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水葬

更新时间:2020-10-08 14:29:48

水葬 已完结

水葬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钱琨 分类:其他 主角:吴吴月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钱琨原创的其他小说《水葬》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吴吴月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林柯无意中从网上购买到一把剪刀,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这把剪刀背后竟然有一段令人惊恐的黑历史,剪刀曾经的主人,似乎在另一个世界窥视着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五章

淝城是一座新兴的城市,作为中国长三角地区的西部省份的省会,她的发展速度极快,几乎每一年都在对城市原有的规划进行改造和扩建。在淝城要想找到一条偏僻的街区困难很大,但并不是完全没有可能,自从有了电子地图之后,这个世界就没有不到的街区。

“除非这个街区不存在?”苏棣静静的看着林珂划着鼠标,一点点在淝城地图上寻找“布林街”,他也经常去淝城,同样,他也没有听过这个街区。

“动用你的关系!”林珂回过头对他说道,“你在淝城朋友这么多,只要这条街存在过,就一定能够找的到。”

苏棣着看林珂发黑的眼圈,点了点头。

8月20日,在林珂发现方媛尸体的第三天,苏棣带来了一条消息,他通过一位朋友找到一位叫做郑辉的导游,这个导游知道布林街在哪里。

“我要陪你一起去,而且,我要通知警方!”苏棣说道。

“没必要。”林珂想到在吴月家中对张凯说到了剪刀的事,那刑警明显没有放在心上,“我们俩去就行了,还有你朋友带路,不会有危险的。”

苏棣无奈的点点头。

淝城八月未的傍晚,暑气未消,街边行人匆匆,街边的夜市已经展开,夜市上迷蔓着各种各样的气味。路边的樟树叶片被白天的烈日晒的微微有些下垂,这是一座美丽而又充满着生机的城市。

林珂和苏棣站在一条名叫三孝口的街边,他们在等朋友的电话。这位名为郑辉的导游是苏棣一位朋友的朋友,苏棣和郑辉从未谋面。据说郑辉晚上要带一个团游夜河,只有抽空才能带他们去布林街。他们约好二十点在三孝口见面,现在是十九点。

一辆出租车突然在俩人的面前停住,一个圆圆的脑袋从前车窗钻了出来。

“苏棣吗?”那个伸出头的、有些发胖的男人问到,苏棣点点头,“上车吧,我带你们去找布林街。”他接着说道,“我就是郑辉。”

车子在淝城市区内连续的拐动着,最初的道路相当拥挤,十分钟过后,路面渐渐的变得宽敞起来;再过了十分钟,路面上的轿车越来越少,偶尔呼啸而过的,都是大型的运输卡车。

郑辉竟然提前了一个小时来接他们,苏棣说道,“郑辉,你今晚不带其他旅行团了吗?”

“我还要带!”那个叫做郑辉的男人回过头说道,“不过和你们一起游夜河。”

郑辉他告诉林珂和苏棣,布林街的确存在过,只是很少有人知道,偶尔来寻访布林街的人,大部分都是外国游客。

“外国游客?”林珂说道,“他们为什么要寻访这条街!”

“这条街是一个外国人建立!”郑辉说道,“很久以前建立的,大概有一百多年了吧,所以,很吸引一些国外人来访古。”

“有这么久?”林珂问道。

“是的。”郑辉笑着说道,“虽然知道那里的人并不算太多,但是对于访古的游客来说,布林街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暮色西沉,夕阳最后一抹红色也消失在天际边,汽车已经行驶到郊区,公路旁边是不见边际的田地,不断出现的、起伏的矮小山地显示出江淮地区最常见的地貌:起伏的丘陵,以及密布在其中的、不知道从哪里流出来的小河。

路变得越来越窄,已经由四车道变为两车道,最后变为只能容下了一个半车行驶的车道,好在路上只有他们一辆出租车在开着,车子在行驶中没有遇到什么阻碍。但最后,连出租车司机都开始抱怨了。

“我很难带头回来的客人。”那司机说道,“这地方的终点在哪里?”

