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灵丘剑裔

更新时间:2020-10-07 13:26:27

灵丘剑裔 已完结

灵丘剑裔

来源:落初 作者:岁月风刀 分类:武侠 主角:李纯钧封麟剑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灵丘剑裔》的小说,是作者岁月风刀创作的武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一把亦正亦邪的上古神剑,一群各怀执念的江湖豪侠。力量与权势,爱恨与道义。群侠逐神剑,红袖舞翩翩。胜负千古事,神魔一念间!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李纯钧醒来的时候,发现正自己躺在一张大床上。周围甚是安静,不时有微香传来。他举目四望,床边有数不清的绸缎帷幔挡住了他的视线,使他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

李纯钧更不知道,自己这一觉到底睡了多长时间。

他蓦地一下坐起身来。

原来的那一身沾满血迹的白色囚服已经不见踪影,现在自己身上穿的竟是一件绣着麒麟纹的深蓝色锦袍。难道自己昏迷的时候竟有人替自己梳洗完毕并且装束整齐?李纯钧只隐隐记得进入绮罗宫的时候,这宫里除了那神秘人就全是女侍。

难道是那些女侍给自己洗的澡、换的衣服?

想到这里,李纯钧的心里竟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更奇怪的是,李纯钧发现自己身上的伤竟然全都好了!自己的小腹上明明被李崇元刺了一剑,从地牢逃出时还忍着小腹的剧痛。可是现在,一切好像都没有发生一样,自己的伤就这样消失不见了。

自己的伤虽没有害及脏腑,可那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痊愈的。到底是什么人有这样的神力,竟能在自己睡觉的时候将伤口都一并抚平?

心里越奇怪,李纯钧对这个地方的好奇就越强烈。

这种强烈的好奇心使他再也不能安心的躺在床上,既然身上的伤已经好了,那不如就出去转转吧。李纯钧念起则身动,他跳下床来,掀起层层的帷幔。那帷幔很轻也很滑,拿在手上竟像是少女亲吻着自己的肌肤。这种感觉让李纯钧很是享受。

大约也就十几层帷幔的样子,李纯钧终于走出了床的范围。想来这绮罗宫的主人也是极其地讲究,就连客房的床都是如此的宽大舒适,周围层层的帷幔开辟出来的这一方安静的休憩之地也是让人感到如此地惬意。

周围很安静,所以李纯钧的脚步也放得很轻。

掀开最后一层帷幔,房间里有几个并不算大的书架,书架上摆满了书。屋子的中间,有一副精美的雕花桌椅。而在椅子上坐着的,是一个比那桌椅更精致十倍的人儿。

李纯钧认得,眼前正是那个叫作心儿的姑娘。她应该是在外屋等着自己的召唤。

那姑娘见李纯钧走出来了,竟然有些惊讶。惊讶得神色在那精致的脸上持续了也就一瞬间,那姑娘便微笑着说道:“李公子,您醒啦。”

之前这姑娘还一口一个“小哥哥”地叫着,现在一下称自己为李公子,李纯钧倒有些不习惯。他见心儿现在穿着一件白色淡雅的宽袍,言谈举止竟没有了之前的调皮,心中不禁感叹:“现在的小姑娘,性格还真是多变。”

李纯钧心里想着,便说道:“心儿姑娘其实不必如此拘谨。”

听了这话,那姑娘忍不住“噗嗤”一笑,她忙用白皙的手轻捂着嘴说道:“李公子误会了,我叫念儿,心儿那丫头是我妹妹。”

这时,依旧穿着艳丽红衣的心儿突然从门外探出头,道:“小哥哥,是你在喊人家吗?”

有了这一出,李纯钧真是尴尬得无地自容。没想到这绮罗宫里竟有这样一双美丽的孪生姐妹。心儿看李纯钧愣在那里,便蹦跳着进来说道:“小哥哥,你说我和姐姐哪个更漂亮?”

被这一问,李纯钧更加不好意思了。他摸了摸头,忙说道:“都好看。”

看着李纯钧讷讷的样子,念儿也忍不住笑了。她看了看调皮的心儿,忙帮李纯钧解围道:“心儿莫要调皮。”

心儿嘻嘻笑了两声,忙解释道:“人家才没有调皮,人家是来给小哥哥送宝剑的。”

果然,封麟剑已经被擦得透亮。李纯钧接过宝剑拔出约一寸,只见剑刃之处已看不出之前沾染的血迹。

看得出来,心儿擦得非常用心。不过这把封麟剑本是雷炎宗的宝物,不知道怎么到了那个神秘人的手里。现在心儿将这把宝剑交到自己手上,李纯钧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将其占为己有。

心儿也似看透了李纯钧的心思,她指着封麟剑说道:“圣主说了,这把宝剑要一直跟着小哥哥。”

心儿的话有几分幼稚,却又给人无法反驳的气势。

李纯钧诧异地问道:“圣主说什么就是什么?”

