讲究出剑便要制敌于先机。往往一招使出,下一式便已计算出来方位以及如何变化而为之。刚刚胡渊虽然轻描淡写的斗得懒散,但是数处的习Xing对接之处却已暴露了他的剑道修为。花妃的花仙指,精于点Xue和擒拿。所求的便是指法的方位准确和速度。刚刚数处转换花妃使到恰到好处,却也暴露了其指法的弱点。指法与剑法不同,指法讲究一击必中。而剑一击不中,却还有挽救的余地。刚才两人虽都在随意之间,但胡渊始终不让花妃近身。若是真正的单打独斗,花妃的指法虽可穿透胡渊的剑圈击中胡渊,却也不免落得双臂被斩下。对于一个使指法之人来说,这已与死没甚麼分别。即便是比拼内力,若是胡渊只守不攻,招式的计算能力必然增长,时间一长,花妃自然不敌。至于此间花妃能赢,那已是其次了。

胡渊靠近莫峰身边,嘿嘿笑道:“头儿,教你不借钱我,输给你瞧、、、、、哈哈、、、、、”莫峰眼框微眨,并未理会。这时苍龙闪身跃了下去,自腰间拔出了那把闻名江湖的墨尺刀。此刀刀身长仅一尺三,宽二指,全身赤黑古朴,轻盈锋利。苍龙转过身来,冷峻的目光直射向远处臣钟,说道:“你还在等甚麼?”臣钟将手中的金丝扇一合,挺身跃下地来,双手一摊。嘻笑道:“苍龙大侠,你真是厉害,我一瞧见你那威武的身姿我就吓得尿裤子,我输了,再见。”说罢,臣钟便转身要离去。这场面极是滑稽,本是生死搏斗的生死决战,却跟顽童嬉戏一般。

苍龙冷声哼道:“输了,就得把命留下。”说罢,手中的墨尺刀扬起,身子凌空跃起,一记快刀砍向臣钟。臣钟听得身后风声,侧身金丝扇一张,一股烟雾喷向跃来的苍龙。苍龙丝毫不避,墨尺刀仍是凌空砍下。臣钟装作极是惊奇的怪叫道:“哎呀!毒你都不怕,我要死了、、、、、”说时,臣钟向左突地窜出,苍龙折身跟至。臣钟又向后折出,苍龙仍是半途截至砍下一刀。臣钟急忙用折扇横档,借力窜出,他已打定主意要认输,打斗已是多余。苍龙的近战刀法,以缠字诀为根基,一旦出刀便招招紧跟,招招要命,丝毫不给敌人喘息之机。何况苍龙还是个武痴,直视十三年前被擒引以为耻。当年他曾立誓雪耻,臣钟更不想与他纠缠。并非他心中惧怕苍龙,而是三战的最终胜败却是由莫峰,慕秋白决定的。

臣钟身形如风,身法提升极致。他也不敢大意,苍龙的刀法他是领教过的。左蹦右窜之间,臣钟快速闪躲。苍龙手中的墨尺刀夹杂着空气的急啸声划向臣钟,刃光闪烁,势如闪电。渐渐苍龙开始使用刀气激砍。顿时,地面,院边的草屋杂乱纷飞,纷纷坍塌。臣钟一心想败,一开始便未用全力。此时苍龙步步紧逼,再过片刻便更加被动。臣钟心中一横,揪准苍龙划来的一刀,开扇挺上。蓬的一声大响,苍龙,臣钟剧烈碰撞,又暴然震开,均划出数丈远,才立住身子。

臣钟嘴角溢出大口血迹,手捂腹下,面露痛苦之色,叹道:“你太没礼貌了,动不动就喜欢在人身上戳窟窿、、、咳、、、咳、、、”臣钟显然伤的极重,指缝之间溢出大量的血液。苍龙静静地收回墨尺刀,刚刚发生了何事只有他自己明白。虽然挨了臣钟一扇毒刺,但凭着体内避毒妙药的缓解坚持到莫峰身边却也不难。刚刚二人身形交错,遮住了视线。莫峰,慕秋白等听声辩形,却也听出二人各自均有击中。两场较量不过半刻,第三场便袭来,慕秋白心中也开始活络起来。臣钟封住腹下几处Xue道,勉力向慕秋白走去。苍龙面色依旧,与臣钟擦身而过,已形如陌路。

