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鬼夫凶猛

更新时间:2020-07-04 14:59:00

鬼夫凶猛 连载中

鬼夫凶猛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繁华不松手 分类:其他 主角:杜名杨雾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繁华不松手的原创小说《鬼夫凶猛》,主角杜名杨雾,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我叫法直,警校毕业两年,入行不久就遇见了各种诡异的案件,血腥的手法,一桩桩案件的背后,是魔鬼在微笑还是人性的黑暗在招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一章 阴阳命

“你醒了?”昨天被吓的差点丢了魂,于是一直睁着布满血丝的眼睛警视着周围,一不注意还是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便看到我的前世摆了一桌子了兔、鸡等豪华早餐,但全都是生食,只是很生硬地切开了那些动物的腹部。

阳光明媚,草长莺飞,这个房间的世界和这座宅子外的世界是处于同一个时间的。

“你不是死了吗?怎么会?”我的手紧紧地扣住了地上的泥土,打量着这个脸色红润的女人。

“啊?死了?”她一手抓起一只生兔子便粗鲁地张开嘴啃了下去,一嘴的兔血的朝着我说。

就在这时阳光收缩了,有一种傍晚的感觉,可是现在明明是早上啊?

“你要吃吗?”她看着我一脸狐疑地盯着她便把嘴旁的兔子肉做出递给我的样子。

我尴尬地笑了笑,拒绝了。你真的是人类吗?想问又问不出口,虽然有点饿,但是我还不至于沦落到茹毛饮血的地步啊。

她也没在意我的拒绝,然后满脸兔子血地向那只鸟儿微笑道:“哎,小丫头片子,你有名字吗?”

不敢相信,我现在有点怀疑人生了,这绝对不可能是我的前世,今生已经这么苦逼了,没想到前世还这么惨,智商还有问题居然和鸟儿自言自语,是太久的孤独么?

看样子有可能是这样的,第一次看见她便被一群人指着破口大骂,好像也没有家人朋友,却跟一个大魔头住在一起。

“呀~”那鸟儿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居然昂着头啄了她的手,她不怒反笑。

她伸手亲昵地在鸟儿的头上一阵乱摸,眼睛里透露出一份善良的光芒:“那以后我叫你羲儿好不好,哈哈哈~”

突然她的笑声骤然停住了,风云骤变,这个房间里的世界开始剧烈震动了起来,她双孔一紧,抓住我的手:“该走了。”

她另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把鸟儿藏在怀抱里。

我脚下踩着的地面迅速变成了黑乎乎的一片,只是这黑乎乎的大地就仿佛像是一层冰化了的水面,渗透出刺骨的寒气。

紧接着寒气逐渐消失了,黑脚下的地面开始变得平整,我现在身处天牢墙外。

我晃动了她抓住我的手:“你要带我去哪里?”

“嘘。”她没有回过头来看我。

只是我们身后突然出现了一面大镜子,镜子里面有无数的恶灵想要挣脱出来似的,伸着手狰狞地看着我。

我急忙转过头去不去看这些恶灵。我的前世突然就像是一阵风似的冲进了天牢,只是转眼之间,她的手上多了一个脸上布满了丑陋伤疤的男人。

“你要干什么。”我警惕地往她相反的方向退了几步。

她急忙抓住了我的手:“在外面不要离开我的身边。”

然后她紧紧地抓住我向那面全都是恶鬼狰狞的镜子走去。

那些恶鬼有的站在一旁阴冷地笑着,手悄悄地张开,里面握着一个还在跳动的人类的心脏。

有的恶鬼嘴里叼着一根阴森森的白骨,看见我们愈离愈近,双鄂猛地一咬,那根骨头变成了两截。

啊,我不要我不要进入这里面,就在我们刚触碰到镜面的时候我使出全身气力不停地挣扎着。

镜面开始扭曲起来,我看到她冷静的面孔上突然直冒冷汗,说了一句:“不好。”

