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贼途

更新时间:2020-10-15 13:15:30

贼途 已完结

贼途

来源:落初 作者:疙瘩 分类:历史 主角:雷鸣楚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贼途》是疙瘩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雷鸣楚,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个心地善良的小偷不慎穿越到了一个未知的世界,他能做什么呢?在这里他找到了挚爱,同时也承担了更多的责任,依靠着他的智慧,他给这个类似古代的社会带来了巨大的变化,到底都是一些什么呢?大家看看吧!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紫烟自始至终没有告诉楚雷鸣发生在她家的事情,楚雷鸣也没有刻意刨根问底,因为他知道,那一定是一段难以承受的巨痛,既然现在她不愿说出来,那就等她愿意说出来的时候吧!

一直呆在这里并不是办法,因为紫烟还有一件她必须去做的事情在等着她,虽然她十分享受和这个坏人呆在一起的时光,喜欢和他耳鬓丝磨的日子,可她不得不收拾心情,带着楚雷鸣离开了这个他们共同生活了半个多月,并给他们留下美好回忆的地方。

楚雷鸣并不反对离开这里,毕竟毫不容易来一趟,他也不愿就这样把生命消磨在这个虽然风景秀丽,却十分孤寂的地方,不过来度假道是不错的选择。

紫烟也没有说出去要干什么,她只是问楚雷鸣有什么打算,楚雷鸣想了想说:“我要挣钱,我要挣很多钱。”

“为什么?”紫烟温柔的看着他。

“我要让你以后衣食无忧,再也不天天啃这干饼子了!”

话随简单,却比任何豪言壮语都让人暖心,紫烟心中被深深的感动了,轻轻的伸出小手,握住了楚雷鸣的大手。

林中道路难行,但这对两个人来说并不算什么,相反两人似乎漫步林间一般,听着树林中的兽鸣鸟叫倒也别有一番情趣。

两日后他们终于走到了一条大道之上,这里可没有什么柏油马路,只不过是一条宽一些的土路而已,路上行人倒也没有看到,不过紫烟看着楚雷鸣的这身打扮,不由得扑哧一下笑了出来。

虽然已经知道这里已不是原来自己世界的习俗,但连日来只面对紫烟一人,倒也不觉得自己的穿戴有什么不妥,于是低头打量自己的行头嘟囔着:“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你这样的穿戴,让人看到,不把你当成疯子才怪呢!”紫烟笑到。

“那可怎么办?这里哪儿去找衣服穿呀!”楚雷鸣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前面不远有一个驿站,我先去给你买一身衣服,你等我一下!”紫烟说到。

楚雷鸣点头答应,到路边找了一个地方先行躲一下,紫烟飞身离去,很快便消失在他的视线之外。

“高手呀!我的命可真好!居然刚来就找了一个高手美眉做老婆!啧啧!运气来了山都挡不住呀!哈哈!我得意的笑!我得意的笑……”楚雷鸣哼着小调躺在草丛里面等紫烟回来,琢磨着下一步该怎么赚些钱来,总不能依靠紫烟身上的那点钱来过日子吧!

“咦?这是什么声音?”楚雷鸣忽然听到一阵杂乱的声音,听声音好象是许多马匹正在向他这个方向奔来,于是他拨开脸前的草丛,刚好可以看到道路上的情况,不多时便看到一大群穿着各色衣服的人手持各色兵器,骑着马匹在楚雷鸣面前呼啸而过,没有人注意到路边的草丛里面这会儿正躺了一个人,这些人面色不善,其中不少人还用黑布蒙着脸,眼中闪烁着噬血的光芒,由于他们服装根本不统一,刚来此地的楚雷鸣想不出他们的身份,不过一点可以知道,这些人可不是善茬,又蒙着脸标准的强盗打扮,该不是就是马贼吧!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又不是冲着老子来的,管他个鸟!”楚雷鸣本着安全至上的原则再次躺到了草丛里面,可马上他就蹦了起来:“***!他们去的方向不是紫烟要去的驿站吗?要是碰上了紫烟……”下面的他可不愿想了,虽然对方人数不少,但毕竟老婆最大呀!小丫头长的如花似玉的,虽然身手不俗,但毕竟人家人多势众呀!楚雷鸣再也顾不上什么安全的问题了,撒开丫子朝着他们去的方向猛追了下去,当然没有忘记伸手从怀里掏出那支转轮**,打开了保险,他再次感激了一把老范。

绕过前面的树林,眼前顿时开阔了不少,远远的便看到一群木制建筑,应该就是紫烟所说的驿站,楚雷鸣虽然着急,但并不是傻子,这么楞着头冲过去,要是对方真的是马贼的话,肯定在路口上留的有人把守,这样的剧情电视电影上老套去了!