慕秋白瞧的真切,只是轻微侧了下头。花妃会意,身行如风将数丈外的臣钟接了过来来。身姿竟迅捷又飘逸,煞是优美。臣钟躺在花妃怀中,心中现出一丝暖意,缓缓说道:“伤口、、、两寸、、、深入三指。”说巴,头一歪,竟晕了过去。花妃掀开臣钟捂着左腹上的血手,只见右腰下二指处,斜着现出一道长约寸半的大口子,皮肉翻开。花妃取出药瓶,给他缝合伤口,上药包扎。慕秋白缓缓走下台阶来,停在七丈外。莫峰向慕秋白问道:“可以开始了吗?”慕秋白转过身来,脸色瞬间变得极其凝重,周身真气迸发,衣袖鼓起。

“蓬”一声破空的巨响。莫峰将水寒掩在身后,水寒受内力的牵引,冒出阵阵寒气。莫峰身子犹如离弦的箭,急速向慕秋白射去。几乎是一瞬间,莫峰便已跨过近七丈的距离,水寒向着慕秋白当头劈下。慕秋白丝毫没有意外,眼神中充满期待和享受。也只是一瞬间,慕秋白左腿一分,横剑挡出。“当”的一声闷响,瞬间的劲气交融。慕秋白脚下劲风大起,尘土飞扬。

慕秋白缓而庄重的向身在空中的莫峰说道:“这是你真正的实力吗?”

说罢,慕秋白脚下力遁,内力透过两人的剑身震出。莫峰身子受力,向后疾速滑出,慕秋白紧身跟上,手中的水寒刺划出数道弯虹。莫峰挺剑迎上,两柄水寒同时交错,散出一道道冰冷的剑影。一阵密集的交错,瞬间又寂静下来。慕秋白,莫峰负剑而立。莫峰的笑始终未有变化,仍是那麽迷人。慕秋白的凝重之色更甚,周身劲真气交融。刚刚那一阵剑雨直至落地,慕秋白递出了十八剑,莫峰也接了十八剑,但对于二人来说,却也只是个开始。

慕秋白注视着莫峰,莫峰也同样注视着慕秋白。被真气激起的衣角正不住的飘作,周围一片寂静,余人皆屏住呼吸,注视着场中的二人。谁也不想错过任何一个细节,甚至是眨下眼。朦胧的月光印在莫峰,慕秋白二人身上似如一层冰霜。

莫峰突然问道:“我们如此拼杀,究竟为了甚麽呢?”

慕秋白说道:“至少不是为了名和利。”

莫峰说道:“我想用游戏来解释更合适,曾经我也将杀人当做游戏,但我却后悔了。”

莫峰的眼神突然变得犀利,失去了那始终如一的笑容。

慕秋白淡淡说道:“后悔的本身就是无法偿还的代价。”

莫峰说道:“我一直在想,你这些年究竟在做甚麽?”

慕秋白应道:“在找一样东西。”

莫峰说道:“我知道你一定不会说。”

慕秋白应道:“等我找到的那天,我会亲自来告诉你。”

莫峰问道:“见过你的人都会死吗?”

慕秋白问道:“你想替他们求情?”

