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唐时归

更新时间:2022-05-12 05:42:48

唐时归 连载中

唐时归

来源:落初 作者:长迷 分类:历史 主角:江范宽 人气:

《唐时归》由网络作家长迷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江范宽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贞观八年,秋月春风。一个遭兄弟暗算,跌进了黄浦江的大学教授,意外穿越到了大唐贞观年间。大唐风采无限,这里有年少轻狂的李淳风,有嚣张跋扈的丘神绩,有丰神俊朗的秦怀玉,有聪明狡诈的武媚娘,更有贤明仁圣的李世民;大唐也波澜诡谲,不仅有腹黑阴险的周兴,还有小肚鸡肠的李承乾,更有忍辱负重、心怀仇恨的杨侗。袁天罡和李淳风的卜算将他推至了风口浪尖,异相之人成为了拯救李唐江山的最后一根稻草,被迫卷入了这一切旋涡的他想逃出来,却又如何逃的脱?为了自己的命运,为了心爱的女人,就来一场轰轰烈烈地唐时归吧……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陆绩很郁闷!

洛阳城在南,山霞镇在北,陆绩原本以为在山霞镇便可折南前往洛阳,谁知却踏上了前往临颍的官道,走了半晌这才发现不对,一问之下这才知道原来前往洛阳仍需再向北再行两里地才能折转,这可苦了我们的陆公子,好在他在路上遇到了一伙商人,听他们的言语也是往洛阳城方向去的,陆绩硬着头皮一说,这些商人倒也爽快,于是陆绩就坐上了大车。

那大车不似后世的车子有充气轮胎可以减震,况且古时候的官道可不像现代道路那样平坦,这才坐了短短三天,颠得他屁股都快肿了,但总好过两条腿量着大地走路。

这就是袁天罡说的“此路大吉”?陆绩坐在大车上撇了撇嘴,对两个大神棍的不以为然又深了一分。

这天上午,商队的大车终于赶到了洛阳城,车把式一把勒住了拉车的马儿,指了指远处一片高耸巍峨的城墙,高声道:“洛阳城到了!”

…………

玉楼金阙慵归去,且插梅花醉洛阳。

洛阳,中国古代历史上最辉煌的城市之一,先后有着十三个朝代定都于此,不管是在政治还是经济上,对于整个国家而言,都有着巨大的影响。

而在这个时代,洛阳也先后成为了隋朝的东都和王世充的首都,就连李世民灭隋之后,洛阳也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成为了李世民亲王府的所在地,对于大唐来讲,其重要程度可以说仅次于长安。

陆绩下了大车,怀着激动的心情,随着商队从北面的城门缓缓走进城内,即便是见惯了现代世界的高楼大厦,但对于陆绩而言,内心却还是十分震撼。

走过了十余丈的城门甬道,仿佛瞬间走过了另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古城的繁华与沧桑,夹杂着各种各种喧嚣叫卖的声音扑面而来。

陆绩进了城,一路走一路吃惊于洛阳城的繁华,其实他这几天也不只一次想过自己的未来,虽然投奔亲戚这件事,对于从小衣食不愁的陆大教授而言是一件比较难堪的事情,但是摸着干瘪的裤腰带,陆绩此时也无其他的选择了。

路上拦住一位行人,向他请教了永宁坊怎么走,行人很热心的指了路。

永宁坊就位于洛阳城城北,倒是不远,所以陆绩几番询问下来,便赶到了永宁坊。

永宁坊在洛阳城算是几个为数不多的大坊之一,一坊之地盘恒交错足足占了有八条街,而且此坊不是居民区,倒有那么点儿高端商业区的意思,青楼、酒肆、茶馆、赌坊是样样不少,按照道理来讲,就算此坊不小,人流量总是有限的,可是陆绩足足在这七八条街里问了一晌,也没有人知道“吴芸”这个人。

时至今日,我们的大教授总算是切身体会了一下,什么叫做“走投无路”。

可就算再走投无路人也是要吃东西的,离开了高端商业区永乐坊,陆绩便在大街上找了一个面摊,要了一碗胡辣汤和一个烧饼“吧唧吧唧”的吃了起来,这个世界可没有什么地沟油发霉大豆之类的东西,都是货真价实童叟无期的绿色食品。

陆绩此时也没个去处,便想找个便宜客栈先安顿下来,这才刚走到新苑坊附近的一处民宅,却发现此处香烟袅袅,人群环绕,竟有数百之众。熙熙攘攘中,人们用马车套着一个二丈多高的石像拉往了前方的一个小广场,随行的人们一口一个“小天女”的喊着,好不热闹。

陆绩十分好奇,便拉住旁边一个大叔问道:“大叔,请问大家这是要干什么去呀?”

