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竹马翻译官Ⅰ

更新时间:2022-11-22 07:39:31

竹马翻译官Ⅰ 已完结

竹马翻译官Ⅰ

来源:时阅 作者:木子喵喵 分类:其他 主角:墨深阿姨 人气:

《竹马翻译官Ⅰ》由网络作家木子喵喵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墨深阿姨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小时候被人称为的两小无猜,青梅竹马,从俊朗的少年到帅气的男人,她陪他成长了十余年。 可是十余年的时间似乎也不够她了解他。 他从小就特别喜欢欺负她,没有他在的时候他就不许她跟别的小朋友玩。 长大后的他依旧霸道无比,可是她却从没拒绝,只因为她觉得自己在他心里是特殊的。 可是,现实永远磨人,两颗不能交集的心,永远站在彼岸。 再见面时,他是全世闻名的翻译官,而她只不过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微恙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她不懂怎么会有这种人,说当陌生人就真的陌生的连她都以为当初的熟知不过是自己前世的幻觉。

  她也气恼的不去看他,他和思弦的关系她是知道的,说是男女朋友又没到那种程度,偏偏别人却总是能看见他站在她们的宿舍楼下等她。今天的遇见不算是第一次,可是却依旧如第一次一样的心酸与心痛。

  她一直低着头,当思弦介绍寝室的同学的时候她只是轻抬头给了对面的人一个微笑,她没有看墨深,连一个斜视的眼神都没有,仿佛是赌气似的,既然他可以将她当陌生人,她为何不可以?

  “好奇怪,今天究竟是什么日子?”在场有位男生提出了疑问,那是坐在墨深右边的男孩,长得白白净净的模样,举手投足间一看就知道家庭状况非富即贵。实际上思弦认识的朋友基本上都是这个条件,连何墨深也不例外。

  思弦露出一个优雅的微笑,终于把秘密揭晓:“为了庆祝墨深的第一次国际会议的同声翻译工作成功,所以请客。这可是我们A大引以为荣的事情,从建学至今从没有过一个大二的学生能够参加国际会议的翻译任务哦。”

  一旁有人调侃,“可这该请客的也是我们未来的何翻译官,怎么就让你给捷足先登了呢?”

  “就是,我可是听说何翻译官一天就赚了两万块,大家这么熟,不请客也太不厚道了吧?”

  大家的眼光一齐投向一直沉默的墨深,他脸上的表情还是淡淡的,仿佛自己不是话题中的人一般。

  最后还是思弦笑着解围,“这顿饭是我替墨深请大家来的,我请客,他买单,这样还不行么?”

  好在大家似乎都习惯了墨深的性格,有人哈哈大笑起来,“当然行,话都讲到这份上了,怎能不行?看来这顿饭是双喜临门啊……”

  话中带话,在场的人饶是像微恙那般没心思的人都能够听的出来,她下意识的朝墨深望去,不料他竟是也在看着她,漆黑的眸子盯着她,好像想知道她会有什么反应似的。

  这……是错觉吧?

  听着周围一片祝福的声音,微恙转过头对着餐桌上的女主角傻笑,那个双喜的第二个喜应该是这顿饭之后,思弦就正式成为墨深的女朋友了吧?

  心里酸的冒泡泡,按道理说,有点骨气的人现在就会立刻闪人,可是……骨子值几个钱?够她换回一个曾经的墨深吗?

  如果她真的有骨气就不会在高一升高二那年,墨深为了避开她竟跳了一级直接读高三,她还傻得拼命念书只为能够和他考上同一所大学。

  其实那个时候她也想跳,可是没他那种能力,校长不让。

  哼!于是,微恙化悲痛为食欲,发泄般的吃着菜,好像这是某人的肉,不咬的面目全非不罢休。

  “微微……你昨天晚上没吃饭么?”坐在她身边的萧北用一种看猪的眼神瞅着她。

  她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成了饭桌上的焦点,不知何时大家的眼神都停在了她身上。

  一旁今天难得收敛了一些的韵闻若有所思的瞅着她,说:“微微,你不是跟我说要矜持的么?”

  言外之意是,你咋就那么不矜持呢?