莫峰说道:“我只是想知道你的心意。”

慕秋白应道:“一个遵守游戏规则的人,你是例外。”

“呀,”慕秋白大喝一声,身形犹如刚刚莫峰一般窜出,水寒迎面直刺。太快了,与莫峰刚刚那一劈的速度没有任何差别,但两人的距离却短了。未知的对手,永远是最可怕的,莫峰始终相信这一点。若非当年那一剑的冲动,又岂会造就今天的自己。只是那一剑的代价太沉重。莫峰并未选择攻击,而是选择了防守。他答应过萧倩,不再轻易受伤。这个承落,他已保持了十三年,纵是今日胜负难料,他也绝不会轻易出剑。知己知彼,正是莫墨字剑法百战百胜的信念。

慕秋白的剑已然递到,刺,扫,劈,撩,挑,斩,砍如此平淡无奇的招式却是招招致命。慕秋白每出一剑,莫峰都默默地承受着。巨大的冲击力,让他不住的向后溃退。一道道凌厉的剑气自慕秋白的剑尖射出,方圆七丈剑气从横之间,只现出两个拼搏的身影。完全的放弃攻击,令莫峰防守起来显得有些轻松,虽然如此只能维持一段时候。

慕秋白确实变了,无论何处都变得更强,更致命。十三年前,慕秋白的剑法与莫峰一般攻守兼备,均取决于攻击与防守之间的均衡。其时莫峰注重招数的精妙,讲究出剑必杀。慕秋白却注重于速度,狂风暴雨般的攻击让你喘不过气来。如今二人都变了,慕秋白完全放弃了防守,仍是狂风暴雨般的攻击,但在威力倍增的同时,却又是那麼一丝不苟。每出一剑,慕秋白都没有一丝的做作。当年为了追求速度,慕秋白每出十剑之中,却有三剑是多余,这样的目的也只为保持速度的压制。如今慕秋白的剑法更加锋厉,每一剑都具有针对之处,每出一剑,均以置人于死地。此时只要莫峰出现一丝破绽,恐怕今日便要命葬于此。只需最快的速度,也不需太精妙的剑招,同样能在最平凡的剑术中发出更强大的威力。慕秋白不住的凝聚内力,剑气流犹如狂风般的将莫峰缠绕在其中。莫峰渐渐感到稍有吃力。慕秋白的剑法显得极其杂乱无章,似是随手使出来一般。有些招式甚至是从别的兵器招式里去短加长,留势去式精简而来。如此全然不顾剑理的剑法,莫峰并非没见过。只是在速度的牵引下,莫峰并不能即时探出慕秋白的剑从何而出。他对慕秋白的剑法已稍有眉目,再深陷于慕秋白的攻击之中,恐怕立有Xing命之忧。然而下山容易,上山难。慕秋白的剑紧紧围绕在莫峰周身,速度越来越快,剑气也越来强烈,要想退出,又岂是那麽容易。

眼见场中深陷的莫峰,七杀略显一丝担忧。没人能看得懂,三十年来的数次相遇,慕秋白究竟为了甚麽。至少对于逍遥城来说,三十年的时间并不短。清幽等人凝目注视着场中的二人,一言不发。此时任何的猜疑,任何的不解,保持沉默便是最好的答案。

莫峰便如波涛之中的一叶小舟,随着慕秋白的攻击,四处溃退,闪躲。山壁上的树木随着剑气四处的飘落,地面上满是剑气激起的一道道深槽,便是站在庙前的一众人也受波及。慕秋白的攻击越来迅猛有力,每一击都伴随着激烈的剑气闪出。莫峰勉力从慕秋白的手势之中看出一丝端倪,以逸待劳分辨出慕秋白水寒的出处,尚可坚持一会。如此近距离毫无顾忌的频繁使用剑气,若非武功高强的绝顶高手,又岂敢如此挥霍。慕秋白虽将莫峰压制在内,但他清晰地察觉到,这绝非莫峰真正的实力。莫峰全然防守之前便不可不想到这越陷越深的后果。只是自己已将莫峰紧紧的压制住,让他更无余力分神。慕秋白虽不知莫峰究竟要如何脱身,但他明白,莫峰绝不会被自己压制住。他能抵挡这般凌厉的攻击如此之久,便是最好的证明。自一开始,一个完全放弃防守而攻击,一个完全放弃攻击而防守。最终的结果便是比拼内力,直到消耗殆尽,只看谁先倒下而已。

