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都市之仙医

更新时间:2022-09-23 05:21:17

都市之仙医 连载中

都市之仙医

来源:黑岩 作者:田璞 分类:其他 主角:肖遥明白 人气:

新书《都市之仙医》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田璞,主角肖遥明白,是一本其他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肖遥,不逍遥,回家等死的病秧子,机缘得仙医传承,以无上《五行诀》和《医典》打开玄妙世界。财侣法地,修行必备,自此,肖遥不再低调,以仙医行走天下,谋财富,得仙侣,收门徒,横扫天下鬼鬼魅魅,得重开仙医宗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杀!”

李翰文和陈军同时大吼,为身边的战友打气,人与狼碰撞在一起,一边是血盆大口的凶牙利齿,一边是锋利无比的现代开刃砍刀。

“咔咔”声不停响起,空气中充满了血腥味。

真正的交战没有太多的花俏,你来我往就只有短短的几次碰撞,谁占据先机,谁就拥有胜利的权力,失败者只能成为另一方的口粮,这就是大自然的法则。

狼,是狡猾的。

人,是智慧的。

无论野狼有多么的狡猾,有多么凶残,但他们面对的是曾经的军人,有纪律和团队精神的军人,结局早在开始时就已经注定。

一次冲锋,七只野狼倒下了五只,剩下两只,其中就包括那只隐藏在狼群中的狼王,它意识到碰到硬茬,立即转身就逃,另外一只看到狼王撤退,它也没有一丝犹豫,朝着狼王的反方向拔腿就跑。

这一仗,没有狡黠,没有计谋,一次原始的冲撞,一次凶猛的撕咬,就这么简单。

这一仗,没有战术,没有豪言,一次习以为常的扣动扳机,一次条件反射似的挥动手臂,同样如此简单。

剧烈的对冲,来得快,去的也快,原始的丛林中,血腥、悲壮的沉闷气息弥漫在这丛林的夜空之中,似乎是一道令人感觉凄凉的风景线。

李翰文终于松了一口气,立即询问:“有没有受伤的?立即检查。”

“我左手被狼咬了一口,幸好没有咬掉一块肉,他娘真疼。”杨敏汇报。

“我右腿受伤,战斗时扭伤的,问题不大。”邱玉明汇报。

“我没事。”小宝的声音。

“小宝,帮杨敏检查包扎一下,打上一针。”李翰文一听四人参加战斗,居然伤了两个,情况不容乐观啊。

“陈哥,你怎么样?没问题吧?”

“没问题,一对一,我还真不怵。一刀毙命,干净利落。”陈军自豪的挥舞了一下手中的砍刀。

李翰文同样没有受伤,但团队里出现了两名伤员,很是麻烦,如果在遇到同样的狼群,战斗就没有如此轻松了。

别看那只狼王逃跑了就能万事大吉,要知道野狼是记仇的,而且还不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那种,有仇立即就会付出行动。好不容易有了十个手下,几乎全部折损在这里,它能甘心吗?

还有那只逃向反方向的野狼,也绝对不是善于之辈,它不一定会回到狼王的身边,但绝对会记仇的。

“陈哥,这神农架野狼多吗?”李翰文满脸担忧的问。

“说不上多不多,在神农架,我也是第一次遇到狼群。不过,在咱们山下,每天晚上都能听到野狼的嚎叫,我们一般情况下晚上是不会走山路的,除非结伴而行。”

“那就麻烦了,野狼是极为记仇的。任务还没完成,现在又有了两个受伤的队友,只怕这次回无功而返了。”李翰文有点唉声叹气。

陈军也有着同样的担心,生活在大山里的人,对大山有着敬畏。在这里,丛林法则表现得淋漓尽致,没有人能够逃脱得了,逃走的狼王确实是个很大的隐患。

“嘭,嘭。”

两声重物落地的声音在两人不远处响起,几只强光手电立即照射到发出声音的地方。

李翰文和陈军看到落地的东西,非常震惊,那是两只逃走的野狼,其中一只就是最先逃走的狼王,在它们身上没有看到一个伤口,狼毫光洁整齐,没有任何被砍杀的痕迹。

“谁?”陈军大声向着野狼后面的昏暗处大喊。

“那位英雄帮我们清除了隐患,还请出来一见,李翰文在此有礼了。”李翰文拱手对着昏暗处行礼。

按理说,敬礼已经成为了李翰文的习惯,但这些人跟在老板后面,学会了拱手行礼,也知道这个世界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有一些不为人知的隐秘是禁忌。

一个头戴着黑色耐克棒球帽,身背采药背篓的身影从昏暗中走出,淡淡的月光下,步伐从容轻松,李翰文双目紧锁,这就是传说中的“禁忌”?

