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大汉枭臣

更新时间:2021-10-12 04:09:11

大汉枭臣 连载中

大汉枭臣

来源:落初 作者:鱼一元 分类:历史 主角:李敢霍去病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鱼一元原创的历史小说《大汉枭臣》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李敢霍去病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这一年,大汉金戈铁马,风卷残云千万里……这一年,武帝酒敬天地,遥望塞外匈奴,以剑起誓……也在这一年,李敢降世,面对的却是含恨而终的父亲,爵位被削的自己,以及重伤将死的身躯。即使如此,李敢还是感觉应该为这世界留下点什么。于是,他用上了围棋的手段……边角开局,避重就轻;积蓄力量,屠杀大龙!————  一天两更,只多不少,不切,不断更,跪求收藏和推荐。  ————  亲,我在(727046605)等着您。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李敢紧闭眼睛,长吁了一口气,再次睁开。

映入眼帘的是白色绸布所做的帐幔,身下是坚硬的木床,再向外望,砖墙木梁,雕工精致的门窗,房间当中放着一张花梨汉白玉大案,床头的墙壁上,悬挂着一把古朴的长剑。

卧房还是那间卧房,古朴而粗犷;

人还是那个人,胸膛箭伤,卧床不起。

这......我不是做梦?真的到了汉代?

李敢的目光一片迷惘。

他觉得自己应该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人,而是有着另外一个名字:陈慎。

一位狂热地向往着大汉王朝的热血与激情、每天梦想着回到二千多年前的普通大学生。

这是......一觉醒来,梦想成真?

李敢摇头苦笑,既然穿越,为什么不让我穿越到最崇拜的霍去病身上,而是李敢?

无意之中触碰到胸口,然后是一阵剧痛,李敢笑得更苦了:

虽然不是霍去病,但与他关系匪浅,这要命的箭伤不就是他留下的纪念吗?

他的动作虽然轻微,但还是惊动了房外的亲兵。

“小郎,醒啦?”狄仲一脸的喜悦。

他是亲兵之中年龄最小的,最受李敢的喜爱。

“嗯,我昏了多久?”

“两个时辰。”

狄仲回答着,唤来一名女仆,一起伺候李敢吃了半碗稀饭。

女仆约莫十三四岁,面容清邪秀丽。

一名稚嫩的小女子忙上忙下的伺候着,让李敢很不习惯。

但他强忍着不让自己说出拒绝的话语,直到等她忙完之后才说道:“我出外走一走。”

说是走,其实是躺在软榻之上让两人把他抬到大门口。

李敢不由暗暗叹息:这该死的箭伤,还能不能痊愈啊?

深秋的长安城,天气渐凉,此时天刚刚亮,墙脚边,瓦枥下,犹可见到一些残存的细碎冰霜,街道上的银杏树满木金黄,处处美景。

李敢蜷缩在软榻里,双目直视,目光却游离而空洞,脑海中在努力地融合着两份完全不同的记忆,尽量适应现在的身份。

这时,街道上的行人渐多,有几个身穿艳丽衣裳的女人迎面走来,见到李敢,纷纷驻目停留。

“看,那是锦李敢!”

“呸,看他歪瓜劣枣的模样,还敢号称锦李敢?”

李敢认得这个说话刻薄的女人。

两个月前,她跟在自己的马后大呼“李侯,等我,李侯,求看我一眼。”一路狂追两条街,之后向她的好友们炫耀说已经见过自己扬鞭跃马的英姿。

李敢相信,当时的她,最期待的是见识自己在床上的风姿。

那时的李敢,因长相英俊秀美,一身白袍银甲,手持弯弓,雄姿英发,而有“锦李敢”的称号。

再加上新晋关内候而意得志满,每天骑着高头大马招摇过市,所到之处,引无数的女子狂呼浪叫。

可惜现在象变了一个人,形容枯萎,精神萎靡,病恹恹的,难怪人家说他是歪瓜劣枣。

这时,又有一批人走了过来,见到躺在软榻上晒太阳的李敢,不禁纷纷侧目。

“看,那是李敢李侯爷。”

“嗤,什么侯爷,不是被削掉了吗?现在就一庶人!”

