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贼入江湖

更新时间:2021-01-12 07:41:00

贼入江湖 已完结

贼入江湖

来源:落初 作者:被缚的金鱼 分类:武侠 主角:叶王嫂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贼入江湖》是被缚的金鱼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叶王嫂,书中主要讲述了:这是一个活在现代社会一群任性的江湖人的故事,这是一个与世隔绝充满了腥风血雨的悲哀的世界,这只是一个武侠情,这只是一个江湖梦!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啪”陈静纾打开浴室的灯,亮光从门缝中露出来,她轻轻推开门,浴室里空荡荡的,脱下拖鞋光着脚丫走了进去,陈静纾喜欢脚掌踩在冰凉瓷砖地板的感觉,凉飕飕的。门“咔嚓“一声合了上去,她脱下浴袍挂在墙上,浴室里的光亮的向白昼一样,但是她只觉得光把自己疲惫的眼睛照的发酸.

”好像胖了些啊“陈静纾看着低头看着自己白雪般的肌肤。女人永远对于美丽的要求从不满足,拥有魔鬼身材的她依旧希望自己能更完美。但是她只是喃喃一下便开始去调试水温,水温挺合适,她便开始给浴缸放水......

此时在门上方的墙角处,江云心里在挣扎着。自己手脚上都附着内力支撑着。大灯在自己头前方一尺处。

”不能看啊,长针眼的啊“江云暗自道。

”针眼什么的都是骗人的吧?不然哪里有不长针眼的男人啊“心里一个魔鬼道。

”盗亦有道,师父才教你的,枉你还自称盗侠,你偷看女子洗澡是侠么?“天使踢开魔鬼。

”谁说是偷看。我在这里人家自己进来的嘛。“

”别人如果知道你在里面还会进来洗澡?“

这时女子突然伸手解开自己的内力,背上白皙的锁骨在灯光下发着亮,好在女子背对着自己加上刺眼的灯在眼前,像给自己眼睛加上一层光晕一般,饶是如此,江云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跳到喉咙上来了。

“不得看,不能看。”江云扭过头去,可是越是克制自己心里却越乱。此时在灯下只见江云面红耳赤,额头上大滴的汗水流下来。这时江云突然想起老K曾经问过自己一个问题:“你知道女人洗澡最先洗哪里么?“江云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扭头过去,只见女子却已经进到了浴缸里。

”哪有这么找借口偷看女人洗澡的。“江云啊,你真是禽兽啊。

好在女人一直背对着自己,江云不一会儿也冷静下来,江云突然意识道自己无处可逃了。

“等他洗完澡?不行,说不定一会他发现我了就糟了。”就在江云想着办法时,只觉得自己脚上内力忽然消失了,”死了。”江云心里只传来一个念头。

“啊!”

在小镇南边的一栋别墅中突然传来一声尖叫,只听见“嘭”的一声,陈静纾只觉得自己身后有什么东西突然掉了下来,回头看去,顿时被惊了一跳。江云内力枯竭掉了下来,正挣扎着爬起来,突然只觉得什么东西飞过来遮住了自己的视线,紧接着就是无数的东西砸了过来。

”这是一个意外。”江云脱口而出,但话还没说完,一瓶洗发水就扔过来打在自己的面门上。江云伸手拿开遮住自己眼前的东西,眼前就出现了一条雪腻的腿飞快的变大。陈静纾看见江云后先是大吃一惊,情急下知得拿起一旁刚刚换下内衣就扔了过去,看江云在地上挣扎着爬起来,随手就拿起一旁的洗发水,沐浴露,护肤品一推的瓶瓶罐罐就丢了过去。趁机伸手拿下墙上的浴袍,套了起来,一脚向江云脸上踢去......

“你是什么人?”

只见女子跪在江云身上,双手按着江云的头问道。陈静纾飞快的制住了江云,庆幸自己练了不少功夫。

江云自觉地自己被一脚踢着满鼻子都是沐浴露的味道,江云暗自叫苦。此时听到女子突然这么问道。顿时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是.......”不可能把自己来的目的告诉她吧,江云想,但是不告诉他难道说自己是来偷看你洗澡的么?

“我是...我是坏人。”

江云心想先胡说八道一番,刚刚一直挂在墙上用了太多内力,墙壁光滑没有着力点,自己内力枯竭便掉了下来,等会内力回过来才好逃脱。

“你不是坏人难道是好人?你来干什么的?”陈静纾问道。突然觉得这么一问好傻,人家都在你洗澡出现,不是色狼就是淫贼,还问干什么。便又改口道:”淫贼。你看到了什么?“

”我.....“江云还未回答,陈静纾便道:“居然敢来偷看...我要把你眼睛挖出来。“一想到自己被一个陌生的男子看了身子,心里又一阵委屈,然而陈静纾不是受了委屈就嚎啕大哭的女人,她会把委屈全部发泄到江云身上。