“快要到了。”郑辉说道,他用手指向西边,“你看,那座桥就是了!”

郑辉手指的西边,仍是一片丘陵,在暮色中,隐约可见一座建筑的形状,至于桥,林珂真的没有看见。

“郑辉!”苏棣问到,“你多长时间会带一个团到这里来找布林街?”

“大概一年前,曾经有人来找过这里。”郑辉点燃了一支烟,“是一个德国人,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团,你们的运气很好,和两个英国人凑成了一个团。不过,这条街已经完全是在水底了。”

“水底?”林珂说道,“是什么意思?”

“布林街早就不存在了,被淹到水底了。”郑辉说道,“我之所以知道这条街藏在这里,是因为我从小就在这里长大。关于这条街的典故,有很多种传说。”

林珂注意到司机的握住方向盘的手在微微颤抖,路边的是江淮地区少见的高梁地,微风吹拂过,发出“沙沙”的声音,象是在互相倾诉着,讨论着路上这一车陌生人。

“我听过这里的传说,这个地区叫做迷村!”那司机颤抖着说道,“如果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你们要往这里来,我根本不出这趟车!”

迷村?

“迷村的意思就是,汽车进入这里,容易迷路。”郑辉笑着说道,“其实不仅仅是汽车,我小时候,有人骑着驴还迷过路,按说那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因为动物不是依靠视觉来判断路的方向,是依靠意识。”

“你只是告诉我一直往西走,”那司机抱怨道,他有些紧张的环顾着四周,“我没有想到会来这个地方。这个地方,不干净!”

“不干净?”林珂问道,“那是什么意思!”

苏棣的脸色铁青,显然,他掏出了手机,看到手机的信号只有两格后,他的脸色更难看了,“不干净的意思就是有不正常的东西出现,郑辉,你小时候就是在这里住的吗,有没有遇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我的阳气很旺!”郑辉突然哈哈大笑一声,“我没有遇到什么不干净的事情,不过,这个村子也很久很久,久的让人都想编点故事出来。”

车子往左侧拐了一个弯,突然变得颠簸起来,车轮下面的路已经变成了石子路,那座看似遥远的建筑,似乎还没有到。

“师傅!”苏棣突然对司机说道,“你等等我们,反正你在这里也不好载回头客人,不如等我们吧一起走吧,钱好商量。”

那司机依然左顾右盼的看着周围的景致,“可以,不过不能耽误太长的时间。”

“其实,我们一直在自己吓自己。”郑辉笑着说道,“你们都觉得这里容易出现问题,主要是因为这里人迹罕致,这是人心理上问题,并不是有什么灵异事物,你们想一想是不是这样。”

林珂再一次看看这个叫做郑辉的男人,他将年三十的年纪,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平头,有些发胖,看起来有些木讷,但不论是口才还是大脑着实灵活。林珂也再次看了看窗外,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远处,只有山体的轮廓,在黑暗中一动不动的静立着。

车子静静的向前的开着,所有人都闭上了嘴,车灯前面是一条看不见边际的路,路边依然是高梁地,五六分钟过后,一条石桥突然出现在前方。

“到了!”郑辉说道,“这就是布林街的入口。我们的游船,就在桥的下面。”

林珂打开了车门,她第一个走下车去,一股清新的植物气息冲入她的鼻腔,这为她有些疲倦的身体注入了些活力,林珂环顾四周,汽车刚刚驶过的是一条布满着石子的泥路,路面还算平坦,大概很少车辆行驶的原因;汽车的前方,是一座十米见长的石拱桥,她向那座桥走了过去,桥的对面,是一块斜坡,远处,他们早在半小时前就见到的建筑轮廓,终于出现在面前,那是一座典型的徽式建筑,白墙与青瓦反射出幽暗的光芒。

“布林街就在桥的下面?”苏棣也下车了,他向桥下望去,桥下的水似乎是静止的,林珂突然觉得,这里实在很静,实在不象八月份的荒郊。八月份的郊区,接近死亡的夏蝉会不停的鸣叫、树丛中满是各种各样的小昆虫、鸟儿也会在夜晚集群的飞过,它们都有一种附属品,声音。

没有声音,万籁俱静,甚至连桥下的河水都没有声音,在漆黑的夜色下,河水象墨汁一般,静静躺在桥下。

“麻烦师傅您在这里等我们一会。”苏棣对那司机说道,郑辉肥胖的身体突然变得灵活起来,他灵巧的钻出了汽车,从桥左侧的一个斜坡滑到了桥下,这算是个天然的小码头,“我们的船!”

