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盛宠帝姬

更新时间:2020-10-06 12:10:46

盛宠帝姬 已完结

盛宠帝姬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童即墨 分类:女生 主角:颜帝姬 人气:

完结小说《盛宠帝姬》是童即墨最新写的一本女生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颜帝姬,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孟国二百一十八年,帝王颜渊突患疟疾,许是知晓日子不长。便飞鸽传书于齐国,希望以两国联姻来维持彼此友好关系。随后,未等祈帝回复,便派使者护送梦瑶帝姬,前往祁国,请求赐婚!...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日,是梦瑶帝姬前往祈国的日子。

公主,皇后娘娘已经将传国玉玺和一些嫁妆送来了,公主要不要过目一下。秋灵一边说着一边伺候着颜若涵洗漱。

早早的,颜若涵就被秋灵秋水两个丫头叫了起来,伺候梳洗。秋灵一边忙着手里的头发,一边向颜若涵请示道。

昨晚似乎做了一个梦,梦见父皇来送自己,还是那一袭明黄色的龙袍加身,还是那慈祥的笑容,还是望着铜镜中的自己,那白嫩小巧的鼻梁,父皇是最喜刮自己的鼻梁的,那时自己还躲着父皇,躲着那粗糙的指腹的碰触。而如今,怕是再没有人会这般了吧,微微闭了闭眼。

公主?公主?闻声,再次睁开眼,正欲问何事

便发现头上梳了一个小巧的凌云髻,上面插着一只金累丝嵌红宝石双鸾点翠步摇。秋灵正准备插另一只珠花时,粉唇轻启:秋灵,梳个简单的发髻吧!你刚刚说的什么?微微一笑,冲秋灵眨眨眼。

可是公主这可是要去和亲呢,这样能行吗?皇后娘娘已将玉传国玉玺和一些嫁妆送来了,秋灵想问问公主,要不要过目一下。

无碍!就按我说的梳吧!嫁给谁还不知道呢?何必做哪些琐事折腾自己呢!似乎至始至终,都不曾有人提过,所嫁之人是谁?怕是和亲是假,拿到玉玺才是真吧!若真是如此,自己怎么也得计较一番。只是父皇的死还未有一点消息,便要去祈国了。对了,秋水,去传高侍卫来,就说本公主要见他!

是。公主。正欲进门的秋水,闻言,又向屋外走去。

臣叩见公主,公主找臣所为何事?一袭蓝色侍卫服的男子高辛进来的时候,颜若涵已经在大厅端坐着喝着茶。

望了望正跪向自己的高辛,见其身着一身蓝色,问道:高辛是何时来我碧瑶宫任职的?

回公主,正是先皇驾崩半月前。高辛如实回答,若不是先皇仁慈,按擅离职守的罪名来定,自己还怎会呆在这儿。

记得秋灵还说父皇曾来看过自己,那晚发生了何事?难道高辛是坤宁宫的人?不动声色地瞄了眼下方的男人,想从他眼里看出什么,可是终无所获,或许他真的不知。

见小公主虽小小年纪,可那眼神却不像一个孩子所有的,难道真是天降神女,注定和常人不同么。那晚,臣巡逻御书房时,发现荣公公倒在御书房门外。而这之前,似有人从御书房出来。具体是何人,臣一时担忧先皇,就没怎么看清。顿了顿,在看看小公主的脸色,臣进去后,发现先皇安然无恙,便不曾去调查此事。后来,就被先皇调遣到碧瑶宫了。

父皇可有跟你说过什么?这其中必是发生了什么事?会是什么呢?

先皇只让臣保护公主安全,并不曾说过什么。偷偷瞧了瞧小公主,刚刚一时被小公主的岂是吓着,现在才敢借这空当好好打量一番。

只见小公主一身琵琶襟上衣,下着一件翠蓝马面裙,再配一双掏香挖云羊皮小靴,白皙的小脸正思考什么,忽的那双灵动的小眼睛朝自己看了过来。正欲掩饰,忽听:公主,时辰已到,该上车了。

看来,得找时间回到孟待查此事,放下茶盏,挪步,走向门边,在经过跪着的高辛身边时,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高侍卫就留在孟国,照看父皇的皇陵吧!

