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翔龙成凤:皇上心尖宠

更新时间:2022-11-19 10:12:05

翔龙成凤:皇上心尖宠 连载中

翔龙成凤:皇上心尖宠

来源:云阅 作者:风雨同舟 分类:历史 主角:明璇薛漱玉 人气:

《翔龙成凤:皇上心尖宠》作者:风雨同舟,历史类型小说,主角:明璇薛漱玉,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为他倾尽一生,却落得惨死下场,奈何上天垂怜,给她一次重生机会,让她在女扮男装的阳平侯府嫡子薛漱玉的身上活了过来,呵,真是老天有眼……...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江怀义?他确实是个没什么真才实干的人,见风使舵的本事倒是不小,朝堂上被他们一干人搅地浑浊,这类子人朕若......朕若得空,定要一个个慢慢清扫!”
贺景叙听到江怀义的名字,显然是熟悉的,能在众多优异的兄弟手足中夺到龙椅,哪个又是真的糊涂蛋呢。可朝堂上可用的旗子悉数在太后手里把玩,贺景叙不是不想动,是动不得。
薛漱玉何等聪明,听见她话里的犹豫,似乎是明白了一些.......
“皇上是有为难之处,臣,或许可以分忧。”薛漱玉起身拱手,知道这件事情必定是动摇贺景叙高位的,自己若是能插上手.....这可不是现成的青云大道吗!
贺景叙沉思,他到底是个多疑的人。阳平侯一家是老臣了,对于自己和太后一方却是中立地位,虽然不为谁的旗子,但树大招风.....况且这还是棵盘虬错节的老树,薛漱玉还是不要知道隐情的好。另外说是恻隐之心,薛漱玉几次三番的救了自己和王雪时的性命,虽然其中有些强迫,但毕竟是有救命之恩的。况且......薛漱玉是个颇通诗书岐黄的女子,他贺景叙也怜惜,舍不得她踏足官场上的腌臜事情。
贺冽临虽然顽皮,但属实是他皇兄的忠实迷弟,兄弟两一条心,贺景叙是如何坐上龙椅的,坐的开不开心,他是再清楚不过了,薛漱玉此举,有些唐突了.....贺冽临忙拉他起来。
“此事皇兄不会希望牵连到你的,我也不希望,你知道的越少越好,不要再深问了。”
“况且今日宴会上,里里外外的搜了底朝天,除了那个服毒的刺客,也没有找到任何不妥当,就算知道是谁,我们没有证据,只能吃哑巴亏。”
薛漱玉知进退,见贺家兄弟两个这般,于公于私,都是为她好,于是坐回来,也不再提及此事了,三个人对坐,各有各的心思,一时无话。
薛漱玉在偏殿养了几日,太医院的太医送来的药都是鼎好的,每日上药除去所需还剩下不少,她也不忌口,送来什么吃什么,大鱼大肉的,伤好的七七八八,人也活活吃圆润了不少,每日不用看书去学堂,也不用回去跟她那几个糟心的姨娘妹妹的勾心斗角,可不是乐得清闲吗。
薛漱玉在偏殿也没有闲着,偏殿书房上的书看了个差不多,空余下来的时间就尽琢磨太医送来的药,也就几日时间,送过来的药基本已经研究出来,能够再复制一些了。
在偏殿呆了的第四日,天气有些清凉,薛漱玉没有盖上被褥,被冻醒了,起身看见云珠也蹬了被子,在她脚边塌下睡得四仰八叉,口水在顺嘴淌。
“啧,这丫头,睡相比我还难看......”薛漱玉失笑,把被子给她拉好。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半夜醒来的薛漱玉神志格外的清醒,三番五次地躺回塌上,却没有一点睡意。
薛漱玉看着从门口洒落下来的月光,今日还分外皎洁,一时也来了兴致,懒得多加件衣裳,找到了鞋也找不到袜的,索性懒得找了,光着脚就往门外去了,廊下睡了许多守夜的奴才,站岗职业的也困的迷迷糊糊的,模糊中看见薛漱玉朦胧的身影,吓得一个激灵,张嘴就要喊。
薛漱玉不想他惊扰了别人清梦和这一地的月色,忙捂住他的嘴。
“是本世子,睡不着出来走走,你别出声。”薛漱玉见她点头,这才撒手。
“世子您好歹也穿上鞋袜啊,着了凉可怎么好,奴才给您拿。”被吵醒的小太监见薛漱玉穿的实在单薄,担忧的说道。
“快睡你的觉,当心我告发你打盹儿!”薛漱玉潇洒的一挥手,忙撵他去睡觉。
小太监也不敢忤逆她意思,另找了个角落靠着了,四下终于无人。薛漱玉懒懒的伸了个腰,没了人看管她,她心里分外舒爽,也不用去装什么男儿形态。
薛漱玉一把散了自己松松的束发绸带,拨拢了自己的顺滑的头发,赤着脚走到廊下台阶处,踮着脚轻声哼着歌,在台阶上轻盈地跳上来,又跳下去,薛漱玉忽然想起来从前在明相府中学的学步舞,她从前爱跳舞,现下只零星地记得些片段了,尝试着舞了一小段,颠前倒后的,不成一舞,却逗笑了她自己,反正也没人,薛漱玉放低了笑声,也不管好看不好看的了,手也不掩了,仰着头看着明月傻乐。
薛漱玉起了兴致,正打算试试别的舞,就听见身后有人咳嗽。
薛漱玉吓了一大跳,赶忙收住自己的舞,将头发拢在胸前,收起脸上属于明璇的天真可爱,换上薛漱玉的一本正经,僵硬的转身。身后却空荡荡,没个人影,薛漱玉觉得奇怪极了。
往前又试探着走了几步,视角更宽阔了一些,就看见正殿地上跪伏着一个身影,背正一耸一耸的,咳嗽声正是从这里传过来。
“你不要紧吗?”薛漱玉以为是哪个小太监身体不好,半夜守夜冻到了,薛漱玉看了也觉得心疼,想上前关心,走近了一看,没想到越看越眼熟,地上跪着的可不正是贺景叙吗。
“皇上?皇上这是怎么了?”薛漱玉不知道贺景叙是如何了,但瞧见了地上一滩紫红色的血迹。
贺景叙被薛漱玉扶起来,还是捂着嘴不住的咳嗽,指缝间渗出来些猩红的血迹,逼得苍白的脸上硬是显现了些血色,薛漱玉将他扶到桌旁坐下,转身去给他倒水,自然也就错过了贺景叙打量她窄仄腰身的眼光。
薛漱玉端了茶,正转回来要递给他,贺景叙一挑眉,并没有收起来打量的眼光,把目光直勾勾的放在她微微隆起的胸上......
薛漱玉一惊,不自然的拢来一把头发挡住胸,心虚的笑笑,把茶恭敬的奉上。
贺景叙接了茶也不喝,幽幽地开口。
“你舞跳的不错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