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史上最强夫子

更新时间:2020-05-14 03:44:29

史上最强夫子 连载中

史上最强夫子

来源:落初 作者:冯小沫 分类:历史 主角:张科考 人气:

《史上最强夫子》由网络作家冯小沫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张科考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少年说剑气横斗,长夜读书声满天——小沫。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5年了,来到这世界已经15年了啊,这15年来,自己每天活的小心翼翼的,自己总算是了解了这个世界的文化,自己所生活的这个世界叫做天龙大陆,天龙大陆上的文化、经济,三皇五帝后分为夏、商、周[西周、东周]、秦、汉、三国时期、晋、南北朝[南朝、北朝]、隋、唐、五代、十国[前蜀、后蜀、吴、南唐、吴越、闽、楚、南汉、南平、北汉]、宋只不过在宋朝以后不一样了,每个朝代的皇帝不一样,每个朝代功臣名将不一样,没有李白,没有杜甫,在地球上出现的名人,在天龙大陆上都未曾出现过。

在自己生活的这个所谓的元代,朝廷很注重儒家,天龙大陆从古至今都有三位圣人分别是圣人孔圣、亚圣孟子、宗圣曾子。自己所生活的这个朝代,代号叫大元,开朝的皇帝叫元杰,他注重文学,文人的地位很高。

文人考试分为三级,第一级是院试,考试者统称为童生,考试范围是州县。在这个考试中合格的人,就是我们大家熟悉的“秀才”。?如果你当上了秀才,从此就摆脱了平民的身份,大小也是个知识分子了,可以享有某些特权,比如免除一人的徭役,见到县长大人可以不下跪。下一级的考试叫乡试,乡试可不是指乡里的考试,而是省一级的统考。乡试三年才有一次,一般在八月,由省里出题,而且有名额限制。在这一级别考试中过关的人就叫举人。举人是有资格做官的。之所以说是有资格,是因为这个级别是不能包你一定当官的,也就类似今天的大学毕业不包分配。在这个考试中获得第一名的人叫作解元。

如果现在你已经是举人了,那么请你打好包袱,准备好笔墨纸砚,明年二月你将要迎接人生的真正考验:会试。这个考试只有获得举人资格的才能参加,也就是说,你的对手将是其他省的精英们,朝廷将在你们中间挑选三百人,但要注意,这三百人并不是我们经常所说的进士,他们只是“贡生”,要想当进士,你还要再过一关。会试考试的第一名叫会元。

通过会试的精英们面对的最后一道考验就是殿试,在这场考试中,他们将面对这个帝国的统治者,考试方式是皇帝提问,考生回答,内容主要是策问。皇帝及大臣根据考生的表现,会划分档次,共有三甲,一甲只有三个人,叫进士及第,分别是状元、榜眼、探花,这是为我们大家熟知的,二甲若干人,叫赐进士出身,三甲若干人,叫赐同进士出身。而状元就是三元中的第三元。状元虽很难得,三年才有一个,产量很低,但毕竟还是有的,所以读书人心中的最高荣誉并不是状元,而是另一种称号,这才是每个读书人朝思暮想的,获得这一称号的人将成为传说,那就是连中三元,具体说来就是身兼解元、会元、状元三个称号于一身。这是真正的高难度动作,必须保证全省考第一,然后在会试中全国考第一,最后殿试里在皇帝心目中也是第一。这样的人很少,开朝至今也没有出现过一人,只有当今的宰相风子夜,算起来是中了两元,是全天下才子的楷模。

辰逸刚刚在院子中打完几遍太极,自从10起,辰逸机会没有一天不打太极的习惯,这也是自己在前世的一个爱好。

“哥哥你在想什么呢?少爷我在买菜的时候听说,我们的族长还有5天要过80大寿,家族中的子孙都在为准备礼物忙的不可开交呢?哥哥我们准备什么啊?”小珠白皙的脸蛋,淡淡的柳叶眉,眼睛不大却把她的内心世界展露无遗,小鼻子小嘴巴也显得极为标志.一尾到顶的马尾辫更增添了几分娇美.玲珑的外形。

“车到山前必有路,走一步看一步吧”苏三看着自己屋里,自己有什么好准备的礼物,苏三看着家里的物品,没有一个值钱的物品,总结起来就一个字穷,两个字很穷,三个字非常穷,在说自己一个15岁的孩子能准备什么。