闻言,高辛,侧头望着远去的身影,心里一阵担忧,先皇派给自己的任务就是保护小公主,可照看皇陵优质怎么一回事?回想,上次和亲途中,小公主听说先皇驾崩的消息后,便说要骑马回国,当时真是吃了一惊。这是不是意味着小公主,不再信任自己的能力了。不管如何,既然是先皇派给自己的任务,就应该遵旨才是。

颜若涵怎知高辛会是如此之人,她却不知,正是高辛的不服从,才救了自己的性命。

宫门口,晨元皇后正在那里等着,平时的颜若涵都不曾接触这个皇后,许是在外的那九年,让她对皇宫这个家,并不喜。她不明白自己安安分分的呆在碧瑶宫,并未碍着这个女人,为何这个女人会不希望自己知道父皇的死讯。看着对面之人的笑脸,颜若涵在思考着有几分真心。

瑶儿,怎地如此缓慢?秋灵秋水,你们是怎么伺候公主的,若是耽误了时辰,你承担得起么?乍一看到那张和薛宛柔相似的脸,她就想到先皇对着母女俩的宠爱,想到自己失踪的女儿,想到那个传说,不由得语气中带着不善。

奴婢该死,请皇后饶恕奴婢。两个婢女一听,赶紧恐慌的跪了下去,不住的磕头。

母后,是儿臣一时贪睡,才耽误了时辰。母后母仪天下,定不会和两个婢女计较吧?不知道这女人生的是哪门子的气,秋灵秋水,还不快过来伺候本公主上车。若是耽误时辰,母后又该罚了。说着,自顾自的走向马车,在两个婢女的搀扶下,上路马车,不再理会晨元皇后。

萧素娥还未来得及回答,便听颜若涵道:母后,这深寒露重的,还是回宫的好,不然身子受寒,遭罪的还是母后自己呢!

萧素娥闻言,肚子里的火是不打一处来,,凤眼狠狠的瞪着马车的帘子,似要将那帘子瞪出一个洞来才肯罢休。咬牙切齿的吐出:萧蓟,给本宫好好的护送公主。若是出了意外,本宫唯你是问!

萧蓟领会的高声答道:臣谨遵皇后懿旨。说完,向着一匹黑马走去,矫健的翻身跃马,右手一挥,出发!一条似龙的队伍浩浩荡荡的向着益都城门驶去,天边的一轮红日正绽放的入婴儿肌肤般柔软的光芒,似在昭告着天下,它出来了。

祈国的闽城与孟国的聊阳城的交界处,有一个名为虎头的小镇,这个镇并不不隶属于两座城池,而是独成一家。镇内的虎头山上,常有一群土匪出没,由于无人管辖,这伙土匪更是猖狂。颜若璇此时正在这镇里路边的茶摊上喝着茶,只见平时锦衣玉食的高贵的公主,此时正穿着一身破烂的粗布麻衣,发上的朱钗早已不翼而飞,换之的是一根木簪,随意的插在上面。时而望着城门,似在等着什么人。

话说那日颜若旋,自潜入和亲队伍后,一直担心被人认出,便乘着夜晚,离开了队伍。谁知在途中遇到一伙土匪,便被绑入了这虎头山上。幸得途中遇上一位江湖中人,救了自己。而她等的,就是那位恩人。那日被救后,担心再次涉险,她便一直跟着那人。

突然,看着那人从对面的酒楼出来,颜若璇一阵惊喜,随即悄悄的跟上那人。转过一道小巷,颜若璇便发现,在这样走下去,便是一个死胡同,随即,正想向着来时的方向逃去,只觉后颈一沉,两眼一黑,便失去了知觉。

醒来的时候,颜若璇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正欲起身,却听到一道不带感情的声音响起,你醒了!

是你?见来人正是那个所谓的恩人,一时激动,才发觉颈项上的疼痛还未消失,不由得揉了揉。随即脑中闪过,昏迷钱的记忆,心跳顿时慢半拍,你想怎样?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