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诸天仗剑行

更新时间:2020-10-17 13:40:43

诸天仗剑行 连载中

诸天仗剑行

来源:落初 作者:半叶知秋凉 分类:武侠 主角:师太巨狼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诸天仗剑行》是半叶知秋凉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师太巨狼,书中主要讲述了:我仗剑轮回于诸天万界。  也曾见红颜如花开复落,也曾历江湖风雨识干戈,也曾掌八荒六合履至尊,也曾斩妖魔邪祟累功德,也曾参阴阳造化悟道果,也曾做天地同寿长生客。  终一日跳出诸天脱轮回,方识得本来面目我非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看来郑馆主是拿定了主意要与禹某为难,”禹天来脸上那一抹漫不经心的微笑依旧,语调中的寒意却悄然添加几分,“如此便请郑馆主划下道来,禹某全都接下了!”

“痛快!”郑黑虎鼓掌喝道,“习武之人原本就该如此,婆婆妈妈地有什么意思?郑某的意思很简单,你我都要在紫荆寨教授武艺,那自然是在武艺上论个高低。胜者留下,败者滚蛋!”

他之所以提出比武决胜的主意,心中却是自以为是地有几分把握。这郑黑虎外表粗豪,内中却有些心机。自从将禹天来视为威胁直至眼中钉后,他便一直暗中观察揣摩禹天来的实力。看到那些随禹天来学武的年轻人练来练去始终是“闯少林”和“泼风八打”这两套流传甚广的寻常功夫,便觉得对方实力不过如此。自觉胜算在握之后,这才有了今日的发难。

而禹天来则只能感叹此人的无知者无畏。凭他如今的眼力,早就看出对方不过是外功稍有几分成就,丝毫未曾窥得内功门径。这等货色自己便是用一根手指也能碾死,实在有些不好意思向他出手。

“郑馆主,拳脚无眼,你还是好生考虑一番才是……”禹天来还是做了最后的努力,怀着善意提醒了对方一句。

郑黑虎却是毫不领情,怪笑一声讥嘲道:“你若胆怯,那便自己滚蛋,以后永不许踏进紫荆寨一步!”

禹天来目光中带这些怜悯的神色,缓缓地抬起右手虚邀道:“既然郑馆主心意已决,那便请出手罢!”

郑黑虎虽然看不懂对方目光中蕴含的意思,却本能地感觉到这目光极为讨厌,心中蓄积了多日的怨念怒意勃然爆发,口中蓦地发出一声虎吼般的大喝,身体亦如猛虎掠食扑击,双手成爪形扣拿禹天来双肩。

他练得是一路名为“五虎拳”的外家拳法,招式取猛虎之形,甚是凶猛暴烈。因为打定了主意要速战速决以显示自己的厉害,所以一出手便是“五虎拳”中的杀招“虎杀三绝”。

所谓“虎杀三绝”是模仿猛虎扑击猎物而创的三式,第一式便是郑黑虎此刻施展的“虎扑”,一招使出后,只待将双爪扣住对手肩头,便可借着身体前扑之势以全身之力一抖一摔,立时便可将对手摔飞数丈。若对手趋避招架,“虎扑”又可化为“虎掀”,仍是借助先前的一扑之势,侧身以肩、背、胯撞击。若是这一式仍未建功,则又旋身出腿,如虎尾钢鞭横扫千军,视为“虎剪”。

郑黑虎自早年出师以来,凭着这三记杀招着实胜过几个强敌,自忖对方这小子年纪轻轻,功力见识必定有限,自己这绝招出手,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虎形拳法,还算有些意思。”禹天来面对凶猛扑击的对手只是轻轻一笑,双足稳稳站立原地,双手垂于身侧,竟是动也不动地任由郑黑虎那十指屈曲如钩、掌背青筋虬结的双爪扣住自己的双肩。

郑黑虎未料到对方竟如此脓包,连自己“虎杀三绝”的第一式都未能避开,在暗骂自己过分小心而未曾些动手的同时,面上浮现出似狞笑,十指发力收紧,双臂向外用力一抖喝道:“小子,滚你姥姥地罢!”

在力道发出的瞬间,他的脸色陡然剧变,感觉自己十指扣住的双肩便如两块混铁精钢,内中又生出沛然莫测的反震力道,震得他那十根手指剧痛欲折;而对方整个人又宛若一座巍峨山岳,他那凝聚全身之力的一抖一摔简直似蚍蜉撼树,又哪里能移动对方一丝一毫?

“这小子竟是个身具内功的高手!”郑黑虎的心中闪过这个念头,顿时骇得魂飞天外。他虽然未窥得内功门径,拜的师傅却是个内外兼修的高手,也颇知几分内功的玄妙厉害。想到自己妄自窥测许多时日,竟是从未摸着对方的底细,不由得暗骂自己有眼无珠。

“去罢!”禹天来轻喝一声,右腿忽地由下而上飞起,一脚踢在郑黑虎的前胸。

郑黑虎原本保持着前扑之势,身体尚在空中,吃了这当胸一脚后,整个人向后倒翻了一个筋斗,如同一只断线的纸鸢般倒飞而出。

“哗……”看到郑黑虎偌大的身躯飘飘摇摇地离地丈余倒飞出数丈之远,无论是禹天来身后的众人还是黑虎武馆的众人,尽都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惊叹。

在这一声整齐划一又拖得极长的惊叹的尾声中,郑黑虎轰然砸落在地上,激荡起一圈圈飞扬的尘土。

“师傅!”黑虎武馆的那些弟子终于回过神来,大呼小叫地向着仰面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郑黑虎奔了过去。

禹天来将那条笔直地伸向天空的右腿缓缓收回,走上前来向着被弟子们扶着坐起身的郑黑虎拱手道:“郑馆主,承让!”

方才他那一脚的用意只在小惩大诫,所以脚上的劲力止于对方体表而未透入。这一脚将人踹飞数丈的情景看起来吓人,但郑黑虎所受的其实只是落地时那一摔,以他修习外加拳法锻炼出的体魄绝不会受伤——当然,一时片刻的头晕脑胀是在所难免的了。

郑黑虎本就黝黑的脸上笼上一层酱紫的颜色,双臂一振摆脱了弟子的搀扶,一言不发地转身向着远离紫荆寨的方向便走。

黑虎武馆的弟子们见状,先是你眼望我眼地互看了一阵,有七八个人留在原地不动,只有三个人喊了一声“师傅”,望着郑黑虎的背影追了下去。

“这却是何苦来由?”禹天来摇头叹息一句,也不理会那些摆明是树倒猢狲散要脱离黑虎武馆的众人,带着自己这边的一行人进了紫荆寨。

却说那走出数里外终于停下脚步的郑黑虎回转头来,见跟上来的弟子竟只有三个,脸色自然愈发的难看,用手遥指紫荆寨的方向破口大骂道:“姓禹的小杂种,今次你如此羞辱老子,老子与你誓不两立!”

这时那三个对他不离不弃地弟子也气喘吁吁地跑到面前,其中一人哭丧着脸问道:“师傅,如今咱们黑虎武馆算是散了,今后您老人家有何打算?”

郑黑虎恶狠狠地道:“此事绝不算完,咱们立即往省城走一趟!”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