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四熠星书

更新时间:2020-04-01 02:40:42

四熠星书 连载中

四熠星书

来源:落初 作者:小肥猪杰 分类:灵异 主角:沈岚岚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小肥猪杰的原创小说《四熠星书》,主角沈岚岚,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隋末唐初,小女孩沈岚在历经变故之后被太行孙家收养,从此便用着孙家女儿孙如萱的身份被抚养长大。少女初长成的她,本以为生活会一直平平静静地度过下去,可是养父孙竫的突然失踪给了这个家庭重重的一击。孙如萱不得不再次更换身份,和兄长一同踏上了长安城寻父之路。四方轩辕古币渐渐进入了兄妹二人的生活,这一切究竟是福是祸?古币的图腾,传说,牵连着长安城的百姓,官僚,寺庙,甚至是皇室。真相一点点展开,沈岚发现,被这一切所波及到的似乎不仅仅是长安,亦不仅仅是大唐……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白慕健步徐行地走进屋内。悟淳法师第一个回过神来:“白公子也知道这‘四方轩辕币’?”

“不错,”白慕回答道,“这也正是我此番前来拜访法师的主要目的。”

“哦?”悟淳法师表示惊讶,“不知道白公子手中可有线索?”

“在下无意冒犯,只是方才经过大殿门口,三位的谈话我都听到了。”他说着又往前走了几步。悟淳法师吩咐一个小和尚给白慕添了一把椅子。

白慕谢过法师之后坐了下来,并从衣兜里掏出了一个正面和玄玉辰岚那枚一模一样的铜币——那上面正是刻着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大神君的刻像。

“白公子手头竟然也有一枚‘四方轩辕币’!”悟淳法师很是惊诧。

“不错,这是家父去世前留给母亲的——还附上了一封没有任何内容的书信。”说着,他将信纸和铜币一并递了过去。悟淳法师迟疑了一下,并没有去接那铜币,但是却接过了信纸。白慕没有太在意,他将拿着铜币的手收回。悟淳法师展开信纸,上面写着已经变得有些淡的墨迹——“刘兄亲启”四个大字映入眼帘。白公子的父亲想要将信寄给一个姓刘的人,除了这个信息以外从那封信再也得不出任何其他有用的信息了。

“法师您之前和我父亲熟识,可知道父亲口中这位刘姓的前辈究竟是谁吗?”白慕问道,一脸认真地看着悟淳法师的眼睛。

“这……老衲不知道在长安除了一个叫刘仁勸的人以外还有哪个姓刘的人与白公子的父亲熟识。”悟淳顿了顿,“只是老衲在长安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这个人啦,之前我也于无意当中听说,此人确乎早已不在京中,如今下落不明,近来也没有任何人和他有过半点联系。”

“果然,连法师您都这么说吗?”白慕的眼睑微微下垂,看起来有些失望。

随后,他又再次抬起头来转向辰岚和玄玉:“二位仁兄,倘若你们有什么见闻也烦请告知一下。白慕对这‘四方轩辕币’还知之甚少。”

辰岚和哥哥交换了一下眼神,随后转过头来对着白慕问道:“我们这几日在京中确实是听闻了一些事情,倒是可以跟公子讲讲。”

于是辰岚将近日来听闻的关于‘四方轩辕币’和星宿传闻的事情都告诉了白慕——除了没有提及李应傅转手给孙竫的那台此刻正在他们孙家的星宿仪——辰岚觉得关于那个仪器,在确保万无一失之前还是不要让外人知道比较好。

白慕很专注地听着,悟淳法师也一边听着辰岚的讲述一边若有所思地频频点头。

讲完之后,辰岚喘了口气。屋子里很安静——他们还都沉浸在辰岚的讲述中。

“以上便是我与玄玉兄这几日探查到的内容。”辰岚说着,往后靠了靠稍作歇息。

“时候不早了,”悟淳法师打破了沉寂,“老衲稍后还有些寺里的事情需要处理——三位公子,老衲失陪了。稍后请三位到后殿用些斋饭吧。”