  微恙低着头,觉得自己有点对不起广大群众,原来人生起气来真的会连形象都不顾了么。

  好在大家的注意力很快就转移,坐在萧北对面的一位男生忽而站起来向墨深敬酒表示恭喜。那是一个长相英俊的男生,戴着眼睛,从微恙的这一边恰好能够看见他好看的侧面线条,优美光滑,鼻梁挺直。

  以前微恙就总是有一种错觉,只要跟墨深在一起的男生都是非常的优秀,他们都拥有不同于别人的独特气质,能够轻易的就抓住别人的视线。就连女生也是这般,大概他所认识的人里面,就她一个人最普通吧?难怪会被老天剔除出他的世界里。她不只一次在想,当初上帝在缔造墨深人生的过程中,是不是一个不小心打了瞌睡,所以才会出现她这么普通的小插曲。

  插曲吗?可是电视剧里往往都是插曲比主题曲还要受欢迎不是么?

  正想着,不知道是不是她气的眼神出了幻觉,她怎么觉得那个男生在敬完酒后向她这里意味深长的瞥了一眼?应该是她的幻觉吧?那么帅的帅哥应该不会瞥她的,要瞥也瞥他身边的美女才对。

  饭桌上的视线很快被转移,接二连三的有人向墨深敬酒,就连萧北和韵闻都单独敬过,晕,难不成她也要?她有点担心她敬过去的酒,墨深不喝怎么办?

  正犹豫着,只听一个男声传来,“思弦,这位也是你的同学吗?怎么看起来很沉默?从开场到现在一声都不吭?”

  微恙本能的看过去,一双狭长黑亮的眼睛看着她,是刚才带头敬酒的男生。

  呃……不对,怎么全场的视线又转移到她身上了?难道他口中看起来很沉默的同学是她?

  “我们家微微可是淑女。”思弦打趣道,“可是淑女今天的思维好像不在现场,这里除了你之外的人可都是敬过酒的,微微你是不是也该表示表示?”

  微恙呵呵两声笑了起来,“我可不是什么淑女,刚才我一直在想别的事情所以给忘记了,真不好意思,我现在就敬酒。”说完拿着萧北替她倒得饮料站起来,刚要说话却被打断。

  “什么是敬酒?敬酒敬酒当然是要喝酒了。用饮料代替可不算数。”

  不知谁又闲闲的说了一句,微恙悲愤的望过去,竟然又是那个男生!

  当眼神触碰的时候,他竟然还朝她绽放了一个看似斯文,实则欠扁的笑容。

  微恙盯着那人飘逸有致的短发,清爽的白色衬衫,形貌言谈均是一付谦谦君子模样,可是她脑袋里却很自然地想起了一个词——“衣冠楚楚”。

  “微微。”有人碰了她的手肘,小声提醒她。

  她这才回过神,自己正拿着酒杯在发呆,那男生装绅士,“我帮你倒酒。”

  “我自己来就好了。”微恙连忙从萧北旁边拿过一瓶酒倒在自己杯子里,她才不要他倒的酒,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哈哈……”有人笑起来,“这可是我第一次见有人敢夺回我们家古晨的面子。我还以为你是少女通杀,难得也有吃瘪的时候。”

  那叫古晨的男生听到这话也不生气,只是看着微恙笑。

  微恙忙转过眼神,却对上墨深的眼睛,那原本毫无笑意的嘴角仿佛又黯淡了下去。

  “墨……嗯……何师兄,我敬你。”这句话,她是掐着自己的大腿说出口的。

  只见墨深眉梢微挑,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何师兄?”

