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奇幻 > 花筏世界

更新时间:2022-11-11 07:50:45

花筏世界 连载中

花筏世界

来源:黑岩 作者:卿蒲 分类:奇幻 主角:陆漫修薛定谔 人气:

卿蒲新书《花筏世界》由卿蒲所编写的奇幻风格的小说,主角陆漫修薛定谔,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见的花的名字,我们也仍未知道世界是不是所看到的样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3,2,1,陆漫修一脚踩在窗沿上,另一只脚踩在原本坐在那个位置上男生帅气的脸上,摆出了一副人间大炮准备弹射起步的架势,毕竟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了,他才没有关注到被踩着的男生正是以前暗恋着的女孩的现男友。

这样诡异的发展使他的脑海里已经闪回了无数种穿越小说、异世界动漫的情节,想着反正不是从马桶穿越的设定也不是不能接受,反正这个世界对他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好在乎的事儿,甚至连自己究竟有没有真的见过自己父母的记忆都变得模糊起来。

那种叮当猫抽屉里伴随着五光十色背景板的愉快时光旅行并没有如期而至,毫无疑问他只是从车窗重重地跌落在了踏实的地面上。来不及感受这种真实。在地面上打了个滚,不平整的水泥路和砂砾划过皮肤的痛感,告诉自己这并不是梦境。

既然没有穿越到异世界,也并不是在做梦,那他只能想到鬼打墙这一种可能了,但是这是白天啊,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还能有妖孽不成。马上他就对自己这种想法感到后悔了,毕竟是老倒霉蛋了。

天上开始落下了毫无预兆的雨,没有雷电没有乌云或者说什么都没有,犹如天上仙人笔饱墨酣正以苍穹为宣,雨水只是挥毫而出的余韵。雨点越来越急打在校服表面像极了祭祀中沉重的鼓点,好像也许下一秒头戴图腾面具手持火把的信徒队伍从黑暗中走出,甚至从地底走上天空也不足为奇。

雨水打在身上却不见一点沾湿,不是挥发而是好像从来没落在身上一般。本来让人感到温暖的晨曦也不见了踪影,目力所及之处尽是漆黑!唯有被暂停的路人手上正把玩着的手机发出白光,这样的环境下照射在脸上的强光把脸打的惨白,远看就像一个个等待为邪恶献身的无面人。

恐惧感突然涌上他的心头,只觉得似乎以前也经历过相似的事情,只是想不起来是什么时候又在哪里。但他知道绝对有什么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他跑回了大巴车想要回到座位上闭上眼告诉自己这一切只是幻觉,却怎么也掰不开车门,车窗的高度也跳不上去。

他此时如同堕入黑洞之中,落黄泉深处。连恐惧的呐喊都无法出声,用手指堵住耳朵,但雨声并没有偃旗息鼓,反而像是通过共振直接传递到了大脑。明明还没有什么危及生命的存在靠近,只是他知道死亡正在降临。

再过几秒他就要崩溃,想要跪拜大暗黑天的深渊深处乞求一条生路,真奇怪呢,明明他早就对自己的生命没有留恋。突然天上的太阳重新爆发出夺目的光彩,强光在几个呼吸之间又重新占据了视界,然而一切并没有好转。

天地间是白茫茫的一片,从黑的无到白的无让人仿佛置身于毫无生还可能的雪原之中。强烈的反差瞬间摧毁了脆弱的知觉。

苍白的光盛极又转为漆黑,黑极复白,日升日落一般周而复始。泾渭分明的黑白两色以苍穹为战场分庭抗礼,几番博弈之后达到了均衡的状态,雨也停住了。

苍白与漆黑,是最接近死亡的颜色,也最为空虚和寂寞。持续的均衡减弱了强大的压迫感,陆漫修像是溺水将亡的人被直接拽上了岸用力喘息着空气,但均衡之下总算是恢复了五感。他的头脑恢复清明,开始观察发生了什么。

首先,很明显他并没有去异世界,关于这一点他内心还是有些失落的。道路两旁的一切景致和他每天对着窗外发呆看到的没有差别,路边老奶奶卖的茶叶蛋靠近了还能闻到熟稔的味道。于是他只能尝试向着一个方向奔跑,如果跑不出去那就应该是传说的鬼打墙了,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撞上这种事情,而且是在大白天。

气力消耗方面和平时跑步也一般无二,他掏出手机查看还是没有一点信号的,当然对这事就没有抱过希望。他跑到堤坝中间的地方,也就是点将台的地方,远眺看到一个娉娉袅袅的背影面对着湖中心,一股劲风由湖心吹向岸边,乌黑的长发被撩拨而起,原本齐整的留仙裙已被像是被利刃一类的东西从大腿根部的位置斩破。