辰岚,玄玉,和白慕点点头起身谢过悟淳法师,目送着他离去。

“不知公子方才为何叫我不要留下那个草丛中的瓶塞?”辰岚有些好奇地问。

“公子无需挂怀,我只是觉得毕竟是用来盛药的瓶子——这事关他人身体健康乃至性命的东西公子还是不要拿着为好——以免引火烧身。”白慕解释道。

“原来如此,公子此言确实有些道理。”辰岚沉思着说道。

“既然有缘,我们又同是为了各自父亲的事情在这里相遇,不如接下来的时日我们三人一同去查探真相如何?”白慕提议道。

“白公子愿意同我们一道自然是再好不过了,只是……”辰岚有些犹疑地看看哥哥——她不知道究竟该不该如何轻易地就相信一个陌生人,但是自打第一天见面起,白慕就觉得白慕给了她一种很安心的感觉。

玄玉转头看着辰岚点了点头表示白慕加入他们或许没什么坏处。他于是接过妹妹的话说道:“白慕兄,那如此说来,在长安这些日子还请你多多照顾了。”说着他一抱拳,白慕也回了同样的礼。

白慕问道:“不知道二位公子在京中住在何处?”

“城东一家不是很大的客栈。”玄玉回答道,他大致描述了那家客栈的位置还告知了“寄云客栈”这个店名。

“我前几日还在那里住了一夜,看来我白慕果真是与二位公子非常投缘呢。”白慕笑着说道。提到“寄云客栈”这个名字,他便又想起了那位姑娘,嘴角又流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可是那表情只停留了片刻便被他隐匿了起来。

“师父让我唤三位公子到后殿用斋。”悟淳的一名小僧毕恭毕敬地说道。

三人于是起身到了后殿。隐莲寺的斋饭非常清淡。白菜豆腐汤,一碟黄豆,一锅白米饭摆在木桌子的中央。三人落座以后膳房掌厨的和尚将午膳分给三人之后将其余的斋饭端走分给寺中的和尚们。

“方才聊了些许沉重的话题,我们来聊些轻松点的事情吧。”悟淳法师笑道,“不知道三位公子看我寺中的这膳食可合口味呀。”

“辰岚很喜欢您庙中的菜肴,虽然简单清淡但是非常可口——多谢法师款待。”

悟淳法师摆摆手:“不妨事,你们多吃些。二位公子今日要在我这寺中留宿吗?”

“我们饭后就先行告辞了,还有很多物品行囊在客栈中,无需劳烦法师。”玄玉回答。

悟淳点了点头,说道:“那老衲也就不留二位公子了,希望二位早日找到令尊的下落。”

“借法师吉言。告辞。”说着,玄玉和辰岚起身准备往外走。

“二位公子请留步,”白慕也站起身,“我明日便去‘寄云客栈’与二位会合,请二位路上慢走。”

“多谢白公子。”说完辰岚和玄玉就离开了。

回到客栈已经是申时,二人一路上并没有多言。细细想来,悟淳法师其实并没有提供什么有用的信息。

“哥哥,我们去隐莲寺旧址看看吧——或许会有所发现。”辰岚提议道。

“好,不过今日就算了。我们回去早些歇息吧。”玄玉回答说。

辰岚点点头表示同意。

第二日早上,辰岚是被玄玉摇醒的:“萱儿,萱儿快起来!”

迷糊中,辰岚睁开眼睛。

“出事了!”玄玉慌慌张张地说道,“李应傅昨夜去世了。”

“什么?!”辰岚一惊,顿时睡意全无。她腾地一下从床上坐起来,睁大眼睛看着哥哥,“怎么回事?”