  微恙僵硬,看着他高大的身子缓缓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她一咬牙,豁出去了,“何师兄祝贺你我先干为敬。”没有停顿的说话,她对着杯子便一口干掉,啤酒一入口就让她的胃开始难受了起来,脸也迅速的红了起来,以前医生说过是她体质差的原因,最好是不要碰酒这类的东西,要不是今天特殊情况,她也不会喝。

  她似乎看见墨深的眉毛皱了一下,这个小毛病他是知道的,容她自作多情一下,他是在替她担心吗?微恙正悄悄的在心里窃喜,就见他抿了一口酒,然后又神情淡然的坐了下去。

  心里不是没失落的,只是习惯了,也就没以前那般难受了。

  呆呆的坐了回去,捧着杯子边缘在咬,微恙的脑袋很快就被酒精潜入开始昏昏沉沉的,眼神总是不由自主的就向墨深那边看过去,墨深和别人在聊天,有时候竟也会不经意的瞥向这边,两人视线对视上的时候,微恙超想挖个洞跳了算了,好在别人的注意力都不在这里,思弦又忙着招呼朋友自然也没发现,

  他那天的样子一直都印在她的脑海里,格子衬衫,白净瘦削的脸颊,波澜不惊的表情。微恙记不清自己有多久没有这么近的和他说过话了,虽然只有一句话并且跟她想要表达的一点关系都沾不上边,但是她心里还是很高兴。

  期间,她总是能感受另一道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可是每当她看过去的时候,那道视线又没了。

  值得怀疑的是那个叫古晨的家伙一直都津津有味的吃着藕夹,明明就是薄薄的一小块,看过去四五六次了,他还在吃!

  这饭吃了两个小时,直到微恙觉得自己在不走就要睡过去了,大家猜三场。

  有精力充沛的人提议辗转KTV,继续下一场。微恙想都没想就打算拒绝,虽然她是很喜欢K歌了,但是每每看见墨深身边有思弦在,她还是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整整两年多了,她跟墨深没有说过一句话,在脑海里设想过很多场景,却从来没想过那一天会像今天这般的措手不及。

  这时,放在口袋里的电话响了,她看过去,是苏烟是的短信,让她早点回家。

  回了一个“好”字之后,她对众人说:“KTV我就不去了,你们好好玩吧。”

  一句话把大家的脚步都拉住了。

  “怎么?”这句话是墨深问出的,让她有些讶异,他居然会主动跟她说话。

  “我妈说太晚回家不安全,所以你们去玩吧。”

  墨深没再吭声,只是面色依旧冷峻十足

  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竟窜过一丝报复的快感。

  “有这么多人在怕什么?”思弦说,“晚些时候让墨深送你回去?”

  她让墨深送她回去时因为墨深有车,并没有其他什么意思,微恙是知道的,只不过……

  “我妈找我有事呢,而且不太好麻烦何师兄。”她微笑道,“我先走了,你们玩的开心!”

  说完,就抬脚走人,这一次没有去看墨深的表情,但是她心里却是愉悦的。

  是谁说过的,有人为了吸引另一方的注意往往会做一些她讨厌的事情来引起他的注意,微恙想,她自然不想要他讨厌她,但是她喜欢引起他的注意的那种感觉。

  墨深,你听得到吗?其实,我一点都不希望跟你只是陌生人。

  微恙跟他们告别了之后慢慢的走到了对面马路的站台,等了五分钟,车就来了。是双层的车,上一层没有遮盖,她上了楼梯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想看看夏日夜晚的星空。

  夏天的夜晚总是很美,褪去了白天的炎热,寂月皎皎,树影婆娑,迎面而来的凉风打在脸上似乎想要将所有的阴霾都吹散。她看着眼前灯火璀璨的城市突然就想起了心里的那个身影,那个时候也是这样的夏夜,十岁的她被他骗到了大院的梧桐树上下不来,坐在上面鬼哭狼嚎,他张开双手在下面接她,一脸慎重的保证:“我一定会接住你。”

  她停止哭泣,问:“真的吗?”

  “真的!我要是骗你,就让你一辈子嫁不出去。”他很严肃的发誓。

  她不干了,“为什么你骗我,受惩罚的却是我?”

  “哪有!你要是嫁不出去,我就要养你一辈子,受惩罚的是我好不好。”

  “你说你要养我?”

  “当然了。”他一本正经,“除了我,谁还会要你这个鼻涕虫!”

  虽然被说成是鼻涕虫,可是她的心里还是开心的不得了,她说,“那我下来了,你可要接住!”

