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刘备的日常

更新时间:2020-10-16 13:29:40

刘备的日常 连载中

刘备的日常

来源:落初 作者:熏香如风 分类:历史 主角:阿母门阙 人气:

熏香如风新书《刘备的日常》由熏香如风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阿母门阙,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瓒:嘿!刘备。绍:哈!刘备。术:哼!刘备。操:呸!刘备。众美:啊!刘备。-------------------------------------正经的简介:魂穿少年刘备,从改变楼桑村自家老宅开始,与十九岁孤母相依为伴,同村刘氏兄弟相帮,千金买马骨,一诺重千金。复爵陆城亭侯,师从卢植,种田养士,数城大建,未来可期。-------------------------------------哔!阅读前提示:①:这是一簿大汉继承者们的青春修炼手册。②:这是一本用减字白话文书写的成长日志。③:这大体上是个古装励志言情传记故事会。PS:你就当是真的吧。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等天明,小胖子翻身而起。正要四处找灯,却发现母亲已把果盒移到了案上。

“好了吗?”听到动静,母亲也披衣坐起。

“应该好了吧。”小胖子深吸一口气,用手指轻轻戳了戳,顿时喜出望外。“哈哈!成功了!”

果冻已经凝结,因为上面积了层水的缘故,所以小胖子第一眼并没有确定。用手指戳了戳,终于放心了。

“你打算如何做?”母亲聪慧,她知儿子所创造之物,怕是不比淮南王的豆腐差。

“待价而沽。”小胖子喜得直搓手,“阿母,今日就陪我去一趟县城。”

“好,我去租一辆牛车。”

或许是膨胀的关系,果冻中央明显比四周高出不少。母亲从鬓上取下根青丝,沿果盒边缘轻拉个来回,便将多余的果冻切了去。

试着尝了一口切下的果冻,果然别有风味。

“此物何名?”

“嗯……叫果冻如何?”

“果如冰冻,倒也形象。”母亲没有反驳。名字嘛,通俗易懂最好。正如豆腐。通俗易懂,又朗朗上口。

这个时代还没有与之相应的防腐技术。果冻做出来最好尽快吃掉,不然会坏。所以一大早母亲就租了辆牛车,与刘备同往涿县。

涿县属涿郡,亦属幽州刺史部。处要地,通行南北,又是治所,城内有盐铁马市,豪商云集,甚是繁荣。

一路上思前想后,小胖子决定,这果冻最好卖给胡商。

原因有很多,卖给城中果脯商人,轰动太大。世上究竟有没有此物,这些人门清的很。胡商就不然,毕竟对中原知之甚少,且汉人朋友估计也不会很多,传播渠道有限。风险自然也是最低。

当然,最关键是好骗。

胡商喜住帐篷。这个很奇怪。不论来自南北东西,还是匈奴、鲜卑、乌桓、氐、羌、都喜欢住帐篷。

和母亲绕着马市的围栏转了许久,小胖子终于选定了目标。“阿母,且稍候。”

“快去快回。”虽不知为何不让自己跟去,出于对儿子的信任,妇人还是同意在牛车里等待。

“嗯。”果盒颇重,小胖子一个人还提不动,便让牛车主人帮他搬了进去。

帐篷门开的很低,进去时不免碰到吊挂的银铃。闻铃声,早有身穿胡服的仆人笑脸相迎。

“喜鹊绕枝,必是贵客临门。”说话的,正是盘腿坐在帐中的男人。看气派,就知是此间主人。在仆人的帮助下脱去麻鞋,小胖子冲胡商咧嘴一笑,“这位掌柜,恕小子无礼,今日特来与您谈笔生意。”

“来者都是客。”胡商摊开手臂,硕大的红宝石戒指顿时闪花了小胖子的双眼。

示意牛车主人将包裹放在两人中间,小胖子这便学着胡商,盘腿坐下。

“老伯,您先出去吧。”

