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法医悍妻,前夫请赐教

更新时间:2020-05-10 20:16:14

法医悍妻,前夫请赐教 连载中

法医悍妻,前夫请赐教

来源:微小宝 作者:乔木 分类:其他 主角:宋清辰张霖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乔木的原创小说《法医悍妻,前夫请赐教》,主角宋清辰张霖,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乔法医很头疼:无赖前夫很难甩。纵她是首席法医又如何,还不是得屈服于他的“淫威”下?为了顺利办案,她只得妥协。 邢队长也头疼:冷面前妻很难哄。追妻路漫漫,难于上青天.... 邢某人:乔法医,我这追妻三十六计都用完了,咱们什么时候去把绿本换成红的? 乔某人:咳咳,我喜欢绿色,不喜欢红色... 邢某人(倾身而上):莫不是为夫的美男计还不够到位? 乔某人欲哭无泪。 外人都说,刑侦局的邢队长那是人长得帅又有背景,既能上抓罪犯,又能下探人心。 其实他们更羡慕的是乔法医。听说啊,邢队长私底下还是个宠妻狂魔呢。 此时乔某人却暗暗揉腰。 什么都好,就有时候吧,体力能不能不要那么好?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所以车库的保安大叔真的是认真的吗?11:30关门?

  “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听.....”

  宋清辰这个点居然还打电话给别人?她原想跟宋清辰说一声让司机来接一下她,也是不行了。乔阡婳挂下电话。看来只能用她的“11路”去宋清辰家了。

  其实说远也不远,可若是用双脚,还是有一段路的。

  接近零点的城市大路上凉风习习,乔阡婳顺着路灯烁烁的人行道行入中心公园。

  中心公园算是市中心最大的公园,只不过建立时间有点长远,随着附近的娱乐综合体建成,便不再注重对此地进行维护。

  就算是路灯昏暗,行走不便,但是穿越公园可以减少不少的时间。

  乔阡婳太阳穴的神经抽了抽。也不知道宋清辰那里是不是已经世界大战了……

  经过茂密树丛的拐角的处,乔阡婳眼前更加漆黑。

  “嘶——”

  乔阡婳短吸了口气,脚腕上传来明显的疼感。她俯下身摸了摸,地上的不明物体。

  好像是根断掉的树枝....

  她摁了摁脚腕处,耳边突然传来一阵清晰窸窣声,奇怪的窸窣声。

  乔阡婳缓缓站起身,静静在黑夜中搜寻声音的来源。

  “呼,呼。”

  接着传来的是一阵清晰的男人沉重呼吸声。

  也许是自己神经过敏了...乔阡婳紧了紧眉头。只是这么大老晚,在这种公园还敢做这种事?

  突然闷声沉重的一响。似是什么大体积的物体从高处重重摔在地上的声音。

  她脑中神经一紧。

  与此同时她脑中忽然浮现出凶手写的那张纸条

  “上帝之子说,小心夜晚。”

  小心...夜晚....

  她半眯起眸子透过树丛一块缝处望去,对侧是一块较大的空旷绿地,破旧的路灯忽闪忽灭,昏暗中,一个人影诡异的拖行着一个不小的包裹,正朝绿坡地的高处缓缓爬上。

  乔阡婳并没有细想下去,牛仔外套口袋里的随身携带防身手术刀还剩下一把,她猫起身子从后绕行上去。

  周围静的很,若是打电话求支援一定会惊动他,乔阡婳快速摁了条短信。

  “中心公园,速来。”

  邢毅的联系方式......她思量了一会儿还是直接发给了于萌。

  前面的可疑人因为推行重物的关系走得很慢,乔阡婳便慢下脚步跟着走这条羊肠小道。

  走着走着,前头的人猛然停下步子。乔阡婳心头一紧,转身隐在一棵树后。

  呼,这人的警惕性还真是挺强....

  她小心侧头看了看。

  人去哪儿了?

  乔阡婳忙走出树后,几步快速上前,走到了这条黑暗的羊肠小道的尽头。

  眼前是一块小山丘,绿色短草铺满空处。四周空空,甚至没有一块矮灌木。凉风吹过山丘,四下无人,只见草坪的正中央上,侧对着她站着一个女人。

  淡淡的月光朦胧的散在她的侧脸上,诡异的苍白。

  “你是谁....?”

  乔阡婳冷声质问着,缓缓靠近。

  “女士,如果不说话我就报警了。”

  女人没有说话,只是站在原地,无声无息。

  “女士?”