  最后的结果是她下来了,他也接住了,但是英雄救美的下场是两个人一起摔了个结实,她还好,可怜了压底的墨深,手臂被蹭破了好大一块皮。

  回过神来,微恙忍不住轻笑出声,四周投来怪异的眼神,她掉转头假装没看见。

  那个时候真好啊,如果早知道的话,她一定会拽着他要他发誓,“何墨深,你这辈子都不能不理我!”

  正想着的时候手机再次响了起来,她低头一看,是小弟。

  “姐,你过了江汉大桥吗?”

  微恙往外面看了一眼,“已经过了呢。”

  “你又忘记去表店拿我的手表了是不是?”

  “……”对了,上次她一个不小心弄坏了叔叔从国外给他带来的名表,一直放在国内连锁店里修,本来上个星期就修好了,她一直忘记去拿了,说好这个周一定去拿的,可是已经坐过站了……

  “下周再去拿不行么?”她试图商量。

  “NO!NO!NO!”那边非常抗拒她地拖延症,“你的信用已经破产了,下个星期还会有下个星期。”

  这小霸王的性格还真讨厌,真不愧和某人是一个爹生的。

  “好了,我去就是了!”

  挂了电话,微恙有些郁闷,她小时候被何叔叔的大儿子欺负也就算了,为什么长大了还要被他的二儿子欺负?

  这个问题其实没有一点值得探讨的价值。微恙在心底叹息,起身在下一站停的时候下了车,刚想要过马路去对面搭车的时候,一辆黑色奥迪突兀地出现在她面前,微恙本能的退后一步让路,却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上车。”

  她惊讶的抬头,嘴巴里吐出连自己都不相信的两个字,“墨深?”

  坐在墨深的车里,微恙脑袋一直处于极度茫然却又兴奋地纠结状态,她本来是想要做后面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车后门一直打不开,副驾驶座的门一打就开了,她当然不会白痴的以为是墨深故意的,为了不让墨深被开罚单,她只有坐进去。

  这么多年来他们连话都没说过,突然就这么近的距离,教她怎能不紧张?人家情侣间的交往还要一步步来呢,他们之间怎么也说隔着那几年,说不生疏那是不可能的,怎么着也不带这么快的缩短距离吧?

  微恙偷偷的打量着开着车的墨深,从她这个角度只能看见他棱角分明的侧脸,在路灯中忽明忽暗的,鼻梁高挺,深锐的黑眸专注的盯着前方,他一向是这样的人,做什么事情都不喜欢三心二意。

  其实这是她第一次坐他的车,车子是何叔叔替他买的,熟悉墨深的人都知道他不是一个喜欢招摇的人,他从来都不会把车子开到学校,除非必要,他一般都不碰车的。

  “你……不是跟思弦他们去KTV了么?”微恙试图找话题,从上车开始,车里就蔓延着一股僵硬的气氛。

  “你希望我去?”墨深说这句话的时候看都没看她一眼。

  微恙郁闷了,什么叫她希望他去?她喜欢他别去他就会不去吗?那她希望他以后见到她别再对她装作视而不见了可不可以?

  她嘴巴一扁,扭过头看着窗外不再说话了,看着窗外飞速倒退的风景,她突然就想,他们之间究竟算什么呢?难道真的要成为陌生人他才开心吗?

  “我要去XX名表专卖拿东西。小弟的表放在那里修了。”她忽而又开口,话应刚落,悦耳的诺基亚铃声想起来,墨深接起电话,“喂……妈……我还在外面……嗯……跟一个朋友……我晚点再回去……好。”

  挂了电话,车子正好开到了路口,墨深掉了一个头,向反方向开去。

  微恙还在他口中的那个所谓的“朋友”上纠结,就看见他突然将手机丢了过来,“把你的手机号码输进去。”

  她一呆,拿起手机,光滑的触屏手感很好,颜色是纯黑的,让她想起墨深的第一个手机。

  那是读初中的时候,家境好的学生大多都有手机了,墨深的家庭条件好,自然也少不了。很多爱慕他的女生就会到处打听他的手机号码,天天给他发信息,什么信息都有,基本上都跟写情书一样,肉麻肉麻的。但是墨深却一条都没看过也没回过,他从来都不会把精力放在自己不关心的事情上,这种冷漠的性格不晓得伤了多少多情少女的心。反倒是她,每条都读的仔仔细细。那个时候她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翻他的短信还有电话号码,然后再偷偷的将他的短信删除的一干二净,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像极了一个怕男友出轨的女友。

  那时候的幼稚行为此时想起来似乎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而喜欢上他,应该在更久以前吧?