大叔看了一眼陆绩身上的包袱,了然道:“外来的吧?我们这是要去给小天女立石像呢!”

陆绩挠了挠脑袋,疑惑地问道:“大叔,这小天女是何许人也?立个石像竟有这么大规模,我看这足足来了可有百十人呢!”

大叔一脸不以为然的说道:“你们外来的不懂了吧,小天女那可是上天派下来帮助我们老百姓的活菩萨,你看到这百十人不过就是我们附近几坊的人,要是在城中给小天女立个石像,那来的人能吓死你!”

陆绩讪讪一笑,乖乖,这哪里是什么活菩萨,看起来倒是有几分邪教的味道。

陆绩抬头看了看那座正在被人立起的石像,只见那石像所刻画的女子遮着一副面纱,鼻梁以下什么也看不出来,倒是一副眸子莹然有光,显然是匠人费了极大的心思,头发轻挽,长衣飘飘,俨然有几分无量山里“神仙姐姐”的意思。

好奇之下,他又问身旁的大叔:“这小天女怎么遮着一份面纱?平日里没有以真面目示过人吗?”

“这个……倒还真没有人见过。”大叔犹豫了一下,又道:“这小天女平日里都待在天策馆,不管是给人卜卦算命,还是给人诊病抓药,都是遮着面纱的,不过这么好心肠的姑娘,那老天爷给她的容貌也绝对不会差的!”

陆绩哑然失笑,不禁道:“那她究竟是给人算命的,还是给人看病的,这还能串呢?”

大叔听出了陆绩话里的调侃,脸色骤变,冷哼一声道:“哼,给穷人看病,给富人算命!”话罢便负手离去。

脾气这么差?陆绩摸了摸鼻子无奈地想到。

不过,既然没人见过的话……

陆绩摸着日渐干瘪的裤腰带,眼珠一转,一个主意便浮上心头。

他找了一个僻静地小巷,把裹进裤腰带的铜币又掏出来仔仔细细数了一遍,还剩下三十二枚,刚热了起来的心又凉下去了一半,仅仅三十二枚铜板,连宣纸都买不了几张,更别说买笔做画了。

就在这时,三五个下了学的半大孩童追逐着经过了路口,看着大人们正在热热闹闹地立石像都被吸引了过去,陆绩看着他们背着的鼓鼓地小背囊,一拍大腿,这真是想睡觉就有人递枕头啊!

陆绩冲着站在最后地一个小姑娘招了招手,笑容可掬的喊道:“小同……呃……小姑娘,过来过来。”

那小姑娘远远地、怯生生地看了他一眼,脚下又挪远了两步。

陆绩郁闷了,任教这么些年,他可一直都是无数女同学口中“台下和蔼可亲、台上光芒万丈”的男神教授啊,现在这小姑娘怎么跟防人贩子一样防着他呢。

很受伤!

陆绩摸了摸鼻梁,刚想要不要真的学一下人贩子,买个冰糖葫芦什么的诱惑一下,那个小姑娘就又瞥了他两眼,突然小眼睛一亮,像发现了什么新奇事物一样,一阵儿小跑就蹦跶了过来,指着陆绩一脸正色的说道:“你,有,灾!”

陆绩一脸错愕,刚送走两个大神棍,这怎么又来了一个小神棍,这个世界就这么多神棍?

陆绩咽了咽口水,伸手攥住了小姑娘指着他的小手,瞄了瞄她背上背着的背囊,和善地笑着说:“小姑娘,你这儿有笔墨纸砚吗?”

小姑娘愣了一下,她也没想到陆绩的话题绕地如此之快,应声答道:“有啊,怎么啦?”

陆绩笑的更灿烂了。

“你把你背囊里的笔墨纸砚借我用用,我给你二十……呃……十文钱怎么样?”陆绩微微有些脸红,他知道光是几张纸恐怕都不只十文钱,要不是生计所迫,骗小姑娘这种事他是万万不会干的,大不了赚了钱再给补上,陆绩只好这么安慰着自己。

谁知小姑娘狡黠一笑道:“你刚刚是不是准备说给我二十文?”

陆绩的老脸更红了。

小姑娘摘下了自己的背囊,拍着背囊说道:“借我的纸笔不是不可以,我也不要你的钱,只需要你……只需要你让我给你算上一卦!”

不要钱?

陆绩看了看一脸笑意的小姑娘,觉得好像也没什么可吃亏的,看她的衣着、谈吐都不像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占她几张纸的便宜,总好过再损失自己三分之一的资产!

“成交!”陆绩爽快地答应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