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我为学院武

更新时间:2020-06-29 13:50:35

我为学院武 已完结

我为学院武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柳絮飞 分类:其他 主角:墨瑜寒阮毅 人气:

火爆新书《我为学院武》是柳絮飞所创作的一本其他风格的小说,主角墨瑜寒阮毅,书中主要讲述了:被收养的墨瑜寒五岁时爸爸开始传授他“星刹术”,这是一种罕见的搏斗术,9岁那年父亲就再没回来,小小年纪的他一个人又度过了另一个九年。 拥有这种能力的他会给自己的生活带来怎样的不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看到墨瑜寒,眼镜大哥终于暂时停止高谈阔论,利索地爬上自己的铺位,下来时拿了一兜桔子,跟大家分吃。臭脚大哥可能话说过多渴了,一点不客气,拿了一个就吃起来。那姑娘跟墨瑜寒一犹豫,见人家那么热情,那就吃吧!眼镜大哥分完桔子依然不放弃,紧紧盯着他俩,催促着:“吃吧,尝尝甜不甜。”墨瑜寒和姑娘吃了一口,酸的不行,但还是违心地一起说了声甜。可墨瑜寒这时却生了疑心。从修习“星刹术”以来,感官更加敏感,其中当然包含味觉。桔子一放进嘴里感觉怪怪的,起初还想着是桔子烂了,正想说,突然一眼扫见那胖子镜片后阴险的笑,心中一动,知道这家伙肯定有啥阴谋。于是装作不知往嘴里塞了一瓣,装作朝一边走去。等到走出眼镜的视线,马上把刚刚好像吃下去的桔子吐出来。左右一看,正好有袋桔子放在前面的床铺上,心中一亮。走过时身体一歪,伸手一抹,丝毫没被察觉地就拿了一个。急忙把之前的放进兜里,一边剥开顺来的桔子两三口吃掉半个,一边慢慢走回去。返回自己铺位,跟两胖子笑说:“卧铺人真是少,都挤去硬座。还空着两张床呢!”眼镜大哥点头应道:“是啊!我本打算买硬座的没买到,真是的。”几句话的时间,墨瑜寒在他急切的注视下把整个桔子全部吃完。然后问臭脚大哥与那姑娘去哪,知道是比星市要远的城市,就放心了。火车终于缓缓开动了。墨瑜寒见那姑娘早就开始犯困,当下他也连声嚷嚷:“睡了睡了。”俩胖子听言赶紧起身,让出床位:“我们也要睡了。”墨瑜寒说:“我一早就得下车,真担心睡过站。”眼镜大哥说:“呵呵,兄弟以前没坐过卧铺吧?不用担心,刚刚不是把你的票收走了吗?该你下车前列车员就会来叫你把票还你的。”墨瑜寒做恍然醒悟状,然后去整理自己的铺位。谁知被子刚掀开一小角,墨瑜寒就险些直接昏厥。捂了那么久胖子的臭脚,内里的浓度早已到达顶峰,墨瑜寒差点要认为这是他们为自己布下的另一个陷阱。旁边床铺的人都捂住鼻子,旁边铺一耿直汉子惊声嚷嚷道:“啥味!啥味?”估计是对煤气泄漏相当敏感,竟然还探出被窝到处查看,很快就看到提着被子边角的墨瑜寒。眼里的鄙视让墨瑜寒都起了自杀的心了,恨不得上去掰断臭脚胖子的脚。墨瑜寒是肯定不敢再用这被子了,当即丢到一边,和衣躺下。本来是打算装睡,可是这恶臭无法驱散,即使想睡亦睡不着。车厢的灯没多久就熄了,开始车厢里还偶尔响起咳嗽声,小声说话声,慢慢的只剩下列前进的哐铛声。最上面的眼镜大哥开始不安起来,他蹑手蹑脚地从上铺爬下。四处打量过后,就开始活动起来。把姑娘的物品,随身的背包翻过,然后又朝墨瑜寒身边摸来。墨瑜寒纹丝未动,让他将自己掏空。完了转头摸中铺臭脚的胖子,一手摸着一手摇头捂着鼻子,墨瑜寒心中偷乐。忙完之后,又把偷到的东西放入一个袋子,然后放上行李架,又爬到床上。墨瑜寒知道他肯定会在下一站下车,也是随时准备着。果然,在车马上就要进站时,眼镜又跳了下来,只提着装着赃物的袋子,再无他物。看了睡得香甜的三人两眼,淫笑一声急急离去。火车一停稳,眼镜便窜出车门。不想才走出几步,便听到身后有人喊:“大哥,你有东西忘了。”眼镜稍作停顿却又向前走去,就感到身后一阵风,一只手就已经放在肩头。还有只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可手里却拿了一半桔子,刚刚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大哥,你忘了拿这个。”眼镜转过身,就看到墨瑜寒那张笑眯眯的脸。火车继续向前,墨瑜寒回到自己的铺位。他将姑娘跟臭脚胖子的东西放了回去。这会正借着微弱的灯光翻看手中的钱包。他把身份证抽出,照片上的人有一张肥肥胖胖的大圆脸,可惜温柔的表情遮不住他的猥琐眼神,可能是光线的原因吧!墨瑜寒想想,随手撕破,和钱包一块丢到了床下的纸桶。