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骑猪小霸王

更新时间:2021-04-03 06:26:28

骑猪小霸王 已完结

骑猪小霸王

来源:落初 作者:红尘醉醉天 分类:历史 主角:小宝苟 人气:

《骑猪小霸王》为红尘醉醉天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狗窝当床,母狗当娘,一个师傅吊儿郎当。疯疯癫癫,笑笑哭哭,不像英雄豪杰,倒似泼皮懦夫。遭陷害,降野猪、除狍鸮;因激愤,平匪患、显身手。我命由我不由天,最终睡了公主,当了霸王,征战四方。嘻笑怒骂,尽是人情冷暖;慷慨激昂,无惧世态炎凉。有道是:风风雨雨过去,哭哭笑笑人生;颠颠倒倒爱恨,凌凌乱乱红尘。来吧!朋友。有你我,有笑泪,别样欢喜,别样人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朱头三和带着俩军爷的李狗旺一走,长Chun楼里的金翠莲就来了。

看着金翠莲那魅惑众生的样子,苟小宝腿就直哆嗦,特别是见了她走起路来前面那活蹦乱跳的两大坨,苟小宝更是浑身难受,想要逃跑又迈不开步?

更要命的是,带着俩大茶壶的金翠莲一步三扭四摇,前面那两坨抖得苟小宝直闪眼、直慌神的来到肉摊前,便嗲里嗲气的喊:

“哟哟哟!小宝宝长大了嘛!能单干了嘛!”

接着媚眼一抛,眼波一送,又道:

“姐姐要吃你的肉,你给还是不给呀?”

听着这赤Luo裸的肉麻Tiao逗,苟小宝的脸成了红艳艳的红布,都可以做红肚兜了。

金翠莲看着他那怂样子,又朝他飞了个媚眼,又喊:

“哟哟哟!一个大男人羞成了这样,还能卖肉呀?姐姐要吃的是你卖的肉,不是你身上的肉,慌哪样慌嘛?”

说着话的金翠莲,隔着肉摊伸出手指,朝苟小宝轻轻一勾。

这一勾不得了!都快把苟小宝的魂勾掉了,哪还记得卖肉?

瞅着苟小宝那神魂颠倒的样子,金翠莲又嘻嘻一笑,又嗲声嗲气的喊:

“小宝宝!宝宝!看你这般模样,姐姐的芳心都在怦怦怦、怦怦怦的跳,怕是真想吃你的肉了,哪天想姐姐了,就来姐姐那呗;不过,今天姐姐真是来买你的肉。”

听了这话,苟小宝张了张嘴,半天才挤出一句话来:

“要······要多少嘛?”

看着苟小宝张口结舌的怂样子,金翠莲又媚笑道:

“姐姐今天照顾你生意了,全都要了;哪天你也要去照顾姐姐的生意唷!”

大生意来了!苟小宝心中一震,定住了心神,喜道:

“真的?以往你最多也不过要二十来斤?今日咋就要这么多了?”

金翠莲又娇媚一笑,道:

“嫩娃儿!姐姐不还是为了照顾你的生意?”

又道:

“快快剁成几块,跟着姐姐送到长Chun楼去。”

苟小宝也不敢再问,咚咚几刀将还没剁开的一整半片砍成四截,另一大半段砍成两截,一一称了,算好银钱,便往肉担子里放,还连刀都收了,等下到了长Chun楼,便直接回家了。

金翠莲支开身边俩大茶壶去买别的东西,便带着苟小宝往回。

路上,苟小宝才知道长Chun楼要摆酒席,才买这么多肉。

奇怪的是,闻着金翠莲身上的阵阵幽香,瞄着她那袅袅娜娜的腰肢和蹦跳不已的胸,挑着那担肉的苟小宝一点都没感觉到累,甚至还巴不得路远一点。

到了长Chun楼,金翠莲带着苟小宝将肉放到后厨之后,又叫人打来热水让他洗脸、洗手,便要带他上楼。

想到楼上的花花绿绿,苟小宝脸一红,又一阵腿软,走不动道了。

金翠莲又朝他抛了个勾魂媚眼,嘻嘻媚笑道:

“你不要钱了?账房在楼上,钱要上楼才能结到的,姐姐又不会吃你。”

听了这话,第一次单干做生意的苟小宝一壮胆色,为了那肉钱,只得跟了上去。

上得楼来,在那花红柳绿、莺歌燕语中左转右转,苟小宝顿时没了方向。

正紧张着,在他身前的金翠莲停步朝身边的屋子一指,道:

“这就是账房,快快进去!”

