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半心

更新时间:2020-05-06 15:36:09

半心 已完结

半心

来源:落初 作者:林桑榆 分类:其他 主角:周小姐 人气:

《半心》为林桑榆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民国旧年,大上海的许家被城南霸主林施与陷害,唯独许家独子许至楠被事先得到消息的许父匆忙送往英国。同年,林施与的宝贝独生女林未然也被送至法国读中学。五年后,林未然归国,却早已比同龄少女多了些许不为人知的心思,与同样心机重重的许至楠狭路相逢。两个年轻人展开一场针锋相对爱的较量。当仇恨裹挟的爱情将两个人的心烧焦,究竟是该放手,还是同归于尽?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虽然一时新鲜将周继之留下了,林未然还是隐隐有些不放心,她吩咐下面的人去调查对方的背景,得到的答案却是一无所知。有很多同名同姓的周继之,可是没有一个能和她们家扯上什么关系。不过她记得,前不久,有个姓周的男人上门来闹事,被打死了。但诚如她最初对周继之所言,每天这样上门的人,多不胜数,最后的下场不是打死就是打残。林未然见多了,渐渐也就麻木。关于善良这部分,她不是没有,只是她一直深信,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所以说起来,周继之遇上她,算是幸运的一个。

林家表面上做的还是光明磊落的生意,林子大了,再猖狂也不得不掩人耳目。林施与去年送了两间小商铺给苏毅,要他自己打理,于是苏毅准备将周继之安排在自己手下,偶尔去进个货物什么的。苏里是在与同学逛完闹市的当天晚上,就见到了周继之。对苏里的第一印象,周继之只有骄纵二字来形容,与林未然的古灵精怪和傲慢不同,苏里身上只有单纯的娇气,好像她才是正宗的林家大小姐。看样子在林家,苏氏兄妹的确受到了良好的对待。

女生一把扑进苏毅的怀抱,挽住男子硬实的手臂,嘴里满是撒娇的口吻。手上那个款式新颖的白色小提包在身侧一甩一甩,那是林未然从法国带给她的礼物。

哥。

见到来人,苏毅整个面部表情就软化下来,和谁一起逛街了?这么晚。

还不就是夏清么。淮海中路新开了一家咖啡店,好像很受欢迎,我们去试试好不好?

苏毅还有些事要办,不过他对这个妹妹总是没有辙的,只好柔声推过几天,过几天一定去。苏里虽有些不高兴,但也不是完全不懂事,只好作罢。女生紧接着会注意到周继之,完全是因为对方那略带压迫性的身高,还有面部上的那些青紫色彩,已经看不出具体样子,只有那双眼睛冷然,好像能将一切看穿。可还不待她开口多问,苏毅便拉着自己要离开,临走前告诉周继之好好休息,把伤养好了再谈上工的事。闻言,周继之只默不作声点头,转身回到那个小房间。当时的苏毅总是有种感觉,周继之站在他面前,纵使语气平常身份低下,却不带一丝卑亢。

咖啡馆所处地段很黄金,四周有装潢复古的西点铺,还有人潮拥挤的百货店。两兄妹散步去咖啡馆,苏毅与苏里并肩而行,听她絮絮叨叨说些闲话。

好像夏清的大哥夏子玉,刚从英国回来了。

嗯,听说了。

诶,哥,学校有个男生在追夏清,和我们同级,长得挺好看的,不过被我挡了回去。

苏毅不解,为什么人家追的是夏清,你反而去出面挡回去?

女孩低笑几声,如果没有得到夏清的同意,我能帮她做主么。不过哥,你会不会太笨?夏清的心意你还不了解?这么好的女孩子上哪去找阿。

知道下一句话就是什么只认夏清是大嫂,其他人不要,苏毅赶紧出言将她打断。

要成家,先立业。业都没有立好,怎么能给对方一个安稳的家?再说,城西夏家,不是普通平民能轻易攀得上的,纵使老爷器重我,但再怎么说,我也只是个下人。所以有空你还是劝劝夏清,别将心思放在一个不现实的人身上。

苏里一向比苏毅要聪明些,每每夏清有什么表示,他那些婉转拒绝的话她何尝不懂?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哪是不想成家,你分明是只想与某人成家。既然夏清你觉得高攀不起,那么她,就更不可能了不是吗?

