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一世韶华:温情王爷的贴身狂妃

更新时间:2021-06-02 03:26:33

一世韶华:温情王爷的贴身狂妃 连载中

一世韶华:温情王爷的贴身狂妃

来源:微小宝 作者:云在青霄水在瓶 分类:其他 主角:师傅曼紫 人气:

经典小说《一世韶华:温情王爷的贴身狂妃》由云在青霄水在瓶所编写的其他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师傅曼紫,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本来应该是丞相府中,尊贵嫡女千金。 却因为。 母亲的过早病逝而让一家子乌合之众欺辱践踏。 姨娘的佛口蛇心,联通弟妹害得自己流落远处险些丧命。 幸得师傅相救,得功夫,进王府,赏官位。 一朝逆袭定闹得相府不得翻身!"...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此刻,赵明哲正在衡府的后花园,等着衡子轩归来。

  作为赵家的少将军,素来与衡子轩较好,而又听闻他的心上人住在府上,这才好奇,赶忙前来。

  衡府虽说为兵部的府邸,可警备却素来不严。既没有偷鸡摸狗的勾当害怕揭发,亦不会佯装高贵骄傲,实在亲民。

  赵明哲等了半天都没有见到衡子轩的踪影,但却在衡府后院见到两个鬼鬼祟祟的人,不远出的二人左顾右盼,似是在找些什么。

  他不由大声呵斥道:“你们两个,是什么人?鬼鬼祟祟形迹可疑!快从实招来!”

  只是俩人,一点没有被惊吓住,为首的反而嚣张之极,非但没有胆怯之色,更是冲着赵明哲使了一个鬼脸。

  继续自己的事。

  赵府的少将军,年轻气盛,何时受过这种待遇,更何况面对自己的还是个无名小贼。

  连忙几步并作上前,纽扣住那人的肩膀。

  却不知,这位女扮男装的少女身后的人竟是顶尖高手,见赵明哲动武,那人葱葱玉指狠狠戳向赵明哲手腕。

  赵明哲吃痛,放开了那人。赵明哲没想到身后的书童看着弱小,竟然有这般气力。趁愣神之间,书童反手一抓,限制住了赵明哲的双手。

  “痛!”手腕吃痛,手筋被扭曲到了极限,咬着牙,愤怒的看过去,却迎上少女笑意盈盈的眼眸。

  心中挫败。

  自己竟然被两个女人如此折辱,真是颜面扫地!

  “哪来的小子,这么冒失。也不怕掉脑袋!”扮成书童的少女,手下放松了力道,却仍厉色训斥。

  可明明,他们粗布麻衣,自己锦绣华服,她不但不对自己恭敬,却还厉声厉色,赵明哲心中窝火。

  “掉脑袋?你以为你们是谁?自己闯入他人民宅,倒还来劲了!区区毛贼却如此嚣张!真是胆大包天!”

  站在一旁的少女掩嘴笑了起来,“你真逗,这天下,我想进哪儿就进哪儿,谁也不敢拦我,你一个区区百姓却如此嚣张,才是真正的胆大包天!好了,放开他吧。刚才闹这么大动静怕是要把人引来了!快走了!”

  两人正要走,却不料一声音响起说道:“你们打算去哪儿啊?”

  见来者是衡子轩,赵明哲不由底气一足,怒红着脸说道:“轩,你府里不知何时来了刺客,被我抓了现形竟然还敢反抗!”

  说罢,又瞟了一眼站在他身旁的曼紫萱,见此人生的如此标致,想必就是自己好兄弟的意中人,第一次见面以这样狼狈的方式,他懊恼的瞪了一眼两位不速之客,觉得失了面子。

  少女倒也没反驳赵明哲的话,笑嘻嘻的朝着衡子轩,甜甜的叫了声“轩哥哥”。

  没等衡子轩说话,少女扬手将头上的布帽摘下,飘逸的长发及腰,上前亲昵的搂着衡子轩的胳膊,丝毫不顾及男女之亲。

  “轩哥哥,听说你从外面办事回来,苗儿想给你个惊喜,却不料遇到这歹人。”早苗晗嘟囔着嘴,指着赵明哲,对衡子轩撒娇,更有些恶人先告状的意思。

  赵明哲没料到,刚刚的鬼祟小厮竟然是如此美女,一席秀发垂在腰间,眉宇间的秀气更是难以用言语形容的。

  而声音,娇滴之中又带着些许的气场。

  还别说,真有一瞬的惊艳。

  “二公主,你身份尊贵,要来这里倒也是多带一些侍卫,不应该这么鲁莽才是。”

  衡子轩的语气中,含着疼爱,直白的言语里,却尽是对她的担心。

  “二公主?你是二公主早苗晗?”赵明哲一惊,没想到自己刚刚竟然对公主出言不逊!一时之间涨红了不知如何是好。

  曼紫萱默默的看着这一切,看着这个姑娘跟衡子轩的举止,心中五味陈杂,不是滋味。

  可,自己的身份,相比于二公主的身份却如此不堪。

  可,自己明明知道,这个不应该是属于自己的男人,酸楚,却还是由心脏蔓延到四肢百骸。

  也许,就算不记得那些记忆,可两个人微妙的关系,却在自己的体内保存了整整十年。

  “二公主这算是微服私访?”