“你快更衣,我们要去一趟李府了。”玄玉说道,“具体的我们路上慢慢说。”

辰岚匆匆下了床,她换上一套整洁的衣服并迅速在脸上化了乔装打扮成男子所必需的妆容。

“你可准备好了?”辰岚匆匆跑下楼的时候玄玉已经在等着了。

辰岚点点头就随着玄玉出了客栈。

他们快马赶往李府,路上并没有太多的机会说话。远远地,他们注意到李应傅门前停了几辆马车——那些马车看上去虽然不是很奢华,但是不难看出它们是属于某个大户人家的,按眼下的事态发展和李府上上下下严戒的状态来看它们很有可能是属于某个府衙官员的。

“小兄弟,这是哪位大人家的马车?”玄玉勒马来到近前,俯下身子问靠在树荫下歇息的马车夫。

“大理寺的张大人。”那车夫懒洋洋地说。

张大人?玄玉心中纳闷,可能只是个大理寺的小官员吧——玄玉从没有听人提起过大理寺有一位姓张的大人——不管了,还是先进府里看看再说。

“哥哥,究竟是为何——李应傅难道是被人杀害的吗?为什么大理寺的人要被牵扯进来?”辰岚也趋马来到近前,问道。

“还不清楚,我们还是进府里去看看吧。”说着,他们二人翻身下马。

他们登上李应傅府邸门口的石阶,却被两个在门口看守的守卫拦住了,其中一个个头稍微高大一些的护卫对他们说:“二位请留步,里面张大人正在查案,不方便外人进入。”

“能否进去通禀一声——就说我们前日刚见过李应傅李老先生,或许会对案子有些帮助。”辰岚说道。

“这……”两名守卫看上去有些犹豫,他们互相对视了一下,其中一个说,“好吧,那请二位稍等片刻。”

“哥哥,你是如何知道李应傅去世了?”辰岚压低声音问,“这么一大早你就知道了,那岂不是几乎和大理寺的人同时知道这件事的?”

玄玉不动声色地点点头,过了一会,附在辰岚耳边说道:“今日一早,我收到了一封悟淳法师的急函。”

“悟淳?难道他知道得更早些?”辰岚皱了皱眉,又转而问道,“信函上怎么说?”

未等玄玉回答,那个进去报信的侍卫就回来了:“大人请二位公子进府。”

辰岚点点头,看了玄玉一眼。随后,他们跟上了那个侍卫进入府中——走得还是前日他们来拜访李应傅时一样的路线——看来他是在书房中死去的。院子里和之前并没有什么两样,依旧是非常整洁,外人看不出一丝一毫的变动。

“二位公子里面请,”大理寺的张大人此时正坐在书房中——那正是李应傅前日所坐的位置。这位大人并不是大理寺中担任要职的官员,不过是个平时协助处理文案的官职。

“见过张大人,”辰岚和玄玉上前行礼,“听闻李应傅老先生昨夜去世,我们特来府上看看。不知道李老先生是为何突然身亡。”

“二位公子和李应傅熟识吗?”这位名唤张筌的大理寺官员有些漫不经心地问道。

“李老先生是家父旧友,我们来京中又是受故人引荐才得以见上老先生一面。”玄玉回答。

张筌没有说话,只是目光犀利地在辰岚和玄玉的脸上扫了一扫。

“可否大人告知李老先生突然离世的原因为何?”辰岚看着张筌的眼睛问道。

“我方才看过了——李应傅李老先生就是在这书房中去世的,”他停顿了一下,“我并不认为这是个涉及凶杀的案子,所以告知二位公子想必是并不妨事的。”

“不涉及凶杀为何府里的人不置办丧失,反而还烦劳您来府上勘查?”辰岚不解。

张筌站起身从座位上走下来,他踱到李应傅摆放各式各样收藏品的架子前,指了指一块青砖:“我们在这发现了一些血迹。”说完,他又走到距离那块青砖约摸五步开外的地方:“在这里,我们发现了一个被打碎的玉壶的碎片——想必是当时李应傅跌撞着倒下时不慎碰落到地上的收藏品。”

