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游猎水浒

更新时间:2022-06-23 20:22:25

游猎水浒 连载中

游猎水浒

来源:落初 作者:君不曰文 分类:历史 主角:赵霁雲玉佩 人气:

经典小说《游猎水浒》由君不曰文所编写的历史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赵霁雲玉佩,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这世道没有立锥之地那就打出一片天江湖不远庙堂不高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赵霁雲遭了雷劈的瞬间,有一种骂人的冲动,可是还没等他张口,就已经没有机会了,他感到身体和灵魂已经分开,什么也做不了。

虽然已经不能自主了,但是让雷电劈了之后,他感觉非常的刺激,甚至非常的兴奋,他甚至希望再劈一次,这只是一瞬间的想法,随之而来的是一股强烈的痛楚,这种痛让他失去了任何的感觉,然后什么也不知道了。

“这什么鬼天气突然间就下起暴雨”一个赶车的把式抱怨道“再有几里地就到庄上,偏巧不巧的下雨,这老天爷忒会戏弄人”

“莫要抱怨了,再有几里地就到了”马车里传来一个声音说道“赶紧的赶路吧,到了庄上,少不得你的好处”

还没等车里之人把话说完,马车却是停了下来,车把式脸上一副惊呆了的表情,嘴巴长的老大,一副被吓到了的表情。

“怎么回事”车内之人问道,“太太太……太公”车把式明显吓到了说话也不利索了“前面……有有有……人……”

听车把式说话如此的费劲,车里安坐的太公,撩起了车帘看了过来,只见前方一个人轰然倒下,跌倒在泥泞之中。

“到底怎么回事?”太公问道,“这这这……”车把式还没从刚刚的惊吓中缓过神来结巴的说不出所以然来。

“去,过去看看那人怎么了”太公吩咐道,“太公,这人刚刚让雷给劈啦”车把式这才回应道“这雷雨来的古怪,本来好好地天气突如其来的雷雨从天而降,这人又凑巧的遭了雷劈,怕也不是什么好人,八成这雷雨就是冲着他来的”

“就算你说的有道理,可这人如今却是躺在道上阻了我等的去路”太公微怒说道“难不成不走了吗,还不快去查看?”

“是,是,是,小人这就去查看一二”车把式虽然不情愿但还是硬着头皮上了,不是车把式胆小,实在是这事太邪乎了。

本就没料到天气突变,车把式也没带上蓑衣,只能冒着雨前去查看究竟,只看到一人身上破破烂烂,头发也烧掉了不少,满脸漆黑什么也看不清,躺倒在泥泞之中,车把式这个时候也是被雨淋的湿透了,一副狼狈的模样。

虽然车把式觉得这人必死无疑了,但还是蹲下身去,在这张漆黑的脸上探了探,却发现似乎有微弱的气息,这可是把他吓住了,这必死的人如何还有气息,一定有鬼这个念头一下子涌上心头,吓得他腿脚直哆嗦,脚步都迈不开去。

本来车把式也就打算把这尸体移开,让自己的马车通过,等到了庄上安顿好之后,再去县衙通报,现如今却是不敢动这尸体了,邪乎的很,惹上这等妖物岂能安生,貌似已经惹上,他已经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鬼啊,鬼……”车把式实在是吓的不清,口中一边叫,颤抖的双腿一边往马车方向跑,“鬼叫什么鬼叫”车把式让从马车里下来的太公拦了下来“说清楚,怎么回事”

“太公,那遭雷劈的恶人,死了也不安生,刚刚小人去查看发现一股阴气笼罩这小人,是以……”车把式解释道“那必然已经化作了恶鬼,这路太邪乎,太公我们还是绕路走吧”

“绕路,这雷雨下的,绕路怕是赶不及回去”太公心里暗自想道“再则平日里也没做亏心事,修桥铺路,倒是做了不少,不敢说造福一方,但也是问心无愧的,又何须怕着鬼怪”

“怕什么怕,来跟我去瞧瞧你说的劳什子恶鬼”太公吩咐道,车把式只能应着,再一次走过去。

太公打量着这具尸体,看着漆黑的脸也没看出什么东西来,在他想来车把式是被自己吓住了,他也弯下腰来深处手指在这尸体的鼻孔前谈了探,这不探还好,这一探他却有了惊喜,哪是什么阴气啊,这明明是还有呼吸嘛,只是弱的可以,时有时无的,再加上车把式先入为主的观念,才闹出有鬼这一说。

弄明白的事情,太公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快快,把这尸体……不是,这……总之不管他是什么,先搬上车吧,再这么弄下去,他不想变鬼,最后也肯定是要变鬼的”太公吩咐道“到时候,这鬼肯定要寻上门来找你”

车把式先是一愣,再是认真听完太公的话自己咀嚼了一下,就明白过来什么个情况,既然不是鬼就不可怕了,不过他还是出言提醒道“太公,这,这人来历不明,这恐怕不好吧……”

“都这模样了,就算是再怎么的恶人也做不了恶了吧”太公说道“赶紧的别耽误回庄”

“那是,就算是完好的恶人,站在前面,我也定叫他有来无回”车把式现在平静下来了吹牛说道,对此太公也只是微微一下没说什么。

这么一折腾,太公和车把式都淋了一场雨,弄得湿漉漉的。雷雨就是雷雨,来的快去的也快,很快天就放晴,说来这雨和车里躺着的人来的邪乎。

几里地的路花不了多少工夫,到了庄子里,车把式就去摆弄马车照顾牲口了,太公找了庄客把路上捡的这人搬下车来抬了进去,让庄客帮着照看,又让人找了个郎中来看看,他自己也因为淋了一身雨换洗去了。

庄客却是被吓到了,能不吓到吗,让雷劈的焦黑,这副鬼样子不吓人才是怪事呢,因为雷劈的缘故,衣服也实在是破烂,庄客就为他换了身衣服,换衣服的时候却是发现此人手中紧紧的拽着什么东西,让庄客怎么用力也打不开他的手掌,也只能作罢。

郎中过来之后,第一眼看到此人也是一脸的惊吓,让雷劈了竟然还没有死,惊吓归惊吓,毕竟是郎中死人也是见多了,马上就镇定了下来,看了一下情况,开了一副药,其他的他也没有什么办法,这没法治,至少他是没办法的,至于能不能活下去,就看能不能醒过来了,醒的过来或许还有救,事实上郎中心里已经给他判了死刑。

车把式也是个嘴碎,当然庄子里也有不少好事之徒,对于这事多少有些好奇,没两天庄子里就传遍,当然这其中有不少是不符合事实的,车把式隐去了不少自己的丢人事情,也把某些夸张了。

整整躺了三天三夜,没有搞错这个人就是赵霁雲,刚刚醒过来的赵霁雲是蒙圈的,看看自己躺的床还是房间里陈设,再一看自己身上的衣服,这,这,这,反正他是不知道这算是个什么情况。

就是躺三天三夜,那也是后来才知道。他弄清楚了此时身在史家庄,救他回来的是史家庄的庄主史老太公,还有个少庄主叫史进。

完完全全懵逼,刚刚开始知道的时候他还以为别人在和他开完下,待他确认之后,整个人都是不好的。

小说是看了不少,什么穿越啊,重生啊,到现在真发生了就有点离奇了,难以接受了,真的不知道倒了什么霉,让雷给劈了,劈就劈了吧,小命保住了就好,可是还***逆转时空了,这都是电影故事好不好啊,没这么玩人的,老天爷这玩笑开大发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