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战国风云之秦时雨

更新时间:2022-05-11 05:51:59

战国风云之秦时雨 连载中

战国风云之秦时雨

来源:落初 作者:知风劲草 分类:历史 主角:秦原谅 人气:

《战国风云之秦时雨》作者:知风劲草,历史类型小说,主角:秦原谅,本小说主要讲述了:秦始皇少年时代是什么样子?赵姬是谁的女儿?吕不韦是赢政生父吗?太子丹为何非要杀赢政?战国时代的秦国充满了迷团。主角是2280年未来世界的科学主宰。站在人生顶端的他拥有一切令人羡慕的财富和权势,但他宁愿抛弃一切,包括生命和理想,只愿救回死去的妻子和未出世的孩子。他依靠科技的力量打开时空通道,却误入战国时代。变身成为千古一帝秦始皇,以未来人士的心态,体验战国时代人们的爱恨情仇,探寻着历史中的各个迷团,掀开了中华文明最丰富多彩的时代篇章。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赵政万分期待之中,这对注定名传千古的师徒,在赵姬屋内首次相会。

白豹和高猛,身着武士短衫,一左一右陪坐于赵政桌案两边。春睛引一中年文士步入房内。文士一身青衫,头戴布巾,腰配长剑,须发浓密乌黑,浓眉下一双细眼,直射人心,令人不敢对视。他的嘴角微微上翘,总给人一种轻视嘲讽和自高于人的感觉。

赵姬含笑,领众人起身行了一礼。一边吩咐侍女上些酒食,一边坐下说道:“劳缭兄远来,妹不胜感激。还请入席,喝杯水酒,待小妹一尽地主之谊。”

文士点了点头,也不理众人,直坐到赵姬对面席中。他单腿盘坐,另一只腿屈膝而立。一手解下长剑,随意放于桌案之上。一手拎起酒壶,也不用酒杯,直接对空长饮。放下酒壶,斜倚桌案,指着赵政,笑对赵姬言道:“这便是你那个麒麟子嘛?”

“是啊。这就是我的政儿,三岁开蒙,所有教师皆不吝赞誉之言,称其既长,必然名动公卿、声闻天下。缭兄师承鬼谷,善于相面断卦,今日相见,可有一言相赠嘛?”赵姬自幼便与姜缭相识,十分熟悉他潇洒不羁、视俗礼为无物的性格,便故作骄傲地说道。

姜缭哈哈一笑,对赵姬说道。“你还是这般不老实。明明有求于我,却故意以言语激我,以故友之情来要挟于我。偏偏我自小拿你没有办法。知道最终也拗不过你的相请,我才不得不来邯郸。其实所谓如不满意,挥身即走之言,不过是我自欺欺人,找回些颜面的笑谈罢了。你真能放我离开嘛?”

“姜兄高才,小妹是万万不会放过你的。”赵姬轻笑着举杯说道:“吾代政儿先敬兄长一杯。请看在阿母早逝,小妹孤苦的面上,让阿政随侍左右,学些安身立命的本事,也让小妹将来有所依靠。”

姜缭无奈地苦笑摇头,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接着双眼望向赵政,紧紧打量了一番。他的目光有如利剑,直透人心。赵政久居高位,但在他双目打量之下,也不免微徽有些不适。

姜缭收回目光,缓缓言道:“吾观阿政,天庭高阔,必然才慧过人;面白肤润,血气内敛,虽然年纪尚幼,但心机天生,世间一切,必然难以撼动其心;身颈通直,必是心性坚忍;双眉微张,必然意志超凡;双目有神,必是傲气于胸;鼻唇挺立,棱角分明,锐气逼人。小小年纪,深坐守礼,双手十指却又自然灵动,说明他内心锦绣,绝非礼法可约束之人。好,很好。政儿将来,岂止名动公卿。我看这天下风云,便是因他而动,因他而生。”

赵姬和赵政不由听得一呆。赵姬若有所思,赵政却是心中骇然。

姜缭收起双腿,正身端坐,继续说道:“虽然如此。要为吾弟子,还需答我三题。”

赵姬连忙给赵政打了个眼色。赵政于席上起身,躬身行礼。“还请缭师出题。”

姜缭拈须沉呤,缓缓说道:“第一。你听这屋内有几种声音?都可令你想到一些什么?”众人听题皆是一愣,连忙忍住声音,不敢打扰赵政。

赵政也是有些发愣。心想,这是什么情况?有些象心理学的提问方式啊,也好像是以前大公司招聘时所出的那些题目。他闭目倾听,又考虑自己的年龄,沉吟谨慎地回答。

“我听到有风声,想来屋外定是清爽。听到有蝉鸣、蛙鸣,想来院中无人。听到燕子飞落啼叫,想来是母燕回巢。听到门窗轻响,有抖纱之音,想来窗纱有损。嗯,便只有这些了。”赵政知道,他已说的足够了。对于屋内各人声音所表现出的心情起伏,不应该是他一个小孩子能讲的。

