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鬼妻艳无双

更新时间:2021-10-14 03:26:15

鬼妻艳无双 连载中

鬼妻艳无双

来源:微小宝 作者:江河 分类:灵异 主角:新娘子娶媳妇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鬼妻艳无双》是江河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新娘子娶媳妇,书中主要讲述了:一场买妻,我平静的生活被打乱,因为买来的女孩子总是无缘无故消失。我的小妻子也不见了,村子里接踵发生了许多流血事件。我被迫走出村子,却遇到了之前消失的女孩子们……...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的伤势一天天见好,虽然伯娘说什么也不肯让我出门,只是让我呆在家中养伤,但是我还是找了个机会偷溜出去,扛着锄头,跑到了自家的几亩甘薯地里除草。

簸箕村能够耕种的土地其实也算不得少,但是按照现在市场上的情况,在当地的农产品成熟的时候,价格也会跌得很厉害,农民们勤勤恳恳种一年的地,收入和付出却完全不成比例。

雪上加霜的是,簸箕村没有一条和外界沟通的公路,外面的运不进来,里面的卖不出去。

虽然知道勤快些也多赚不了什么,但是我觉着人活着还是得努努力。

我手里忙活得很,但还是依约听见了女人的叫声。

那叫声十分惨烈,让人听了一遍就忘不了,在耳朵里一遍遍的回响。我脑子一发热,也顾不得自己疼的一瘸一拐的腿脚,就直奔着那声音走去。

一路走到了村长家的玉米地,玉米地里有个小窝棚。

我鼓起勇气拉开小窝棚的破门,几个小混混围着一个女的,不想都知道要干什么。

“住手!”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鼓起勇气喊出来的。

听到我的呵斥,几个小混混回头看到了我的存在,而为首的正是贺天。几个人互相递了个眼神,便放开那女人向着我走来。

我不觉得自己是什么英雄,正如你所见的,我在逞强之后手已经抖了,腿也不听使唤的软了。

而那之前被堵在角落的女人,此时傻呵呵的站在原地,连裤子都不带往上提的,还用手指着我笑。

想了半天才想起来,这不正是柳家八年前就娶回来的媳妇儿么?

伯娘一向爱凑热闹,柳家娶了新媳妇儿的时候,她还亲自带我挤着去看那姑娘。

那会儿我还在念中学,只在婚礼上边儿见过她一次,因为怕她逃跑,所以柳家人一直把她囚在屋里不怎么出来见人。

伯娘回来就唠叨着那姑娘长得有多灵秀,人有多机灵,又感叹着什么时候我们家也能娶到这样的儿媳妇。

打那儿开始,大伯的心思才愈发活络。

不过却不曾听说过这女孩儿是个傻的。

不过我这会儿也没有什么功夫去考虑她,手中紧紧的攥着锄头,想着他们一过来我就拿锄头打他们,手里有家伙和没家伙,就是心里多一分底气。

但两个小混混绕开我,在贺天的示意下关上了窝棚的破门,声音吱呀吱呀的让人听着有些不舒服。

原本窝棚还有些光亮,可是门一关,这窝棚连个光亮都没有。

这几个混蛋是打算在这里偷偷的围殴我一顿!

事到如今我也不想逃,那姑娘虽然傻,但也不该被他们这样欺辱了去,而实际上我也已经逃不掉了。

过了一会儿才完全适应窝棚里的黑暗,看见几个小混混正把我围在中间,贺天站在我面前戏谑的看着我。

我本来腿脚就不是很灵便,几个小混混很快就把我手中的锄头夺走,对我又是一阵拳打脚踢,混乱之中我已经没了什么反击的力气。

但打了一会儿,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竟然停了下来。

循着他们的目光看去,柳家媳妇儿正在吧唧吧唧的吃着什么东西,弄得满嘴满脸都是。

再仔细去看,竟然是一块血淋淋的生肉!