“好咧。”牛车主人笑着点了点头,转身出了帐篷。

“此何物?”挥手让仆从退下,胡商好奇的问道。

小胖子暗中给自己压了压惊,才将包裹解开。

古色古香的果盒上面依稀能辨出皇家的玺印。走南闯北,也算见过世面的胡商顿时来了兴致。

盒盖刚启,便有果香溢出。

等盒盖全都撤去,胡商的表情不由得严肃起来。

很简单,他从没见过里面的东西。这是自然。果冻看似简单,然而放在当下,却是一等一的奇物。猎奇之心,古往今来,人皆有之。胡商又岂能例外。

“此……何物?”胡商又问道。两次的语气,显然大有不同。

“果冻。”小胖子笑道:“萃百果之菁,温火熬制乃成。用的却是宫廷秘方,外人不得其法。”

“牛羊血块凝结后,也与此类似。”胡商开始压价。

“掌柜何不一试?”

“好。”胡商从腰间拔出解食刀,小心的在果冻边缘取下一小块,转而递到小胖子面前。

还挺小心的嘛。

小胖子嬉笑着将刀尖上的果冻吞入,细嚼慢咽,吞入腹中。又等了一炷香的功夫,见小胖子神色如常,胡商才又取下一小块,送入口中。

学着小胖子细嚼慢咽,许久,胡商缓缓睁开眼,“何价?”

小胖子不动声色的吐出口浊气,“待价而沽。”

胡商闻声点了点头,又看了眼盒盖上的皇家玺印,随后伸出两根手指:“二十金。”

涨到小脸通红的小胖子,险些把自己憋死。好在还没断奶,本就血气充盈。红红的小脸蛋儿没让对面胡商起疑。

此时黄金都是以‘斤’为单位铸造,形如饼,一斤合现在250克左右。黄金一斤值万钱,二十金就是二十万钱。堪称巨款。

可惜二十万钱小胖子带不走。

携此二十金饼,孤儿寡母,一路必定危机重重。说不定一出帐篷门,就会被恶人盯上。这个时代身穿锦袍渡河,船家都会惦记,只好光着膀子一同划船,以示身上无财。揣着二十枚沉甸甸的金饼,只怕娘俩再也回不了家了。

打定主意,小胖子强忍心中激动,僵硬的笑道:“掌柜,可换马否?”

“可也。”此话正中胡商下怀。以物易物,那是再好不过了。

如今马价奇高。二十万钱也不过只能买来一匹良马而已。

许是被小胖子沾亲带故的皇家身份唬住,胡商不敢怠慢。小心的将果盒盖上,示意老奴好生看管,便起身陪刘备向自家马厩走去。

“不知贵客相中了哪一匹?”马厩占地颇广,在几个马夫陪伴下,绕行期间,小胖子很快看花了眼。

“这个……”胡商显然是故意为之。明知小胖子不可能精通相马之术,所以才有此一问。

小胖子挠了挠头,正要胡乱指一匹,忽听一声高叫:“这匹!”

闻声看去,一个半大少年正满脸焦急的冲他挥手。

小胖子急忙跑过去,“哪匹?”

“她!”少年指着一匹横卧在草堆上的母马,急声道:“就是她。”

无精打采满身马粪也就算了,怎么后臀处又红又肿,跟猴屁股似的。小胖子眨了眨眼:“你说买它?”

“嗯,你看她蹄粗胯大,牙口齐平,毛色黄中带白,正是上好的黄骠马。”少年自说自话:“别看她拉着稀,若是驽马早就拉死了,她却还能吃草……”

“苏双,老爷雇你来是喂马,不是让你这在满嘴胡言!”一个马夫粗声呵斥。掌柜亲自陪同来选马,可见小胖子非比常人。重金买一匹病马,若是因此坏了信誉,一干人等都难逃干系!

苏双?

这个名字好像……很熟悉啊。

小胖子笑出满口白牙,“若我买下此马,你能治好她么?”

苏双拼命攥紧拳头,却又渐渐无力的耷拉下脑袋:“我不敢说。”

“你可否尽力而为?”小胖子想了想道。

“这是当然!”苏双眼睛一亮。

“如此……”小胖子挠了挠头,扭头说道:“掌柜,我就要此马。”

胡商看了看苏双,又看了看小胖子,缓缓点头道:“如此再与你一金。”

“多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