  她失笑,收起神思,认真的用墨深的手机打起自己的名字来。

  她在打字的时候,墨深的眼神是在她身上的,灰暗的灯光下她的指骨纤细,皮肤光滑。印象里她的手心指尖总是冰冰凉凉的,像一个冰块,也许谁都不知道,偏是那种冰凉奇特的触感从小至今都停留在他心间很久很久。

  微恙自然不知道墨深在那几秒钟的时间眼光是停留在她身上的,当她将手机还给他的时候看见的依旧是他专注开车的侧颜。

  车子很快就到了表店门口,微恙放下安全带说:“我待会儿自己坐公交回去就可以了,你……”

  “我在这等你。”他淡漠的打断她的话。

  “噢……好啊。”微恙有些呆滞的打开车门,下了车。

  凉风吹来,吹醒了她的思绪。走了两步,她再看一眼那辆黑色的奥迪,不由得懊恼起来。

  天啊!她在好什么啊?她不是应该客气的说“不用,不好意思麻烦你”才对的吗?今天一再的见面已经将她的脑袋细胞都抽光了,她真的不适应这样冷漠的墨深,虽然她已经在心底做了决定,要开始主动地跟墨深说话。

  过去常听人说是自己喜欢的就要主动去追求,若是错过了后悔就来不及了。她给了彼此两年多的时间缓和,两年了,什么事情也该淡漠了吧?就在今天在饭店见面之后她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不是没想过最坏的结果,可在她想来,最糟也不过是他不理她。可老天爷似乎比她还着急了点,在她还没完全做好准备的时候就让他突然的出现。

  她承认自己是真的好期盼和他单独相处,可是并不是像现在这种状况,冰冰冷冷的,好像两个人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微恙拿好表出来的时候,果然看见那辆熟悉的奥迪还停在那里,她深呼吸了一口气,走到后门,想要换个位置。

  可那把手像是跟她有仇一样,怎么扳都扳不开,无奈,她只有重新坐回副驾驶的位置。当她打开门的时候正好对上墨深凝视她的黑眸,她硬是挤出了一个笑容,“呵呵,我刚才只是觉得坐后面比较方面,省的绕过来浪费时间。”

  解释完之后她自己都觉得这个借口跛的可以。

  “是吗?”果然,他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嘴角却明显勾起一抹嘲讽的笑。

  多年的相处告诉她,他不高兴。

  微恙讷讷地坐上车,车子开动了。

  她看着公路上的一排排车尾灯,忽而开口道,“我给你讲个笑话吧?我今天刚从网上看到的。”

  他沉默。

  她就自动把他的沉默当成默许,她笑着讲,“笑话是这样的:一对夫妇避孕失败后生了一个小男孩,孩子一生出来就紧握拳头,一直笑个不停。护士很奇怪,把他的拳头一掰开,发现里面有一把避孕药,接着小男孩开口说话了,你知道他说了什么吗?他大笑的对他的父母说:“你们两个想弄死我,没那么容易,哈哈哈哈……”

  她笑的正开心,一抹冷淡的声音传来,“好笑么?”

  微恙闭上嘴巴,看过去,墨深的脸上半点笑颜都没有。

  不好笑吗?可是她把这条笑话发到她的读者群的时候,她的读者们笑的可乐了!