那女人一边吃着,还一边傻笑。染血的整齐白牙在黑暗里看起来煞是渗人。

女人的裤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她自己全脱了,下半身尽是赤裸。

但混混们说什么也起不来欲望,我更是顾不得害羞,只有一脸惊骇的看着女人的脸说不出话来。

女人的身后是一个草垛,再细看,女人的脚边赫然露出一只男人的手臂。

贺天大着胆子对着女人骂了一句,但脚上却丝毫不肯再动半步。

贺天鼓起勇气,努力的往门口跑去,似乎那便是最后一株救命稻草。

然而那破门关得死死的,说什么也打不开。这才想起那会儿为了不让我逃跑,刘二狗特地栓上破门,这会儿却正巧害了自己人。

“妈的,刘二狗你这个王八蛋,没事儿锁什么门!”贺天骂骂咧咧的用力踹门。

但是世界上的事情并不是一句人多力量大就能解决的,一群人狂踹小破门的时候,腿多门小,不可避免的踹到了自己人。

踹着踹着,在恐惧和愤怒下一群人竟然打成一团,似乎这样就可以缓解愤怒一般。

而那傻姑娘还在呵呵的笑,眼睛没有任何焦距,我却感觉到她正在端详我,我脊背发凉,不知所措。

傻姑娘趁着他们打的正欢,把自己手上的血肉分出来一些,递给我。

可怜这姑娘,已经被祸害到这地步了么?

我心生怜悯,但却不能消解我的恐惧。

我看着她手里的那块血肉,胃中一阵翻腾,险些当场吐出来。

我纠结之间,一个小混混在这场乱斗中不知怎么的,身体一斜,竟然径直向着那女人的手扑过去,嘴上正对着那团血肉。

所有人都愣在原地。

我一看,这不是陈伯伯家的陈小全么。

傻姑娘的口中轻轻的吐出几个字,声音喑哑难听的不像一个女人的声音,实在是像人的骨节分离的时候发出的“咯吱咯吱”的声音。

“喜欢么?还要么?”

那匍匐在地上的陈小全直直的,没有任何支点,直愣愣的立起身来,身体僵硬的完全不似活人的柔软体格。

他幽幽的转身面对众人,不过恰好是背对着我。

我看见那群小混混们眼里露出十二分的不可思议和恐惧,所有人的眼睛放大到涣散的地步,眼周肉眼可见的变得乌黑起来,像极了大熊猫,但是又完全不同于大熊猫的憨态,而是像极了死不瞑目的人死前绝望的神态。

“喂!你醒醒,你醒醒!”

我睁开眼睛,可是明明觉着自己先前就是清醒的呀,况且遇见了那么可怕的事情。

可是眼前的一切是我难以置信的和平和安静,蓝蓝的天空上几朵白云正随风飘散,一只蚱蜢十分胆大的跳到我的脸上,我微微移动身子它便跳的远远的,隐没在田野里消失不见。

转头,伯娘正一脸担忧的叫我,大伯坐在地头正在吧嗒吧嗒的抽烟,一脸怒气的看着我。

“三宝啊!你咋能下地呢!装啥子蛋啊!就你那小身板这么折腾早晚撑不下去!赶紧给我滚回来!”

大伯娘瞪了他一眼,然后笑的满脸灿烂的冲我说,“三宝啊,赶紧家吧,别听你大伯瞎吵吵,什么装蛋不装蛋的。”

我脑子还有些混乱,试探性的问我伯娘,“柳家八年前娶得媳妇儿怎么样了?”

伯娘和大伯脸色都是一变,伯娘清了清喉咙,“你怎么会问到柳家的事儿?”

“没啥,就是很多年没见到她,稍微有点儿好奇。你看,咱们咋说不也是一个村儿的么。”

“她死了好多年了,先是疯,然后一头撞在墙上。”

妈的,活见鬼了,还是大白天见得鬼。

我吐了一口唾沫,希望除除晦气。

“疯子怎么会撞墙?”我条件反射的问。

“装的呗。”伯娘淡淡的说,然后收拾了东西也不理我,“外地媳妇儿都精的很,不使点儿法子都是不肯好好过日子的,再者柳家的小伙子性子暴,看她那么烈就带着自己的一群小兄弟一起羞辱她,这才老实不少。”

“就是,不过是个女人,都嫁了自己男人还装什么活菩萨。”大伯应着伯娘。

我沉默下来。虽然伯娘自己就是个地地道道的女人,但也从心里往外是认为女人就应该顺从的,应该乖巧能干的。

话又说回来,今天在小窝棚的事情到底?我心里没底,又不知道跟谁去说内心的不安。

晚上我做了一个梦,巧笑嫣然的女人跑在宽阔的足球场上,身后一个俊朗的男孩儿追她,但是忽然男孩儿的表情变得狰狞可怕,一脸算计的把她塞进一辆面包车里。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