慕秋白出剑的速度已经让人眼花缭乱,莫峰的防守也跟着越来越紧。两把剑闪烁着寒光缠绕在一起,那破空的剑身撞击震耳欲聋。众已经无法分辨二人的出剑招式,只是看到两团剑影缠绕在一起,狂风大作。柳天波自认自己的神行剑法于当世已是少有敌手,万想不到与这二人相比之下竟还稍逊一筹。莫峰的速度显然差慕秋白一筹,内力却又高慕秋白一筹。

莫峰慢慢的收缩剑圈,这一做法即让慕秋白颇感不适。剑圈越小,莫峰的水寒施展空处便越小,莫峰如此做法却是在拿Xing命作玩笑。慕秋白却不再犹豫,水寒倾尽全力攻向莫峰。无论莫峰如何逃脱,他也绝不放过一丝机会。

莫峰忽立于原地不再移动,任凭慕秋白凌厉的攻击,犹自抵挡着。水寒已紧贴在莫峰的身体上,却如一条游龙般的在他周身游走。不论慕秋白身前身后的攻击,莫峰都能大致找到慕秋白水寒的着落之处。即便是抵挡不住攻击,莫峰也能促成两败俱伤之势。能在这样的疾速之中,因两败俱伤而收剑,却又能不露一丝停泄而接着出剑,两人的剑法修为当真是高深莫测。猛然之间,莫峰身子下弯上挺。水寒化作无数道剑影,交织成一面圆形的剑网将他罩在其中。慕秋白连刺出数剑,均被那注满内力的剑网一一弹开。慕秋白脑中闪过一丝疑虑,顿时大惊。然而,此时醒悟似乎也晚了一步。

只听“蓬”的一声闷响。剑网爆裂开来,骤然消失。莫峰身子直向慕秋白急窜而出,那速度太快了。没人看见莫峰是走的还是跃的,水寒已当空劈向慕秋白。慕秋白毫无犹豫的挥剑格挡。锵,一声震耳欲聋的撞击震响,大地都为之一抖。巨大的气浪随着慕秋白的两侧扩散开来,本已不堪摧残的院墙径直被掀塌一半。随着莫峰这一击,慕秋白的脚下裂开一条宽约三指,长约丈余的裂缝。巨大的反噬之力,莫峰身子径直向后急速旋开。

场间一片宁静,两方眼神之中均是一副难以置信之色。莫峰缓缓转过身子,不可置信的凝视着慕秋白。二人手中的水寒已凝结成一层薄薄的寒冰,寒气慑人。瞬间,慕秋白嘴角溢出一丝血迹。慕秋白负剑向前走了两步,开口缓声说道:“虽然刚刚承受的力量是聚气咒的十倍,可是,很可惜。”

在场诸人本就惊奇,这时却无不惊骇至极。莫峰虽一直防守,却缓慢的分聚一股内力积蓄于曲泽。随着慕秋白的攻击越久,曲泽内积聚的内力便越强劲,直至紧急时刻才爆发出来。能在慕秋白那狂风暴雨般的攻击下抵挡如此之久,却仍能分聚一股内力使出江湖上已失传多年的聚气咒。如此精深的内力,恐怕在场诸人无人能及。

聚气咒是一门缓慢积蓄内力,以瞬间爆发力来伤敌的一门内家上乘功夫。然而莫峰兵行险招,将骤然爆发出来的内力引入体内,自少商Xue倾注于水寒之中爆发出来。如此虽将聚气咒的威力提升近十倍,但其中的凶险却是谁也不敢尝试的。那引回体内的内力可是人体承受的数倍,反噬之力足以将身体撕裂。只是不知莫峰如何为之,竟能完好无损的使出这一击。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慕秋白在这一击之下,只不过内息被震散,并无其他受伤的迹像。