“为何大人作出如此判断,毕竟也一定有其他的可能性存在吧。”玄玉问道。

“我们询问过李府的家丁,”张筌回答,“李老先生的一位近侍告诉我们李老先生常年心脏不好。”他停顿了一下,转身吩咐道,“将那个在地板上发现的东西给二位公子拿来看看。”

一位侍从领了命大步走开,不一会就回来了,他的手中拿着一个陶瓶——是药铺中最最常见的样式。张筌接过侍从手中的瓶子并拿给辰岚和玄玉,说道,“这个药瓶是我们在玉壶碎片附近找到的——家丁说里面是老先生常用的药。”

张筌晃了晃瓶子,并将它递给站得比较靠近他的辰岚,“公子可以看一下,被我们发现的时候,这里面已经没有多少药粉了——想必是老先生心脏病旧疾复发并且没有能够找到足够剂量的药物才不幸去世的。”

辰岚将那个药瓶拿到鼻子前,凑近了仔细地闻了闻——是丹参!正是当天在寺庙草丛中见过的那种粉末。辰岚仔细端详着那个瓶子——这个瓶子的瓶口和当日发现的那个瓶塞的大小基本吻合。她皱了皱眉,心想:那个瓶塞究竟去了何处?不过看起来这个瓶塞的去向好像和案子并没有很大的关系,此时她心中还有一个更需要得到解答的问题。于是她问道:“大人,在下冒昧问一句——不知道为何您会亲自到李府来调查此事?既然李应傅老先生的死与凶杀案无关而单单只是因为李老先生自己身体的原因,为何大理寺还要派人插手此事?”

“因为家丁说发现李应傅倒在地上的时候他还有一些知觉,口中一直念叨着‘大理寺’——可能正是因为如此,李府的人才会认为李老先生是为人所害吧。”张筌说着,神情有些散漫和不悦地喝了口茶。

辰岚心里觉得不解,可是并没有提出她最大的疑惑:究竟为什么李应傅会在生命的最后坚持让家丁联系大理寺?这些玉壶碎片究竟是为何会出现?李应傅的死因是否真的仅仅因为心脏病的发作?那个瓶塞的离奇失踪是否真的和案子没有太大的关联?为何悟淳法师会这么早就知晓李应傅去世一事?这一切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简单。还有,虽然他们在隐莲寺的时候对法师提起过他们拜访了李应傅,为何在得知李应傅死亡之后悟淳法师选择第一时间通知玄玉?当日在悟淳面前提起造访李府主要是为了询问有关“四方轩辕币”的的事情,如此看来是否李应傅的死和那九枚铜币或是星宿谜团有什么密不可分的关联?

张筌的声音打断了辰岚的思考:“所以,整个事情的经过应当是李应傅病发吐血之后急于找药所以不慎打碎了玉壶。之后因为药瓶中所剩的药物无多才因病去世。这可能是因为遗失了瓶塞所以药物洒出,因此瓶子中几乎没剩多少了。至于为何他想要大理寺介入他的后事,我初步判断可能是和他的这些遗产有关吧——毕竟李应傅的收藏品中不乏一些价值连城的东西。相关的事情我们大理寺还在调查。”说完,他喘了口气。

“原来如此,”辰岚喃喃道,“多谢大人告知。”

辰岚又开口道:“不知道能否让我们看看那个摔碎的玉壶?”