桥底停着一艘简单的旅游船,船体发出暗黄色,船身还带有遮阳顶篷,林珂迟疑了一下,跟着郑辉也走到了桥下,苏棣跟着走了过去,她想把自己的手塞给苏棣,却被他一手挡开,看得出来,苏棣有些生气。

至于吗?

那船头坐着两个雕像般的黑影,这是艘七人座的小型旅游船,船座共分为四排,林珂踏上了第三排的座椅边上,她的身体给船体带来一阵摇晃,接着又是一阵摇晃,苏棣也上船了。

船头的两个人,已经回到了第一排座位上,郑辉给他们递了两件救生衣,他顺势将另两件救生衣扔给了林珂,“穿上,以防万一。”

这时候,坐在前排的那两位英国人说话,“导游,我们可以开船了吗?”

他说的是纯正的中文,林珂微微有些诧意。郑辉说道,“我们可以启程了!”

船尾的柴油发动机发出阵阵刺耳的鸣叫声,船体摇晃了一下向前驶去。发动机的声音成为这条河流上唯一的声响,郑辉打开了船头的灯,河依然是漆黑的,河边好象有片土黄色的堤坝,但林珂没有在河堤上见到绿色的青苔。

郑辉的解说词开始了。

“自古以来,淝城是兵家必争之地。三国时,曹魏政权曾经与孙吴政权在这里激战过。三国演义里有一回目叫做‘张辽威震逍遥津’,指的就是两家对于淝城的争夺。你们看河边的堤坝,那实际上是一片旧城墙。”

“我从小就在附近的村子长大,这里旧时属于一个丁姓的庄园,桥的南侧,那座丁姓的庄园还保留在那里。你们要找的布林街,就在这条河的下面。”

“这条河叫做什么名字?”林珂问道。

“没有名字,它只是一条河流而己。它最终汇入南淝河,南淝河的终点是巢湖。”郑辉接着说道,“下面要说布林街的来历了。前面说了淝城是兵家必争之地,在十九世纪中叶,中国东南部发生了一场著名的战争,就是太平天国起义。而皖省,则成为太平军和清军争夺的焦点。”

“在太平军和清军的战争中,夹杂着一群奇特的外国人,这群外国人采取了骑墙的方式。从各国的领事们到各省的外国商人,他们都表示会站在中立立场对待清廷和起义军。实际上,这群外国人经常把大量的军工产品同时卖给交战的双方;另一方面,一群在本国失意的流氓军人,往往会加入清军或者太平军中,从中获得高薪以及爵位的回报。如美国人华尔和英国人戈登的洋枪队,他们是清军的一支重要武装力量,而太平军内部,也有洋人部队。”

“这条布林街,就是一名叫做Brown的英国人建造,在安庆被太平军攻破之后,淝城成为清军与太平军战争的折冲点,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这样的地区是相当危险的,但是对于英美法的商人来说,这个地区拥有很大的商机。”

“首先,他们的安全得到了双方的保障,交战的双方都刻意的保护这些外国人的利益和安全;其次,他们的商品可以同时销售给双方,这样一来价格就会很高,这位叫做布朗的商人,就在此建造了布林街,通俗一点说,形成了一个商户以外国人为主的集贸市场。”

林珂看着船底的河水,河水似乎根本没有流淌,它象条黑色的缎子一般静静的卧在这里,林珂轻轻的用手试了一下水温,竟冷的缩了回来,这河水,可能只有四五度吧,为什么会这么低温。

“布林街为什么会被埋在河底呢?”苏棣问到。

“因为一场大火!”郑辉说道,“布林街是被一场大火烧毁的,火灾过后,这条街被挖成了沟渠,久而久之,就成为现在这条河流。”

