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刀剑英豪志

更新时间:2020-10-15 12:59:50

刀剑英豪志 连载中

刀剑英豪志

来源:落初 作者:0一剑归西0 分类:武侠 主角:白正罡韩立旗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0一剑归西0原创的武侠小说《刀剑英豪志》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白正罡韩立旗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他们是本已无忧无愁、逍遥自在的一家四口住在北平的双燕山,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怎知有一日,皇帝要将大功臣:解缙赐死,白正罡和众江湖人士皆曾受其恩惠,又怎可坐待大恩人被杀,便纷纷约好当日赶赴刑场救下解缙。怎料白正罡等人赶赴刑场后,方知中计是一个陷阱,纷纷战死当场,然而凌薇、白幕燕、白雪客等三人,只能骨肉分离,方免一死。十年后,白雪客已经十五岁了,师随武当,武艺也紧追自己的掌门师父:俞莲舟之后,于是俞莲舟便派白雪客下山,锻炼他,但十年前的一切迷团,因他而慢慢解开…………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话说白雪客一直闭着双眼在跳跃,不知不觉中已经跳上了两米之高的屋顶,然后头顶直接撞到了屋顶,并且发出“哎呦!”一声,便睁开双眼抬头一看,发现已经在本层两米高的屋檐之下,再低头一看脚下什么也没有。

“啊!”

白雪客大叫一声,然后摔倒在地面上,腰部一阵吃痛,捂着腰部在“嗷嗷”地小声鸣叫,然后扶着腰慢慢地站起来,说道:“哇!真是够不小心的,还能练功闪着腰,不行了!不行了!好疼,看来今天只能到这儿了。”

白雪客慢慢地扶着墙坐下来,然后揉着自己的腰部,再心想道:“咦?不对哦,现在有三门武功已经练成了,虽然现在闪了腰,暂时练不了其它几门武功,但没有说我不能把剩下那几门武功记熟呀?光阴短浅,也不知道下次还有没有机会进来?豁出去了,赶紧看书去。”

接着白雪客捂着自己那疼痛万分的腰,向着中间放着十二卷古藉的空旷之地一步步走去…………

然而此刻,与守门人一道走回武当的俞灵忽然想来,说道:“不好!守门师兄,我的剑落在藏经阁的前院了,守门师兄,要不我们一起去拿一下吧?”

“是,小姐。”

守门人向俞灵抱拳道,然后与俞灵一道再向藏经阁的方向走去,其实俞灵之所以没有与守门人一起用轻功回武当,是因为想给白雪客争取破阵的时间,如今她还在担心白雪客的情况,所谓是里面不知外面的世界,外面也不知里面的世界,藏经阁密而不透,如同与外隔绝。

守门人和俞灵来到藏经阁门口,看见那配剑仍然在地上,没有被动过,俞灵的心中更为着急,她左顾右盼了一下,也不知道现在藏经阁里面的情况如何了?

守门人指着配剑向俞灵说道:“小姐,你的配剑在那儿呢!”

俞灵眼珠子一转,便心生一计,回应守门人道:“哦,好的。”

然后刚要动身,便假装一声:“哎呦!”接着便扑倒在地,摸着自己右脚的脚腕,假装扭伤的样子,接着叫道:“哎呦…………哇…………”

守门人见俞灵扑倒在地,便立即上前来,蹲下问俞灵道:“小姐,你怎么样了?”

俞灵迅速用左手一剑指便点了守门人的昏睡穴,守门人立刻倒于地上,睡得死死地,俞灵首先试试这守门人有没有睡香,便推了推守门人的脚,喊道:“喂!守门师兄?喂…………”

俞灵见守门人已经睡得酣香,再环顾了一下四周,确定四下无人之后,便把守门人推到藏经阁后边,把衣服换掉,并藏好,俞灵换上守门人的装扮后,又来到前院取回在地上的配剑,再于藏经阁门前拍门,轻声喊道:“白师兄,你在里面吗?白师兄?”

而这藏经阁的一楼已然无人,再加上这藏经阁的每一堵墙、每一扇门,皆是厚实无比、密而不透,如同与世隔绝般,白雪客又怎么会听到俞灵的呼唤呢?