莫峰眼里闪过一丝失神,接着恢复那迷人的笑容。从容说道:“你很强,只是不知道你是否能再接我一咒。”话毕,莫峰身子直向慕秋白窜出,水寒划过几个弧度,径直砍向慕秋白。慕秋白身子鬼魄般的向旁移开,躲过此剑。莫峰剑一落空,接着斜剑疾刺,慕秋白又闪身避开。莫峰近身而上,又刺出数剑,慕秋白却没有抵挡,只是闪躲不接。这些招数并不如何复杂,甚至慕秋白不用剑便能轻易躲开。如此的无谓的攻击,场上众人皆不得其解。突然,莫峰使出一招回龙抱月后身子弹起,在空中缩成一团。身形如一个大滚轮,水寒如锋齿在外,疾转向慕秋白连翻急砍。慕秋白仍是抽身疾退,不想莫峰身上突然爆发出一股气浪,直将慕秋白弹开。莫峰身子紧着着跟上,慕秋白身子还未落地,莫峰已当空劈下一剑。莫峰气势突增,这一剑势如破竹,但对于此时的慕秋白却是家常便饭,毫无伤害可言。

莫秋白无从闪躲,挥剑横档。蓬的一声爆响,慕秋白,莫峰二人的身子急剧弹开,慕秋白脚下又震裂开一条裂缝。场外众人无不目瞪口呆。这看似寻常的一剑,所爆发出来的强大威力,与刚刚慕秋白所承受的那一击相差无几。清幽,舞依二人露出担心之色,便欲上前营救。

二人身子急剧弹向两边的山壁,莫峰转身借力弹了回来。慕秋白体内气息大乱,已不受控制。身子急剧旋起,挥剑疾砍。一道道剑气射入山壁上,凿出一道道深痕,山壁上的树木碎石不住滚落。慕秋白的水寒剑疾速挥动,身子自上坠落下来,踏过山壁下的大石借力窜回。慕秋白身在空中亦不回头,水寒仍向后砍下一剑。凌厉的剑气射入大石,削落一角。慕秋白颓然半跪于地,水寒仍是向后指出,他需时间来调整内息。

莫峰并未上前下手,站在三丈外静静地等着慕秋白恢复。在场之人皆是高手,稍一寻思便明白其中的缘由。

“今日一见,真是不可思议。”柳天波一脸感叹之色。

苍龙的毒已经得解,他是最先明白的人。他目光幽深的说道:“这才是聚气咒的威力。”

余人虽知聚气咒的威力,却不想莫峰使出一次之后,还能在短暂的平静之后再使出一次。能将聚气咒的内力吸入体内再爆发出来已是不可思议,莫峰却还能突然间再爆发一次,若非亲眼所见,没人相信世上竟有如此事实。

慕秋白缓缓地站起身来,突然反手一剑自左肩贯身而出。场外之人大惊,无不惊叹。舞依已然拔剑欲上前,惊鸿现出旺盛的彩虹光芒,煞是夺目。清幽及时拉住了舞依,眼望着慕秋白,轻声说道:“你可是最了解他的人。”听得此话,舞依无奈停了下来。只见慕秋白缓缓自体内拔出水寒,没见丝毫痛苦之色,随即一阵血雾喷出,直喷丈余远。

舞依侧身满是询问的眼神看向那灰袍人。身后花妃仍在照顾臣钟,对场上之事闻若无睹。灰袍人缓缓说道:“勿需担心。”

慕秋白接连封住左肩的几处大Xue,脸色更加惨白。刚刚莫峰的那一击直接突破了他护体真气,突然涌进的内力直接冲击过来。慕秋白无奈,只得散功破身,将窜入体内的内力及时引导发泄出来。无论是何人如此大肆的散功,不残废也得虚脱过去,然而慕秋白似乎未见有此异样。慕秋白冰冷的目光射向莫峰,手中的水寒都结了一层薄薄的血冰。

