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我乃锦衣卫

更新时间:2020-05-20 16:48:31

我乃锦衣卫 连载中

我乃锦衣卫

来源:落初 作者:百里为营 分类:历史 主角:唐宁黄亮 人气:

完结小说《我乃锦衣卫》是百里为营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唐宁黄亮,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四百多年前,正是孝宗皇帝沥血中兴的年代。然而城墙上的昙花一夜绽放,当太阳缓缓升起时,洒落无数晨曦,可在这耀眼的阳光下,掩盖了多少的亡魂尸骨。这一年,唐宁来了……我是天子亲卫军,我是大明锦衣卫,在风和雨的年代里,大明朝又会被推向何方?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常言道:破家知县,灭门府尹。

能担任百姓父母官的,都不是良善之辈,实乃居心叵测之人。

作为一名贪官,一名假仁假义的父母官,日常制度松懈,手头上的事都推给了下边的人,毕竟衙门还有县丞、主簿、典史几位辅助官员。遇上什么棘手事,也还有狗头师爷在帮忙出谋划策。

有着一个不务正业的知县,手底下肯有也有一帮游手好闲的属下,不然怎么称的上是臭肉同味,贼鼠一窝。

师爷负责出歪主意,典史主簿负责收银子,知县要做的就是等待下边的人进贡,他摔碎的那只青釉花瓶就是典史黑了布庄周掌柜的五百两银子,随后变相送上来的。

此时的杨志琦像是一滩死水,没有一点活气靠在厢房的椅子上,官袍稀拉半解,乱发碰面,嘴唇干出一层死皮。

终于体会到大难当头各自飞的处境了,这才一夜时间,就把他从天堂踩到了地狱。

杨志琦委实点背,或者说,和唐宁的八字相克,迟早得栽他手里。任职一年多,贪赃枉法,含冤入狱的事做的也不知凡几,至今都安然无恙,逍遥法外,可偏偏这趟车开翻了。

是怪司机的技术不好,还是应验了那句话,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的定律?

杨志琦可没闲心来研究这个,他是在恐惧今日吃了个闭门羹的知府大人。

能爬到知府这个位置,绝非善类,素日给他送银子的时候,事情答应的就像是只要别捅破天,没有他知府摆平不了的事。

等真正遇到麻烦,你连他人影都看不到,这也是最令人忌惮的地方。

他知道,手底下的县丞可不是什么好鸟,据下面的亲信来报,知府将他拒之门外后,手底下的县丞却是从偏门进去了。

困难面前支以援手的人不常有,落井下石的人却常在。

唐宁带着一帮杀才砸了衙门的烫金牌匾一事,闹得整个扬州城人尽皆知,他还未回到衙门,刚进扬州城就闻到了风声。

说起来也算不上闻,毕竟一帮人明目张胆的指着曾经显赫一时的县太爷,毫不避讳的叫嚣道:为官贪,保官难,招牌被砸却说个好凄惨。

杨志琦着实凄惨,成了百姓的笑柄,这还不算,上任一年,纳了八门小妾,几乎是月月当新郎,今日东窗事发,八门小妾像是有着多年经验的骗子团伙,卷着杨志琦的刮来的民脂民膏,一股脑的组团跑路了。

甚至连刚出生才三个月的襁褓孩子都带走了,走的果断而又坚决,没有一句告别,甚至书信都没留下一封。

“一日夫妻百日恩,我去他娘的……”读书人出身的杨志琦,此番遭遇处境也顾不上什么为官素养,将茶几上的茶盏狠狠的摔在地上,破口大骂,脏字说的比街头的泼妇还流畅。

由此可见,人都是多面体,外表包装的再好,只要拉动了导火索,他便会在你面前呈现出另外一面,甚至两三面。

屠夫的职业就是杀猪,偶尔兼职杀牛,为何有一天会拎着杀猪刀去杀人?碧云本是良家女子,贤良淑德,几天不见,却是出现在丽春楼做起了皮肉生意?

这都是遭遇所迫,可能是屠夫回到家看到西门公子正趴在他婆姨的肚皮上,满头大汗的耸动着老腰,他胯下的婆姨痛苦并快乐的迎合着。

碧云大概是因为家里遭了强盗,强了家财不说,还杀死了相依为命的爹娘,没有丧礼费的情况下,只能卖身给青楼。

遭遇像是一把双刃剑,唐宁属于运气好的那一茬人,因祸得福穿越回明朝,捡回一条狗命,还莫名其妙的混上了锦衣卫百户。屠夫和碧云就属于点背命不好的那一类。其实说白了,这一切都是命数。

话再说回来,杨志琦的这等胆量,委实令扬州城百姓钦佩。不带半点含糊的将屎盆子扣在锦衣卫百户头上,还连夜将他押入牢房,并很嚣张的张贴告示秋后处斩,生怕扬州百姓不知道他杨志琦是如何作死。

结果显而易见,杨知县真的把自己给蹦跶死了,一帮小妾弃他而去,手底下的下属对他也是视而不见,像是吃了透明药剂,甚至晚饭都没人给他送来。

唐宁坐在家里吃着钟明带过来的烧鸡,听他述说杨志琦的状况,神色一阵惊愕。

我是该为杨志琦感到同情,还是该……同情?

好吧,说句心底话,唐宁对杨志琦这种人同情不起来,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你让我蹲牢房的时候,可想到有今日?你欺压百姓的时候,可想到妻离子散?

唐宁为之叹了口气,同时也让他深刻的领悟到一个道理:低调,低调才是王道;不作死就不会死。

而代价就是,两跟一归。

——小妾跟别人了睡,三月大的孩子跟了别人姓,小妾卷走的金银首饰归了别人。

吃完晚饭,手下的的校尉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在钟明的带领下,离开了。

听着杨志琦的白天遭遇,不知不觉中夜已经深了,唐宁关好了门窗,正准备熄灯,隐约间听到几道敲门声。

声音不是很大,可见来人并不想让别人知道他的行踪。

唐宁透过门缝对着门外瞧去,看到的是一张熟悉的面孔,以及一个仅有一面之交的官老爷。

打开门,余洪一脸幽怨的看着唐宁,然后毫不客气的走了进来,至于他身边的那位官老爷,自然不是杨志琦。

反而是衙门的二把手,县丞大人。

唐宁很是意外,万般没想到深夜下县丞大人会登门拜访,这着实令人费解,更令人不解的是,余洪这怂货是来干啥的?

从进屋到现在,腆着一张处处遭冷落的深闺怨妇一样,难道县丞大人带他来是让我看他脸色的?

哈?爷现在可是堂堂锦衣卫百户,包治各种不服。

县丞姓苏,单字一个元,年纪将近四旬,无情的时光在他的脸上留下岁月的褶子,乍然看去,像是年过半百的残烛老人。

由此可见,苏县丞混迹在衙门的这些年,没少劳心劳力,熬夜加班,透支生命力。

这点值得可敬,至于他将自个儿劳累成这样,是不是为国为民这就无从得知,也有可能是千方百计的去想法子榨取百姓的油水。

这些也都不重要,唐宁很好奇他深夜拜访究竟所谓何事。

唐宁心思踌躇,坐在他面前的苏县丞给一旁的余洪使了个眼色,只见一只小箱子从他的宽松的衣袍下搬到了桌面上。

苏县丞没说话,脸上挤着淡笑的皱痕,缓缓将箱子推到唐宁面前,然后将小箱子打开。

瞬间,唐宁惊呆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