姜缭拈须轻笑,不断点头。“第二。你往窗外看,可与昨日有何不同?”赵政心中说道:“果然,考的就是我的观察、分析、总结能力,也就是逻辑分析的能力。这与爷爷开蒙智前所讲所问的差不多。”赵政举目远望了良久,回视姜缭,自信地说道:“与昨日相比。院外阳光更足了一些;尘土更多了一些;树叶摇摆,风也比昨日大;飞虫也多了一些;打扫的不如昨日干净;院门至堂屋之外,有一串泥水足印,是先生留下的。想来先生——,不会是下车时踩到水洼中了吧?”赵政故作迟疑地说道。

赵姬闻言,扑哧一笑,连忙掩口,一双柔肩却止不住颤动。屋内众人也是一阵轻笑失声。

姜缭面色一敛,故作不悦地说道:“兴灾乐祸,与你阿母一个性子。”说完不知想到什么,也是不禁一笑,继续说道:“你府上几个老军,真是懒惰。前几日下的雨,府前的道路,现在还未清扫。害我吃你等一笑。”众人闻言,哈哈大笑,屋内紧张严肃的气氛荡然无存。

姜缭心中对赵政小小年纪有如此入微的观察能力,很是满意。聪明聪明,耳聪目明,但并非说是听得清、看得明那般简单,而是在大家都听到的声音中发现不同,在大家都熟视的画面中找到问题。这赵玉小丫头果然没有骗我,其子早慧,异于常人。

他收起笑容,继续问道:“好了,最后一问。听你阿母所言,你一年前已开始学习史实,那你所学中印象最深的是哪一段,最喜爱的人是谁,最厌恶和不喜欢的人又是谁?”

赵政心中暗惊,这三问与上一世爷爷在教授我和阿明之前所问的问题大同小异。难道开蒙智之法竟然源自鬼谷嘛?难怪苏秦张仪还有庞涓孙膑等人的少年时代在历史中是一片空白。开蒙智最晚不能超过十岁,他们应是自幼被收入鬼谷开蒙,学成方可出谷。也难怪鬼谷子可以根据庞涓孙膑摘取一花草情况,就可断言两人之未来。开蒙有开,引,束,固,四个步骤,可以说开蒙者的志向、品性、能力、思维方式等等,都会不自觉地展露在蒙师眼中,在一定程度上也会受蒙师引导的影响。

收回思绪,赵政斟酌着该如何回答。这是要考察我的性格喜好和志向信念。人无信而不立,信念在开蒙智过程中十分关键,决定蒙师的判断和教导方案。上一世,我在父亲有意无意的学前教育下,喜欢了钱学森,最终在爷爷、父亲引导下,成了科研机器而不自知。阿明就幸福了,那时正在流行复拍古代名剧,他喜欢上了古代武侠剧射雕英雄传中的老玩童。果然,被爷爷一顿痛揍,慌忙改口说喜欢天龙八部中的段誉,还傻傻地比划着六脉神剑。哎这傻娃又吃了一顿好打。后来爷爷也只好放弃了对他的开蒙,任其自由发展了。最后这货还真像极了段誉,老玩童,一生中傻人自有傻福,事业顺畅。不过感情经历也很像他的幼时偶像,能与女孩子玩在一起,从不缺女人,但直到自己来到这里,还在苦苦追寻真爱。

“孝公。我于所学史实中,最喜孝公变法图强一段,最爱孝公。挽狂澜于即倒,共君臣以善终。吾最恨戎狄匈奴。侵吾家邦,辱吾先祖。”赵政双手握拳,沉吟而严肃地说道。一张稚嫩的小脸上,竟然透出几丝绝然和凶狠。

一旁的白豹心中一振,颇为震惊地看向赵政,心中默语。不想公子年幼竟有此鸿志,久后必有所成。

高猛却比白豹还要惊骇,呆呆望着赵政,一张喜庆的面容上怒意升腾。他不明白,这个赵国贵女的公子,竟然心慕秦君。他不知秦赵之间,势同水火吗?他不知长平之战,赵人之恨吗?他没有亲人死于长平,死于国战吗?但自幼被培养起来的愚忠和护卫操守,让他压下迷惑不解和心中怒意,没有言语。

姜缭也迟疑地点了点头。心中想到:看来政儿身世颇为不凡,且必与秦国有所牵扯。随后颇有意味地看了看赵姫。赵姫心中一紧,双目暗转,掩口笑道:“还好政儿年幼,即便有所轻狂,想来缭兄亦不会怪罪。”说着端起酒杯继续说道:“玉儿替政儿求情,请兄恕政儿胡言之罪。”

姜缭含笑饮了一杯,对赵姫说道:“无妨,政儿锐气天生,何罪之有。这个小弟子,吾收下了。以后你为我于坊中寻院别居,每隔三日,于午后送政儿到我那里。”

见赵政欲行拜师之礼,又转对赵政笑道:“且不忙行礼。按吾门中规矩,你时下只能算是挂名而矣,且待日后登堂入室,通过考核,再行师礼不迟。”

“诺。”赵政淡淡地回应到。

言罢,众人欢饮,皆恭喜二人,师徒相得。过得片刻,散了宴席。赵姫亲自送姜缭去城中备好的宅院安置,赵政等人自回后院不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