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南宋弱女子

更新时间:2020-06-29 13:33:16

南宋弱女子 连载中

南宋弱女子

来源:落初 作者:川页居士 分类:历史 主角:小玲小娘子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南宋弱女子》的小说,是作者川页居士创作的历史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将军停,将军行,风波亭中将军停。妾身停,妾身行,风波亭外见军行。沧桑不过百年身,百年老翁笑吟吟。妾身今日愿与将军共赴百年国难。那百年后可好?国泰民安。这是一个三无男人变身为一个三有弱女子,在宋时艰难求生,胆子越变越大的故事…书友群:616285444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苏府是一座三进两落式的大宅,羄门直对儇厅,西厢廊下有一堵小墙,正好隔出另外一落小院来,这带有宋时一些南方建筑特色,但在后世并不常见,而那隔出的小院正是小玲所说的浴室所在。

所谓浴室是一户独栋的屋子,屋内地不浇漆,用石卵砌出四方台来,台底下洼,台面凹陷,主人如浴时,需往池内浇几大桶热水,台角置洞,洞下藏竹管,直通屋外,以便主人洗完后,下人来通水,其实就是一个缩小版的室内游泳池。

实际上“洗澡”在宋时是一种很流行地活动,此时外面已开设有很多“公共浴堂”,到了南宋更是遍地都是,成为了一项不容小觑地产业,但无一例外,这些浴堂基本上是男性的专利。

是以像苏家此类豪门富户会在家中专门为女眷修出浴室来,也只有女眷才能在此入浴,苏父生前更喜欢去外面的公共浴堂,原因无他,那里热闹。

“有钱就是好啊,还真有私人游泳池。”

当苏杨儿随小玲来到这传说中的浴室,眼前烟雾缭绕,那酷似游泳池的浴台中已贮满了热水,望之目测约有半米深浅,以自己现在的身高站进去,水大抵能没及骨盆附近。

这时,她身后的小玲将手中的一顶竹篮放下,竟兀自开始宽衣解带起来。

“我洗澡,她脱什么衣服?”苏杨儿见她如此,顿时心中“小鹿乱跳”。

“莫非…苏杨儿还有那种癖好?”眼见小玲自顾自地越脱越少,趁她俯身去除衣物之际,苏杨儿干咳一声,道:“小玲,你这是想做什么?”

小玲将褪去的衣物叠好,放入竹篮中,怔道:“侍候小娘子您入浴呀。”

“不会吧,这是真的有那种癖好么?”

苏杨儿听到这话心下一阵狼嚎,此刻小玲上身只剩一件肚兜遮羞,而下身则只穿着一件看起来像是开裆裤一般的短裤,少女婀娜体态若隐若现,论发育自不及苏杨儿,但苏阳又何曾与女子共浴?

“这真的不是箐趣内衣吗?”一时间苏杨儿脑海中的“龌龊”想法愈演愈烈,让她不敢往下去瞧,只敢盯着小玲天真无邪的小脸,视线不敢稍有下移,以免控制不住自己男性冲动的一面。

小玲顿时被她瞧得有些不自在起来,问道:“小娘子,您怎么不脱衣服呀?”

“脱…脱,我这就脱。”苏杨儿闻言咽了一口吐沫,开始摸索起自己身上的衣带来,她虽然已经失去了男性的生理功能,但心理功能尚在,一想到待会儿要与小玲共浴,甚至有可能发生一些“虚凰假凤”时,就抑不住一阵激动。

“这么刺激的么?”

苏杨儿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去寻脱衣的方法,可她手忙脚乱半天,竟然只将外批的葬装脱了下来,而里面的小袄与包着小袄的下裙却让她束手无策。

“这东西怎么脱的?”她寻摸半天,还未解开一根,另一根却越勒越紧,如此反复,她估摸着就算强行把这两件脱了,里面因该还有几层,一时间手足无措起来。

一旁小玲见她手忙脚乱的样子,疑惑道:“小娘子,您这是怎么了?”

