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水浒游记

更新时间:2020-05-18 10:45:08

水浒游记 连载中

水浒游记

来源:落初 作者:南与东 分类:历史 主角:罗恩恩儿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南与东的原创小说《水浒游记》,主角罗恩恩儿,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一朝入水浒,千般会好汉。水浒,无数鲜明的好汉承载了我儿时的热血与愤怒。且看罗恩以梁山为根基,改写一个个好汉的命运。(新人新书,简介无力,如有雷同,不胜荣幸。)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罗恩将众人召集起来,李俊对众人道:“兄弟们,如今罗家庄遭难,我已拜了大郎做哥哥,欲往山东济州梁山泊落草,到时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大秤分金银,再也不必受这些贪官污吏的炮制,有愿意去的,就随我们一同上梁山,不愿去的,也分些盘缠任其自去。”

这一班汉子既然敢随李俊前来,就必然不是贪生怕死之辈,只见童威童猛对视一眼,拜道:“我等愿随罗恩哥哥同上梁山,唯哥哥马首是瞻。”众人也都拜下。

罗恩双手向下压了压,“众位兄弟,罗恩落难之时,蒙各位兄弟不弃,从今以后,但凡有我罗恩一口吃的,就不会少了兄弟们的,我罗恩但凡有一口气在,就必定给兄弟们谋个光明大道。”

“哥哥这是说的什么话?我等往日多蒙太公和哥哥收留,现今太公落难,只恨不能诛杀了蔡九那厮,兄弟们都是心甘情愿追随哥哥。”众人无不响应。

罗恩道:“虽是兄弟们一番好意,我罗恩也不能视作理所当然,兄弟们既然肯在此危难之时追随我,那就是情分,怎能视而不见?只是此地不宜久留,我等还是速速离开。”

闲话不说,罗恩背起还在昏迷的母亲,带领着李俊童威童猛并四十八条好汉收拾起那些官军遗留的七八十件衣甲刀兵,寻来二三十辆车子,扮做行商出发往梁山而去。

且说罗恩一行五十余人往梁山而去,行了三日,来到一个去处,这地方生山势陡峭,怪石嶙峋,正是黄门山。罗恩从原主的记忆中得知这里尚未有人落草,想是那欧鹏马麟四人还未占领这个去处。

罗恩道:“这黄门山倒也生的陡峭,是个好去处,只是一来离江州太近,二者又不如梁山四面环水,不然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也罢,叫兄弟们先在此处休息一阵,再往前赶。”说罢,寻一处地方将母亲放下,生起火来熬药。

罗母此时已经醒了,看着儿子在旁边熬药,不免悲从中来,“我儿,你就这般落草了,哪日朝廷发兵前来收缴,叫我如何跟你父亲交代?”

罗恩道:“母亲不必为儿子担心,我早已想好了出路。”罗母让罗恩享受到了久违的母爱,是以罗恩下定决心,把罗母当做自己的亲生母亲来服侍,事实上罗恩的灵魂虽然来自现代,但罗母是他的生身之母是无法改变的。

罗母闻言只是叹气,落了草能有何出路?还要时刻担心朝廷官军来临,只是此时已无退路。

水浒中的人也多是如罗母一般,能做良民绝不落草,哪怕林冲武松宋江之流也是实在走投无路才上山落草的。是以罗恩总以好言劝慰。

李俊和童威童猛三人安排好之后,来到罗恩身边,先与罗母见了礼,随后坐在罗恩身边。

李俊看了看坐的颇远的罗母和众人,低声问道:“大郎落草之后可想招安?”

罗恩没有回答,反问道:“李大哥你想要招安吗?”

“若是走那十节度使的老路也未尝不可,只是要我们再去受那些贪官污吏的鸟气却是难以忍受。而且只我们这些人,如何能大弄?”李俊虽然不后悔跟着罗恩上梁山,却对未来颇为担忧。

罗恩看了这条大汉一眼,暗叹不愧是堪称原本轨迹中结局最好的人物,最后能够毅然离开证明他的远见,称霸海外虽然有太湖四兄弟的建议,但是也和李俊的眼界分不开。

李俊有此一问让罗恩放下心来,因为李俊这个人既有主见,又有远见,若是他把什么话都憋在心里,等到爆发的时候恐怕就无法挽回了,就好像原本轨迹中看透了朝廷的李俊假病离去,宋江未必不知道他是装的,只是宋江也明白李俊的心已经飞了,就算留住一时半刻的也没什么用,不如做个人情放他走了。李俊现在问自己以后的打算,这就是归心的预兆,他如果对自己不放心,是绝对不会将心里话说出来的。

