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成王天途

更新时间:2020-06-26 14:14:07

成王天途 连载中

成王天途

来源:落初 作者:叮宕 分类:武侠 主角:赵子铭老汉 人气:

《成王天途》是叮宕写的一本武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成王天途》精彩章节节选:一个受家族迫害,避祸山间小村的少年,偶得一卷深玄晦涩的奇妙功法,从此踏上由凡入圣,注定坎坷不平的武道。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老者小心翼翼地捏起怪虫,放在手心仔细察看了片刻,翻手取出一只三足小鼎,将其放了进去,收入怀中,然后才把目光转向赵子铭。

此刻的赵子铭,依然保持着原来的姿势,身上覆满冰霜,鼻端已然没有了呼吸,只是眼中还存留着些许神光。

老者实力非凡,能够感受到赵子铭的心脏犹在微微跳动,他犹豫了片刻,似乎在考虑着什么,而后一掌落于赵子铭肩上,雄浑的内力往其体内灌注进去。

赵子铭头上冒出了丝丝缕缕的白烟,身上覆盖的冰霜飞快融化,苍白的脸庞浮起了一抹红润,鼻翼下也有了微弱的呼吸,只是身子却软软地倒了下去,眼睛也闭上了。

老者赶紧撤了内力,扶住赵子铭,同时转头喝道:“给老夫准备一间静室。”

一会儿后,翠园居最好的房间内。

看着床上躺着的赵子铭,老者又踌躇起来,即便果决如他,也皱起眉头想了许久,方从怀中取出一只通体血红的灵芝,满脸肉痛地道:“便宜你小子了,这株血灵芝,可是补血壮阳的圣药,老夫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南疆一处火山采得的,希望你别让老夫失望。”

说完,他握住血灵芝,掌间劲力迸发,同时,另一只手轻轻一磕,打开了赵子铭的嘴巴,然后将血灵芝汁液尽数滴入了赵子铭口中。

老者心中是极为郁闷的,刚才来到静室,他正要运功解救赵子铭,却发现自己的内力,竟然无法进入赵子铭的体内。

如此一来,老者原先的打算自然落空,偏偏赵子铭对他而言有天大的作用,他绝无法坐视其身死,于是只能将身上最珍贵的药物拿出来,希望能救下赵子铭了。

赵子铭看起来与平时没什么两样,但实际上,他的体内正发生着难以想象的剧烈变化。

当时被那只怪虫咬了之后,他的身体无法动弹了,但丹田中的内力却变得极度活跃,他抱着试试的想法,运转了一下功法,没想到内力当即如同脱缰之马一样,飞快运行起来,其速度比平时快了三倍不止!

内力运行越快,产生的冲击力也就越大,人体的经脉何其脆弱,哪能承受得住如此强烈的冲击?

于是,赵子铭体内的经脉即刻遭受重创,粗壮的经脉扭曲、变形,那些细小的,则直接破裂。

这种情况如果持续下去,赵子铭不但会经脉尽废,甚至还有性命之忧。

好在之后那怪虫渡入他体内的蓝色气流起了大用,散发出一股极寒,使得内力的运行速度瞬间降低了许多,更让赵子铭惊喜的是,一个周天运转后,内力的总量竟然大有增长。

只不过那些受创破损的经脉,一时半会恢复不了,身体也因为蓝色气流的扩散,被极寒之力冻得不能动弹。

就在这时,一股极其强大的内力忽然闯进了赵子铭的身体,他还未及做出反应,他丹田里的内力就自发地疯狂运转起来,携着丝丝蓝色气流,与那股外来内力狠狠撞到了一起。

赵子铭眼前一黑,就此晕了过去,那股外来内力也退出了他的身体。

然而,他自己的内力却没有停下来的迹象,虽然运行速度再次降低了,但依旧在经脉中运行。

由于内力的自行反弹,造成了之前的那种情况,老者的内力无法再进入赵子铭体内。

此刻,赵子铭的内力不急不徐地运转着,每运转一个周天,总量就会有很大的增长。

与此同时,他的血肉里突然涌出一股股暖流,和蓝色气流一起汇入内力中,流遍全身,他那些受创的经脉在这两股力量的作用下,以一种骇人听闻的速度愈合了,还变得更为宽阔与坚韧。

若让老者知道,赵子铭原本并无性命之忧,他的那株血灵芝,只是被用于治疗后者的经脉创伤了,他估计得心疼个半死。

隔上半个时辰,老者就会检查一下赵子铭的状况,见其脉象渐渐平稳,心里的大石总算落下,还好没有鸡飞蛋打。

直到第二天上午,赵子铭才苏醒过来。守在旁边的老者二话不说,扣住赵子铭的脉门,一缕内力探了过去。

皱眉,沉思,好一会儿,老者问道:“你习武多久了?”

