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魔盘大唐

更新时间:2020-11-19 11:49:07

魔盘大唐 连载中

魔盘大唐

来源:落初 作者:重要嘉宾 分类:历史 主角:王维老夫子 人气:

火爆新书《魔盘大唐》是重要嘉宾所创作的一本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王维老夫子,书中主要讲述了:诗词练气,文章通天,绣口一吐,换了人间。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断崖上,王维化身四丈高的巨人,手中握着娇小的小舞,快速地旋转着。

此处位置暴露,危险也渐渐逼近,王维不敢犹豫,大吼一声,“走你!”

像扔链球一样,将小舞连带着魔卵一起抛向了远方。

“维哥哥,你一定要活着!”

拖着长长的尾音,小舞的身影划过了天空。

“咻!”

忽然,一道流光穿过断崖,向着小舞追去,王维心中一惊,“不要!”

“给我停下!”

他大吼一声,以惊人的速度跃起,在空中伸展着庞大的身躯,堪堪挡住了飞剑流光。

“噗!”

飞剑洞穿了他的身体,带起一片血雾。

“砰!”

身负重伤,巨人迅速缩小,化作常人大小坠落在山崖上。

吕婉兮微微一叹,比了个剑指,剑随意动,飞剑在空中周旋一圈,化作流光,飞了回去。

王维见了,微微勾起嘴角,嘀咕道:“幸好!”

此时右峰上飞星阁仙剑宗的弟子像是凑热闹一样,都赶到了断崖上,上百人对他形成三面围堵之势,王维苦笑一声,这是要逼着自己跳崖的节奏,只是那道飞剑快如闪电,跳崖肯定死翘翘。

“小魔崽子,把他们都送走了,你打算怎么逃跑?”

秦苏站在一株红豆树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如同猫戏弄着爪下的老鼠。

“呵呵”

王维跟他不来电,敷衍地回复了两个字,连感叹号都没加。

他捂着伤口,站起身来远远地眺望着山下。

断崖下,一群剑修踏着飞剑急速向着河边追去,等他们赶到河边时,宝船化作一道幽光,消失在河面上。

他心中松了口气,如此以来,即使自己就此死掉,也对得起老夫子的救命之恩,不亏!

只是这一生他没活够,就此死去,他不甘心!

该怎么办呢?看着围困的敌人,他沉吟了片刻,决定拼一下!

“敢问姑娘芳名?”

他望着白云上的美人,长着二十多岁的容貌,却有三十多岁的韵味,面容清冷如画,身材丰腴温润,貂蝉的容貌配上贵妃的身段,再加上嫦娥仙子的清冷气质,真是美不胜收!

在敌人中,美人儿修为最高,地位最高,最好先搞定她。

可惜美人没有理会他。

王维毫不泄气,厚着脸皮道:“姐姐,你长得真美,跟天上的仙女一样,一见到你,我就神魂颠倒......”

“放肆!你竟敢调戏剑仙子?!”

秦苏大声呵斥道。

王维没有理会,继续说道:“姐姐,世上的男子大多是负心薄幸之人,喜欢用甜言蜜语来欺骗女孩子,也就是我这样的老实人才最可靠,不如你把我俘虏了,抓回去当压寨相公怎么样?”

吕婉兮如白天鹅一般抬着头,冷冷地看着天空,对于地上的‘呱呱’叫声,充耳不闻。

很好,脾气不错,不是个滥杀无辜的人,王维心中暗喜。

“姐姐,你天仙一般的人儿,为什么要打打杀杀的?我们几个都才出生,什么坏事都没干过,为什么要赶尽杀绝?圣族统治大陆的时候,尚且没有剖开孕妇肚子的恶行,而你为什么要这么狠心呢?难道你的心与血都是冷的?”

秦苏等了许久,见仙子还不出剑,心中有些不耐烦。

“聒噪!你们是魔,不修德行,罪恶滔天,代表着邪恶;我们是人,秉持操守,守护着天地秩序,代表着正义。自古正邪不两立,魔与人不共戴天,对付魔族必须斩尽杀绝,不留后患,岂可有妇人之仁。”

秦苏大义凛然地说道,随即对吕婉兮施礼,“吕宗主,这小魔崽子狺狺狂吠,有辱视听,你若不愿污了飞剑,我可以代劳。”

秦苏不见回音,跳下树正准备动手时,见到吕婉兮踏着云前行了一步。

吕婉兮清冷地看着王维,檀口微启,“你舍己为人,品性不坏,只是生来邪恶,愿你来世为人吧!”

语调清冷,余声悠扬,仿佛白衣飘飘的菩萨在超度妖邪,祝愿往生,又像是地狱判官在点检善恶,断尽功德。

她说完了话,就宣判了王维死刑,画了个剑指,一道流光向着断崖奔袭而来。

“且慢!”生死存亡之时,王维大喝一声,飞剑停在他的额前寸许。看着额前的飞剑,仿佛一把手枪,王维的心脏止不住地乱跳,他偏过头想要避开飞剑,但飞剑有了灵识,自动调转方向瞄准了他。

“你还有何话?”吕婉兮淡淡地问道。

“吕宗主,成王败寇,我知将死,心中也无怨恨,只有一个小小的心愿未了,不知宗主能否满足我?”