“不招安。”罗恩的语气缓慢却又坚定。

李俊闻言出了口气,李俊这个人有很强的主见,算得上坚定的反招安派,他做私盐生意,本身就是和朝廷反着来,等宋江接受招安前,李俊虽然没有如武松鲁智深一般当众让宋江下不来台,却在招安前杀了朝廷的刘梦龙和牛邦喜。要知道那个时候梁山已经确定了要走招安路线,对待朝廷的兵将持非常宽容的态度,能不杀便不要杀,但是李俊却来了个先斩后奏。所以得到罗恩不招安的回答,让李俊心中松了口气。

“不招安,难道兄弟便只打算窝在梁山上小弄?或是大郎准备扯旗?”李俊不是个安于小弄的人,但也知道大宋虽然官场腐败,却也有诸多精兵强将。

罗恩只是笑笑,轻声道:“大海。”

李俊沉思片刻,恍然大悟,汗颜道:“大郎之谋,李俊相去甚远啊!我还道自己已然想到了诸般可能,不想却是在班门弄斧。”

罗恩道:“大海之上,海岛无数,又有海外诸国,我等若在梁山大弄引起朝廷主意,何必与他死磕,只需提前选好退路,到时杨帆远去,岂不令他们望尘莫及?不对是望水莫及。”

李俊钦佩道:“既然大郎早有打算,倒是李俊想的多了。”

“李大哥也是为我等以后打算,怎么能算想的多,以后还需你给我出谋划策呢,李军师。”罗恩笑道。

李俊闻言大笑:“大郎休拿我耍子,李俊要是能做军师,那天下还不处处是军师?”罗恩闻言也扶额大笑。

“我等现在只有这四五十人,便谋划着未来出海,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李大哥为什么相信我能做到?”笑罢,罗恩看着咕嘟冒泡的药罐,嘴中问道。

李俊指了指自己的胸口,“直觉,心中的感觉。我李俊行走江湖一二十年,见过的人形形色色,但只有大郎你能给我这种一定能实现的直觉。”

“能得李大哥和兄弟们如此信任,我也不枉了来这世上走一遭,就让我们一起看看自己到底能走多远吧。”罗恩的目光遥望着远方,不知在想些什么。

“能识得罗大郎,李俊此生也不枉了,到底能走多远,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只可惜张顺兄弟两个未曾跟来。”

罗恩道:“他们两个有老娘要抚养,自然不比我们了无牵挂。”

见李俊说起张顺张横兄弟俩,罗恩心里也觉得可惜。那张横倒也罢了,虽然水性不错,但是人品却是不行。

只是这张顺,足可称得上水泊梁山第一水将,在原本轨迹之中立功无数,又是知错能改,孝顺老母,实是一员不可多得人才,原主罗恩也和他们有些交集,只是这次也不知是放不下老娘还是怎地,这两兄弟都没有随李俊前来。

“他兄弟两个当日却是不在家,是以没有同去,还望大郎不要见怪。”李俊为张顺兄弟俩解释道。

罗恩摇摇头,笑道:“张顺兄弟的人品我还是信得过的,想是有什么事情耽误了,以此错过了。”

李俊心中也对这兄弟俩有所不满,只是日后总有再见的一天,也不至于便要撕破脸,是以听到罗恩这么说,心中也松了口气,免得日后见面尴尬。

......

“咴儿咴儿~~”众人正歇息间,一声马叫传了过来。踏踏~踏踏~的马蹄声传来,罗恩示意众人不要紧张,这路上有人骑马而过也很正常,他们现在扮做行商,若是风声鹤唳,反而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

李俊等人刚一放松下来,只见山上竟自上而下斜斜的跑下一匹马来,在这般险峻的山上也只如履平地。那马直冲罗恩而去,若是撞到,怕不是要筋断骨折。

那马快如疾电,眨眼间就来到罗恩面前,罗恩身后就是母亲,他如何敢躲?只见那马抬起前蹄就朝罗恩踢过来,众人哪里来得及救护。

罗恩运起全身力量,使双手去接那马蹄,只听‘嘭’的一声闷响,掌蹄相交,荡起灰尘无数。只见罗恩猛地后退一步,力从地起,运起神力,将那马掀飞出去,那马在空中转身,稳稳的落在地上。众人无不看的呆了,甚至忘记了上前。

罗恩掀飞那马之后,虽已卸去了那马踢下来的大部分力量,却也是连退三步,只见他刚才站立的地方留下两个足足尺余深的脚印。

众人再定神去看那马儿,只见那马头至尾丈四,蹄至背九尺开外,浑身没有杂毛,青缎子一般黑亮,长的毛一团一团的卷着花儿,黑里套黑,亮中起乌,花儿是亮的,整个看黑亮黑亮的,端的神异非常。似这等骏马,又是自上而下的冲击,其力量何止万斤?罗恩竟能毫发无损的接住,还能将其掀飞,这是何等的巨力?

那马儿见罗恩接下自己的一击,竟好像十分高兴一般,拿头去蹭罗恩,罗恩也十分吃惊,这一下直叫他双臂酸软,也不知这黄门山上怎么突然蹦出这么一匹宝马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