”咚咚咚...“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小姐,发生了什么事么?“好像管家的声音。

陈静纾瞪了江云一眼,心想这件事还是不要被别人知道的好,反正这个小贼已经被我制住。女人在点了江云穴道。依旧让他趴在地上,自己则出门口去应道:“没事了,我看见了一只大老鼠。跑掉了。”

“老鼠?“管家显得不敢置信。随即又道:”我明天早上会安排人来清理屋子。小姐放心。“

“恩。你先回去休息吧。”

江云趴倒在浴室里,暗自用力冲着被点的穴道,万万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也是习武之人,居然还精通打穴的功夫。好在自己所练额掌法都是打穴制命门的功夫,掌法穴位都是一起练的。然而自己的内力刚刚耗尽,此时要冲开穴道,无异于蜉蝣撼树。

不一会儿,陈静纾就回来了,江云艰难的抬起头,只看见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湿漉漉的头发还往下低着水。女人提起江云让他坐在墙角。陈静纾冷静了一下开始问道:”我看你好像是江湖中人,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江云看着眼前女子绝色的面容,心里一下子生出一种自惭形愧的感觉,暗自低下头不知怎么回答才好。

“没想到看你空长得一副好皮囊,居然是个下流无耻的大淫贼。”陈静纾道打量着江云。

“不,我才不是...”江云想解释道,可是这种事怎么解释?又怎么解释的清嘛,自己的确是偷看了人家洗澡呀,难道说你背对着我我没看清?

“好吧,我是大淫贼,姑娘你杀了我吧。“江云心想自己如果逃不了还不如死了算了,想到自己第一次出手,就遇到这样的事。要是师父知道怕是要一口老血要吐死在屋里。

陈静纾在江湖中也混迹了一些日子,有得罪自己求放过他的,却还没见过求杀了他的,刚刚说挖他双眼也不过是一时委屈,自己也并未真的挖过人家双眼。她看着江云清秀的面庞,”此人估计是个小毛贼,进来无意中撞见了,杀了他好像有点过了,但是总不能就这么放了他吧。”

“你不怕死?”陈静纾问道。

江云抬头看着女人的眼睛,“怕,怕得要死,我在想你要用什么方法杀死我,会不会痛。但是死在美女手中,也不失为一个好死法吧。”江云突然间好像坦然无惧!好像真的做好了死得准备一样。

陈静纾心里很不甘心,或者说是因为眼前的这个人不像一个贼,到像一个大义凛然的赴死者,还显得自己了卑鄙了一样。

“不要以为你这样我就会放了你!”她突然道。女子突然一脚向江云肩头袭来,江云痛苦的呻吟了一下,这娇嫩的腿比自己想象中来的要重的多。

“你为什么不求饶?你求饶我就放了你?”陈静纾说道,水灵灵的大眼睛此时像吃人的豹。自己平日高高在上,见惯了匍匐乞求的人,现在看见江云倔强的眼神便非要他哀嚎乞求自己,自己心里才能舒坦。

江云只见女子眼里闪烁着凶芒。心里一股倔性被激了起来。

”哈哈,求饶?摇尾巴乞怜,那可是狗才会干的事哦!“江云嘲弄道。

“啪。”江云只觉得自己颈部被重重的来了一下,眼前的事变得模糊起来。终于变成黑暗。

不知道过了多久,江云模糊着只听到滴答的滴水声,觉得自己身上却一阵温暖,舒服的不可言语,江云睁开眼,自己还在浴室中,只是女子却不见了,自己身上多了条绳子。这时脖子上传来一阵酸痛,浴缸里的水滴答着响着,月光透过浴室上的小窗透进来照着江云的身上,江云只觉得自己身体说不出的舒畅,好像是温泉从自己的身上流过一样。江云来不及考虑现在是什么时候,他用力去冲开自己被制住的穴道,发现穴道比想象中要松的多,冲开了穴道,剩下的绳子不在是问题,只是手腕翻转,几下就把绳子解开了。

隔着门,江云聆听着门外的声音,之听见一片寂静,房间里只有一阵轻鼾声,江云轻轻的推开门,房间的灯仍然是亮的,女子却躺在床上睡着了。江云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这女人,脚真重。“仔细着端详着女人的脸,长长的睫毛像帘子一样蔽住她那双大眼睛。江云突然脸上阴险的一笑。

”来不及了,这别墅怎么这么大。”江云离开了先前的房间到另一间空荡荡的房间里摸索着什么。“又不在这里。”江云爬出窗户,沿着墙进到了下一个房间。

”对了是这里啦。“只见房间里摆放着几个书架,无数的书堆积着,几个大花瓶立在角落。江云在书架中飞快的穿梭,很快就拿到了师父所说的一个黑色信封。江云看了下时间,凌晨四点多,他吧信封塞进兜里,便开始往窗口离去,这时书架末端一个放着一个半尺大小佛像吸引了江云,“应该值很多钱吧,”江云看着这个佛像,”要是能拿出去,就好了。“他想到。