可是钱夹里的钱,早就装到了墨瑜寒的口袋。至于眼镜大哥这会没有身份证,一无所有,刚刚吃下墨瑜寒剩下的半个桔子,在荒无人烟的铁轨旁的郊区熟睡。墨瑜寒这次沾枕头就着,再醒来时,就是列车员到站叫他下车。随报到通知单一起寄给他的附信说学校这几天有专人迎接新生,墨瑜寒走出出站口就四下张望。墨瑜寒将要就读星市师范学院,专业是不可思议的汉语。实际上学校跟专业都不是墨瑜寒的选择,他本来报考的是自己城市的学校,不想万恶的分档一不小心就把墨瑜寒划到了千里之外。夏欣和阮毅不想三人分开,劝说墨瑜寒复读明年重考。可是墨瑜寒从小便被爸爸灌输了分数根本不用在意的思想,长大后更加发现爸爸说的是真理。然后自己又进一步健全理论,既然分数不重要,意味要不要上学院就也不那么重要了。既然上不上已经不重要,更不用说是在哪里上,那么他也就毫不在意来到了星市。找了半天,都没看到师范学院的字眼。墨瑜寒无奈,本来想直接坐出租车,可是又担心好客的的哥会栽着他在城市观光,最后决定还是坐公交更稳妥一些。还好附信上说明了可以乘坐的公交线路,墨瑜寒问过路就朝公交车站走去。一路上除了兜售地图就是旅馆拉客的,想比火车上的胖子更加惹人烦,墨瑜寒一冲动真想将这些人全给“星刹”了。当然最后还是没有一时冲动。星市师范学院虽然不怎么的,但星市是个大城市却名副其实。墨瑜寒一路走至公车站,就已经有四五辆宝马飞驰而过,令墨瑜寒很是感叹了一番。这里是公交车的始发站,墨瑜寒开心地琢磨阴阳方向,自己要怎么选择位置时,公交车已经慢慢开进车站。霎时就像金庸小说里的杀手,忽然就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一群人。墨瑜寒不及发挥他不同寻常的力量与速度,便被甩到后面。墨瑜寒只能感叹群众的力量是无穷,无奈地做一个五好青年,微笑着站在最后排队。待墨瑜寒挤上车,才看到人其实并不是那么多,不过争抢的氛围令自己出现了错觉罢了。此时他提着箱子竟能自如的穿梭就是再好不过的证明。公车缓缓发动了,墨瑜寒一边透过车窗搜寻这个城市的风景,一边计算着自己还有几站到目的地。突然,墨瑜寒发现一只肮脏的黑手探进女学生的挎包。手指灵活的让墨瑜寒也禁不住钦佩了对方一番,没超过五秒,他已经将女学生挎包中的钱夹挟出,一缩手就放进了自己的裤袋。周围人没任何反应,并非世态日下,人情冷漠,而是扒手的技艺委实精湛。小贼一到手就开始往车门移动,墨瑜寒也连忙提着行李跟了过去,一道狠毒的目光盯着他跟他的行李。小贼准备下车,一手扶着扶手,另一手放在裤袋,裤袋里有女学生的钱包,可能他还握在手里。但是这对墨瑜寒来说都不重要,他并不是要偷,而是抢,只是要抢的神鬼不知。墨瑜寒终于贴在小贼身侧时,车正好进站。趁着车刹车时的晃动,墨瑜寒快速伸出右手,直进直出。窃贼虽有感觉,只是反应相比起墨瑜寒还是慢很多,等他发现后,钱包早被墨瑜寒拿在自己手里。小贼发呆的空档,车早已重新启动,这时那女学生亦已经朝这边挤来。墨瑜寒一看刚好,在女学生走过自己身侧时,随手划过,钱夹已经回到她挎包,随后还帮她合上挎包拉链。墨瑜寒得意地瞟了瞟小贼,却刚好瞥到车窗外的站牌。即使在行进中,但墨瑜寒的视力岂是一般人能比,当看到的师范学院四个字,霎时很是郁闷,自己做好事却好错过了下车。下一站墨瑜寒跳下了公交,刚迈两步就发现被人跟着,斜眼一瞅,发现正是公交上的小贼。墨瑜寒心中窃笑。对窃贼他通常取回东西就算了,但是对这种意图实行打击和报复的,墨瑜寒可是从来都不会手软。墨瑜寒看到街边有条小巷好像挺僻静,便走了过去,小贼依然紧跟其后,走过个弯后,墨瑜寒开始等着对方。听到小贼加快了步伐,墨瑜寒嘿嘿一笑,刚好这时小贼也追了过来,刚抬头便看到墨瑜寒笑眯眯的,小贼一怔。墨瑜寒却已攥着拳头打算挥过,不料看见小贼正向他点头。墨瑜寒愣神的时候,小贼利索的把手伸入怀里,转眼手里握了包三五。然后手一抖抽出一根,向墨瑜寒递过去道:“哥们好手艺。”墨瑜寒又怔了怔后拒绝:“不会。”小偷一听赶忙将烟收了起来,客气道:“刚刚不清楚你跟那位姑娘是朋友,多多得罪了。”墨瑜寒已经完全明白到底是什么情况了,这样的情况却自己还是第一次碰到,好奇地盯着面前这个瞧着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小伙子。对方瞄一眼墨瑜寒的旅行箱道:“哥们刚来到这里?”墨瑜寒点头应是。对方亦点头说:“我一般就在星师院附近混,今儿交了你这个朋友,哥们以后有什么事尽管可以找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