李敢认得正在说话的胖子,那是一名商人,上个月还亲自拜递名谒,请求给予关照。

“呸,狗眼看人低!”

狄仲狠狠的骂了一句,双拳紧握,一副想要揍人的模样。

“呵呵。”李敢面带酸楚,连连摇头。

人人都是如此的现实,以前的自已,飞将军李广之子,食邑二百户的关内侯,李家之主,随便一个身份都是威风显赫,现在呢?一个一无所有的病夫?

没人会这么傻,会冒着得罪卫、薛两家的风险来奉承一个无用的病夫。

李敢越想越是烦躁,再也不想躺在这里让别人品头论足。

刚回到床上躺好,房门被人轻轻的推开,李敢一看,来的是当朝丞相,他的叔父——李蔡。

急忙挣扎着想要起身行礼,却被李蔡微笑着伸手制止。

“大人莫怪。”

李敢已因这一番动作而痛苦得冷汗直流,只得连连道歉。

“不必多礼。”李蔡笑着摇头,打量着绑在李敢身上的厚厚布条,慢慢的皱起了眉头,叹息道:“这箭伤......唉。”

李敢苦笑。

李蔡长叹,“敢儿,薛家声称要不死不休,这如何是好?”

李敢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这具身体的前任,性格冲动,不但掌搁卫青,还怒杀薛亮,连接得罪了两大家族,这惹祸的本事,可真不小。

“敢儿,别怪为叔父心狠。”

看着神情萎靡的侄儿,李蔡满脸的歉意。

李敢知道,他说的是家主之位。

李氏家大业大,人才无数,家仆奴隶过千,甚至还有100名从军队中受过伤之后退役的苍头奴。

掌握着如此的一股力量,家主之位当然是炙手可热。

李广三子,已死其二,李敢是唯一幸存的第二代,是担当这家主之位的首席人选。

就算李陵有着长子嫡孙的身份,是第三代之首,但李敢在前,家主之位怎么也轮不到他来坐。

“我明白,”

就算心有不甘,李敢也只有叹息。

“你理解就好......”李蔡一脸的惆怅。

李陵自负聪明,却常有夸夸其谈之举,自负武勇,有时却避难畏重,实在不是家主的最佳人选。

相对的,他更好看李敢,但现实就是这么的残酷,李敢已为废人,一切只是空谈。

停顿了一下,李蔡幽幽长叹,“李家再也承受不起卫薛两家的怒火。”

李敢明白他另的所指,不由担心的说道:“大人,你也小心。”

在后世的记忆中,元狩五年,李蔡被人告发,罪名是私自侵占景帝园寝的空地。

所谓的侵占,就是李蔡家中的几根瓜果长势旺盛,越过围墙,爬到外边的空地。

一个如此可笑的理由,竟然逼得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自刎而亡。

从时间上计算,李蔡此时,应该已经察觉到一些不同寻常的蛛丝马迹。

李蔡走了,李敢躺在床上,目光盯着屋顶上的横梁,心情无比的恶劣。

先看李家。

在原来的历史轨迹里,先是李广,再是李敢,然后是李蔡,三大支柱在一年之内先后死亡,这明显是有人故意为之。

再看自己。

身受重伤,爵位被削,废为庶人,家主之位也丢了,真的是一无所有。

有的只是卫薛两大家族的仇恨。

李敢忍不住的长吁短叹:好不容易穿越一回,为何会如此的倒霉?

不对!李敢的目光一亮

自己不是没死么?

既然自己死而复生,历史轨迹在这里转了一个小弯儿,结局会不会因此而改变?

想到这里,李敢似乎在黑暗之中见到了一线曙光。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