“盗亦有道!”师父的话传进耳朵里来。

”他做大官的这些东西不是贪的谁信,我道不义之财便是盗亦有道。“江云心里只是微微迟疑下就觉定动手拿走,可是自己双手放上去之后才发现这个佛像怎么也拿不动,江云暗自奇怪,手上一使劲,突然佛像被扭动了,“吱吱声,江云身后的书架移开了,露出来一片黑暗,用自己的小手电往黑暗里一照,是一条暗道,江云想起师父的床底下宝库来,“这个省长真够黑啊,贪污的东西都可以建起地下宝库啦,今天小侠没收!“

就在江云刚刚踏进暗道时突然暗道里传来一阵疾风声,江云忙侧开头,俩枚暗器从自己的鬓角划过。紧接着,一个黑影从暗道中,蹿了出来,江云还来不及反应,人影就从自己身侧闪开,江云忙运掌向黑影而去,掌风只拂到了黑影衣袖,江云变掌为抓,拖住黑影,黑影回过头来一招连环踢腿,双脚凌空飞起,前后向江云攻去,江云虽然没和人过真招过,但是卓凌云却总会来和自己练练,于是也不慌不忙,手上切掌隔开来双腿,双手便要拿住对手,然而对手意在逃跑,却不愿与江云多过招,一有机会便要夺路而逃,江云始终不依不饶,一连过了六七招,黑影停了下来,暗自想道:”不解决江云难以离开。“江云只见黑影人一身黑衣,背上背着个鼓鼓的包,整个脸都遮的严严实实。江云暗道:“对方这个才是专业的,哪像自己什么都没准备好。黑衣人看见江云只是穿着一身黑色的大外衣,突然看见江云的脸想起什么来问道:”你是来做什么的?“

江云一看对手这么问,便索性答道:“和你一样啊!“

“噢?“黑衣人听江云这么一说便放下手中的架势,说完从怀里丢出来一个块金色的表:”既然如此,兄台给个面子。“

”不是吧,你当我瞎啊!背上这么大一包,你就拿个破表来糊弄我?“

黑衣人双眉一紧,突然把包里的东西全部扔了过来道:”这些都是你的啦。“

这到让江云诧异啦,虽说见者有份,但是好像太多了些吧。就在江云诧异之际,黑衣人随即发射暗器,紧跟着背包飞了过来,江云情急之下知得掷出金表,表和暗器在空中相撞,啪的一声擦出了阵阵火花,黑衣人随即跟过来夺过背包一脚侧踢到江云头上来,江云只得低头躲开这一脚,这时只听见角落的花瓶嘭一下碎裂的声音,原来刚刚的飞镖相撞改变的方向径直的向角落飞去打碎了花瓶。俩人刚刚都在闷打,这一下突然发出这般巨响,俩人都愣住了,黑衣人还好,马上反应过来直接就夺窗而去,江云反应慢了半拍,也忙追上黑衣人向窗外赶出去。

江云追出窗外,看见别墅里房间里不断有灯亮起,还听见保镖在廊上跑动的声音,在看刚刚的黑影人早已经不见人影。于是脚下运气往墙上一蹬,一个翻身出了别墅。

就在江云走后不到三分钟,只见别墅外驶来了一辆豪华的奔驰。陈毅自己开着车回到自己的别墅,只要不是工作的时候,陈毅总是自己开车,这样可以让自己找找年轻的感觉,自己这次没有通知女儿要回来了,因为半夜打电话给自己心爱的女儿怎么也不忍心吧,陈毅想起自己女儿美丽的脸泛起了笑容。然而就在自己要到了自己别墅时,突然自己后座上传来一个声音。

“陈省长,你好!”

陈毅心里突然炸开了,自己上车时后座是没有人的,他确定,而且半路没有停过车,那么能解释这样的只有俩种可能,如果不是鬼,那么那人便是在自己疾驰的时候上了车,自己有没有关窗?陈毅不记得了,他也没时间去想,因为如果有人这样出现在你面前,不是为了杀你就是“求你”而且求你的方式很特别。

透过后视镜他看见一张可怖的丑脸,好在陈毅在多少年来也经受过一些大风大浪,他没有踩下脚下的油门,只是默默的问道:“阁下是谁?敢问有个贵干?“

”我要你杀一个人,他姓卓,想必你也猜到是谁啦。“丑脸的男子道。

”为什么?“

”为什么?“男子笑了笑,”难道你不是这个地方最有势力的人么?放心,不会少了你好处,这是你的酬劳,男子拍了拍身旁的皮箱。

”如果我做不到呢?“陈毅小心翼翼的问道。

”那么,呵呵。“男子轻笑,后视镜上丑脸笑起来更让人毛骨悚然。

车拐了个弯,前面便是自己别墅的大门,陈毅回头看去,后座上一个人也没有,只留下一个黑色的皮箱。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