然后苏毅难得的瞪了女生一眼,休要多嘴。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还不清楚?你现在最大的任务就是用心上课,别一天东想西想的。

闻言,苏里倒真的不搭腔了,只是有些怨愤的将头偏向一边,加快了步伐,自顾自往前走。知道自己的语气是严肃了一些,苏毅赶紧跟着几步追上前,迎面而来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妇人,却一把将他抓住,将手里的纸条摊开给苏毅看,声音抖颤。

年轻人,你知道不知道这个地方要怎么去?唉,这人老了,脑袋也不好使了…

那个地方有些偏,是众所周知的平民区,或者更应该说是难民区,他和苏里以前也住过,他不陌生。苏毅心生可怜,硬是将周围的路线,和周边所有设施都讲解得一清二楚,这才在老人连连道谢的声音中转过头,视线搜索着被气跑的任性女生。

淮海整条路上,都是些很洋派的店面,那几乎有四层楼高的黄铜大钟,也在其中显得气势非凡。有许许多多的人从苏里身边经过,女生脸上都是一副高贵的表情,男人举止也绅士有加。苏里原本正在生闷气,苏毅怎么就那么死心眼呢?眼前放着一个这么好的不要,非要去沾惹那个城府极深的大小姐,她可不想苏毅被人耍得团团转还不自觉。她很讨厌林未然,或者,那种感觉应该被称为嫉妒。这一点,苏里从未对任何人提起。她记得刚到林家的第一天,林未然将手里的仿真洋娃娃递到她眼前,小脸上和语气里全是满满的骄傲。

她说,你叫苏里么?苏杭的苏,里面的里?我觉得这个娃娃不好看,送给你吧。

苏里便在第一刻讨厌上了这样的林未然。她凭什么呢?凭什么用这样的语气对她说话?不过是因为有个了不起的爸爸,她才能一副千金小姐的做派,有什么好炫耀的?不喜欢的东西就像垃圾一样扔给她?她苏里不稀罕。可是毕竟居于篱下,所以在众人的眼光中,苏里依然乖巧地伸手接过了那个有着一头金黄头发的娃娃接过,说了这辈子第一句违心的话。

谢谢。

后来的苏里终于如愿以偿地待在周继之身边,也第一次向他提起那件过往。

我从不承认人生来就有高低贵贱之分,最困难的日子,和我哥在大街上乞讨的时候,也没有觉得自己有多低下。那是因为当时的我,还没有遇见可以比较的人。林未然的出现,扎实地将那封存在心底的自卑唤醒,明明就与我差不多大,可为何她就能锦衣玉食高枕无忧的生活那么多年?还高姿态地将她不要的东西,以那样施舍的眼光递到我面前。她凭什么?!

周继之捏着苏里略弯的发尖安静地听,他感觉得到身旁的女人有多愤恨和歇斯底里,可他没有过多安慰,只是听着听着,唇角就上扬了。他想起第一次见林未然的时候,对方也是那样倨骜不驯,高高在上的模样。可她明明,明明眼睛里有光影流动。之后,周继之开口说了那晚的唯一一番话。

他说苏里,林未然是个矛盾综合体,面对她越喜欢的东西,往往会伸手将它推得越远。一边想接近,一边又企图给自己抹上层层的保护色,这是严重缺乏安全感的表现。林施与纵然再宠她,再只手遮天,情感上能给予的毕竟太少。你见过在外人面前,她有那样的高姿态吗?她只会微笑得像个成功的大家闺秀,怡然得体,心里却不断打着小算盘。而你与林未然最大的不同,就是你将情绪摆在脸上,她将真心藏在心底。

每个人解析爱的方式都不同,有的像火,有的像风,有的放在心中。

从儿时不欢的记忆中拉扯回现实,眼见苏毅还未追上前来,苏里漫步在步行街中央,将对方鄙视了百八十遍,再抬起头,却被眼前的景象吓出涔涔冷汗。

苏里原本还在埋怨苏毅没有追上来道歉,抬眼却发现一辆不知名的小汽车像失去了控制般,直直往她的方向撞过来。人在遭遇突发事件的时候,大脑会停止运转三秒,一片空白,当时的苏里就正处于那样的状态,她在原地,愣了,傻了。随后赶上来的苏毅在不远处也目睹了那一幕,他想突破身边源源不断的人群跑上前去,奈何在这样短的瞬间,那距离还是太远。

汽车将喇叭按得使劲作响,苏里却如同僵化的石碑,动也未动。下一秒,她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人往侧边扑倒,连带着翻了一个圈,两只手臂垫在身下。汽车从苏里刚刚站的位置碾过去,方才煞住车。司机是个年轻小伙子,对方下来一个劲儿的赔不是。

对不起对不起!刚学车,手脚不听使唤!

