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乱宋之水浒风云

更新时间:2020-09-11 21:49:46

乱宋之水浒风云 连载中

乱宋之水浒风云

来源:落初 作者:云中奂123 分类:历史 主角:栾飞栾廷玉 人气:

新书《乱宋之水浒风云》全文在线阅读,作者云中奂123,主角栾飞栾廷玉,是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重生水浒世界,栾飞成为铁棒栾廷玉之遗孤,注定成为水泊梁山的死敌。山雨欲来风满楼,面对即将到来的风雨飘摇的乱世,栾飞感觉自己要提前做点什么。世事如棋,栾飞想要当那个下棋的人,就先要把棋盘搞乱。乱而后治,才能重塑筋骨,涅槃重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如果现在栾飞身边有块砖头的话,搞不好他也会学那雷横,冲冠一怒削红颜,先一板砖拍死丫的。

不过,栾飞显然不是雷横。

插翅虎雷横,可是郓城县衙的步兵都头,相当于郓城县的刑警副大队长,算得上栾飞的半个同行哩。

栾飞自诩自己是个受过现代文化教育的知识分子,又长期被五条禁ling之类的紧箍咒喋喋不休的念经叨扰,早就养成了唾面自干的秉性,面对白秀英赤裸裸的鄙视,栾飞很沉得住气,淡然一笑,四十五度角仰望星空,低声吟诵:“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身似浮云,心如飞絮,气若游丝。空一缕余香在此,盼千金游子何之......”

白秀英走出两步,一听这曲子,心里一凛,不过想到还是给李师师请安更加重要,于是就恍若不闻。

方才栾飞弃之而去的时候,李师师就满肚子疑惑,等到见栾飞去接一辆马车的时候,李师师更是惊起一肚子好奇,暗想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天人,竟然让栾飞把自己这个的绝世佳人弃之一旁。

等到李师师看见白秀英的时候,顿时脸色大变,感觉到赤裸裸的羞辱。

李师师虽然记不清白秀英的名字,但脑海里还是记得白秀英是东京城里的歌女,与自己的档次比起来,差的不是一两个等级。

这栾飞小贼,竟然弃自己不管,跑去跟一个白秀英这样档次的歌女套近乎!

是可忍孰不可忍!

李师师气急之下,反倒镇定下来,冷冷的在远处观望着,直至白玉乔看见了自己,白家父女走了过来,李师师看见栾飞也随后走来,心里暗笑,琢磨着等会怎么羞辱栾飞。

哪知正这么想着,却见白秀英竟然那样羞辱栾飞,看样子栾飞与白秀英之间似乎没有什么关系。

想到这,李师师想起自己刚才与栾飞交流的场景,虽然只是须臾之间,但却分明可以感受到栾飞的风度。

李师师内心深处,隐隐有一种声音在为栾飞辩解:他一定有着不得已的苦衷。否则,以他的风度,连我这样的女人都能坐怀不乱,何况这样的货色?

芳心正暗自挣扎,栾飞寥寥几句词曲飘沁入李师师的耳朵里,李师师顿时觉得好像两股暖流沁入似的,暖流顷刻之间循着自己的血液遍布周身,娇躯也不由得一颤,本来对栾飞的两种矛盾心态厮杀的难解难分,如今被这暖流入侵,顿时浑身短暂的痉挛之后,瞬间幻化成对栾飞的无限柔情蜜意了。

白秀英走到李师师跟前,款款行了一礼:“姐姐好,小妹这厢有礼了。”

李师师不冷不热的“哦”了一声,正眼都顾不上看白秀英一眼。

白秀英见自己被李师师如此鄙视,心里怒极,却偏偏不敢发作,只想自己马上就到郓城县找赵书文这棵大树乘凉了,以后大不了与李师师老死不相往来就是了。

栾飞待到吟唱到“盼千金游子何之”的时候,曲子戛然而止,然后一言不发,深情的望了李师师一眼,侧转身子就走。

李师师一双妙目都在栾飞身上,正一边细细聆听,一边咀嚼,曲子忽然戛然而止,李师师兀自回味无穷,如今一见栾飞要走,顿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忙开口喊道:“栾公子留步!”

栾飞收住脚步,缓缓向前走出两步,行礼问道:“李小姐有何赐教?”

李师师无限幽怨的望了栾飞一眼,娇嗔着说:“你这首曲子还没唱完呢吧。”

白秀英目瞪口呆的望着这一幕,显然难以置信,这人不是赵书文的小厮吗?竟然会引起李师师的垂青?这是什么节奏?

栾飞一本正经的说:“天之道损有余以补不足,是以日中则移,月盈则亏,所以说过犹不及,残缺也是一种美。”

李师师本来纳闷栾飞怎么忽然跟她扯起了大道理,待到栾飞一席话说完,瞬间明白了过来,幽怨的望了栾飞一眼:这小贼,明明不想告诉我这后边曲子的内容,竟然还振振有词扯上这大道理,果然是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啊。

栾飞看了眼白秀英,又把目光移向了李师师。

当初栾飞可是认真研究过水浒的情节的,要是没有插翅虎枷打白秀英,雷横肯定还会继续在郓城县到处敲诈勒索收保护费,朱仝肯定不会因此而被发配,美髯公误失小衙内这样惨绝人寰的惨剧也就断然不会发生。朱仝不与李逵产生矛盾,李逵就不可能暂避柴进庄子,柴进岂会被李逵这样的坑货给逼得走投无路,堂堂大周朝皇室后裔竟然要落草为寇?高唐州不失陷,兄弟不被杀,高俅岂会派军讨伐梁山?那么后来的呼延灼以及三山系统都不会上梁山,再往后......

所以,栾飞固执的认为,要想先刹住梁山强盗的战车,避免梁山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越滚越快,就必须得先从雷横着手,在郓城县着手布局。

本着这个心态,栾飞还是想要拉白秀英一把。

李师师是个连帝王心都能看得通透的女人,自然也能秒懂栾飞的心意,便从栾飞身上收回目光,看了眼白秀英,不冷不热:“原来是秀英妹妹啊,多日不见,你还好吗。”

白秀英大喜过望,忙陪笑着说:“妹妹很好啊,倒是姐姐,您那么娇贵的身子,竟然跑来这么偏远的地方,路途颠簸,可要当心身体。”

李师师笑了笑说:“不妨事的,怎么这么赶巧?竟然在这里碰见了妹妹?”

栾飞望着这对亲热无间的“姐妹”,一时之间百感交集,要不怎么说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呢。

两个女人寒暄了一会,李师师终于决定终结这场味同嚼蜡的谈话,她早已心痒难耐,还要向栾飞讨教曲子呢,便说:“今日时间不赶巧,回头咱们在东京坐在一起好好聊聊。”

白秀英堆着笑说:“妹妹也有这个意思,过两天等姐姐回到东京,妹妹亲自去姐姐的府上拜见姐姐。”

栾飞听了,几乎雷倒。

好吧,你们赢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