俞灵等着等着,只因太晚了,又无聊,便睡着了…………

第二天清晨,阳光明媚,鸟儿已经在武当山这秀丽的风景之上栖息,并且“吱吱喳喳”地高声歌唱起来,武当山一片青雾笼罩,犹如仙气腾腾,一缕阳光洒在俞灵那可爱的小脸蛋上,刺得俞灵微微地睁开双眼醒来,而俞灵睁开双眼所见到的第一个人不是别人,是一个身穿黑白相间的道袍、年上四十六、衣冠楚楚、留了一把一字须的男子,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俞灵的父亲:俞道荣,他背着手,俯视着躺在地上的俞灵。

俞灵第一眼醒来便是见到父亲,便挠了挠头,向俞道荣一笑道:“呵呵呵呵…………爹,你怎么来这里了?”

而俞道荣则也向俞灵笑问道:“呵呵呵呵,我的宝贝灵儿,你怎么就睡在这里呢?本派藏经阁的守门弟子呢?”

俞道荣再伸手去摸摸俞灵脸上的淤伤,再问道:“这伤又是怎么回事呢?”

俞灵一听俞道荣这么一问,就好像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他一样,便无言以对道:“呃…………”

当然,世上有那个当父母的会不了解自己的孩子呢?俞道荣一手轻敲于俞灵的头顶,然后背着手骂道:“你这黄毛小丫头,尽会给爹添乱!”

骂完,俞道荣便背着手向藏经阁的方向走去,而俞灵“哎呦!”地一声吃疼后,见俞道荣想进藏经阁,便连忙站起来,挡于俞道荣面前道:“爹,你不可以进去!”

被拦着的俞道荣向俞灵问道:“爹进不进去,要你这丫头来管了?缩开!”

俞道荣推开俞灵,而俞灵则再次拦于俞道荣面前道:“爹爹,你中午再来嘛!”

俞道荣立即点了俞灵的穴道,让俞灵一动也不能动,然后用剑指指着俞灵的鼻头道:“你这丫头,铁定有什么事瞒着爹,所以才不让爹进去,爹就偏偏进去给你看看!”

接着俞道荣背着手绕过俞灵,来到藏经阁的大门前,还没掏出开门石块,便看见大门上已经按着一块开门石块了,然后愁眉苦脸地惊讶道:“啊?什么?”

立马扭动开门石,打开大门,然后迅速启开“孔明八卦阵”,向着二楼的方向奔去…………

俞道荣来到二楼后看见正中央的白雪客正躺在地上睡大觉,旁边放着十二本书藉,立刻怒发冲冠,用剑指指着正在酣睡的白雪客大喊道:“小贼!你到底是何人?竟敢私闯本派藏经阁?”

白雪客听见有人在大喊大叫,便惺惺忪忪地睁开双眼来,朝门口的方向一看,有一黑袍道人指着自己责骂,然后立即醒来,大叫不好,心想道:“不好,竟然睡着了,是道荣师叔,这下坏了。”

白雪客连忙向俞道荣抱拳道:“道荣师叔,早安,弟子无意误进藏经阁,我这便回去。”

…………

“站住!”

俞道荣一声大喊,把白雪客给镇住,然后转身向白雪客问道:“小兄弟,跟哪位师父的?你以为这藏经阁是你那没关门的家?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呀?”

白雪客听了俞道荣这么一问,便举手竖起食指,说道:“道荣师叔,我敬重你是位君子、前辈,所以我不会对你不敬,但是我白雪客的家,不容他人过问与提起,就算是天王老子也没脸给!”

俞道荣乃俞莲舟的孙子,身兼其德行,见白雪客如此,便觉其有隐情,君子不作哪壶不开揭哪壶之事,俞道荣便没有再过问白雪客的家事,而是背着手对白雪客问道:“那好,白雪客,你既承认自己是本门的弟子,又认识我俞道荣,想必也知道我是本派的司法长老吧?你可知私闯藏经阁是何罪?助你私闯之人亦会受你牵连?”

白雪客没有转过身来,而是直接回答俞道荣道:“知道,凡未得师门同意,私自进入藏经阁者,与偷涉书藉同罪,将受逐出师门之罚,若有协助者,视为同罪。”

俞道荣背着手,点了点头说道:“嗯,你知道就好,想必你应该也知道我俞道荣向来处事公正吧?你已经连累了我们家灵儿了。”

白雪客一听,便甚是担心俞灵会受自己牵连,便立即转身向俞道荣单膝跪地、抱拳道:“俞师叔,这全是白雪客一人所为,与俞师妹无关,况且俞师妹自小又是在武当上长大的,又是俞师叔您的女儿,武当便是她的家,若俞师叔把她逐出武当,她便无家可归了,请俞师叔要降罪便降于白雪客身上。”

俞道荣见白雪客如此,便连连点头,微微一笑,心想道:“好,够义气。”

但这还远远不够,俞道荣还打算试白雪客一试,便再向白雪客问道:“好!既然如此,师叔便看在你够义气的份上,就饶过灵儿,不过,师叔要废尽你武功,再逐你出师门,方可抵过灵儿之罚,你可愿意呀?”