王维抬起头来,望着白云上的冷美人,希望她的心不像她的脸一般冰冷,心中尚存一丝妇人之仁。

吕婉兮秀眉一蹙,冷声道:“讲!”

女人果然心软!

王维心中一喜,咧着阔口,憨憨一笑,“宗主身姿,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仿佛天仙一般,令我心动不已。”

吕婉兮文武双修,乃博学之士,自能听出此语的精妙之处,微微惊讶。

崖上文修之士也细细地品味着这句话,月之朦胧高洁,雪之轻灵雅致,亦如吕婉兮清冷绝美的身姿。

“可惜啊!”

王维叹息道:“宗主美则美矣,只是容颜太冷,如万年冰山一般,看久了心也会冷。临死之前,若有幸得见宗主一笑,虽死无憾!”

话落,断崖寂静无声,只有满山的红豆,在烈日下,散发着红光,璨如星火。

众修士的表情十分精彩,一会儿看着王维,好奇他怎么会提出这个要求,敢调戏吕宗主,真是找死!一会儿看着吕婉兮,也好奇吕宗主的反应,是赐他一死呢?还是赐他一死呢?

不管怎么说,笑是不会笑的,宗主从来没笑过。

吕婉兮果然没有笑,却也没有恼羞成怒杀了他。

王维欣喜,继续放肆地试探,“吕宗主,自从见到你,我便心生爱慕之情,只是天上地下,人魔两立,我不敢奢望能得到你的垂青,但在死前,我希望你的笑容能为我绽放一次,只一次就够了。”

“小魔崽子,你也不照照镜子,竟然想得到吕宗主的垂青,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秦苏嘲笑道。

旁边的门人弟子也跟着大加嘲讽。

“不自量力!”

“没错,吕宗主可是纯阳真人的掌上明珠,宋国四大美人之一呢,他算什么?”

“传闻吕宗主一直醉心修炼,对任何男人都不假辞色,怎么会对一个魔崽子笑?”

王维没有理会他们的聒噪,见云上美人儿没有反应,不恼反喜,方才他胡言乱语,是为了试探她的耐心;他自言无辜,是为了唤起她的怜悯;而他抄袭了曹子建的诗文,是为了刷她的好感。只要这女人不动手,自己便还有一线生机,这就是向死而生。

“宗主端庄矜持,吝惜笑容,我不敢奢望。”

秦苏嗤笑一声,“知道就好!”

王维收敛起了脸上的嬉笑,神情一片肃穆,“既然宗主不愿笑,我希望可以换一个心愿。”

这便是以退为进之计!

吕婉兮没有回应,脸色清冷如霜,似乎没有变过。

他拱手施礼道:“我乃圣子,不想暴尸荒野,希望宗主能赠下一袭披风,作为裹尸之物,这是我临终心愿,望宗主成全!”

屡次变身,他身上衣衫褴褛,只剩下几片遮羞之物,这种请求倒也合理。

秦苏冷笑一声,“死就死了,要求真多,吕宗主的贴身之物岂能给你糟蹋。”

众人与他看法一致,对待一个魔族,他们吝惜任何一点善意和怜悯,更何况是女儿家的衣物,更是不可能。

王维目光灼灼地看着她,这是关键一步,希望能有奇迹。

“银屏!”

在他快要绝望的时候,忽听吕婉兮轻吟一声。

“宗主!”

一个面目姣好的女子应声而出。

“把你的披风给他!”

“是!”

“多谢!”

王维心中惊喜,连连道谢。

他接过披风,仔细地看了看,披风白锦衬面,绣着祥云花纹,里面还有夹层,做工精致,纹路细密,非常结实。

嘿嘿,降落伞到手了!

王维绑好披风,盯着飞剑后退了几步,见飞剑没有继续前进,心中暗喜,他站在崖边向着远处张望,寻找着跳崖逃生的方位,不过,在别人的眼中,他似乎在留恋这山山水水。

“小魔崽子,你想跳崖自杀?”秦苏问道。

王维淡淡一笑,“作为一个圣子,我可以选择自己的死法吗?”

秦苏笑着说,“当然可以,圣子请便!”杀害魔族圣子,必然会遭到魔族势力的报复,他可不想惹祸上身。

王维转过身,抬头望着云上美人儿,说道:“多谢宗主赠袍之恩,作为回报,我愿为宗主吟诵一首诗。”

“哈哈!诀别诗?”秦苏大笑道:“魔族人不修文道,竟然也会作诗?”

“诗词,小道尔!”

“哈哈,大言不惭,我大宋文修擅以词曲入道,唐国文修专以诗歌入道,诗词皆为大道,你孤陋寡闻,竟把诗词看作小道!”秦苏鄙夷地摇了摇头。

王维没有反驳,看着满山的红豆,却不知道那位与自己同名的大诗人是否做出了此诗,想了片刻,决定还是冒一次险,要是一会儿跑不掉,死翘翘,谁还顾得上抄袭的问题?

“快点!你到底会不会作诗啊?”秦苏不耐烦道。

而众人也面露鄙夷,一个生长在西南深山中的小魔头,能做出什么好诗?丢人现眼!

王维走到树下,摘下一粒红豆,用一种哀伤的语调缓缓讲起了故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