“可以是可以,只不过那只是一个摔碎的藏品,为何公子会感兴趣?”张筌问道。

“前日来府上,我见过那玉壶,”辰岚想了想,不紧不慢地回答,“那是我父亲曾经卖给李应傅老先生的。所以我想——如果大人觉得为难就不必了。”

“不妨事,我这就叫人给公子取来——这样东西应当是与本案无关,所以公子无需介怀。”说着他就吩咐下去了。

玄玉有些疑惑地看了一眼辰岚,辰岚使眼色示意他不要声张。

过了一会,那各方才取来药瓶的侍从又取来一个布包裹,那里面包着的玉的碎片被小心谨慎地包裹了起来。那侍从将那布包交给了辰岚,辰岚接过来之后并不急着看,而是先谢过了张筌。

“如果这真的是令父先前的藏品,公子大可以拿回去。”张筌说道。

“谢过张大人。”辰岚和玄玉连连道谢,毕竟再怎么说,这位张筌大人也算得上是通人情的了。

“大人,不知道……”玄玉有些迟疑地开口。

“大理寺那边可有家父的消息?家父失踪多日还一直没有音讯。我家叔伯应当是已经在长安报了案了。”

“哦?”张筌抬起眼睛看着玄玉,“令尊是?”

“家父孙竫,家住太行一带。我叔伯在宗正寺当差。”玄玉回答。

“原来如此,”张筌若有所思地点了一下头,“我记得你家的这起案子——二位公子,我们目前还没有令父的消息,不过二位公子不必担心我们一定会尽全力找到令父。”

玄玉沉默了片刻之后说道:“谢过张大人,那就有劳了。如果有任何消息,烦请张大人往‘寄云客栈’送个信——在京期间我兄弟二人就在那里下榻。”

“好说,好说。”张筌答应着。

“大人,辰岚还有一个请求,不知道大人可否应允。”辰岚上前说道。

“公子不妨说来听听。”张筌很是好奇这个小个子的公子究竟还有什么离谱要求,让他们把玉壶碎片带走已经是格外通融的了。

“能否让我们代替父亲看一看李老先生的遗容,也好最后道一下别。”辰岚望着张筌的眼睛恳请道。

见张筌有些犹豫,辰岚又继续说:“我们明白大人这是公事公办,可是既然这个案子和凶杀案无关……我们也只是想代替失踪的父亲同他的老友最后道个别。还请求大人恩准。”

“好吧,”张筌终于答应了,“可是你们不能在此逗留太长的时间。”

辰岚和玄玉点点头表示同意。辰岚又说道:“我们保证不会给大人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于是张筌起身,亲自领着辰岚和玄玉往后院去了。穿过后院便是一间荒废了很久的客房——显然按照李应傅生前的性格,他是不会随便留人在家住宿的。辰岚明白,这里是被当成了临时的存放尸体的地方。虽然是客房,可是收拾得还算整洁干净。那里面,李应傅躺在一个红木打造的榻上——这个床本是他生前准备着留宿客人用的。李应傅还是穿着他死时的那身衣服——那是一件青灰色得长衫。从外面看起来李应傅的身上并无任何的伤痕。他的衣襟上有点点血迹,不过都已经干涸了——应该是呕吐出来的鲜血。他的表情微微有些扭曲,但是如果不仔细观察是看不出来的。

“传仵作看过了吗。”辰岚问道。

“看过了,外体没有任何伤痕,李老先生去世前血压明显升高——应当是心脏旧疾复发去世无疑。”张筌回答道。

辰岚点点头以示回应,她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记下了李老先生此时的样子:灰青色衣衫,上面有很淡的几丝血迹;他的表情有些扭曲,但似乎并不是因为痛苦,而是那种常见的放心不下什么的表情。当她终于在心中刻下了尸首全部的样貌,她便转过身对玄玉说:“玄玉兄,我们来向李老先生行礼道别吧。”

玄玉和辰岚于是跪坐在地上,向李应傅的遗体磕了三个头。事毕后,二人起身。玄玉转向张筌,说道:“张大人,那我们就不在此打搅您办公事了。告辞。”