  很显然,赵明哲没有料到她的身份,撇着嘴,明明七尺男儿,可刚刚受到的委屈,只好在早苗晗高昂这孔雀般的脖颈前尽吞肚中。

  “要是微服私访的话,早把你治罪大不敬了。”

  说着,早苗晗将手掌放在脖子前面一横,吐着舌头恐吓,调皮的表情,丝毫没有公主那样高高在上的遥不可及。

  要说衡子轩和二公主的关系,也是机缘。

  那年,公主贪玩,偷偷甩开身边的服侍,不小心掉进荷花池,正好遇上进宫册封的衡冕路过。

  衡子轩,当时年少,见公主落入水中,不顾天寒地冻,便英勇跳入了池中救回公主,不禁得到公主青睐结拜为兄妹,暗自仰慕,更是得皇上封为轩王。

  也正是这一荣耀,让曼宏图算计在其中,强迫联姻。

  曼紫萱是个旁观人。

  若不是赵明哲适时的提及,她倒真觉得自己像是个局外人。

  “旁边这位是嫂子吧?”

  想要打破尴尬的赵明哲盯着一旁无处插嘴的曼紫萱,傻乐一声,跳过去之前的话题。

  拍了拍衡子轩的肩膀,眼神流转,有些阴阳怪调。

  这些年来,他四处游走寻找,唯独最近,安分的留在帝都,若是猜不出其中缘由,那么这些年的兄弟就算白做了。

  曼紫萱一笑,说:“不是,我只是暂住府上的外人,公子你说的嫂子这事,也不知该从何说起,毕竟我跟衡公子是毫无瓜葛。”

  赵明哲没想到曼紫萱会这样说,便看向衡子轩,但衡子轩却不答,看着曼紫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外人吗?昨夜与今日之话,衡子轩倒想是问问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最先反应的是早苗晗,她讶异极了。松开挽着衡子轩的手臂,脸颊上染着一抹娇羞,可表情却不容置信。

  “轩哥哥,她就是你找了十年的人么?”

  二公主有些黯然,曼紫萱注意到她轻捏着自己的衣角,有些遗憾又有些委屈,却向衡子轩投去希翼的目光。

  “是。”

  曼紫萱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刚才说的那些话他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反而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明目张胆的承认对自己的感情。

  她想反驳,刚想张口的她,看到衡子轩回望过来的眼神却是坚定,见他眨了一下眼睛,如同涵盖了无数心里话般。

  让她竟然无法反驳,就这样默认了。

  “我就说嘛,难得你在帝都待的这么安分。”赵明哲洋洋得意的扯着嘴角。

  全然忘了之前的尴尬。

  他看了看其余三人,除去自己,都是各自怀着心事。

  二公主乔装打扮本就是想要给他一个惊喜,十年了,就算衡子轩寻觅心中的那个人,她也只以为那不过是埋藏在心里的一个名字而已。

  再浓厚的感觉,也抵不过长久来的接触。

  怎料上天这般的不开眼,媳妇眼看熬成婆,曼紫萱却出现了。

  虽然抑郁,可是对于曼紫萱却也是客气问候,并没有因为心中的不悦和自己的身份而冷落。

  这层关系,她不曾说破,此时的状态,把情感埋藏着,才不会让原本亲密的两个人变得尴尬。

  可,又实在看不下去,衡子轩眼神里透露的深情,只好告辞。

  自然,赵明哲也不想在此当电灯泡,灰溜溜的跟在二公主的身后离了府。

  曼紫萱抿着唇,只觉得他的冥顽不灵有些可恨,却又很是感人。

  “我不是你要找的那个人。”曼紫萱的脸上划过一丝不忍,可却仍旧强硬的说道。

  只是,衡子轩,却仍旧是一脸温暖的笑意。

  对她三番两次的拒绝并不恼火。

  “不要紧,只要找对了感觉,你是谁都不要紧。”

  他的话,像是一杯温水,不冷不热,却在恰到好处的时候舒缓人心,让她不能再拿之前的话辩驳。

  他盯着她的瞳,像是拾回了丢失许久的宝贝,那种宠溺,却让她更加不能接受这份感情。

  毕竟,她丢失了他们共同的记忆,也无法面对这个视自己如此重要而却被自己遗忘了的人。

  “可我觉得要紧,你还是不要活在记忆中了。于你于我都不过是徒增烦恼。”

  曼紫萱是知道的,他在乎的,是记忆里的那个姑娘,而根本不是自己本人。

  气氛有些压抑,曼紫萱拒绝过后迎上他的温情,有些无所适从。她扭头想走,不料却被衡子轩拉了回去。

  “你不愿再与我多说会话了吗?”衡子轩盯着曼紫萱,本想碰到的手,但一想到前几次她的拒绝,便收回了手。

  见他收回了手,曼紫萱心中一痛,说出的话也不由重了些。“讲什么?说什么?我只是一个平凡人,没那么多故事说与你听。倒是二公主本就是皇室,定是见多识广,衡公子不如让她讲给你听,二公主肯定也是乐意之极!”

  说罢,曼紫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