听人家这样点头哈腰,诚恳的道歉,随后追上来的苏毅,心里的火气还是被消了大半。他一挥手,青年便迫不及待地开着那辆破车,一阵风走了。苏里死死将眼睛闭住,感觉到有人扶自己起身,她才张开眼,对上那张隐隐还带着伤口的面孔。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他好像叫周……继之。如果刚刚她没有感觉错的话,她不想被这个男人放开,他的怀抱,很温暖。

不理会女生停驻在自己身上的眼光,周继之沉默着将苏里扶起来,苏毅随即也反应过来,搭把手去扶,表情心里都写满了感谢二字。周继之却只是甩甩那两只刚受到压迫的胳膊,淡着张脸,吐出几个平淡的音节。

下次小心点。

浑厚的嗓音,寂然的表情,苏里却能感觉到她的一颗心在蠢蠢欲动。谁说,少女情怀总是春?

苏毅看看男子手上提的牙刷等洗漱用品,来购置东西?意识到对方是在给自己说话,周继之点下头,转身欲走。苏毅却又上前去将他拦下。

从今天起,我苏毅拿你当朋友。多的话我不也太会说,总之,大恩不言谢,以后有用得着我的地方,知会一声。

闻言,周继之身子一顿,随即抬脸给了苏毅一个淡淡的笑容。

好。

明明对方已经离开很远,苏里的目光却紧追随着男子的背影不放。她忽然觉得,原来以前过的那些快乐日子,其实并没有那么快乐。小桥流水的纯音乐声流泻在整个街头,唱针细细地刮在密纹唱片上,将所有多愁善感都摊在路过行人的面前。

前进,转弯,路过一个垃圾桶,周继之将手上的东西凑近眼前看了看,随即毫不犹豫地扔了进去。前方有人在等,一个是年过半百的老妇人,一个青年男子,看到周继之的身影,那两人好像才松一口气。老妇人最先上前,接过周继之手上的一块大洋,满脸皱纹的脸掩饰不住笑意。

谢谢这位少爷,下次还有这样的好差事记得找我啊…

打发掉了一个,背后的青年男子狠狠吸一口手里的劣质烟,这才上前来。近了看,那额头上全是细密的汗水,仿佛被吓得不轻。周继之快刀斩乱麻,将事先谈好的价钱付给他,还多加了两块大洋,说算是给他压惊。青年惊魂未定,他叫住周继之,很有些郁闷地开口。

我经常觉得自己命贱,死了就死了,没什么可惜。可没成想,世上还有比我更不要命的!刚刚老子手心全部是汗,要是车子稍微加速或者你动作稍微慢一点,那可是几条人命的事情!***!这年头,钱怎么这么难赚?

想要的效果已经达到,周继之成功博取到苏毅和苏里的信任和感恩,有了这两兄妹,以后在林家的路,好走许多。他心情有些好,于是转过头来好好打量眼前的人。唔,眉目还稍显青涩,应该比他小一两岁,但那眼神,却像经历过许多事情的人,有一种不符合年纪的沧桑。听见他的话,周继之倒真的扬了扬嘴角,他伸手将对方手里的劣质烟一把夺过来,踩熄在脚底。

那你愿意跟着我么?

青年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回答,愿意!周继之挑眉,倒没想到他答应得这样爽快。

为什么愿意?

因为我感觉,跟着你,有肉吃。

此后,时光几度荏苒,安小笙都一直记得那个夜晚。漆黑的天幕下,他甚至都看不清对方的表情,就冲动地对着那个比他还不要命的人大声回答我愿意。原因很简单,就像当时解释的那样,他直觉跟着周继之混,有肉吃。而事实是,他真的有了肉吃,还成了众人都巴结的对象,温香软玉通通抱在怀,这些都是安小笙这辈子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周继之都帮他做到了。只是他也越来越觉得,在周继之所有名利财富的背后,总有一块地方,是空的。

有生之年,有些人,是注定要狭路相逢的,只是他和她,都太任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