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鸿渐于陆

更新时间:2020-08-20 22:04:04

鸿渐于陆 已完结

鸿渐于陆

来源:落初 作者:慕笛 分类:武侠 主角:高力士李瑛 人气:

《鸿渐于陆》为慕笛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开元二十五年,武惠妃专祸乱宫廷,致使太子李瑛被赐死。而不过几年后的天宝四年,武惠妃却早已成为了冢中枯骨,一个叫杨玉环的女人取代了她的位置,风光无限。唐帝国的一切似乎也都在不断地循环着。然而,西方的黑衣大食早已崛起,正虎视眈眈地注视着这个古老的帝国,北方的早年偃旗息鼓的突厥,也有了死灰复燃的迹象。西北与华夏混居的回纥诸部也随之躁动不休。至于那头名叫安禄山的野兽,则默默地磨砺着自己的爪牙,等待着择人而噬的那一天……而在这时,在一个没有人注意的角落里,有一个少年低声说:“既然这个天下注定要崩坏,那么就让我把这乱世之火,亲手点燃吧!”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没等年轻人回答,那被他称为骆叔的中年人便开口了:“原来是陆羽小哥,不过先说句得罪的话,方才我见小哥似乎是从后厨中走出来的?该不会你跟这乞丐事先就认识吧?怎么?这雨花楼刚一改名,就要变成黑店了么?”

话音刚落,那魁梧的中年人已经“腾”地站起身,上前一步便来到了陆羽的左侧,和己方的两人构成一个品字形,将陆羽牢牢围在当中。身体两侧攥紧的双拳微微前倾,随时准备出手。

“骆叔!蔡叔!别鲁莽!”反倒是年轻人比较沉着。喝止了两名中年人后,他才将目光转向陆羽,彬彬有礼地说:“陆公子,正如骆叔所说,方才阁下确是从后厨中现身的,我想您应该会给我们一个解释吧?”

见年轻人目光真诚,语气恳切,陆羽脸上的一丝不快也悄然退去,他微微颔首道:“不瞒公子,在下来到这金陵城不过月余,在这茶楼里煮茶为生的日子,更是屈指可数。方才我见这乞丐偷来的事物中,有一件像是我的一位故人所有,怕公子惩治他惩治得太重,不方便询问,因此才出手阻拦,还请公子体谅。”

“哦?陆公子就是近来远近闻名的茶博士?真是失敬!”年轻人再次拱了拱手:“不知哪一件事物与公子故人的事物相似呢?”

“就是这件!”说着,陆羽俯下身,从满地的金玉中捞出一支尺余长的短笛。短笛通体乌黑,反射着淡淡的光华,似乎是镔铁打造。拿起笛子后,陆羽将笛孔朝下,对着笛孔的背面瞧了过去。

霎时,他的眼中闪过一丝火焰般的光芒,但转瞬即逝。又仔细地看了几眼后,他手腕一转,将笛孔的背面朝向年轻人:“公子您看!这笛身上刻着个‘佑’字,正是我……我家中长辈的随身之物,我与这位长辈失散多年,没想到在此能见到这支笛子,恳请公子通融,先不要惊动官府,好吗?”

年轻人皱了皱眉:虽说陆羽说的也在理,但毕竟空口无凭,按理说还是将乞丐交给官府处理妥当些,但若陆羽说的是真的,那样若将乞丐交给官府,还真是再难知道笛子主人的下落了,有衙门参与进来,事情就麻烦得多了。

思考再三,年轻人终于下定了决心,点了点头:“好!就依陆公子的意思,骆叔,把人交给陆公子!”

骆叔双眉挑了挑,似乎有话要说,但瞧了瞧年轻人坚定的目光,最终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转过脸面色不善地瞧着陆羽,手臂向前一伸,将乞丐推向陆羽。

“多谢骆叔!”陆羽见骆叔把人推了过来,倒也没在意他的神色,上前一步来到近前,伸手便抓向乞丐的另一侧肩膀,骆叔见陆羽手法老道,一看便是出自名师门下,便也放了心,紧捏着乞丐肩头的手指微微松开,准备放手。

但就在这一刻,处在两人之间的小乞丐猛地向下一蹲,爆发出数倍于之前挣扎时的力道,骆叔此时已经准备放手,一个没留神,便让他挣脱了控制,而陆羽的手,此时距离他另一侧肩头还有四五寸的距离。

下蹲的小乞丐顺势向前一扑,像一只灵巧的野兔,一下子蹿出了几人的包围,跃到了门外。

但在场众人也都不是第一天走江湖了,小乞丐的突然发难的确令人意想不到,但人们也只是愣了短短的一刹那。下一刻,陆羽和骆叔便几乎同时地追了上去。

相比之下,骆叔的速度最快,小乞丐刚刚迈出门,他就已经追到了门口,枯瘦的手臂向前一探,呼吸之间,小乞丐的肩头便又要被他锁住。

一股细而锐的劲风就在这时从左侧吹来,好似情人在耳边的呢喃。但骆叔却猛地缩回了手,脚尖用力一点地,身体像砸中墙壁的皮球般向后弹了回去。

裹着劲风的那道乌光几乎是擦着他的鼻尖掠过,而这时陆羽也已经追到了门口。乌光带着死亡的呼啸声射向他的额角。

与骆叔快若奔雷的后退不同,陆羽几乎没有移动位置,这一刻他的身影突然变得模糊起来,恍若幻影般虚无缥缈,乌光似乎射中了他的身体,但却径直地穿了过去,随后在一声闷响中,钉在了他身旁的墙壁上。

