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余楚

更新时间:2022-09-23 05:29:20

余楚 已完结

余楚

来源:落初 作者:林殊归 分类:武侠 主角:安静周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林殊归的原创小说《余楚》,主角安静周,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这个江湖,有白衣剑仙一剑断生死。有个老和尚低头是菩萨,抬头便成佛。更有白发男子沙场秋点兵,踏着尸山血海看白骨!关于叶如晦,世间所有史书所记载的开头都只有一句话:这个少年在某一天走出了洛城。世人说大楚将灭,叶如晦不同意!世间万物皆可亡,唯我大楚存世间!本书书友群:562940850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冯安德年过四十。身材早已发福,放在平日。要是有人要他去爬小溪山。他非把对方骂个狗血淋头不可。

不过今天,天还没亮,他便火急火燎的起床,让他夫人都着实震惊了一把。

整理好衣服,让夫人把早饭做了吃了。

至于丫鬟下人,他这一个月二十两银子的俸禄,再加上这也没油水可捞,他养的起丫鬟才怪。

一切准备妥当后,冯安德立马叫人火速前往驿馆。

看到冯安德的穆林狠狠揉了揉眼睛,依照县令大人平时不到午时不出门的性子,此时应该还在床上见周夫子才对,怎么就来驿馆了?

不过,顾不得穆林的惊讶,等昨日下榻的中年男子从驿馆出来后,穆林就仿佛明白了什么。

只见冯安德健步如飞,有着与他身形不相符的速度就迎上去了。

让一旁的穆林看的傻眼,这是县令大人?

至于后面县令大人和那男子所说的话穆林是一句也没有听进去。

而后来冯安德是什么时候离开的,穆林更是不知道了。

……

县令冯安德带着县衙仆役往小溪山而去。

当然,和他一起的还有慕名而来观春尾之姿的礼部员外郎段长安。

半个时辰后,一行人来到半山腰稍作休息。

“段大人,你看,翻过这个山头就可以看到春尾了。”冯安德指着不远处的小山丘说道。

“嗯。”段长安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趁着段长安思考的时候,冯安德以一个隐蔽的动作擦了擦汗。

却不料仍然是被段长安看的清清楚楚。

“冯大人,觉得出热就把外衣脱掉吧,这里不是县衙,没这么多讲究。”

段长安看着冯安德那一头的汗,平淡道。

“蒙段大人关心,下官不敢。”冯安德处事向来谨慎,况且你面前这位也不是别处的官员,正供职礼部。

礼部员外郎啊,从三品的官职。给冯安德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在段长安面前做出有辱斯文的举动来。

段长安也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停步问道:“冯大人,你给我讲讲这春尾和其他茶叶有何不同之处?”

冯安德心里暗暗一笑,其实他对春尾一窍不同。不过为了预防段长安向他问话,昨夜他连夜把县衙关于春尾的资料彻头彻尾的看了一遍。

现在,毫不客气的说,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人能比他知道的更多。

冯安德清了清嗓子,说道:“段大人。这春尾之所以**尾,是因为它不同于其他茶叶在初春时候采摘才最好,而是在这晚春即将入夏时候方为采摘的最好时节。”

“而它也同其他野茶的味道大不相同,其他野茶大多苦涩难以下咽。而春尾虽苦,但在口中却有一股清香。”

“不过可惜了,这种茶叶必须要在咱们梧州这个一年四季如春的地界才能生长,而春尾又在平原难以见到,只有在这山里才会有数株,说来也奇怪,每座山里春尾的数量绝不可能超过百株。”

“其实若没有傅以年大学士那首《游春》,春尾再好喝,也不过是一株野茶罢了。”

段长安顿了顿,叹道:“一株野茶尚且需要人来造势,何况这整个天下?”

“不过傅大学士那句‘世人不过游春去,我言春尾更胜春’连书院的徐先生都称赞有‘书生意气’啊。”

听到书院这几个字,冯安德明显认真起来。这座天下读书人都梦寐以求进入的书院培养出了无数优秀的读书人。

甲子前的书圣叶曦。

五十年前的兵仙韩围。

旧北汉诗圣杜言。

南唐诗仙李青莲。

大魏草圣张之

这些名字,随便哪一个,都是天下闻名的大人物。

“未能在书院就读,真是平生一大憾事。”

段长安想起自己当年只差一点便可入读书院便十分懊恼。

至于冯安德,朝试出身的他,从来就不曾有过就读的机会。

要知道,每年朝试前二十名才能够有机会进入书院。

而其他人必须要通过书院的招生考试才行。

至于那种考试,天下没几个人能够通过。

“好了,冯大人,赶快采摘吧。”不知不觉,他们已然到了目的地。

冯安德点头,招呼着县衙仆役采摘。

趁着衙役采摘的时间,段长安找了块大石头坐下,拿出事先准备的清水喝了一口。

他让冯安德坐在他身旁,然后饶有兴致的看着衙役采摘春尾。

末了。段长安仿佛想起什么,随即摇了摇头。

段长安转过头,看着冯安德说道:“冯大人,我侄儿少游昨日和城中一酒肆少年起了争执,那少年叫叶如晦,冯大人可曾认识?”

冯安德点点头。道:“叶如晦,唔,就是青石巷那间酒肆的老板。据下官所知这孩子一向待人平和,怎么会……”

段长安摆摆手。平淡道:“冯大人不必紧张,我并没有追究的意思,两个孩子之间的小玩闹而已。不过我听我那不成器的侄子说,那少年年纪轻轻就熟读四书五经,我是想知道什么样的大儒才能教出这样的学生。”

冯安德为难道:“这,这孩子倒是经常来县衙借书看,但没听说有老师啊。”

“要不,我让你去给大人打听打听?”

冯安德小心翼翼的说道,心怕惹的面前这位礼部员外郎不高兴。

段长安摆摆手,道:“无妨,既然不知,就当我和这位先生没有这个缘分。”

段长安笑笑,有种说不明的意味。

“冯大人,这春尾大约能采摘多少?”

“唔,大约二十斤的样子。”

“除开上交到州里的,还能剩下多少?”

“啊?啊,还能剩下五斤吧。”

“那冯大人能不能匀一些给我?”

“啊。那是当然的,不知道大人要多少?”

“两斤?”

“啊?”

“太多了?”

“不是不是,那我给大人留三斤,大人你看怎样?”

“冯大人客气了。”

“那大人……”

“放心,等我回京时,肯定给城守大人说说冯大人的功绩。”

“那多谢大人了。”

“呵呵,客气,客气。”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