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奇幻 > 瓦尔哈拉

更新时间:2020-05-25 17:49:13

瓦尔哈拉 连载中

瓦尔哈拉

来源:落初 作者:谚天 分类:奇幻 主角:张开白光 人气:

《瓦尔哈拉》是谚天写的一本奇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瓦尔哈拉》精彩章节节选:一场注定无法避免的诸神之战,改变了世界的缘起和终结。  他立于乌勒尔天城的剑丘上,身为所持剑之骨,血若钢铁铮铮,心似琉璃易碎,纵历无数战场而不败,也要让自己的名声,响彻瓦尔哈拉……  无论神与凡人,与生俱来的使命便是为战而生,这是北欧时代的延续!  其名为遗迹探索,英灵指定。直至时代终结为止都要为那个使命而牺牲,仿若诅咒一样绝对严守的名誉,这是一切与空白历史对抗、与命运作战的信仰!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他俩完全没有预料到会被如此强劲的潜影者暗杀,这已经不是他们能轻松应付的等级差距。或者说,这究竟是不是王后凯瑟琳指使的,目前还不能断定。

唯一能断定,他们处境远远比想象中还要严峻的多。

在走出谜拟世界时,他们一头雾水地看着店铺门口排列着整整齐齐的士兵,不约而同地对望,神色复杂,发现气氛有点不对。

“六王子!请你前往奈拉卡祭坛……”

旁边静候已久的柏尔泽布统领恭敬地行一个很标准的请走之礼,敛容屏气的动作着实吓他们一跳。

这么多年,他就像一个普通人那样生存着,没有乱七八糟的身份,没有负重致远的责任,更没有处心积虑的斗争,如果不是此刻,柏尔泽布统领如此正颜厉色请示,长天几乎是忘记自己还有一个深恶痛绝的身份。

“你是奉谁之命?谁告诉你我是六王子?”长天瞪一眼旁边凑上来说悄悄话的艾伦,上下打量着眼前陌生的柏尔泽布统领。

“我还没听说过帕斯卡帝国有六王子哒!或许他说的是真的……”

闲不住的艾琳公主笑嘻嘻地掐断了统领话头,话说一半就被挤眉弄眼的艾伦截下来。

“艾琳公主,我们该回去了!不然米利埃帝王会怪罪我。”

“不回,丰收祭我还没玩够。”

艾伦脸上挂不住,拿任性贪玩的艾琳没撤,只能干着急。

不知道什么时候,原本穿梭在各个丰收祭举办街道的平民把四周围得水泄不通,他们在底下窃窃私语,那乱哄哄的声音像极一堆苍蝇在耳边聚团。

谚火见状,走到平民面前,好声好气劝告他们没有什么好看,都散了吧!却起了反效果,噪杂声搅和着抗议声愈来愈大,更有甚者从人堆里抬手对着他施展一发针对性的猛推。

“这些个士兵就这样整整齐齐地站着待命,也不知道看一下快要失控的局面……”他边喃喃自语边站起身来,顿觉长天微微变化的情绪跌破了最低值。

正是因为知道他是私生子,哪怕他身上流淌着帕斯卡王族一脉的血,且无论她母亲是不是被诅咒的高位附加术士,依旧受尽世人冷眼,历尽饥寒交迫。这些都是某次他心情糟糕到极点、灌了好多酒才吐出来那些憋在心里很久的话,所以谚火必须站出来阻止这些不堪入耳的冷嘲热讽。

然而,他失败了……

换来的是一阵地面崩塌的响声,震耳欲聋。

周边那聒噪的窃窃私语戛然而止,不是因为被阻止了,而是被一个看起来面如死灰的男人空手赤拳将方圆二十米的地面击出一个浅坑吓傻了。

这是一个人类该有的蛮力吗?显然不是……

在后面那座三层木头搭制的房子轰然倒塌时,那些看热闹、嚼舌根的平民唯恐避之不及,撒腿就散。

“我去……这破坏力?!”艾伦怔怔地感叹。

“不对呀……这是用拳头轰击地面?”艾琳定定地看着长天,脸上浮出别样的浅笑。

“六王子,请你前往奈拉卡祭坛!”那个不为所动、见过大风大浪的柏尔泽布统领依然正颜厉色,稳稳地站在那儿再次行了一个请走之礼。

“你是奉谁之命?”长天目光锐利,一步也不退让。

“奉我之命!”

循着这股声音的源头望去,什么人都没有,反倒是长天感觉全身力气被抽空了,难以移动半分。

当长天低头凝视地面时,仿佛看到无数宛如蛇一样的半透明活物从四面八方袭来,以无声无息的方式捆住了他。

艾伦猛然感觉到,断裂木柱背后有一股很浑浊的气息压抑着心头,大气都不敢出。他有气无力地屏住呼吸,心都提到嗓子上,脑子里立即冒出一个惊恐问号:有人在那儿?