突然我们像是被龙卷风一样晕眩地吸了进去,周围都是恶鬼,地面上伸出无数的手抓着我的脚。

那个从天牢里带出来的犯人正巧醒了,被一群恶鬼争相夺去,连一声惨叫都没有发出来,就被撕扯的一块一块的。

我看见有的恶鬼伸出两只长长的手臂活生生地把那个犯人的头扳成了两半,流出了令人恶心的大脑和脑浆。那群恶鬼争相张开血盆大口往那里咬去。

旁边的所谓我的前世一直在击退恶鬼,然后拼尽全力在地上画了一个大圈圈,结界里的恶鬼抓着脑袋地狰狞地消失了。

但是一不小心那只鸟儿被甩出了结界。那群刚吃完人类的恶鬼双手、脸上还残留着未干涸的血迹,只是那血已变成了浓烈的黑色。

我的前世嘴唇惨白地冲出了结界,把鸟儿抱在了怀抱里,眼里流着泪水,一瞬间周围的恶鬼伸出了阴森森的手笑的阴风阵阵地逼近我的前世。

“啊~”只见我的前世含着泪水的吻了吻那只鸟儿轻声呢喃道:“虽然是相识不久,但依然很感谢这些天来你能够听我说说心里话。”

然后她狠狠地咬了一下手掌,那手掌突然变得异常锋利,发了疯似的与恶鬼门展开了激烈的对战。

成千上万的恶鬼向她袭来,有的咬下了她腿上的肉,有的咬住了她的肩膀,露出了柔弱纤细的骨头。

她狠狠地咬着下嘴唇,没有发出一声痛苦的惨叫,一只手紧紧地可是却看得出是留有余地地护在胸前,我知道,那里有一只鸟儿。

另一只手不停分秒地朝恶鬼门袭去,快的仿佛像是缺了一只手臂似的。

手臂可能是到了承受能力的极限了,她的额头一直在掉落大颗大颗的汗水,但是她却没有妥协。

她一边用手斩杀恶鬼,一边张开了那樱桃小嘴狠准快地咬在了恶鬼们的脖子处。

阴沉沉的笑声从震耳欲聋慢慢地减小了,地面铺满了一层厚厚的灰尘,不远处有一只人类的手臂伤痕累累地被甩在那里,没有一处肌肤是好的。

她的嘴已经变成了臭水沟的颜色,只剩下最后两只恶鬼了,一只正面目凶暴地盯着我的前世,那只恶鬼的的右脚不断往地上后蹬着。

另一只也在不停地攻击着保护我的结界。

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尸臭味,仿佛重千斤似的要把人压的粉身碎骨。

那恶鬼呼喊着冲我的前世猛冲去,只见我的前世眼中开始渗出鲜血,尽量把嘴巴张到最大地朝恶鬼咬去去。

那恶鬼一脸不心甘情愿认输地开始消失,从下半身消失,在完全消失之前,那恶鬼满目仇恨地朝我的前世那只一直护在胸前的手臂狠狠咬去。

“啊~”即使之前经受的痛苦更多更大却也没见我的前世坑过一声,这时她痛苦地叫出声来了,那恶鬼也像是诡计得逞地笑着,然后消失的只留下一层灰尘。

就在这时保护我的结界最后还是破开了一道小口子,那口子越来越大了。

我惊恐地看了看威胁着我的性命的恶鬼,另一边急忙转头像快站不住的我的前世发出求救信号。

我的前世缓缓地可是却看得出已经使出了最后的力气朝我走过来,突然砰然倒在地上,她没有手臂,只能够用下巴磨蹭着地面前行。

但是她的背部总是高高地拱起的,我知道,她胸前的位置是鸟儿。

结界的口子已经破开了一个头部样大的口子,可是我的前世还离我几丈远。

我慌了神地看看结界里面,什么防身的东西都没有。我只能流着泪看结界的口子愈来愈大。

而另一边我的前世的下巴已经也磨成血肉模糊的一片了,血肉里还扎进了石头沙砾等东西。