“多谢张大人。”辰岚也说道。

往府外走的时候,他们又一次经过了书房。辰岚一边走一边看着那些藏品——它们依旧被摆放在那些书房的架子上一动不动——一切都和李应傅去世前一个样。辰岚不禁觉得有些瘆人——这些古董就在那里,冷冰冰地看着他们的,然后依旧不为所动地站在原地——这些古董经历了时光的洗礼,是否也早已变得冷酷无情了呢?毕竟,它们目睹过的生死太多太多。想到这里,辰岚将手中放碎玉的布袋攥紧了些。突然有一个不寻常的东西映入了她的眼帘——那是什么?很熟悉的样子。那个小东西就躺在一个架子的正下方,它被隐匿在阴影中不易察觉。在无人发觉到的情况下,辰岚快步走过去将它从架子下面拾起来——正是那个瓶塞!红布包裹着的小木塞,那上面还残留着些许粉末。辰岚在别人注意之前,迅速将那个塞子放进自己手中的布袋内。她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加快了很多,她一定要查清楚这个塞子究竟是怎么回事。当他们终于走出了李府,重新回到长安城秋日的阳光下,辰岚才松了一口气。她觉得自己终于又能呼吸了,在皮肤上灼烧着的阳光仿佛充斥着她的灵魂。她只是觉得李应傅的死来得太突然,让她感到有些害怕——她很清楚地知道,事情应当没有那么简单。

这个时候,她看见一个看起来和她年纪相仿的侍女正站在门口欲言又止地看着她。

“姑娘,你可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的吗?”辰岚招呼她,玄玉也停下脚步转过身来面对着那个侍女。

那个侍女从府中走出来,来到他们二人面前。她先看了看辰岚,又转头看了看玄玉。她的目光定格在玄玉的身上,辰岚注意到那姑娘看着玄玉的时候神情有些复杂。那是一种类似于疑惑的神情,可是里面还隐隐透着些许的不安。姑娘指了指自己的嗓子,又摆了摆手——辰岚明白了,原来她是个哑巴。

“姑娘你找我们可是有什么要紧事要说?”辰岚问道。

玄玉则是定定地看着那个侍女没有说话。

那侍女点点头,从身后拿出一个东西递给辰岚。那是一盒围棋子——黑子。辰岚盯着手中的棋子良久,抬头问道:“姑娘这是何意?”可是那姑娘已经不在那里了,她已经转身跑入府中不见了踪影。

“围棋子?”玄玉也凑上来看,“你见过那姑娘吗?”

“不曾见过。”辰岚打开了盖子,从里面取出了一枚漆黑的棋子拿在手上端详着。她将那枚棋子握在手里,辰岚觉得那枚棋子整体手感微微发涩——但是下表面非常光滑——很明显是打磨过的,有种很温润的感觉。这是紫砂做的吗?还是黑砂?都不太像。尤其是一看便知这种材料不是那种容易摔碎的——看来并不是紫砂。难道是玉石?看来还需要找人鉴定一下。

“我们把这些都带上——看来这个案子还需要进一步整理一下。”辰岚说着,将手中的布袋子和那一整盒黑色的围棋子都放进马匹鞍侧的一个竹筐中。

“接下来我们去哪?看起来我们手中的线索还太少。”玄玉问道。

“哥哥,你先告诉我悟淳法师究竟给了你什么?那封信上是怎么写的?”辰岚很严肃地说。

玄玉没有回答,而是侧身从衣襟中摸出一张信函。辰岚打开一看,那上面是一幅画——上面画着的正是当日法会悟淳讲经时的场景。只是悟淳并不是画中的主角,整个画面是很潦草地画上去的,只有两个人画得很细致,画得如工笔画一般——一个是李应傅,另一个正是玄玉。原来当日玄玉说看到的故人是李应傅。他们二人在悟淳讲经的时候站在人群中的某处正在说话。从这幅画上看不出他们谈话的内容。悟淳在画作上还题了一行小字:玄鸦过府,需得所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