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小刀的刀

更新时间:2020-10-10 14:07:03

小刀的刀 连载中

小刀的刀

来源:落初 作者:十斤木 分类:武侠 主角:徐师兄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十斤木原创的武侠小说《小刀的刀》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徐师兄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什么是真正的练武奇才?骨骼清奇,双臂过膝,肌肉匀称,肢体协调?NO!!统统不需要!!练武也要靠脑子的!!!小铁匠智商拉满,开启另类习武之路,人形alphaGO让你知道:圣斗士不会在同一个招式下倒下两次。跟着小铁匠一起领略快意江湖吧,走着。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自打体验了真气以后,小刀就不得不重新审视他的“经典理论体系”了。

由于他的理论多少有些脱离了实际,因而这套体系显得有些过于理想化了。

好在这“理论体系”在大框架上并没有什么问题,因而他便趁着空闲,开始逐步修正他的“理论体系”,并尝试在这套体系中加入了一些新的变量。

除此之外,小刀更是完善了这套体系中的评估算法。毕竟要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这套评估系统除了可以对各种招法进行评估外,还可以对使用者进行评估,因为招法的威力更大程度上是取决于使用者的能力。

所以,以六合上人为基准,小刀把所有武者划分为了七个等级:

【一星,二星分别为武士和武者,三星则可以为人师,四星可以开宗立派,五星则为尊者,六星则超凡入圣,若是达到了七星,那便是大罗神仙般的存在】。

考虑到每个级别都将是一段漫长的修炼过程,小刀又把每个级别划分为了五个阶层:

【入门,初阶,中阶,高阶和巅峰】。

像小刀由于有了这至纯的内力,他一开始便跨过了武士这一级,直接到了武者的入门阶段。

而邢耀祖的实力就更恐怖了,他目前已是武尊初阶的水准了。

而小刀设立这套体系的基准——六合上人,则是武神初阶的水平。

考虑到武无止境,所以小刀特意空余出了三个档次,以供后来人对此进行超越。

当然,小刀更希望自己是那个超越前人的后来者。

正在小刀琢磨得出神之际,邢耀祖已经来到了铁匠铺的柜台前。徐大刀仿佛是等待他多时了,亲自把他引往了后院。

刚吩咐了丫鬟上茶,他就匆匆差人取来了那把修复的黑刀。但见那黑刀完好如新,原来的断裂处竟是不见一丝细纹。

邢耀祖显然也是非常满意,粗糙的老手在刀面小心地拂过,竟是激动地有些颤抖。

待反复检查了几番后,邢耀祖一时兴起,提起宝刀跃入了徐家后院的一处空地,竟是自顾自地舞起刀来。

只见邢耀祖手中宝刀上下翻飞,所到之处,竟是卷起了一阵旋风,那旋风随着中心的邢耀祖来回移动,一阵阵破空之声不断从中传出。

小刀只听得那边人声鼎沸,夹杂着鼓掌声,叫好声,热闹极了。徐家大大小小几十口人都放下了手中的活计,远远地围在了邢耀祖四周。

小刀便也凑了过去,邢耀祖正舞得兴起,远远瞥见了小刀,便朝着他的方向吼了一嗓子:“看好了咱家的镇派刀法。”便又从头舞了起来。

这刀法不是别个,正是邢家祖传的三十六路六合刀法。

原本这刀法就是为了这把洗魂刀量身打造,邢家由于丢失了宝刀,这刀法使出来便缺了这关键的一环。

这宝物失而复得,加之邢耀祖又深谙六合刀法,如今称得上是日月合壁。

邢耀祖借助这洗髓宝刀渐渐体会到了这刀法的真谛,对这刀法的领悟又更上了一层楼。

但见那旋风竟突然骤涨了数倍,原本和煦的春风也化为了凛冽的寒风。那些围着看热闹的丫鬟学徒,也由于禁不住旋风的威力,远远的躲在了树后或者屋内。

徐大刀眼看着满园的花花草草霎那间都变成了残花败柳,一阵捶胸顿足却也无可奈何。

就在大家纷纷后撤之时,小刀却依然痴痴的呆在原处。而那风团眼看离他越来越近,他却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

此时的小刀正在大脑中掀起一阵运算风暴,他正全力分析着这六合刀法的各项数据。

为了提高他理论体系的精度,小刀早在几年前就为他的模型引入了量化分析这种后世才有的先进理念。

只见他如大仙施法一般,掐着手指,口中还念念有词:

“攻击力56,防御21,流畅度37,变数30,攻击范围19,攻速39……第七招第三式有明显破绽,用长刀从肋下三寸处切入,可破之。”

徐大刀见他嘀嘀咕咕个不停,以为他吓傻了,忙扯着嗓子喊道:“你个缺心眼的傻孩子,还不快躲开。”