楚雷鸣一头扎到了旁边的树林里面,轻手轻脚的朝着驿站方向摸了过去,虽然手里面握着**,但这家伙一旦开火,声音肯定不小,要是把大批人引来,自己小命可就交代了,安全起见,他还是早早的先捡了一根结实的木棒,把**交到了左手,然后继续开始潜行过去。

就在接近驿站的时候,他果真在树林里面发现了一个人手持单刀正在四处张望,不过这个贼眉鼠眼的东西更多的时候是在向驿站张望,标准一个不敬业的家伙,完全没有放哨的自觉Xing嘛!看到这个家伙,楚雷鸣已经可以断定刚才的那些人绝对不是善类了,他们的目标肯定就是这个驿站或者是里面的什么东西,再不就是里面的什么人,不过现在已经不是关心这些的时候了,现在他唯一关心的就是先前要到驿站为自己买衣服的紫烟的安全。

也该这个暗哨倒霉,他根本没有想到这个时候会有人从树林里面摸过来,他更多的注意力放到了道路上和驿站方向,等他听到身后的动静的时候,一根挂风的木棒已经砸到了他的脑袋上,可怜他连哼一声的机会都没有便软软的倒了下去,楚雷鸣一脸Jian笑的出现在他身后,低头看了看他,还好,没有打死,只是敲晕了过去,至于是不是脑震荡或者以后留下什么后遗症的,就不是他考虑的范围了,既然人已经放倒,就不能跟他客气了,三下五除二先把他扒个精光再说;

“真是个穷鬼,身上居然只有这么点银子,还没有紫烟的多,看来这里这年头强盗也不是高收入阶层呀!对不起了老兄,你的这身衣服我先将就一下了,这是老子看得起你!哼哼!我这是什么命呀!来这里看到的人不是给人穿衣服就是给人**服,不过还是前面那次比较让人赏心悦目一点!”这个家伙一边干活一边嘟囔着,本着废物利用的基本原则,只给他剩下一条贴身的裤子,因为他发现这个家伙居然没有穿内裤!总得讲究点基本**吧!完了又把这个家伙捆了个结结实实,臭袜子塞住了嘴,省得他醒过来大喊大叫的。

做完这一切后,楚雷鸣把这个马贼身上的衣服套在了自己的身上,毕竟他不是傻子,要是穿着他原来的那身衣服蹦出去,想不让人注意都难,不过他遇上了一个新问题,好象这个马贼的个子矮了一点,他的衣服穿到自己身上有点短,不过眼前也没有什么办法,只有也蒙上了脸掂着夺来的刀摸向了驿站,不过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还是把**暂时掩在了左手的袖子里面,驿站前面果然剑拔弩张的样子,数十人的强盗围住了不怎么大的驿站,驿站周围有一圈土夯的墙,而驿站门前只站了十几个人和这些蒙面马贼紧张对峙,其中大约十人身穿统一的皂色劲装,不知道什么身份,另外几人责穿着类似兵丁的服侍,应该是驿站的驿卒吧,双方各持刀枪剑等兵器,强盗方面还有掂着狼牙棒的,这东西可是好东西,不用统一的制式,也不用考虑外形,材料简单随便找个大棒子上面镶上些个铁钉铁齿,造价低廉,威力巨大,战斗中即使是砸不中对方,随便挂上一下,也弄的皮开肉绽的,而且还可以绞住对方的武器,实在是居家旅行,杀人越货的必备佳品呀!

楚雷鸣这会可没有心思欣赏这些,他的双眼正忙着在人群中寻找他的心肝宝贝紫烟美眉呢,可巡视了一圈,并没有在人群中发现她的身影,于是感到心中宽慰不少,也许小妮子已经离开了也说不定,他这么估计着,不过还是有点不放心,反正已经来了,又没有人注意到他,索Xing就在这里看热闹好了,要是万一小妮子还在驿站里面的话,一旦发生事情,也方便他一会趁乱救助。

显然强盗还在努力的进行威胁,试图不通过拼杀就取得想要的利益,为首的大汉吵吵着:“我看你们还是识相点的好,把押运的东西给老子留下来,大爷就离开这里,大爷们今天也不想杀人,要是你们真的不识相的话,我们这手里面的家伙可不长眼,要是伤到了诸位的话,你们就自祈多福吧,哈哈!”