心儿点头道:“对。圣主说的话就是铁律。”

李纯钧只有苦笑。

念儿见心儿有些喋喋不休,便说道:“心儿你忙去吧,不要打扰了李公子休息。”

心儿闻言,小嘴一嘟,顿时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念儿打发她走之后,便对李纯钧说道:“李公子您好生休息,我去给您准备一些茶点。”

李纯钧忙道一声有劳,便目送念儿离开。念儿这一走,李纯钧的好奇心又重新燃起。他一定要看看这绮罗宫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李纯钧估摸着心儿和念儿都已经走远,便将封麟剑放在桌子上,自己则轻手轻脚地离开了房间。出了房间,映入眼帘的便是走廊两旁那数根足有两人合抱之粗的大红柱子。李纯钧就是再不识货,也知道这柱子乃是金丝楠木所制,一根就已经价值连城。

想不到这陋巷之中竟有如此奢华气派之地。

走廊的旁边又是一方花园,但见那花红叶绿、桃艳荷香,李纯钧怎么也想不通这绮罗宫的主人是怎么将这些花朵栽培到一起,又是怎样让它们同时开放。

这个绮罗宫好生奇怪,美得简直就不像是在人间。

鸟语花香,光影迷离,此时大概已经是黄昏时分。李纯钧记得自己来时乃是深夜,如果现在是黄昏的话,自己岂不是最少已经睡了快一天一夜?李纯钧沿着走廊往前走,隐隐地就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李纯钧居然打算偷听。

原来走廊的尽头就是这绮罗宫议事的所在,李纯钧从那走廊过去,正好在议事厅的后面。一屏风之隔,李纯钧看到了议事厅中说话的人。

只见神秘人还是身穿那件暗黑色的法袍,他端坐在上面的金色宝座上。虽然穹顶上的璀璨灯光让整个室内都充满了光亮,可是那神秘人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场却自有一番恐怖与威严的气息。

议事厅里面,还站着四个人。

一个大概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女剑客上前拱手作揖道:“启禀圣主,您交代的事情我已经办妥。”

神秘人闻言,也只是将手一扬,并未说出一个字。

接着,另一位老者也走上前来。

李纯钧看到此人,登时都呆了。此人竟然是雷炎宗的宗主李崇炎!想不到天下第一剑宗的宗主竟然会屈服在这神秘人的麾下。

只见李崇炎同样拱手作揖,口称圣主。他一开口,李纯钧又是一惊!

“启禀圣主,您需要的人马已经安排妥当。只等您一声令下,便可血洗……”

李崇炎话未说完,那神秘人又将手一扬,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果然,李崇炎就像一个木偶一般,主人一个动作他便不再说话。

神秘人见李崇炎不再说话,便点着头说道:“如此甚好,你一定要密切配合白虹师太!”

李纯钧听到白虹师太这几个字,才知道先前的那位女剑客便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芙蓉神剑斩如风,莲步无痕踏白虹”的芙蓉剑客姜白虹。只是这姜白虹乃是一个清高的独行剑客,不想她竟然也受命于这个神秘人。

单看这两个人就知道神秘人的部下都是江湖上声威赫赫的人物,他们为何会受命于这个神秘人?他们又在策划着什么?

李纯钧从李崇炎的嘴里清楚地听到“血洗”二字,他断定这里面一定有阴谋!就在这时,李纯钧见念儿疾步走入大殿之中,在神秘人的耳边不知说了些什么。

就在这一瞬间,李纯钧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刚才念儿不是说给自己准备茶点了吗?难道他发现自己不在,这才来报告神秘人?

想到这里李纯钧后背一凉,要是神秘人知道自己偷听了他们的秘密,那……

李纯钧不敢往下想,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赶快回到原来那个屋子,然后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就这样,李纯钧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刚才醒来的房间。果然,房间的桌子上摆着几碟茶点。就在李纯钧刚坐下的时候,心儿和念儿同时赶到了。

李纯钧强作镇定,顺手拿起一块点心道:“念儿姑娘,这点心真好吃。”

念儿见李纯钧已经在屋里,像是有点猝不及防。她勉强地一笑,道:“李公子您刚才哪里去了,我怕您迷路。”

李纯钧还没来得及回答,心儿抢先说道:“小哥哥能去哪里,我看刚才小哥哥肯定在里屋休息,姐姐喊的时候没有听到罢了。”

心儿这丫头竟然会为自己解围,这一点李纯钧倒是没有想到。

念儿自知有些尴尬,解释了两句便退出去了。反倒是心儿朝李纯钧作了个鬼脸,然后蹦蹦跳跳地随着姐姐离开。

这姐妹俩可真是奇怪。李纯钧心里狐疑,便凑近门口暗中观察。谁知她俩拐过一个弯,便听到心儿的声音传来:“姐姐,你可得给我看好李纯钧。自从他来了,我才能喝上新鲜的血。”

心儿的声音本来极低,可是李纯钧在门口仔细辨听,还是能够听到一二。当他听到心儿说自己“喝血”的时候,整个人顿时感觉快要炸裂!

这些都是什么人?

也许他们根本就不是人!

李纯钧强忍住内心的震惊,接着听道。

“心儿,昨晚那宝剑上的血好吃吗?”这是念儿的声音。

“好吃!”

“等圣主将李纯钧的元神吸干,他的血全给你吃,你说好不好?”

“好!”

声音像是天真无邪的儿童,但说出来的话却让人觉得可怕!

李纯钧听了这些话,他感觉自己的胃里已经开始翻江倒海。刚才自己吃的那块点心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做的,万一里面有人肉人血,李纯钧岂不是也成了吃人喝血的怪物?

不行,这个地方表面上很美,其实却是一个魔窟。

李纯钧知道这些人也不是善类,自己再待下去只恐怕凶多吉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