“鲜衣白雪,红光照路,归人归途,勿入歧途……”这时这首令人恶心令人害怕到想要活生生把自己头颅拧下来的歌谣又响了起来。

我抱着头在结界的另一端的角落里失声痛哭着。如果这是我的今生,那是我的前世,那老天爷为什么要如此对待我。

我抬起头来看着那个正笑脸盈盈的恶鬼,在一点点地扣点结界。

我站了起来,眼睛却很不争气地流着泪,像丢失了魂魄似的一点点地移向那个恶鬼。最后终于移到他面前的时候。

我拼尽全力地向那恶鬼的手上咬去,那恶鬼随即变成十分面目可憎地用另一只手抓住我的头发。

我用更用力地咬住了他的手臂,他开始发疯似的推我的头,我死命地不放口,他抬起手来往我的头上一劈,一阵疼痛感袭来,我被反作用力弹到结界内侧。

那个恶鬼的眼里溢着鲜血地盯着我,牙关咬的紧紧地,手上的动作变得非常快。

黑乎乎的空间,没有一丝生命的气息,每吸入一口空气都仿佛觉得像是生吞了一把刀。

结界的破洞大到恶鬼已经完全可以进来了,他似笑非笑地朝我走了过来。我苦笑一声之后像是等死的羔羊一样闭上了双眼。

只是久久感觉到不身体被恶鬼淋漓痛快撕咬所带来的疼痛感。

只看见我的前世再次发出惊天一叫后腾空飞起,朝我面前的恶鬼的脖子咬去。

恶鬼的眼神一怔,随即脖子便和身子分了家,头颅滚到地上变成了一堆灰烬。

我看着恶鬼死了以后,长抒一口气,突然“咚”的一声有什么东西掉到了地上,是一个人类的下巴。

我惊恐抬起头一看,我的前世正用半边嘴巴冲着微微笑到。然后身体一软径直往身后倒了下去,我急忙扶住她。

只是一触碰到了我发现,她身除了胸前护着鸟儿的地方,其他部位已经没有一块完整的地方了。

头皮也被撕扯得不堪入目,稀稀拉拉地只剩下几根头发,我哭了,泪大颗大颗地流了出来。

她怀中的小鸟完好无损的朝着她的脸庞模模糊糊地含着:“羲……羲……”

她使出最后的气力对我说道:“我死了之后你们就可以从镜子里出去了……”

“对不起,对不起……如果不是我的话,你也不会死的。”我抱着她不敢用一分力气。

那鸟儿很安静地贴在她的胸前。我的前世的心脏停了下来,我轻轻碰了碰鸟儿,却看到了我的前世的这一生经历。

一睁眼一闭眼之间,我的嘴巴不停地哆嗦着,不敢也不想去相信那是我的前世,眼泪,不知不觉流了一面。

我惊讶地看了看,那只鸟居然在流泪,周围的一切开始剥落下来,露出了星星点点的光芒,周围开始剧烈的震动着,剥落下来的东西变成了一根根闪着寒光的银针像我们喷过来。

我张着满是血丝的眼睛看着这一切,再看着那只好像在悲伤哭泣的鸟,大脑一片空白。

就在银针距离我的头顶几公分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了那刺骨的寒气。可是当我真正闭上眼睛的时候我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疼痛。

天空灰蒙蒙的,残月悬在天空上一动不动,像是被什么绑住了似的,这时有一阵风迎面向我吹来,是温热温热的;但与此同时身后一凉,背后也吹来一阵大风,是冰冷的,仿佛一碰到背后的皮就跟不存在似的,像刀一样的风插进了我的血肉。

地上是那只鸟儿,他还是趴在地上,双翅把一颗晶莹剔透的像是眼泪似的东西捧着,我伸出手去再去碰了碰她。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