莫峰眼神中尽是钦佩之色,赞道:“够狠!佩服!”慕秋白咧嘴一笑,口中满是血丝,极其阴森。他缓缓说道:“与你交手真是有趣,来吧!”说时,慕秋白手中的水寒已开始抖动,血冰皆碎裂而落,寒气逼人。慕秋白散功破身后还能有如此强劲的内力,着实让莫峰倍感惊异。但对莫峰来说,攻击的时刻便是此时。无论慕秋白如何强劲,此内伤对他绝不会没有影响。

仍是破空的一声燕赤流爆响,莫峰发动了攻击。水寒再无保留,全力驰向慕秋白。慕秋白亦不闪避,猛然之间起身而出,几个飘逸的起落。凌空砍下一剑,瞬间劲气双发,一股剑气流疾砍向莫峰。莫峰心中一定,慕秋白使出的正是一式聚流斩。此斩威力奇大,耗费内力却也甚巨,看来慕秋白已经拼尽最后的力气来反击。

莫峰更不再犹豫,水寒迎流而上。巨大的冲击力直将慕秋白的这一斩冲散。莫峰身子正缓,慕秋白身在下竟自下向上又扫出一斩。莫峰一惊,急忙翻身避开。慕秋白应身跃起,凌空又砍下一斩。莫峰转攻为守,只待挡住慕秋白这一式,慕秋白身在空中无所依靠,必定衰落。莫峰身子翻滚之时,剑尖自地面拂过,身子又凌空滑出。一斩扑空,凌厉的剑气斩流又在地面刨出了一道深槽。慕秋白紧身跟上,水寒爆发出惊人的寒光,数道聚流斩化众为一砍向莫峰。莫峰身子疾转,却自下向上划出一剑。蓬的一声闷响,莫峰身子急剧坠落。慕秋白几个跟头落下地来,身子急行闪出,水寒再度递出。数道剑气自剑尖射出,封住了莫峰坠落的空处。面对数道同时袭来的剑气,莫峰剑尖贴地仍是借力向上跃起,数道剑气自莫峰身上下贴身划过。

借力之时,莫峰凌空翻滚而出,水寒闪出数道剑气射向慕秋白。莫峰紧随其后,水寒隐隐作响。慕秋白自知不能再躲,身子弹起又砍下一斩。两人相距本近,这一记近斩,倒是将莫峰给逼开了。慕秋白乘机跟上,水寒疾速刺出。莫峰已略感到慕秋白的剑法已露出一处破绽,顿挥剑迎上。两把水寒纠结在一起,斗起了近战。两人完全放弃了防守,你来我往之间尽是水寒相交沉闷的锵锵之声。那每一击都震撼着场外的每一个人,这种完全放弃攻击,近身拼搏,几乎没有赢家。这样内力巨大的消耗,靠的完全是速度和招式的巧妙支配和冷静的头脑。

看着场中激战的二人,一直未说话的石丰缓缓说道:“似乎。。结果已注定了。。“他这句话是说给柳天波听的。柳天波自十年前与石丰的哥哥石龙有过一场公平的决战。那一战,石龙便死在柳天波的紫星剑下。故而柳天波一直提放着石丰,听得石丰如此说道。柳天波摇头,说道:“未到最后,早早定论,恐怕为时尚早。”石丰头也不回,冷哼一声,说道:“不用防着我,迟早我会堂堂正正的找你。”柳天波微微一笑,不再应声。逍遥城七十二行高手当年大肆抢夺各大门派的武林秘籍,每人手上都有一笔血债。这石丰,石龙二兄弟当年外号天龙鬼爪,石龙使得一式盘龙掌,石丰则使得一式双龙爪,均是狠角色。当年为了少林派的七十二绝技秘籍,冤杀了六十四位寺僧。这些血债,武林盟均有一一记载。虽然近三十年年来,逍遥城改邪归正,行善积德,做了不少好事。只是先小人后君子,似乎也太让人怀疑。

