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唐朝大宗师

更新时间:2021-03-30 07:10:24

唐朝大宗师 已完结

唐朝大宗师

来源:落初 作者:暖阳倾城 分类:历史 主角:秦轩张老 人气:

《唐朝大宗师》由网络作家暖阳倾城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秦轩张老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简介  相传有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大学生秦轩曾穿越唐朝,并成为一代大宗师!  据说对联的产生、诗歌的兴起、雕版印刷的昌盛、活字印刷术的发明、酒之蒸馏、杏花村的闻名、唐三藏西游、佛教盛行、唐太宗的改革、武则天还政李家、狄仁杰闻名、资本主义萌芽等等,都与他不无关联。  然而史书却没有记载,却是为何?就在国人不断歌颂唐朝鼎盛的多年以后,二十三世纪考古学家于终南山一处古墓发现了端倪,墓中竟然发现了一篇自传。  本书不过是根据那篇自传,向世人诉说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见小翠被自己说服,秦轩这才舒了一口气。“胭脂是何人送于你,为何送你?”

小翠跪坐在牢房,神情迷茫。“钱如海月前送了我一盒,朱洪文半月前送了一盒。”

什么?钱如海和朱洪文都送过?秦轩惊愕万分,接着询问:“为何而送?”

“钱如海月前所送,是希望我将另一盒花露胭脂送与夫人。朱洪文所送,是因为我与他有染。”小翠此刻也不觉得有何羞耻而言,反正自己能否出狱,还不得而知。

“详细说说!”秦轩语气平和道。

“去年夏天,村里乡民传话于我,爹爹被告上了衙门。经过打听,我才得知是因为爹爹将林地主家的耕牛给弄丢了。林家索赔三百两银子,叫我父女二人去何处寻?我便和夫人说道此事,奈何,那时夫人正忙于下嫁宋府,对我所说之事,毫不上心。”小翠言语掺杂着对林地主的无情,对夫人的无奈。

秦轩等人此刻表情不一,但是都为小翠父女的遭遇感到同情,一言不发,默默地听着小翠诉说。

“我心乱如麻,不知如何应对,便去朱府求朱县令。谁知县令没有见到,却遇见朱洪文。与他聊了半天,在言语中让我觉得他对爹爹之事十分上心,便觉得他是个好人!谁知道在我对他没了提防之后,他将我骗到房中,强行玷污。”小翠的语气早已哽噎,双眸也早已湿润不堪。

秦轩十分恼火,气愤的骂道:“朱洪文这般狗东西,根本就不是人!小翠你为何不汲取教训,还要与他有染?”

秦轩的关心,小翠感到心头暖暖,也对秦轩生出一丝好感。拂袖擦去眼角泪花,接着说:“我虽然失去了身子,但是朱洪文随后真的将爹爹救了出来。当时我虽然对他玷污自己恨之入骨,却也对他救出爹爹感到宽慰。之后朱洪文经常找我,经常送些东西给爹爹。刚开始我和爹爹都非常抵触。他却依然如故,甚至对我说,欲娶我为妻。许是我当时鬼迷心窍,竟然相信了他的花言巧语,频频与他私会。”

小翠徐徐站起,望着牢房的天窗,苦笑一声接着说:“没过多久,他对我说,我是丫鬟出身,他父亲不同意娶我为妻。他会努力,纵然无法娶我为妻,也定会纳我为妾。可能是我对他有了感情,对于是妻是妾也没了计较。还帮他物色人选,最后得知他对钱小姐爱慕已久,还鼓动他早些去提亲。”

钱如玉的目光不经意间投向秦轩,秦轩依然杵在那里,神色若常。

小翠接着说:“几日之后,我听闻钱如海拒绝了朱县令的提亲。心中矛盾,既对钱家拒绝而欣喜,也为朱洪文不能早日娶妻有些惋惜。看着朱洪文失魂落魄的样子,我当时十分心疼,随后便有心接近钱如海,试图说服钱小姐与朱洪文的婚事。反复接触,钱如海温文尔雅的样子让我生出些好感,当然也仅仅是好感。然而老爷却误会我喜欢他,开始盘算着将我许给钱如海做妾。我已倾心朱洪文,正想如何拒绝,却听说钱如海谢绝了老爷的好意,那时我感觉上天都在帮我。”

小翠看了下微微有些尴尬的宋逸民,接着说:“一日,我与夫人去点妆阁挑些水粉胭脂,却没有买到夫人喜爱的花露胭脂。回家路上,偶遇钱如海,当时我多嘴将夫人没有买到胭脂之事说给了他。”

宋逸民暗道:原来如海老弟也喜欢倩儿,难怪我与倩儿完婚之时,他喝得酩酊大醉。

小翠没有停顿,依旧缓缓而道。“没过多久,钱如海拿着两盒胭脂寻我,让我将花露胭脂转交给夫人,还嘱咐我勿要让夫人知道。从他的眼神中我清楚的感觉到他对夫人的爱慕。至于另一盒山花胭脂便是他作为酬谢送于我的。我依照钱如海的意思,说那盒花露胭脂是老爷从他人手中高价所得!”

宋逸民心中苦笑:如海喜欢倩儿,而且比我做的更好,我若不娶倩儿,怕是倩儿也会无事,怕是倩儿会更加幸福!