乌光射来的同时,一道黑影不知从哪个角落中蹿了过来,像拎小鸡一样的拎起小乞丐,三蹿两纵便来到了街道的尽头,一转身,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陆羽没有立刻追上去,而是转过身瞧向那钉在墙上的事物:那是一支尺余长的弩箭,拇指粗细,尾端被铸成数十块凸起的棱角,从尾端看过去,那一块快棱角就像是一片片狭长的花瓣,整个儿箭尾看上去就好似一朵盛开的繁花。

瞧着那盛开的铁花,陆羽的眼中流露出回忆的神情,转瞬间又化作惊恐。他目光呆滞的后退两步,手掌下意识地握紧。直到掌心被还被他握在手里的铁笛硌得生疼,他才回过神。瞧着手中的铁笛,陆羽的目光渐渐地平静下来,坚定的神情一点点在眼中浮现……终于,他挺起胸膛,对着钉在墙上的弩箭用力地哼了一声,脚尖在地上轻轻一点,轻风般掠出屋门,向着小乞丐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

“公子,我们怎么办?”姓骆的中年人没有与陆羽一同追上去,而是转回身向那年轻的公子请示。

年轻人思考了片刻,沉吟道:“这乞丐刁钻狡猾,本就不该放过,更何况如今看来他的背后似乎还有更大阴谋,既然遇上了不妨就管上一管,父亲在我出门之前也说过,我此行积累江湖经验是主要目的,完成任务只是次要目的,所以我想我们也先跟上去看看,然后再做决定。骆叔、蔡叔,你们觉得如何?”

“听公子吩咐就是!”姓蔡的大汉抢先回答道。姓骆的男子原本还想再劝劝,但见同伴已经同意,只好把话收回来,转而应承道:“即使如此,那我就先行一步给公子您探探路。老蔡!你护好公子。”

说着,他身影一闪迈出房门,三两步间便消失在街道的尽头。而蔡叔与年轻人也紧随其后,沿着门口宽敞的大街一路追了下去。满地的金银财宝堆在那里,无人理会。

之前,靠窗坐着的主仆三人都没有言语,如今见门口的几人先后离去,一个青年仆从站起身,环顾了一下四周,对着女孩恭敬地说:“小姐!此事有些蹊跷,您的点心吃得如何了?要不然我们今天就先别喝这雨花茶了,还是快些离开的好。”

女孩抬起头,眨着那双明亮的眼睛说:“嗯,的确要快些离开,我们也追上去吧!”

“什么?”仆从吓得差一点喊出声:“小姐你可别开玩笑,如今主人家们都不在,我们可不敢让您无故涉险啊!”

“我可不是无故涉险,刚刚你们没有注意到吗?那位叫陆羽的小哥出门之前,对着我们的方向使了个眼色,显然是有话要与我们说,而且你们不觉得,他的身法看上去有些眼熟吗?”

“您是说……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一个仆从明白了女孩的意思,露出极度惊讶的神情。

“很奇怪是不是?所以我们才必须跟上去看一看!”女孩笃定地说,一边说着,她一边站起身来,伸手掏出一锭银子放在桌角,迈开脚步朝着门口走去。

“喂!你们两个,不跟着一起来吗?”女孩头也不回,懒洋洋地抛出了一句话。两个愣在原地的随从赶忙跟了上来,追着女孩出了茶楼,不见了踪影。

转眼间,茶楼里的客人就只剩下孤身一人靠窗而坐的白衣男子了。他始终稳稳地坐着,直到走在最后的那位仆从也消失在茶楼的门口,才慢悠悠地站起身。冲着后厨喊道:“小二,结账!”

话音未落,店小二便忙不迭地跑了出来,方才他其实一直也都在关注着这边的情形,只是怕波及自己,始终没敢过来,后来见还有夺人性命的弩箭,就更不敢出来了。此时见客人们纷纷离去,才敢再进这大厅。

“客……客官,一共三钱银子!”小二还有些发抖地说着。

白衣男子哈哈一笑,指了指门口散落一地的金银:“这些还不够吗?”

“够了够了,可是……”店小二觉得有些说不通,却又说不明白那里不对劲,只好张着嘴,眼睁睁地看着白衣男子一步步,不紧不慢地来到了大厅中央那塌败了的楼梯跟前。

“客官,这楼梯坏了,二楼上不去!”见白衣人停在楼梯前,店小二连忙出言提醒。

“是吗?”白衣人笑着说,说着,他手掌在楼梯残存的扶手处一按,整个人便像一片云朵般飘了起来,沿着楼梯的扶手扶摇直上。

按说这楼梯已经破败的不像样子,看上去用力一按便会彻底塌陷,但白衣人脚尖轻点,好似真如云朵般轻盈。呼吸之间,他已在店小二惊呆了的目光中攀上了楼梯的顶端,稳稳地站在了二层的地面上。

紧接着,他整了整衣袍,冲着前方彬彬有礼地拱手道:“鄙人洛淼,字狂澜。敢问大师如何称呼?”

在他的面前,一个眉清目秀的青年僧人正笔直地坐在桌旁,手中稳稳地端着一杯清茶,慢慢地品味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