  “就算不好笑,你也不可以当做很好笑的样子么?”她抱怨的喃喃道。

  他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微恙也很有自知之明的不再开口,于是车上又陷入了沉默,一直持续到他送她到家门口。

  微恙下车说,“谢谢你送我回来。嗯……你不进去看看吗?你好久都没回家了,叔叔见到你一定很高兴。”

  他冷淡的说了三个字:“不用了。”甚至连看都没看她一眼。

  微恙没来得及再开口,奥迪从她身边驶离,汇入车流中。清冷的月光突然让她有些恍惚。直到此刻,她都不懂,墨深在饭店之后突然出现的原因。

  微恙站在原地呆了很久,直到碰见邻居打了声招呼,她才匆匆的上了楼。

  她现在的新家是以前单位大院新盖起来的小区,大多大院里的邻居都搬了过来,虽然住的地方更加的舒适,交通也方便了,可却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少了当初的那份熟络。每层楼房都被厚重的防盗门隔阂了起来,虽然楼下也有个大院子,但是再也没了当初那般,大人聚在一起谈天说地,孩子们聚在一起玩捉迷藏的日子了。“远亲不如近邻”的感觉已经离得越来越远,身边越来越多的是陌生的邻居,一起住在一栋的也有十几家,碰上点头致意的已经算是熟悉不过的可,而要叫上名和姓的是在有些难度,微恙总算有些能够体会以前有人说过的“悲哀的邻里关系,见证着城市的无奈。”

  原来,随着时间的流逝所改变的不仅仅是她和墨深之间的关系。

  拿钥匙开了门,一眼就看见下了晚自习的小弟坐在沙发上边吃水果边看电视。微恙走过去,抢了他最后一个西瓜放到嘴巴里,小弟被气得哇哇大叫,“姐!你吃了我最后一片西瓜!”

  “废话,我有眼睛看见了。”微恙很不屑,“男子汉大丈夫这么小气,以后怎么找女朋友?”

  “苏微恙,你是不是管的太宽了!小弟双手环抱,挑起小眉毛瞅着她,“我的表你拿来了没?”

  微恙翻了个白眼,把手上的袋子递给他:“拿去!”

  “哼!算你识相!”

  “……”

  “微微回来了?”这时,一个和蔼的声音传来,是墨深的父亲何家贤,身后跟着的是她的母亲,苏烟是。

  微恙年高一的时候,她家和墨深家发生了一些事情,后来她才知道原来墨深的父亲竟然就是苏烟是当年奋不顾身为他离家出走的那个男人,东窗事发,倔强的何太太要跟何家贤离婚,带着墨深离开了家,虽然最后何家贤和苏烟是走在了一起,但心里还是很愧疚,试图向要补偿什么,但是要强的何太太根本就不接受,所以墨深对微恙的疏离以及种种隔膜都是有理由的。

  微恙时常都在想,她母亲是破坏他们家庭的第三者,墨深只不过是不理她而已,如果换成是她,一个破坏了他们家庭的女人的孩子,她恨不得一刀把她给了解了才好。

  “叔叔。”她乖巧的叫了一声。

  一行人都坐到沙发上,苏烟是微笑的问,“今天聚会玩的开心吗?”

  虽然她已经有三十多岁了,但是一点都看不出老的痕迹,在微恙的眼里,她的养母一直都是一个美丽的女人,虽然她的确是破坏了别人的婚姻,但是在她心底,她依旧是个善良的女人。

  “还好。”微恙回道,“帮一个同学的朋友庆祝,他好厉害,才大二就能够帮政府人员做翻译了。”

  “哼!我家墨深哥也很厉害。”小弟忍不住骄傲的插嘴。

  看着眼前这个几乎和墨深小时候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人,微恙在心底笑,我说的那个人就是你墨深哥好不好。

  苏烟是突然道,“微微,你上次不是有提过想要找兼职吗?”

  微恙一愣,不知道母亲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个,这好像是她上个学期说的。大概是心里一直存有疙瘩,墨深高二就跟着何太太离开了这个家,她却住了进来,总觉得自己有些鸠占鹊巢味道。从大学开始,墨深就已经脱离了父母自己开始赚学费和生活费了,而她的学费和生活费却都是何家贤替她出的,所以她也想自己能够独立一些。

  可是那个时候母亲不是不同意么?怎么过了这么久却突然又提起?

  大概是看出了她眼中的疑问,何家贤解释说,“伯莱画廊你知道吗?我跟那里的老板是老朋友了,下个星期他画廊会有法国客人来参观,需要几名法文翻译,我想这是个好机会,就跟你要了一个名额过来,你想不想去?”