“我…我眼睛疼,看不清,小玲,你来帮帮我。”

苏杨儿无奈只能向小玲求助,她估计是史上最失败的穿越者了,连衣服都不会脱。

不会脱,意味着不会穿,不会穿衣服意味着她比弱智也强不到哪去了。

这倒也不怪她,宋装作为失传的汉服之一,在后世也只能依照有限的出土文物来仿制,其搭配起来的真实模样也只存在于汉服爱好者和服装设计师的想象中。

如苏杨儿身上里里外外统共便有四层之多,这还没算肚兜与她下身那开裆裤一般的短裤,当这些衣物在小玲的帮助下,迅速褪除时,苏杨儿只觉得心口直跳。

这一刻她的心情比她前世和女朋友人生中的第一次还要激动,而且有一种古怪的心情在蔓延,这并非是因为见到女人的身体而激动,而是因为这副身体是她的!

她偷偷望向自己时,发现自己也穿着像小玲一样的开裆短裤,但见这短裤紧贴着白嫩地大腿,长度约及膝盖处,而大腿内侧竟然是全开的…

她瞬间意识到,这种开裆裤有可能便是这个年代女人皆穿的“内裤”款式。

“那也就是说,我提起裙子就能尿尿?”

“那也就是说,有人掀起我裙子,就能直接对我做那个?”

她只看了一眼便迅速收回了目光,动作也顿时有些僵硬起来,这身体明明是她的,可不知为何,她却生出了一股犯罪感来,好似在亵渎自己一样,让她的视线始终高昂着。

而脱到这里,小玲的动作并没有停止的打算,径直将她的开裆裤也脱了下来。

随着下体一凉,苏杨儿忍不住浑身颤抖了一下。

“肚…肚兜我自己来。”苏杨儿心口如要蹦出来一般,侧身闭眼去解自己的肚兜,这是她唯一能自理的一件事来。

“脱个衣服都能这么惊心动魄的么!”

她睁开了眼睛,却依然没有勇气去看自己的身体,只发现小玲手中除了她的开裆裤以外,还有一条似乎是绵带一样的东西,但那绵带上却是一片殷红!

“那个就是月经带么?”苏杨儿出神望着那条沾有她血迹的绵带,那刺眼的颜色让她心情复杂,那代表着她作为一个女人最隐私的一面。

而小玲则迅速将那条月经带丢入一旁早已备好的木桶中,随后在她耳边小声道:“小娘子…您近日要多喝一些红糖水了,您这次红潮来的好凶,而且是新的,可能是您早晨踹门时流下来的,您可千万别做那种傻事了…”

不知为何,小玲明明十分贴心的话语落入苏杨儿耳中却有些刺耳,甚至隐隐刺痛了她心中那个名为“苏阳”的部分。

如果说之前她只是试着从心理上来接受现状。

那么现在她必须面对最现实的生理挑战。

古代简陋的卫生条件。

娇生惯养的软弱身体。

作为一个女性必然的生理反应。

泛潮时,跑一下会漏,踢一下会漏,甚至连睡觉时都有可能会漏。

漏的不是一个穿越者的小聪明,而是血,“苏阳”或者说“苏杨儿”的血。

一想到今后可能永远会以这种状态生活下去,她灵魂中名为“苏阳”的那个男人肯定是不情愿的。

这一切竟让让她忘记了那些龌龊的想法,也忘记了去欣赏自己的美妙地身体,甚至忘记了她正在与另一个一丝不挂的妙龄少女赤裸相对。

她只觉得脑中嗡嗡作响。

直至小玲将她扶入池中,她如同一个布娃娃般任她摆弄,不经意间竟在水中摆出了一个羞耻的姿势来。

“小娘子,您…您这是要做什么?”

苏杨儿闻音这才回过神来,当发现了自己现在的姿势后,立即羞红了脸…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