眼见小刀完全没有反应,徐大刀随手扯过一把没开刃的短柄钢刀就往小刀脚边掷去。

只听得“哐当”一生,小刀终于有了反应。但见他没有扭身逃走,反而是弯腰拾起了那短柄刀。未等他完全抬起身来,那风团就把他整个吞了进去。

远看那风团之中,小刀脚步虽略显踉跄,却没有被那风团牵扯着到处走。

只见他双手持刀,刀尖正直直的对着邢耀祖,脚下也是一刻不停,时刻保持着与邢耀祖一丈开外的距离。

小刀竟然以为这实战和他幻想中的对战一般轻松,想要尝试破解这六合刀法。

风团中的两人似乎是在僵持着。邢耀祖本是极度的克制着,不去理会小刀的“挑衅”。因为这孩子对他至关重要,他可不想一个失手杀了小刀。

于是他变换身法想把小刀甩开,但没想到小刀竟是看透了他的步法,像狗皮膏药一样粘住了他。

邢耀祖一是面子实在是挂不住了,面对这么多热心观众,自己一直躲躲藏藏,有失身份,二是有些技痒,刚好也想试试这终极版六合刀法之威,顺便看看小刀这身功力融合的如何了。

终于,邢耀祖出手了,但见他反手一刀从斜下向小刀挥去,这一刀邢耀祖只用了两分不到的力。

即便如此,只见那气团忽地从中间爆开了,在这裂缝中飞出了无比迅捷的一刀。

此刻原本呆呆观望的小刀也仿佛瞬间清醒了一般,向右一个闪身的同时也把钢刀挥出,一黑一白两把刀碰撞在了一起,火星四溅。

金属碰撞的声音极其刺耳,但是一众人都仿佛没听到一样,全都呆呆地望着院中的两人。

这是小刀的第一次实战,他本以为自己可以一举拿下。

没想到邢耀祖加强内力后,数倍的挥刀速度几乎弥补了刚刚的破绽。而小刀酝酿的破解之法,更因为他内力操控的不娴熟,完全偏离了既定的路线。

小刀心下一惊,看来自己对内力的加成效果还是估算的有所偏差。

好在他极度冷静,一个变招用尽气力把钢刀劈在了洗魂刀的刀身上。洗魂刀所携的刀气也尽数在这一劈之下偏离了方向,撞在了身后的老槐树上。

小刀这一劈更是激起了邢耀祖的兴趣,但见他又收了半分力,顺势把刀带回,又横着挥了出去。

转瞬间,两人已交手了数十招,虽说小刀所用的刀也是一把好刀,奈何那洗髓刀实在太过霸道,而且小刀的真气也不足以强化刀身。

片刻功夫,那短柄钢刀已是满身豁口,终于不堪重负,在洗髓刀一击之下断成了两截。

小刀眼见如此正要认输,却见邢耀祖已经把刀收起,一只粗重的臂膀已经搭在自己肩头,正仰头哈哈大笑:“痛快痛快,真是痛快。”

经此一战,邢耀祖更是对那几百年的精纯内力贪慕不已,他只道小刀与他这一战全是那精纯内力的功劳。

以他这当世一流高手的眼界,如果不是被贪欲冲昏了头脑,就不难明白,内力可以增强招式的威力,但绝对不能让一个完全不识得任何招式的人使出精妙连连的刀法。

小刀的回击完全依仗的正是他对刀法的理解,以及他沉着冷静的判断。

说道内力,很明显小刀使出的一招一式最欠缺的就是内力的加持。

这几百年的精纯内力已不是人间之物,凭着小刀一身肉骨凡胎生吞了这绝世珍馐,不原地爆炸已是极大的福分。吸收融合,完全拿为己用简直是天方夜谭。

今天小刀所用出的内力,不过是先天一气功昨夜滋养出的那点罢了。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没有这数百年的内力,小刀也是万万挡不下邢耀祖极力克制下的一刀的。

虽说这股精纯内力不能由小刀随心而发,化为战力。但这股内力在小刀体内在先天一气功的调理之下,沿小周天不断循环,一直滋养着小刀的身体。

正是在这股内力的滋养之下,小刀的观察力才数倍的提升,在旁人看来的黑乎乎的一团刀光剑影,在小刀看来却是极其清晰,甚至是缓慢。

只是他的行动力完全跟不上他的观察力,再加上力量上的限制,他刀法的精度,威力以及时机的掌握都大打折扣。

当小刀还沉浸在第一次实战中的刺激和愉悦时,邢耀祖轻轻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一盏茶后,到堂屋门口来。”话音刚落,便转身向徐大刀走去。

徐大刀也笑着迎了过来,边走边说道:“生平罕见,生平罕见,徐某人开眼了。”完全不见了刚才看到花草被毁时心痛的摸样。

邢耀祖看也装模作样地客气了一下:“徐兄见笑,在下失礼了。”

二人一番假模假样后,就各怀鬼胎的进了堂屋。原来徐大刀实在是爱惜这把宝刀,想请这断刀客借他把玩几日,好好研究一下。

而邢耀祖的目的则不言而喻,自然就是小刀。

待二人进了堂屋之后,邢耀祖便直接开门见山:“徐兄,宝刀配英雄,这把刀在你这里或许更有价值。如果徐兄能依我一事,在下便把这把刀亲手奉上。”

徐大刀闻此,心里不免泛起了嘀咕,这等宝物都舍得亲手送人,怕不是有什么蹊跷吧?但还是开口问道:“不知徐某能为阁下做些什么?”