白雪客一听是要废尽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武功,便顿了顿,思索一番后,觉得自己是男人大丈夫,自己的事情,不应该连累一个弱女子,然后回答俞道荣道:“师叔,大丈夫所为,不应牵连友人与女子,请道荣师叔废我武功吧!”

俞道荣亦是随之微微一笑,点了点头,便向白雪客背着手,说道:“好!是个汉子,有德行,但有一条新门规,今天刚刚发布的,凡本派所有弟子犯错,皆有一次机会,从轻发落,师叔今天就给你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白雪客一听,便知道俞道荣是为了帮助自己,才加的一条新门规,便向俞道荣抱拳拜谢道:“俞师叔大恩大德,弟子末齿难忘!”

俞道荣抚着胡须,向白雪客说道:“你若是能受我三掌,你便到面壁山去思过三个月,三个月后本派有一个试剑大会,希望你去了一趟面壁山后,不要让师叔失望。”

白雪客立即向俞道荣抱拳道:“是,师叔,弟子定能到面壁山去面壁思过,改过自新,定不会让师叔失望的!请道荣师叔出掌!”

“好!”

俞道荣点了点头,然后右手起掌蓄劲,便一掌向白雪客的方向袭去,一掌正中白雪客的胸膛正中央,大喊道:“一掌!”

“噗!”

白雪客硬受了俞道荣一掌,凌空飞起、口吐鲜血,直接从楼梯上滚下去…………

俞道荣见此,便怕自己出手过重,然后走到楼梯,便向白雪客问道:“雪客,你没事吧?”

白雪客扶着身后的墙,徐徐地站起身来,然后向着俞道荣的方向拍了拍自己的胸膛,说道:“俞师叔,我白雪客的身体硬朗得很呢!没这么容易倒,再来吧!”

他心里明白如果不受这三掌,那便会让俞道荣这个司法长老难堪,全派上下皆会认为他偏私自己,所以吃了这一掌,白雪客不但没有怪俞道荣出手重,反而感激他帮了自己。

俞道荣开始觉得自己喜欢这个小伙子了,心想道:“这个小伙子,难得!我灵儿没有看错人,将来适合当我女婿!”

接着俞道荣再次运起一掌,这一次,俞道荣将功力减致五成,向着白雪客跃去,一掌落于白雪客左肩上,虽然这一掌的功力减了一半,但俞道荣的实力依然强横于白雪客,白雪客仰头“噗”地一声,鲜血于半空中飞溅,接着白雪客便倒于地上…………

俞道荣便向白雪客问道:“雪客,你这就不行啦?”

白雪客一听,又怎么会肯于认输?便再度扶着门慢慢地站起来,苍老的声音虽然显得白雪客所受之伤非浅,但白雪客又怎么可能就此折服?便向俞道荣说道:“俞师叔,你也未免太过于小看我白雪客了,我白雪客又岂会是一个轻言放弃之人?就算要倒下,也要言而有信,等你打完我第三掌再倒!”

接着白雪客便大喊道:“来吧!前辈,最!后!一!掌!!!”

俞道荣一听,接着抚了一把胡须,再起掌,但没有运功,直接拍于白雪客的右肩上,第三掌打完,这一掌根本毫无伤害。

“俞师叔,好…………内力………………”

白雪客首先竖起拇指称赞俞道荣,然后立刻倒下,晕死过去…………

俞道荣望着白雪客,抚着自己的胡须,一副很满意白雪客的样子,心想道:“想不到灵儿会看上这种小子,不错!不错!”

接着俞道荣便扶着白雪客往藏经阁的大门的方向走去,来到门口,便把白雪客往门外一扔,摔于俞灵的面前,俞灵见之,便担心道:“嘿?白师兄?白师兄!你怎么样了?白师兄!”

接着被点了穴的俞灵便问自己背后的俞道荣道:“爹,你到底把白师兄怎么样了?他怎么躺地上一动不动了?”

俞道荣便向俞灵说道:“放心,爹只不过打了他三掌,还死不了!”

………………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