“怎么这儿的强盗和电影电视里面看到的差不多一个德行呢?抢就抢好了,屁话倒不少!”楚雷鸣琢磨着。

马贼头子的威胁似乎对那些身穿皂青色劲装的人并没有起到多少作用,他们依然紧紧的把守着驿站的大门,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不过那几个驿卒模样的人好象就没有什么底气了,虽然没有丢下手里面的家伙,但各个都开始畏缩起来,纷纷开始往那些皂青色服饰的人身后躲去。

这时皂青色服装的人中站出一个年轻人,虽然年纪看起来不怎么大,但还是颇有一点气势的样子:“对面可是黑风盗的大哥?”他开口问到。

“既然知道大爷的名号,还不赶快识相点把东西交出来?难道非要让兄弟们撕破脸皮不成?”马贼头子得意的威胁到。

年轻人并不着恼,继续说到:“既然诸位追到这里,想必也已经知道了我们这次押的镖是什么了,实不相瞒,我们这次接的镖是乔家商号的货物,既然收人钱财,就应该忠于其事,你一句话就让我们交出货物,那我们青云镖局以后还怎么在道上混呢?再说了,我们青云镖局走路,向来与黑风大哥井水不犯河水,该铺垫的我们早已铺垫,现在你们又来截我们的镖车,是不是也太不仗义了点吧!”

原来这些人是镖局的人,楚雷鸣明白了眼前的情况,黑风盗原来是追踪着镖局的队伍到这里专程劫镖的,果然不是好鸟,标准的车匪路霸嘛!政府怎么就不进行打击呢?应该进行上访,让政府进行打击才对嘛!嘿嘿!

马贼头子明显有点挂不住了,恼羞成怒到:“你***废话不少,老子们干的就是刀口舔血的无本买卖,要是只指望你们那点孝敬,老子们还不都得去喝西北风去呀?也别说老子不给你们面子,刚才该说的都说过了,你们要是再不识相点,就别怪老子不客气了!”说着手一挥,下面的喽罗们于是纷纷吵吵了起来,开始向前逼近,气氛顿时紧张了起来。

这时一个穿皂袍的中年人从驿站走了出来怒斥到:“大胆狂徒,你们难道不知道此为何地?要知道此地是官府驿站,你们竟敢来这里行劫,难道不怕犯了天条不成?要是识趣的话,还是赶紧退走,以免祸及你们家人!”

“我呸你个官府!老子就是你们这些当官的给逼的才干了这行,居然给我叫嚣什么天条,老子要是怕的话,就不做这个生意了,你这小小的一个丞驿也敢出来跳脚,小心老子一会放把火把你这小小的浅井驿给烧了,看你还敢叫嚣不?小子们!给我动手,宰了他娘的!一会儿大哥请你们喝酒!”说罢怪叫着挥舞着手里面的大刀便冲了上去。

既然老大都动手了,下面的喽罗们也就不再犹豫什么了,于是几十个亡命徒一拥而上,开始动手,驿站和镖局方面也知道今天不能善了,早已经有所准备,驿站土墙后面忽然立起几个人,各个手里面拿着弓箭,对着扑上来的马贼们就是一阵乱射,一时不备的马贼同志们当场便有数人中箭,哀号着扑倒在了土地上面,鲜血蹦溅出老远,强盗们的气势顿时一滞,但强盗头子还是相当凶悍的,连续磕飞了几支射向他的箭支,大叫着:“弟兄们,使劲冲呀!他们没有多少人,冲进去就可以发财了!弟兄们跟我冲呀!”在他的鼓动下,强盗们再次鼓起了勇气,嚎叫着顶着上面射下的箭支冲了上去。

我们的假马贼楚雷鸣同志可不是干这个的,管他们打的多热闹,他可是标准的第三方,还是躲在树林边缘来的安全些,压根没有出来,反正没有看到紫烟,他也乐得逍遥,只当是在看热闹好了,不过眼前血光蹦溅的场面还真的让他很不适应,毕竟这代表着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就此消失在眼前呀!虽然以前也曾见到过黑帮火并,毕竟他们手里面拿的都是小片刀、钢管、木棒什么的家伙,打起来虽然热闹,但远没有眼前这般的血腥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