赵子铭感应一下体内的情况,知道瞒不过去了,虽然不认识这个老头,但从刚才的内力接触中看,对方的实力至少不比堂主弱,只得老实答道:“接近半年。”

“半年。”老者捋了捋胡须,眯着眼睛,“我看你的内力已有了接近二层的水平,又经脉宽阔,根骨奇佳,是根练武的好苗子。”

他沉吟片刻,道:“我想收你为亲传弟子,你意下如何?”

赵子铭愣了愣,道:“堂主大人说……”

老者不耐烦的挥手打断了他,“关他屁事,我问的是你,他有意见的话老夫自会去找他商讨,你回答我的问题。”

赵子铭暗自震惊,听口气,这老头的实力,似乎还在自己的估计之上。

如此强者要收自己为徒,换作其他人怕是欣喜若狂了,可赵子铭却隐约察觉到了一点不对劲,老者似乎别有他图。

其实,这也是因为昨天赵子铭被怪虫咬中后,对后面发生的事一无所知,不然他肯定能有所猜测。

老者见赵子铭一副迟疑的样子,一瞪眼,昨日那般恐怖的气势再度散发而出,“老夫还犯不着来骗你一个小娃子,我收你为徒,的确是另有目的,但又不会害你的性命,说得不好听点,老夫要求的事,孤狼帮还没有几个人能够拒绝。”

赵子铭在老者的气势笼罩下,如同被人掐住了脖子,喘不过气来,这才明白老者强大到了何等地步。

好在老者的气势一放即收,赵子铭深深地呼吸了几次,苍白的脸色好转了些,连忙道:“小子愿意。”

开玩笑,如果依然不识相地拒绝,天知道这老家伙会不会出手宰了自己,想必对老家伙来说,这不比捏死一只蚂蚁困难。

见他答应了,老者的面色这才好看起来,他哼了一声,道:“拜师吧。”

赵子铭只得跪下,行了拜师大礼,口中喊道:“徒儿拜见师父。”

老者扶起赵子铭,说道:“老夫无名,别人称我药老,你便叫我药师吧。”

赵子铭点头道:“是,药师。”

药老怪轻抚胡须,沉吟道:“你身中寒毒,夹杂于内力之中,为师不好为你强行驱毒,如今之计,只好以药解之,恐怕要在此处多留数日了。”

赵子铭脸色一变,“药师,我中毒了?”

药老怪瞥了他一眼,“你运行功法一试便知。”

赵子铭依言而做,果然发现了不对,他的内力好像沉重了千万倍,压根无法运转。

药老怪递给他一只小瓷瓶,“瓶中之药一日三服,一次一颗,然后去日光下呆着,过个三五天,就可痊愈了。”

……

盛夏的阳光炙烤着大地,空气都微微扭曲了起来,足见温度之高。

翠园居最深处的一个院子里,赵子铭悠闲地躺在一只长椅上,闭着眼睛,任由毒辣的阳光照射全身。

奇怪的是,身处如此高温之中,他的皮肤上却没有丝毫汗液流出。

刚才药老怪赐药交待过后,就心情不错地离开了。赵子铭马上按照其吩咐,吞服一颗瓷瓶里的药丸,坐到了院子里晒太阳。

此刻,赵子铭体内的情况一塌糊涂,内力和一股冰寒之力纠缠在一起,充斥于经脉中,以一种慢到令人发指的速度缓缓流动着,就算他想运行功法都做不到。

最让赵子铭感到棘手的是,他体内的内力太多了,丹田是满的,经脉也塞了个十之七八,加之运行速度如此之慢,他不知从何下手。

好在随着阳光的照射,他的体温缓缓上升着,连带内力的运行也快了不少,他已经可以尝试运转功法了。

一个周天下来,赵子铭骇然发现,自己的内力又增长了一截,经脉不堪重负,已经鼓胀得有些发痛。

赵子铭从椅上坐起,头疼,不知该怎么办,这种情况,除非他停止修炼,不然迟早被内力撑爆。

忽然,他愣了下来,一拍自己的脑袋,傻了!

一醒来他就有种异样的感觉,他一直以为是体内的那些冰寒之力的原因,现在才猛然想起,那种感觉和他打通经脉,突破到一层的时候差不多。

自己突破了!

只是没有修炼后续功法,打通经脉!

找到了问题的根本所在,赵子铭环顾一圈,见四下无人,从身上摸出了一样东西,正是那张图卷,这是他最大的秘密,一直贴身收藏着。

打开图卷,被阳光一照,左边第一幅人物画像上,慢慢勾勒出了一条弯弯曲曲的金线,正是无名功法第一层的运行路线。

赵子铭的目光却落在第二个人物画像上,可等了半晌,也不见有什么动静,他把图卷举过头顶,亦无甚变化。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