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我是冥婚新嫁娘

更新时间:2021-04-04 07:00:34

我是冥婚新嫁娘 连载中

我是冥婚新嫁娘

来源:微小宝 作者:老鬼 分类:其他 主角:顾娘红布 人气:

《我是冥婚新嫁娘》作者:老鬼,其他类型小说,主角:顾娘红布,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我居然被自己的亲二叔塞进了花轿!还成了顾家村恐怖祭祀的受害人,这究竟是嫁给山神还是给鬼当口粮?面对着一具腐尸我心里满是绝望,千钧一发之际被他救下,从此生死簿上我是他妻,所以到底谁说的晕倒了不回答就是默认?!住手!别占我便宜!...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李纪春吩咐完剩下的事我们就离开了,江老大的妻子要顾着老太太,走不开,家里也没个男人,没办法,她也只能让刚刚那个递给李纪春红包的小姑娘送我们出来,这小姑娘是江老大的女儿,长得倒是有些漂亮,名字也开得好叫江应巧。

小姑娘领着我们出了巷子,我让她回去吧,她摇摇头说不行,直到送到何云长的车边她才对着我们道了谢说声“开车小心。”

家里刚刚发生了这些事,我不太放心她一个小姑娘自己回去,何青衫却扯住我,打开车门把我推进去:“你个外人操什么心,还想人家小姑娘送你第二趟吗?走吧走吧。”

说得也是,我抬眼望了望江应巧往回走的小身影,进了车的后座。

车轻微一晃,四人都已经上车了,也不见得何云长发动车子,等李纪春瞥眼看到小姑娘进了巷子,说了声:“走吧。”何云长才一扭车钥匙把车发动。

车路旁的树向车后奔去,我闻到车里那种今人的发闷的味道心底有点恶心,烈阳打在脸上也不知道是车让人发晕还是这烤人的光让人发晕,在夏天坐车对于一个晕车专业户来说可真是个实实在在的折磨,我把车窗打开,靠着窗子,感受着风从我脸上扇过,这才好受了点。

今天这事倒是解决得挺快的,我还以为要来做法啊什么的,捯饬捯饬怎么也得弄个一两天,李纪春倒是不以为然,他说这类事其实解决起来大多数是不花时间的,但你要是轻轻松松一下就给弄好了谁还乐意掏那么多钱给你呢?那些个摆着大桌子做法花样一套一套的大多都是做给人看的而不是斗鬼,这回光是灭了那只占了江老二身子的黄鼠狼,就已经达到了效果,不需要做多余的事。

我悟有所思,可李纪春一提起江老二我就想起他最后挣扎的样子,那种人像气球一样迅速瘪下去的诡异场面,本来只是晕车隐隐有些恶心,这下直接是反胃了,我一只手捂着嘴,狂拍何云长的车座,心里狂喊:停车!!!

完事他压根不明白我的意思,头也不回还颇有无奈的给我来句:“别闹,我开车。”

…………姑奶奶闹你个大头鬼啊!姑奶奶这是想吐!想吐!

我捂着嘴撑着自己,何青衫见我这幅鬼样赶紧喊:“哥!咚咚晕车!快停车!”

好家伙,这孩子也算是明白了一回。

“哥!她要吐你车上了!”何青衫一吼,何云长一惊,立马猛踩刹车,我这本来还能坚持一小会,结果他给我来这一出?!我被这个急刹车一颠,胃里的东西就全特么涌出来了,憋不住了……我心里暗骂一声,快速偏过去揪住闪躲的何青衫。

“呕…………”呕吐物从嘴里涌出,鼻腔都被灌满了,难受得我眼眶都润了。

何青衫压根没能躲开,惊叫着瞬间僵在座位上 “呜呜呜……哥……她吐我身上了……”

前座的李纪春笑得可谓是人仰马翻还拍手叫好,见我吐完支起身子立马从前面抽了几张纸递给我笑夸道:“勇士!勇士!”

我接过纸擦了擦嘴,觉着很不好意思,吐出来的东西几乎都在何青衫身上。

这时候车已经停在了路边,何云长揉了揉太阳穴,他说:“青衫……”

何青衫哭唧唧的看着自己老哥:“呜……哥……”

“下车去。”

“什么?”何青衫傻眼,说好的长兄如父最暖不过兄弟情呢?假的!都是假的!

“下车去,你身上太脏了……”何云长不但没有一丝的不忍心,还手动帮何青衫打开了车门。

何青衫僵着身体,吸吸鼻子,挪了挪屁股,还是瘪着嘴下车了。

那副小样子让我这个始作俑者心里也不禁感叹道:可怜!真可怜!

何云长叹了口气,瞥了我一眼,我立马正襟危坐起来,微笑,假装乖巧。他不说话,打开车门下车,见他没有骂我,我心里居然还担心了起来?不安的又挪挪屁股,小眼小眼的瞄过去。

何云长打开后备箱,扯出一件白色的t桖然后扔给前座的李纪春,李纪春接过衣服了然的笑笑二话不说就把身上的袍子给脱了下来,自己把t桖换上,再把长袍递给何云长。

何云长手里拿着长袍皱皱鼻子,离何青衫远远的递长袍给他,喊何青衫“换上。”

何青衫站在路上一双眼睛泪汪汪:“可是……”这是大马路上啊,让人怎么换衣服……

何云长才不管这些,把长袍又往着何青衫递了递催促道:“快点,趁现在路上没人。”

何青衫轻哼一声,快速的脱下上面全是呕吐物的衣服甩到一边伸手扯过长袍就往身上套。

“还有裤子,都不要了。”何云长出声阻止打算上车的何青衫。

何青衫夸张的撩起长袍的下摆,一摊手“哥!裤子就不要了吧,这也才弄上去没多少啊。”

“臭。”

“可是……”何青衫还想争辩可何云长压根不给他机会甩下一句“不脱你就不要上车了,走回去吧。”说完,转身就回到车上了。

何青衫手里扯着长袍再三斟酌下还是在何云长发动车子的那一刻嘴里喊着“我脱!我脱!”然后脱下了自己那条绿色的马裤两三步迈上后座,“咚!”一声关上车门。

我不敢挨何青衫太近,默默龟缩在一边调整自己,争取不吐第二次。

何青衫更是不敢挨我近了,缩在另外一边跟我说:“咚咚啊……下次你不舒服记得提前说哦。”

“嗯……”要是我再吐在他身上,估计何青衫就真的要在半裸和有些回家两个之间选一个了。

接下来何云长刻意放慢了速度开得平稳了很多,我虽然依旧很难受可是总算憋住没发作第二回。

靠在车后座靠着靠着我就睡着了,再醒来的时候,何云长的车已经开进了他们兄弟里住的小区里面。

这时候天色有些黑了下来,晕车吐得肚子空的我更是饿得慌,但我硬是没有一点食欲,一下车就急急的跑回楼里狂按电梯,我现在只想蒙上被子好好睡一场,睡得昏天黑地那种!

太累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