她右手反肘向内将刀刃对着前方也就是湖心的方向,刀刃近乎一米的长度对比薛定谔少女一米五多的身高有一种不协调的动漫美。她另一只大拇指掐着中指与无名指立于眉心处,双腿前后半蹲扎住呈起势状,留仙裙随着动作沿着被斩破的痕迹从大腿缓缓滑落,如果不是在这样的处境下甚至会让人觉得一丝如同偷窥美人出浴的香艳。

很显然,这是陆漫修在这个不知道该成为结界还是封印的地方里遇到的第一个能动的活人。但他还是看过不少灵异电影和小说的,好奇心害死猫这种基础生存法则还是了然于胸的。他猫身堤坝的柳树后面,蹑手蹑手地逐渐靠近着少女,在七八米的地方停了下来,因为这个距离刚好足够看清她的神色,而且这颗树也足够粗。

只是树对面猥琐地站着一个探出半个头的老头,一动不动盯着这边的样子实在让人觉得头皮发麻。陆漫修小心地挪动着脚步看了过去,原来这个老头正躲在树干之后小解,不可思议的是那液体居然像是固体一般得凝结,当然他并没有去挥手验证能否穿过液体的恶心想法,反正不主动靠近,气味也不会散发出来。

重新把注意力放回薛定谔少女那边,她起势动作摆完之后一动不动,让人猜不透想要做什么。陆漫修的心里想,难道是要摆好这个姿势然后念咒读条,只是时间比较长,毕竟不是所有厉害的咒语都像“阿瓦达啃大瓜”一样短小精悍。至于为什么觉得是在读条,那当然是因为很明显不管是不是在做梦,他已经很中二的接受了目前的设定,静止的发生应该是一种范围型魔法,而只有魔法才能对抗魔法啊!

他悄悄地打开手机摄像功能,就算现实生活中没有存在感,这段视频上传到网上,到时候成为知名UP主应该不是大问题,然后万千粉丝留言UP主的特效做的好好哦,什么时候出个教程,和国产剧的五毛钱的火焰特效一点都不一样,我先素质三连为敬。

他已经把摆脱困境的希望寄托在那位薛定谔少女身上,虽然不怕死也不恋生,只是谁都不会想永远待在在这种静止的空间里,会饿死还好,就怕迷失在四维空间失去时间的概念而成为不生不死的怪物。这种脑洞大开的小剧场不断上映,效果是能稍微缓解紧张的情绪。

此时,他的眼球被惊得不由自主左右剧烈晃动了几下,重新获取焦距才看到在少女身后十米,自己的侧方从虚空中出现了一只白色蟒蛇,蜿蜒着向少女背后接近,达到了能发起攻击的范围,它直立起的上半蛇身有近一米五的高度,乍得一下弓起身形头部后缩,正准备发起袭击。

陆漫修心脏猛烈地跳动了起来,宛如一整管子的肾上腺素扎了进来。他来不及思考就抽起了对面老头的放在树旁的铁质折叠拐杖向着少女冲了过去,想要抵挡下蛇头的致命一击。反正在潜意识里他已经把神秘的少女当做了正义的一方和解除困境的唯一钥匙,毕竟和那蛇身人面的怪物比起来,怎么看她都像是个友方单位,男人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如果可以选,谁不想成为正义的伙伴呢?

“小心背后!”他确定声音的传播原理并没有和牛顿定律、达尔文进化论一起失效,用尽全身力气嘶吼了出来,一个呼吸就跑到了少女身后,双手举起拐杖卡在了蛇身人面怪物张开巨口的獠牙之中。

是的,他其实并不怕死,甚至对死亡有着些许渴望,起码他希望能死的有些价值,有些存在感,像个勇斗恶龙的英雄一样,哪怕失败也被铭记。在他的想象里,一会他就会枕在少女的腿上死去,少女则会捧着他的脸怀着愧疚和感恩记住他一辈子,也许还会拿走他脖子上的链子来纪念自己这个三秒钟的英雄。如果时间还有得多能说几句台词就更好了,他会说有机会的话请把我的器官捐了吧,希望它们能代替我七磅的重量在有需要的人身上发挥价值之类的煽情屁话。

事实上,他刚感到即将脱力要被蛇身人面怪物欺压而下,口中吐出的蛇信子已经要亲吻脸颊的时候,身后的少女就旋起了身子,用那条从裙叉中漏出的大白腿侧踢中了他的头部,陆漫修随即升空旋转跳跃但没闭上眼。

白色的,有蕾丝边,腿部线条也很匀称,而且还是个童颜巨乳。或许如果人生就这样结束也算死而无憾了吧!

而由于当时感到了少女的动作而下意识回头,被侧踢击中的刚好是之前没流鼻血的那边,好吧,现在两边都开始喷涌了,这还真是尴尬的见面方式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