  “伯莱画廊?”微恙诧异。

  怎么能不诧异呢!大概没人会不知道这个城市乃至整个地区最大且盛名远播的画廊吧?她知道何叔叔认识的人一向都很大牌,但是却从来没想过自己的第一份工作竟然是如此得来的。

  做伯莱画廊的翻译耶,凭她的非专业法文水平,真是有点难度。

  原本在研究他的宝贝手表的小弟突然扭过头很不屑的说:“爸,妈,你们也太看得起她了,要我说,你们还是别把太大的希望放在姐的身上,等我上了大学,我可是会好好奋斗!我要做伟大的翻译官,替你们争口气!“

  微恙一个巴掌拍到了他脑门上。

  “干嘛打人?当姐姐的了不起啊!”小弟抚抚脑勺,横眉竖立。

  “你说我坏话,打你一下算客气!”微恙哼道。

  “你打掉我两万个脑细胞,还叫客气?爸妈,你看看,你们俩没在的时候,姐姐就是这么欺负我的!”

  何家贤笑,“你姐一个星期才回来一次,每次我都在场,可没见她有欺负过你。”

  “哼!你就会替她说话。”小弟一副痛苦的表情,“以后我一定要警告未来的姐夫,我姐是峨嵋派灭绝师太的嫡传弟子,千万不能追她,追了她将后患无穷!”话撂下,他忙拿着手表进房门。

  “这孩子!在说什么傻话呢!”

  三人皆被他可爱的模样逗笑了。

  小弟是何家贤和苏烟是十二年前生下的孩子,谁也不知道,他们竟然瞒过了所有人将他偷偷的带到这么大,小弟名叫何墨昭,不知道是不是何家的男人都有嫡传因素,墨昭从小就特别聪明,学习成绩在学校次次年级第一,完全是当年墨深的小翻版,只不过他的性格分外开朗,除了和墨深一样的具有小霸王气质外,其他性格的倒是一点都不像。

  回过神来,只听何家贤道:“微微,关于工作的事情你自己好好考虑。你这么大了,什么事情也有自己的想法,我并没有强迫你要变得很优秀,只希望你能开心就好。”

  “我知道。”微恙笑道,“这一次是个很难得的机会,估计别人想去都要争名额吧,虽然我法文真的不算很好,但是我还是想试试。”

  “不愧是我家微微。”苏烟是拍拍她的手,“你要知道,我跟你叔叔并没有给你压力知道吗?”

  “嗯。”微恙点头,她怎么会不知道,这个家里唯有叔叔对她最客气,因为她是苏烟是从小带大的,另外两个都是他自己亲生的,用一句不好听的话,毕竟她不是他的亲生女儿,有什么事情也是先让她先,自家的孩子可以多虐虐没关系。

  这当然只是一个比喻,看小弟那开朗的样子就知道小时候被宠惯的,墨深更不用说。

  从小到大,微恙都知道何家贤对她很好,在她的记忆里,他从来都是和蔼的不得了,

  从来没骂过她打过她,小时候墨深欺负她的时候,他也会站在她这边帮着训斥墨深,其实潜意识里她已经将他当做自己的父亲了吧。

  和何家贤苏烟是聊了一会儿,大家便各自睡觉去了。

  微恙坐在沙发上泡了一杯牛奶,看了会儿电视,突然想起自己学外语的原因。在墨深高考被A大录取之后,她就偷偷的在自己的书页下写上了“A大”两个字,并且开始很用功的学习。那时候她的水平离A大还很遥远,从小到大她的成绩都只属于中上游,和墨深自然是不能比,但是那个时候她一点都不担心,因为每次只要成绩下降的时候,墨深便会自发的给她补上去,依赖上墨深简直是太容易的事情,他是她从小到大除了母亲以外最亲密的人,她自小就跟在他屁股后面,有他为她遮风挡雨,以至于后来的她不管遇到什么事情,第一个念头就是:怕什么呢?天塌了下来还有墨深帮她顶着呢!是呀,只要有墨深在,不管多困难的事情也变得简单易解决。

  可是她却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陌墨深不再站在她前面替她把障碍都挡光,她该怎么办?如果有一天天真的塌了下来,墨深不在,她一个人能顶的住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