陈军和小宝他们紧握着手中的开山刀,刀尖向下,垂在手臂下,全身高度警惕的看着越来越清晰的身影,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压力,一股强大的压力从身影中扑面而来,只是这种压力没有杀气,不然的话,他们会被这种压力逼迫得挥刀向前,拼命一搏。

“你们胆子真不小,脱离路线进入丛林不说,与狼群作战居然还能放任狼王逃逸,嫌命不够大吗?”淡淡的责备让李翰文冷汗直下。

“再次多谢英雄帮忙,为我等清除隐患。”李翰文拱手向来人鞠躬,然后向后面的人示意解除戒备。

李翰文非常清楚,对方要是有恶意,绝对不会斩杀两只逃逸的野狼,也不会在这夜色中现身。

如果对方有恶意,即便七个有从军经验的人,甚至有三个是属于那种特种战士出身,面对眼前这人,他们根本不是一合之敌,这是李翰文作为保镖的真实感受。

倒不如光棍一点,博得对方好感来得更加实在一点。

李翰文本想说要厚谢,但他怕触动“禁忌”,也不敢轻易开口提及谢礼的事情。

肖遥之所以要现身,就是因为他在远处听到了李翰文和陈军的聊天,知道李翰文这些人是为老板寻找珍贵药材,恰恰其中一味药材就在自己的背篓里,就是那株三百年野山参。

这两年,家里为了自己身上的这破尿毒症欠下不少债务,不管重振医门是多么高大上的目标,现实就是现实,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柴米油盐才是生活的根本,无债一身轻,云开才能见明月,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现实。

因此,对肖遥来说,在最短的时间里,帮家里还债和为家里准备殷实的经济基础才是首要的任务。

李翰文团队的出现给了肖遥机会,他们刚刚和狼群对峙的时候他就知道了,而且远远的观望着,他们之间的对话也全部被肖遥听的清清楚楚,肖遥也准备在他们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出手。

不过,看上去这个团队还不错,战斗力不是一般常人能比拟,十四个人,七个具备超乎常人的战斗力,一战而决,只是没有想到狼王这么狡猾,见机不对就逃逸。

肖遥用神识锁定另外一只野狼后,向狼王方向一跃,一掌击毙狼王,提着狼王又追上反方向的野狼,又是一掌拍出,然后提着两只野狼的尸体回到李翰文他们战斗现场的外围,听了一下他们的交谈才现身。

“其他事等会再说,让我看看两个伤员。”肖遥淡淡的挥挥手,从李翰文和陈军中间穿过,来到杨敏的身边。

“把包扎的绷带打开,让我看看伤口。”肖遥用不容置疑的口气对小宝说。

小宝不敢回头看李翰文的表情,知道这时候请示李翰文只会给李翰文招灾,老老实实地的将刚刚包扎好的绷带一圈圈拆开。

“嗯,这伤口不是很严重。你躺下,我帮你处理一下,三天之内不要见水,三天后拆除绷带就能痊愈。”

说完,肖遥放下背篓,从背篓中找出十几味草药,将草药全部放到两手手掌之中,慢慢揉揉搓,药汁滴在杨敏的伤口上。

杨敏突然感觉伤口有一股清凉的感觉传来,特别舒服的那种,没多久,又有一股酥麻的感觉,经常受伤的杨敏知道,这是伤口长肉的感觉,太震撼了,就这十几根野草,居然这么强大?

肖遥手中的草药被搓得软软的、碎碎的,肖遥将搓碎的草药敷在杨敏的伤口上,然后从小宝手中接过无菌纱布和敷料,盖在草药上面。

“继续包扎好,三天之内不用拆开,不用换药,不用吃那些乱七八糟的药物,更不用打什么抗生素之类的破针。三天之内别见水,三天之后包扎全部拆除即可。”

吩咐完,肖遥又走到邱玉明面前:“扭伤的?”

“是。战斗时一脚踏空,被石头绊一下,估计是肌肉损伤。”邱玉明老实回答。

“我看看。”

肖遥用手摸着邱玉明的脚踝,脚踝上上下下摸了个遍,看着邱玉明咬牙切齿的强忍着疼痛,调笑的说:“你确定是肌肉损伤?没伤到骨头?”

“啊?伤到骨头了?不会这么倒霉吧!”邱玉明满脸苦涩的看着肖遥。

肖遥淡淡的介绍伤情:“韧带断了一根,骨头有点错位。忍一下,我帮你先将错位的骨头回位。”

“啊!”在肖遥悄悄一下用力的同时,邱玉明没忍住大吼了一声。

太疼了,还这么突然,一点准备都没,真心忍不住。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