莫峰渐渐感到不妥,慕秋白的剑法虽然破绽频漏,速度却未见衰弱之势。他是个谨慎之人,此时却有些进退两难了。若是转而守之,势必失去这次机会。但若继续攻击,慕秋白却久久不见衰弱之势。如此情境,莫峰实在无法看清慕秋白的实力。换做是自己,如此连番受到重创,且自刺一剑,大量失血,不虚脱也得实力大减。然而慕秋白的速度虽不如之前迅捷,却始终保持在尚可抵挡之内。莫峰虽未被慕秋白击伤,但刚刚二次使出聚气咒,却也伤的不轻。这一点也只有他一人知晓。一念稍过,莫峰剑上又凌厉了几分,脚下的步伐也开始变动。

舞依眼中渐渐现出一丝迷茫和担忧,慕秋白今日所表现出的实力太超乎意料。究竟是死后挣扎,还是另有隐情,舞依实在难以瞧得明白。她与慕秋白虽是主仆身份,却实与夫妻无异。只因慕秋白练功拒绝女色,是以二人虽未有夫妻之实,却实有夫妻之名。只不过身边属下虽知,却也不以言明,对他们来说,婚姻之礼便是个仪式罢了。

莫峰不断加强攻势,剑势更加凌厉,闪电般的向慕秋白急攻。他的墨字剑法偏近于字剑,是自汉字里演化出的一套剑法,谨慎而精准。遵循“非行莫离,意在先后”的要诀。莫峰的攻击虽迅猛,但十分力道之中始终留有三分,旨在屈战,而非杀戮。随着莫峰凌厉的强攻,慕秋白似乎渐渐开始转为防守,形势当见愈下。舞依,清幽二女娇颜微皱,甚为担忧,却也不敢上前营救。若是现在上去,慕秋白定会毫不犹豫的杀了她们。

莫峰的水寒已是快到极点,道道弯虹急向慕秋白疾刺。他的剑法虽不如慕秋白的剑法凌厉有劲,却也是顺序渐进,巧中附重,均衡而取决。渐渐地趋于防守,对慕秋白自也越是不利。莫峰更是抓住去势,趁势压制。渐渐莫峰都能清晰的嗅到出手那一刻的熟悉之感距自己越来越近,那将是他今生最刻骨铭心的一大快事。心思一闪而过,未到最后一刻莫峰也绝不会松懈。慕秋白上身大Xue尽数笼罩在莫峰剑网之中,虽不至立败,可也是渐入险境。二人彼此交缠,已是徘徊于生死之间。

到了,终于察觉到了。

莫峰终于清晰地感到那个自己出手的瞬间。虽然那是个再平凡不过的妙处,但对莫峰来说却是个千载难逢的瞬间。他的水寒已急剧下斜,反手转刺慕秋白腹上的神阙Xue。

这一剑好快,慕秋白虽竭力去挡莫峰这一剑,却仍差一指。两把水寒交叉贴身擦过,结果已是注定。清幽等惊叹一声,不敢再看下去。这一刻有人心碎,有人欢喜,有人迷茫,寒冷的夜,没有繁星点烁的夜空面对着人Xing的残酷显得更加悲凉。当人们沉浸在这结果的思绪之中,夜空划过一道透亮的彩虹,彩虹是那般的绚丽夺目,耀眼灼烈。在这隐隐的夜空之中似乎已没有甚麼色彩能胜过它的光华。彩虹瞬间的迸放,惊醒了所有人。

“啊、、、、、”

“甚麽!”

“这、、、、、这怎麽可能、、、、、”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那一刻的震撼绝对是平生所未见。所有人皆目瞪口呆,不可置信。舞依神色呆泄看着的慕秋白,眼泪已酣然流出。这一瞬间的生死,令她所承受的实在太多,她已是在快要崩溃的边缘。虽然惊鸿紧抵着莫峰的眉心二指处,却再难挺进丝毫。