“你怎么知道的。”林珂突然反问道。

“小时候,有一位大哥曾经潜到水底,找到了一块被火烧过的砖块。”郑辉有些黯然的说,“他就迷上了这条河,后来,不过在十岁的时候有一次游泳时差点溺水而亡。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这里游过泳,当然,也没有人再游过这条河,那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

坐在前排的两位英国人,很安静的听着郑辉与林珂的谈话,即使是在夏末初秋的季节,他们依然穿着长袖衫衣,甚至连还夸张的戴着帽子。林珂接着问道,“有人,往布林街寄过东西吗?”

问过这个问题后,她听到苏棣发出了一声轻笑,这个问题的确有些幼稚,谁会水底的街道寄东西呢?前排的那两个英国人突然有一个人转过了头,鬓边露出了微微卷起的黄色长发,她是个女人。

“寄东西。”郑辉站直了身体,“大概指的是往那丁家老宅寄东西吧,这条布林街,早就睡在河底了!”

“布林街33号,”林珂说道,“有过这个地址吗?”

这句话仿佛带电一般,坐在前排的两个英国人突然同时站了起来,那个操着流利中文的男人转过头来说道,“你们也要找布林街33号吗?”

林珂有些惊异的看着眼前的两个人,男的长了一张标准的蒙古人的脸庞,女的则是标准的欧美美女,瘦长的脸蛋,眼圈深凹。林柯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接着那个男的又问道,“是为了买一把剪刀?”

林珂点了点头,接着又摇了摇头。

“我们是为了相同的目标。”那个欧美女人说道,“我叫做凯瑟琳,这是我的丈夫吴。我们就是准备到布林街来买一把剪刀。”

林珂惊讶的张着嘴,苏棣则冷静的观察着这对夫妇,他注意到,当凯瑟琳说话时,她的丈夫吴几次欲制止妻子说话,但最终还是让凯瑟琳说了下去。

“你们为什么要买那把剪刀?”苏棣问到。

凯瑟琳看了看他说道,“你们呢?”

林珂还没有来得及说话,船尾突然发出轰的一声响,船体猛然剧烈摇晃起来,苏棣勃然变色,他坐船的最后一排,他可以清楚的感觉到,有一个硬物正在猛击船底的尾部,他已经嗅到一股浓烈的油味,柴油发动机已经坏了,油液已经泄露了出来。

郑辉脸上同样出现惊诧无比的表情,船体在发疯一般的摇摆,“也许撞上了水下的什么东西。”

“绝对不是!”苏棣叫道,“有个东西在不断的撞击着我们的船底,是个活动的物体!”

林珂只觉得脚底一凉,一股冷水已经从破裂的船底激射出来,她大叫一声,她觉得好象有只手在船底拽着她的脚一般,她的身体突然向下了陷了一截,船底已经露出了大洞,黑色的河水已经象涌泉一般灌进船舱。

“弃船!”郑辉绝望的叫道,“你们都穿着救生衣,跳下去,往河岸边上游。”

林珂只觉得脚下的河水如寒冷澈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半截身子突然向舱底洞中滑去,苏棣惊叫起来,猛然扯住了她的救生衣,这下更糟,救生衣的拉链“哧”的一声从她肩上滑开,她的身体如一块石头一般,向河底沉去。

在浸入河水的一刹那,她只听到见苏棣的叫声,然后是无边的黑暗。

冷,这是林珂现在唯一的感觉,她觉得自己的身体象突然被冰冻似的,身体慢慢向下沉去,一股冷水猛然激进了她的鼻腔,林珂忍不住大声的咳嗽起来,更多的冷水激进了她的肺部,这却在最短的时间内让她清醒过来:我落水了,现在要游上去。

林珂突然看见,自己头上的那片水域猛然亮了起来,象秋天夜晚的霞光一般,火一般的晚霞照着这条黑色的河!她突然发现这条河并不黑暗,水很清澈,甚至她好象还能看清水滴的形状,只是身体在不断向下沉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