“哦。”小珠撅着嘴巴,耷拉着耳朵,闷闷不乐的用双手托着腮,坐在快要散架的椅子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时间总是过得飞快,五天转眼就要到了。

元年6月18,清晨天还没亮,陵城林家宅院外,来来往往的人络绎不绝,都在忙着为林家的现任家主林震准备过80大寿,在这个世界,医学也不是很发达,80岁很了不起了,古来少之。

“哥哥,哥哥,哥哥快起床了”辰逸还睡的迷迷糊糊地,就听见小珠在叫个不停。辰逸连忙从从床上坐起来,真准备穿鞋往出走,只听见门吱的一声,小珠推开门,跑了进来。

“哥哥,看今天早晨我刚刚出门就碰见张管事了,今天又给你发新衣服了,他让少爷你等会换上新衣服,梳洗一下去正院和其他少爷一起去个老爷拜寿。”看小珠手里捧着这套崭新的新衣服,想,那是给我的新衣服,只不过是老爷子过生日,怕我丢了他们林家的面子,真是傻妹妹啊。

“哥哥,你穿这套新衣服,真好看。我给你端一盆水,你看一下”小珠两眼冒着小星星,飞快的跑去,不一会就端着一盆水进来了。辰逸,接过盆中的水一看,只见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总算没有白穿越。

“小珠,你在家等我,等会回来的时候给你带好吃的。”辰逸向往年一样,对小珠说着。

“知道了,哥哥,你早去早回”小珠站在们口远远的望着辰逸的背影越来越远,知道消失的在远方的地平线上,才依依不舍的回到房间里。辰逸这十几年来,不怎么受家族的重视,尽管他是一位少爷,但一路走在也没人向他主动打过招呼,他觉得这样也好,省的还要装作一副很客气的样子。于是低着头走路。

“哟,着谁呀,你们几个快过来看,你们快看看这谁呀”忽然传来了声音,将辰逸下了一跳。抬起头看那几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面孔,觉得这个世界好小啊。

“这不是我三弟吗?今天又有新衣服穿了,不会是在那偷得吧,今天给爷爷过生日,你两手空空就来了,礼物呢?在那藏着呢?掏出来,让我们长长脸呀”说的事辰逸的打哥林杰,名字很好听,自以为自己是全城最美的男子,但和辰逸一比,还是差的不止半点。

林杰,林家的长子,地位无人可以动摇,因他有一身份显赫的母亲,为什么有一个身份显赫的母亲呢?因为她母亲有一个身份显赫的父亲,也就是林杰的外公在朝廷担任三品大员,也暗中为林家解决过不少棘手的事情,俗话说的好,富不过三代,特别在这些只知道唯利是图的商户家,家风一项不怎么好,大多数子女只知道花天酒地,穿金戴银。这样的家族是不可能长久存在的。

“我有没有准备礼物,管你们什么事?”辰逸淡淡的望着他们几个说道。

“哟,长大了,翅膀硬了,小兔崽子,告诉你,等年末你受完成人礼,你就可以滚出林家了,真以为一个丫鬟生的儿子就真的可以做林家的少爷了?”这会说话的是,辰逸的二哥,名叫林辉,喜欢拍林杰的马屁,人前一套人后一套,比起辰逸的大哥还要讨厌的多。

“大哥,二哥,你们磨磨蹭蹭干嘛呢?赶快进去了,要准备给爷爷献寿礼了。”一位身着碧绿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翠水薄烟纱大约十岁左右的小女孩缓缓走近.随着她的走近,四周都散发着一种幽香,令人闻着便觉得十分舒坦.但见她肌肤胜雪,一头如丝缎般的黑发随风飘拂,细长的凤眉,她的脸上有一双带着稚气的、被长长的睫毛装饰起来的美丽的眼睛,就像两颗水晶葡萄.然而她的双目却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让人为之所摄、自惭形秽,玲珑的琼鼻,粉腮微晕,滴水樱桃般的朱唇,完美无瑕的瓜子脸带点淡淡的疏离,身材轻盈,脱俗清雅。林雪走了过来,看了辰逸一眼,便连忙催着他的两位哥哥连忙准备进去拜寿。辰逸也默默的跟在身后,走了进去。