苟小宝懵懵懂懂的便推门而入,金翠莲接着也进了屋。

看着房间里的大红床和浓浓的暧昧,知道大事不好的苟小宝转身要逃;没想到一股脑撞进了金翠莲怀中,那软软的胸竟然撞得他晕乎乎的天旋地转。

金翠莲嘻嘻一笑,便连拉带推的把他推到了床上。

随着一阵**媚笑,正惊心动魄着的苟小宝身上的衣裤便掉了。

眼看就要成就那好事,冷不丁回过神来的苟小宝一阵哎呀妈呀天呀地呀的喊,慌慌张张推开对他动手动脚的金翠莲,只是穿着一条裤衩便夺路而逃,在一片惊叫声、尖叫声中一口气逃出了长Chun楼。

在楼上楼下一片哄笑声中,他刚打算就这么走了,衣衫凌乱的金翠莲已经从楼上探出头来,骂:

“呆娃子!就这么走了?你的肉钱,你的衣裳,你的担子都不要了?”

只是穿着个裤衩的苟小宝苦瓜着一张脸,求道:

“你快快把衣裳、肉钱给我呗!这么回去师傅会骂的。”

脸色不太好看的金翠莲也不再说话,便把那衣裳扔了下来。

苟小宝刚匆匆穿好,金翠莲又把一包银钱抛了下来,同时道:

“没用的东西!生怕姐姐吃你的肉,要你了的肉钱,怕你这辈子也会是没女人的。”

接了那包银钱的苟小宝,又急急忙忙跑进长Chun楼后厨,将放着屠刀的肉担子挑了,一溜烟回家去了。

回到家,见师傅还没回来,苟小宝也没多想,便取了干净衣裳,奔屋前不远处的河塘去了。

要是不好好洗一下,他担心身上那味道会被师傅闻出来,又要遭嘲笑了。

河塘边,放下换洗的衣裳,苟小宝连衣带人的扑进水中。

河塘中,那河水的清凉渐渐消退掉了他心中的迷乱,苟小宝一个猛子朝河塘深处扎去,看着河塘里的游来游去的鱼,跑来跑去的蟹,他的心才变得澄明清澈,一如这塘清水。

当他扎到了河塘最深处,突然看见了一件黑黝黝的,奇形怪状的东西,便一把抓住,慢慢上浮,游向岸边。

上得岸来,仔细瞧了瞧手中那奇形怪状的东西,发觉颇为沉重,还似刀如剑,连把柄护手都有。

往石滩上一扔,当的一声清脆悦耳,苟小宝便认定是金铁之器了。

苟小宝又捡起来一阵挥舞砍劈,觉得极为趁手,仿佛天设地造,但看了又看,终归不是屠刀,便想起了集镇东头的李铁匠。

又用那黑家伙敲了敲石头,听那东西敲击石头的清脆悦耳声响,苟小宝以为此物定是上等好钢锻造,便起意让李铁匠帮他锻打成一把屠刀。

跟了师傅朱头三这么多年,他也快出师了,也得有自己的刀了。

当他将衣裳洗好,准备回家,却见他师傅朱头三踉踉跄跄的回来。

一开始,苟小宝还以为他师傅喝醉了,仔细一看,才发觉不对,将衣裳和那怪东西扔到河塘边就朝他师傅奔去。

奔到近前,瞅着鼻青脸肿、脚步踉跄、目光呆滞的朱头三,苟小宝心中一痛,知道这是李狗旺的作为,急急一把将他扶住,还没开口问,朱头三便有气无力的摆了摆手,不让他说话。

苟小宝将他师傅扶回屋后,朱头三才凄惨一笑,道:

“李狗旺那王八蛋也够狠,我朱头三怕是风流不成了。”

听了这话,苟小宝急忙去找集镇上的杨半仙。

——注:大茶壶者,妓院杂役打手之雅称也!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