邢耀祖回道:“倒也简单。不瞒阁下,其实我已身患恶疾,怕是只有一个月的光景了。可惜我一生孤苦,连个为我披麻戴孝的人都没有。我看小刀这孩子忠厚老实,也是块练武的好材料,我有心传他武艺。不如你把这孩子给我做个儿子吧,哪怕认个干儿子也行,也算是我老朱家没有绝后了。一个月后,待我归西,这刀就归阁下了。”

原来自邢耀祖今日大耍六合刀法,其实是要托旁人之口告诉万家,盗吸髓刀的人正在此地。

加上这三十六路六合刀法以及他的化名“朱万”,那万天雄必能猜到他是那个雨夜中未亡之人。

万家向来视名誉为性命,万天雄为了让他那件丑事不公之于众,必定会亲自来解决他,让邢家灭门的真相永远消失。

不出意外,一个月左右万天雄必定会赶来这里。

届时,如果邢耀祖大仇得报,这刀他也确实不再需要了。如果他不幸战死,这刀归谁他也管不着了,因此他才向徐大刀提出了宝刀换小刀的要求。

虽说目前小刀的身份只是一个学徒,但徐大刀也真心拿他当过几年的儿子,如今突然有人想把他带走,竟然有些不舍。

况且看这刀客面色红润,完全不是病怏怏的模样,如若他一个月后不死又该当如何?虽然宝刀对他来说无比珍贵,是他一生的追求,但他一时竟犹豫不决。

邢耀祖也看出了徐大刀的犹豫,直言:“若是我朱某命大,活过了一个月,这刀也自当是归阁下。江湖中人,最重要的就是一个信誉,徐兄莫不是信不过在下?”

徐大刀忙道:“不敢不敢,只是实不相瞒,小刀这孩子虽说是学徒,我可是一直当他是儿子养的,我……”

言语至此,邢耀祖看出徐大刀终是动摇了,于是一波安利。小刀跟着他如何如何好,好男儿当带吴钩云云,莫要因为妇人之仁耽误了孩子的武侠梦……

当二人的交谈接近尾声之时,小刀已经悄悄躲在了门口附近。

邢耀祖见时机成熟了,便清了清喉咙,问道:“那咱们这就说定了,拿你家的小刀来换我这朱家的宝刀。”

徐大刀一愣,心道这话说的也太直白了吧,不过一时也没觉察有什么问题,便草草应了句:“定了定了。”

这四个字一出,就如同四把钢刀插在了小刀的胸口一般。

他心中埋藏的种种伤痛又被生生地撕扯开来,他想不到曾经的养父,他心里一直默默当作父亲的那个人,今天竟然把他当一件物品一般丢弃了。

他在这个世界上究竟算是什么?如果从来不曾有人在乎过他,为什么把他带到这个世界上?小刀噙着泪陷入了彻底地绝望……

此时屋内传来了脚步声,小刀不想让徐大刀看到他的失态,扭身拾起了一把扫把,在院子里打扫起来了那些残花落叶。

徐大刀陪着邢耀祖走出屋外,意味深长地看了小刀一眼。

远远看去,这个少年瘦的出奇,单薄的衣衫甚至掩不住他突起的骨骼。徐大刀就这么看着小刀,眼神里浮现出了少许父亲般的慈爱,也包含了近些年来对这孩子的愧疚。

他就这么静静地等待小刀转过身来,只是小刀却反复地扫着那同一块地皮,不曾挪动半步,直到新鲜的黄土都被小刀的扫帚刮了出来……

过了许久,徐大刀终于轻轻的唤了小刀一声:“元翰啊,你过来。”

小刀闻此,噙在眼里的泪珠终于“啪嗒啪嗒”的滚了出来,他倔强地站在远处:“师傅,您吩咐就是了,小刀在扫院子呢。”

徐大刀也未作强求,就对着小刀瘦弱的背影说道:“元翰啊,这位朱大侠甚是欢喜你,师傅也知道你一直都有一个武侠梦,师傅也帮不了你……师傅跟这位朱大侠商量了,以后就由这位朱大侠做你的师傅了,你好好跟着这位朱大侠修炼吧,练成了可莫要忘记了我们啊。”

小刀仍是背在原地一动不动,只是木木地应了一声“好的”,便不再讲话了。

徐大刀心里难免有些失落,叹了口气,心道:“不是亲自生养的孩子还是生分啊。”

便又叮嘱了小刀几句,转身离开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