走进寿堂,只见正面挂寿帘,两旁配有对联是: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在寿堂的正中间摆着逸个八仙桌,八仙桌上摆有香炉、蜡千、寿蜡、摆有,‘本命延年寿星君’神码儿,以及黄钱、纸元宝、千张,使之下垂供案两旁。条案上摆寿桃、寿面等寓意长寿的食品。八仙桌正前方地上放置一块红垫子,供拜寿者跪拜时用,平辈以上者拱手,以下者叩头。送灯花儿灯花用彩色灯花纸捻成花形,蘸上香油,灯花的数目比作寿者的岁数要多两个,一个为“本命年”,一个为“增寿年”。寿堂中的人们,都坐的整整齐齐。等待今天的主角,出场。不一会,听见脚步声从内屋传来,林老爷子在,丫鬟的搀扶下,穿过屏风走了出来缓缓走来,坐在高堂上。紧接着,下面的人从椅子站了起来,好像训练过的似的,弯着腰作揖一口同声的说道:“恭祝林老爷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林老爷,面带微笑的说道“各位同仁,多谢了,多谢了,多谢各位厚爱,感谢各位能给林某人这么大的面子,真是惭愧惭愧。快快请坐,快快请坐。”说完等到堂内的人等坐下之后,也坐了下去。紧接着,一位身穿蓝色长褂的长者站出来说道:请老寿星的儿子、儿媳上堂拜寿一拜,祝老寿星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二拜,祝老寿星日月昌明、松鹤长春;三拜,祝老寿星笑口常开、天伦永享。当所有的儿子、儿媳拜完寿后。紧接又说出请老寿星的女儿、女婿上堂拜寿

一拜,祝老寿星身体健康、长命百岁;二拜,祝老寿星万事如意、晚年幸福;三拜,祝老寿星生日快乐、后福无疆。

请老寿星为女儿、女婿们回赠祝愿词林老爷子,说了一些感激的云云。请老寿星的孙子、孙女上堂拜寿一拜,祝老寿星吉祥如意、富贵安康;二拜,祝老寿星事事顺心、幸福长伴;三拜,祝老寿星笑口常开、身体安康。请老寿星的外孙子、外孙女上堂。请老寿星的孙儿、孙女们献寿词献寿礼。

“爷爷,我从外地专门找人从外域买来了,玉珊瑚,在此来恭祝爷爷,福如东海,寿比南山,来人抬上来”林雪话说完,不一会便有人抬了上来,大概有一百多斤。坐在寿堂人,都纷纷说着夸赞的话。

“好,好,真是难得宝贝,林雪,爷爷没白疼你。”林老爷摸着胡子,高兴的说道。

“爷爷,这是我和二弟,为恭祝你寿辰,求当朝名家名画家张掖所画的《献寿图》,来人,呈上来。”

“来人,打开看看”画轴一点点呗打开,众人一看,纷纷称赞,真好。相互说着客气的话。

“爷爷,三弟想为你作诗一首”林杰说完,用挑衅的眼神向辰逸看来。全场的人都把目光望向,此时辰逸本来吃的正好,一手拿着鸡腿,一手还往怀里装着点心。看着在场的人,淡定往怀里揣着最后一颗水果。在场的人脸都憋得通红,想笑却不敢笑。辰逸,擦干净了手,走到寿堂中间,抓耳挠腮的想了一会,说到:“这个老人不是人”刚刚说完,全场的人实在憋不住了,都笑了起来。而林家的人个个,面的凶光,恶狠狠看着辰逸。尤其是林老爷子,脸色都变了,此时辰逸也觉得很尴尬,连忙说到第二句:“南极仙翁下凡尘”,顿时全场活跃,交口称赞,林老爷子也转怒为喜,紧接着辰逸说出了第三句:“他的儿子都是贼”满场的宾客,又变成了哑巴,欢悦的氛围一下变得很难堪。辰逸连忙说出来最后一句:“偷得仙桃先父亲”。全场纷纷称赞,说聪明伶俐,长大后可以可以堪以重任的云云。林老爷也不得不夸赞辰逸聪明,并大方的赏了纹银50两,并让林杰拿给他,辰逸,欢欢喜喜的接过,心想可以为小珠买好多好吃的,和新衣服了,林杰望向辰逸的目光充满了阴毒。咬牙切齿的说道,你小子等着。辰逸接过,钱袋。高兴的揣在怀里,过了一会,趁没有人注意的时候,偷偷的溜了出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