“老爷将我许给钱如海之事,朱洪文知道之后,对我大发雷霆,说我不遵妇道,勾三搭四,直接与我断了联系。离开朱洪文,我的心便死了,只想着好好照顾夫人,安安稳稳生活。后来夫人怀孕,钱如海也经常明着暗里送些吃食。日子过得虽然平淡,却也充实。”小翠说到此处,神色静如止水。突然语气骤变:“好景不长,朱洪文不知从何处得知钱如海通过我经常送东西给夫人,便又找上我,递给我一包砒霜,让我在钱如海送来的吃食中下毒。我死活不依,他便拿爹爹要挟我。”

小翠苦笑一声,接着说:“我们父女命苦,为了爹爹,我不得不接过砒霜!”

宋逸民表情狰狞,眼神恨意丛生,气愤地喝道:“然后你便下毒害死倩儿吗?你——”。

听到宋逸民的话,小翠急忙解释:“没有!我没有!我只是假意答应,砒霜原封未动。夫人中毒身亡,我也不知道为何。”

“哼!你以为我会相信你么?”宋逸民怒视小翠喝道。

秦轩见宋逸民横眉怒目,急忙劝解:“宋兄,稍安勿躁。听小翠讲完。”转头看向小翠,疑惑地问道:“那你为何说是钱如海指使你做的?”

小翠早已泪流满面,抽抽噎噎道:“我方进入牢中,朱洪文便来寻我。他说,如果我咬定是钱如海致使,他便会救我出狱,还许诺那我为妻。如果我不那么做,爹爹和我都会死去。万般无奈,我便答应了。”

宋逸民咬牙切齿对着小翠怒吼:“我一向对你不薄,从没把你当成下人,你却毒害倩儿,又陷害我如海老弟。”

小翠心神俱疲,瘫软地跪倒地上,嘴里喃喃自语:“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秦轩摇头暗想,小翠言语神色,不像作假,看来应是虾与维生素C的意外所致。伯父说的对啊,世人为名为利为情为怨,祸害他人真是数不胜数。此案虽然是意外,小翠是被迫,但是朱洪文确实包藏祸心,罪恶至极。秦轩长叹一口气,道:“宋兄,此时,你怕是已六神无主。接下来就交给在下吧!”

一旁痛苦不已的宋逸民下意识地点头说道:“那就有劳秦公子了,请你一定不要放过朱洪文和小翠这两个贱人!”

秦轩转过头看着宋逸民,略带斥责地说:“不放过朱洪文和小翠?小翠不是凶手,为何要置她于死地?朱洪文之父是县令,你以为你能令他伏法?”

宋逸民不解地看着秦轩询问:“小翠不是凶手?”

秦轩坚定地说道:“不错,在下曾在一本古籍上看到,龙虾与酸味水果一同服用会产生砒霜毒性。当数量过大时,便会致人中毒身亡。想必尊夫人那日食用龙虾之后,大量进食酸味水果。”

秦轩看着宋逸民质疑的眼神,接着说:“宋兄,尊夫人此番定然怀有男孩,吃完龙虾之后,又进食了大量的酸味水果。”

宋逸民疑惑地看着秦轩,心中暗想:倩儿确实怀孕之后喜吃酸食,这些外人不曾得知,我也是案发之前才知道的,这秦轩之言难道是真?

秦轩见宋逸民不作声,转过头看着小翠平静地说:“小翠,在下知道你不是凶手,也能救你出狱,也能从朱洪文手中救得你父亲。”

听闻秦轩能够救爹爹,小翠激动地扑向木栏。“公子如能救得爹爹,小翠父女为奴为婢也会报答你的!”

“小翠姑娘,不必如此,天本怜人,奈何世事无常。待事情结束之后,你便和你父亲离开广陵,寻个老实人家,安安分分过日子吧!”秦轩摆摆手,摇头道。

“秦公子,此番若能救得我们父女,就是我们父女二人的再生父母,小翠虽是丫鬟,却也知道感恩报德!还请秦公子莫要推辞!”小翠跪在地上不住地磕头。

秦轩无可奈何地说:“等你父女二人都平安无事再说!”

缓过神的宋逸民突然低喝:“不,就算你方才之言是真,那朱洪文我也不会放过他!”

“民告官,宋兄以为你能成功?”秦轩看见宋逸民被愤怒冲昏了头,不答反问。

“不能成功,我也要告,倩儿之事,虽然是意外,但是朱洪文害人之心已然昭昭。”宋逸民坚定地看着秦轩说。

“像你这样莽撞,别说令朱洪文伏法,恐怕你宋家也会被你搞得无法生存!”秦轩微微发怒,斥声道。

“那该如何?总不能放过朱洪文吧?”宋逸民的声音嗡嗡作响,充斥着秦轩的耳膜。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此事须得从长计议!”

宋逸民“扑通”一声跪在秦轩身前。“公子教我,只要能为倩儿报仇,我便听你的!”

秦轩赶紧上前拉起宋逸民。“宋兄,莫要如此,在下会帮你出主意的!不过此地此时都不适合谈论这些,现在一同去钱府,在下自当为你解惑。”

钱如玉也帮着扶起宋逸民。“宋大哥,赶紧起来,先听秦公子的,到秦公子的房内再说。”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