  一束光射向站立的女人身上。眼前的女人的模样在乔阡婳手机强光的照射下清晰的显示在眼前。

  女人上半身赤裸,以一种略微扭曲的姿势站在地上,一头微卷凌乱的金发,而面孔死一般沉寂,呆滞的目光直直投向她。

  怎么....没有胳膊?

  女人的两只胳膊处空空荡荡,从不同的位置被完整割下。

  乔阡婳心中一滞。萧瑟的风从四面八方直吹而来,吹起女人下半身的白纱。

  这是...断臂维纳斯?!

  “救...我....”

  原本死寂的女人突然张开她那发白的双唇。幽凉的声音随风萦绕在她的耳畔。

  “啊!”乔阡婳惊然向后踉跄了一步。

  身后同时传来脚步的声音,乔阡婳回头,刚刚那个瘦弱男子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后,她还没做任何反应,男人突然慌不择路的转身逃去。

  “站住!”

  黑云拢月,夜色愈深。

  乔阡婳追着男人跑出了公园,路灯忽然恢复明亮,男人转进了一条深巷。

  还真是能跑啊?乔阡婳跟着转进小巷。

  巷子不深,那头就是灯火通明的大道,可却不见了男人的踪影,两侧墙壁空洞的回荡着她的脚步声。

  突然,那男人忽然出现在她身前不远处,还未等她反应,被一把向后推压在地,脑袋接连一阵嗡嗡作响,眼前一片模糊。

  男人虽说看着瘦弱,可力气却大的惊人。再加之她根本毫无防备,竟被他压的死死的挣扎不开,眼看已经落了下风。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进来!”耳畔只能听见瘦男人在她身前咯咯笑着,忽敢手腕上一紧,两只手被麻绳牢牢的捆住。

  乔阡婳不再挣扎挣扎,眼前渐渐清晰起来,她暗暗将袖子里的手术刀一寸寸挪出。

  “小子,我是刑侦局的警察,你若是敢再动一下,就死的很难看了!”她冷眸望向瘦男人,瘦男人猛然顿了顿,忽的又笑起来,

  “刑侦局?我管你是什么局,你还被我绑着呢!如果不是你这么穷追不舍,你可能就不会死了。”瘦男人脸色苍白,颧骨高凸脸颊凹陷,那双又圆又大的脸珠子兴奋的望向她,唇上骷髅头的唇钉随着他的说话上下浮动。

  “不过呢,死在我手上,总比死在那人手上好。否则你的下场不会比刚刚那女人好多少。”男人拿出一把美工刀明晃晃的恍在她眼前。

  “唔唔!”嘴上被死死塞进一块白布,她嗓子有些恶心,却只能呜呜咽咽的发出声音。

  乔阡婳努力定下神。这人神智很不稳定,怎么看都不像是能干出有条不紊的大案的人,而他口中说的那人....恐怕他似乎知道凶手是谁!

  “别叫了,没人会来救你的....”瘦男人别过她的脸,笑的一脸猥琐,“啧啧,看看这个小脸蛋,死之前还是先让我过过瘾吧?”

  他解开裤带子俯下身,那嘴就要贴上乔阡婳的唇。

  “喂。”

  瘦男人只觉得肩上一沉,扭头看去,一个相貌俊逸的男人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下一秒,他被狠狠被摔出去。

  “你谁啊?!”瘦男人色令智昏,一鼓作气爬起身拿起手中的刀子就朝邢毅捅去。

  邢毅微微一个侧身躲过男人的攻击,随即一手绕上瘦男人握着刀的手腕朝左后一拧。一声惨叫,手中的刀应声落下。

  “饶命!饶命啊!!”

  “饶命?”他笑容宛若修罗,牵起男人的手臂一个过肩重重摔在地上。那瘦男人痛苦的呻吟着,挣扎了一会儿就不在动弹。

  “乔阡婳。”邢毅低沉的声音回荡在空荡的巷子里,“下次擅自行动的时候记得汇报!”

  乔阡婳眸里映入他的身影,由路灯投下长长的影子。他蹲下身解开她手上的绳子,她看见他那一双眸子里明显是带了火的。

  “我.....”她站起身,脚上没由来一软,他一伸手臂一揽,她便跌进他的怀里。

  “谢谢.....”

  “你感激我,也不用投怀送抱的。”他微勾起唇角。

  谁投怀送抱了?!乔阡婳即刻推开他。

  “那个男人好像知道凶手,你没有把他打死吧?”

  “他没死,只是昏过去了。”邢毅淡淡说着,一边拉下臂弯处卷上的衣袖。

  “还有草坪上那个女人,我们已经找到了,她死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