莫峰的水寒丝毫无差的刺中了慕秋白的神阙Xue,这已是不能改变的事实。然而,当冰冷的水寒架在莫峰颈侧时。这一刻,改变了所有人的命运。莫峰的眼中闪过一丝诧异,那自信而迷人的微笑却出现在这不该出现的场合。莫峰身子斜侧半跪,左臂撑地,右臂仍是保持着反手拿剑向后疾刺的手势,水寒紧紧贴在慕秋白的左肋。却是在那千载难逢的瞬间,原是准确无误的瞬间,莫峰这一剑歪了。所有人都能清晰见到莫峰那凌厉的一剑刺中慕秋白的神阙Xue半指处即如刺在一根极是光滑的石柱上一般,随后奇迹般的滑向慕秋白左肋。

虽然上乘高手自身的真气都能在受到攻击时身处紧缩,自形成护体真气相抗,但防守却也有限,岂能抵挡得住水寒这样的利器和力道。然而,莫峰这一剑却偏偏是在刻意之下所狙寻一瞬间。高手搏斗,气随剑行。剑即是攻击武器,也是防守的最后屏障。慕秋白气随剑行之时,体内似乎还存在着另一股真气。究竟是否是罡气的作用,莫峰都无法判定。那股真气竟无真气的强劲,也无内力反摄,平静的像一滩静幽幽的湖水。明是向着水面力发千均的一击,然而水面却无丝毫波澜,但那柔弱无力的深渊却让你再也无法越过丝毫,事实证明了这一切。

当的一声,惊虹颓然落地。舞依身子一阵抖泣,脸色颇有些惊慌,神态甚是畏惧。她紧紧把握着双手,不知所措,垂首不敢再看慕秋白。慕秋白冰冷的目光并未波及到她,只是静静地凝视着身下的莫峰,眼神里没有一丝色彩。这个位居逍遥城双尊五行,七杀四使第三大杀手组织的首领如今就臣服在自己的脚下。周围没有一丝声响,所有人皆沉浸在那深深地震撼之中。

莫峰仍保持着姿势,轻轻说道:“你赢了!”慕秋白道:“似乎,你并不惊讶这个结果?”莫峰笑道:“输了便是结果。”慕秋白颇为赞赏的说道:“人不乐观,岂不悲观,你的确、、、、、”

说话之间,数道人影自屋顶飘落,七杀余人将慕秋白,舞依围在中处。眼见慕秋白被围,花妃等人心中虽担心。但没有慕秋白的命令,踌躇之间却也不敢轻易上前。慕秋白对于违反命令的人,其结果便是死,无论任何人。在这个世上哪怕是皇帝,只要他想,就一定能做到,因为他有这个实力。

慕秋白静静地看着莫峰,良久,慕秋白说道:“你很得属下的忠心,这一点我与你相同,但我从不喜欢在结果注定的时候有人打扰。”莫峰应道:“不错,你是个崇尚实力的人,我相信现在只要你一声令下,他们都会毫不犹豫的杀过来。”慕秋白咧嘴笑道:“你确实很了解我,但今后你我将不再是对手。”莫峰一愣,恢复笑容,问道:“你不敢杀我?”

“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慕秋白谈谈说道。莫峰虽大有不解,却也难寻头绪。慕秋白将水寒剑收了回来,接说道:“曾经你答应了一个女人不再受伤,今日你仍未受伤。”莫峰收回水寒剑,站起身来,凝视慕秋白,说道:“我倒真想你将我一剑刺死,若要我感激你,似乎还未有那份心情。”

慕秋白道:“若是那样,你也就不再是莫峰。”说罢,慕秋白凌厉的目光转射向舞依。舞依身子一震,紧张的向后退了一步。虽然他能清晰的感到慕秋白身上并未有一丝杀气,但她相信慕秋白绝不会因为二人的关系而对自己手下留情。在这个男人的心里,他是从不需要别人相助的。慕秋白凝视舞依,心中虽恼,暗中叹了口气。无视身边七杀的围攻,慕秋白走近舞依。水寒自地上的惊鸿剑身上一扫,惊鸿直向清幽射去。清幽早捡起舞依落下的剑鞘,惊鸿接入剑鞘。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