随即脱口而出:“糟糕!这股黑暗的魔力,莫非是那个人?”

谚火正想冲出去,没想到地面突然爆裂,碎石瓦砾朝着四周突击而溅开,譬如尖锐的刀剑。刹那间,空气弥漫开一股刺鼻的血腥味,以及瓦砾砸击在地面扬起的土呛味。

长天缓缓睁开眼睛,看到谚火面对着他半蹲在地上,流了不少血,因为他背部被一块碎石击中了。

他有那么一瞬间惊魂未定地想道:我竟然没看到……隐藏在空气下……

凝固的时间里,他脑子一片空白,模糊的视线,飘扬的尘土,充斥着整个电流交叉乱窜的思维。骤然,一股强烈的冲击感溢出身体深处,身子渐渐发软,重心一倾斜就倒地而下。他忍受着锥心刺骨的痛苦,双手撑着地面,苍白无力的脸连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他望着模糊不清的人影,愤怒地用尽最后一口气:“你到底是谁?”

一个浑身隐藏于一层层灰色绷带下的男人所散发出的气场,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根本不是同一个次元的强大,从那个男人深邃无情的眼睛里,看不到一丝光亮,他转动着左手上的戒指,半隐半现地依靠在三米开外的木柱上,用重金属般低沉的声音说道:“他是奉我的命请你去奈拉卡祭坛,没想到你还挺倔。”

意识开始微弱的谚火突然拉住长天的手,阻止了他的冲动。痛苦有如带刺的藤蔓缠绕在他脸上,让他整个复杂的表情凝在一块,最后只能发出低沉沙哑的声音:“如此有压迫力的魔力……长天!这个人,你绝对不能与他为敌。”

柏尔泽布见情势有些失控,斗胆作辑进言:“隐将,你干得太过火了!”

阿尔法淡淡地斜视着这个冷汗直流的统领,冷冷应道:“若是你能出手将他请去奈拉卡,也就不用劳烦我出手。”

“……”

真的很奇怪,谁会在这个时候处于劣境下有这种感觉?难不成是?谚火突然灵光一闪,紧握住在他手心扭动的那个东西,试图挣脱开这些看不见的禁锢。

阿尔法有些意外,眼里浑浊光芒收敛了,脸上露出一抹阴笑。

“通过龙之谷生死试炼的人就是不一般,这么快就看穿我魔法的弱点。但是,不要太高估自己能力。”

“我想起来了……你是六年前让敌人闻风丧胆的阿尔法大将!”谚火总算有点印象,原本躺在土地里的人,到底如何复生?

阿尔法眉头微微一紧,忽然狂笑起来:“六年前让敌人闻风丧胆的大将早已经死了,终究不过是被索亚利达帝国背叛的一颗棋子。现在,就这样深刻地记住,吾名为帕斯卡帝国的隐将,阿尔法·伯顿。”

六年前,阿尔法大将不知为何大为震怒,当即脱离并背叛军队,使用了毁灭性的对军禁止魔法,将索亚利达帝国那片以铜墙铁壁著称的军事要塞击溃为平地。

而这个禁术魔法所造成的后果,无一人还生,生灵涂炭。

即使是过了许多年,那片地方仍然寸草不生,仿若死亡之地,笼罩在一片终日不散的灰色烟雾下。

“你为何要使用那个禁术?这样做是为了什么?”谚火始终不能释怀这个疑问,若非这样,战火就不会迅速蔓延,而那些遭受战争苦难、无辜人们也因此付出惨重代价。

阿尔法冷冷一笑,死死地盯着谚火,魔鬼般的脸庞半边隐藏在阴影中,半边呈透明状态。

“你们以为十年前那场大变革解决了一切?愚蠢之极,即使这个男人流着不一般的血脉,也依然改变不了什么。”

“你,到底想干什么……”谚火难受地咽了口唾液,声音沙哑,头剧烈地痛。

“若你们是普通人,我姑且考虑放你们一马。但是你们并非一般人,隐藏着的潜能无疑是开启灾难的钥匙,从现在起,我绝不会放任你们自由行动,也就是说你们必须按照我说的做。”阿尔法嘴角掠过一丝狠意,半边脸渐渐隐没在影子里,“把两个担架抬过来,就这样将他俩送到奈拉卡祭坛。”

艾伦细思恐极地将一脸无畏的艾琳公主护在身后,大气都不敢出。

阿尔法这才注意到他俩,隐于空气时甩出一句:“聪明的,最好自己抬腿走过去,不然就躺在担架上送过去。”

“艾琳公主,我们快走吧!”艾伦一想到当年阿尔法大将的威名,就不由自主浮现出他一人孤身摧毁了敌方一整个军队的画面。

阿尔法当年那震惊世界的大将头衔并非浪得虚名,他的实力不仅在于深不可测,还因为他熟识兵法,有着丰富的作战经验,用他的话来说就是,一个王国没有踔绝之能,空有千军万马,祂配称之为帝国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