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女法医的诡探档案

更新时间:2021-04-16 07:30:51

女法医的诡探档案 连载中

女法医的诡探档案

来源:落初 作者:炸鸡美少女 分类:灵异 主角:毛凌若宁 人气:

《女法医的诡探档案》为炸鸡美少女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会捉鬼的女法医,你见过么?这里有一只,你要不要认识一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每个阴阳术师,都有有一间相熟的阴阳医馆,邱叔相熟的这一家阴阳医馆的馆主姓阙,从业大约四十来年了。自从踏入医馆之后,就再也没有出去过。对于医馆的人来说,医馆就是整个世界。他们几乎都是黄泉路上的弃婴、弃儿,被上一辈医馆的人挑中,捡了回来,教授些阴阳医术。

当然,他们不是不可以出去,只是他们觉得自己没有出去的必要。毕竟自己曾经是被世界所遗弃的人,那么这个世界对他们来说,似乎不在具有任何的意义。

他们存在到现在的意义,就是医治那些因为精怪、鬼魅受伤的阴阳术师或是鬼差。运气好的话,还能碰上例如判官、高阶鬼使这样的高层。

阙馆主看了一眼毛七七,觉得似乎有些眼熟,“咦?我好像见过她。”

“毛依澜的女儿。”邱叔回答着:“记不记得,六岁那年,我带她来过这里。”

“你是说,当年强行给自己开天眼的......就是她?”阙馆主瞪大眼睛,眼睛里写着不敢相信四个大字:“一般毛家人觉醒天眼都得等到十二岁,稍微有些慧根的也是十岁才觉醒天眼。这小姑娘六岁就替自己强行打开,啧,以后的路一言难尽啊。”

“不过,也应该不是一件坏事。”阙馆主先是替躺在床上的毛七七把了把脉,“并无大碍,煞气没有侵入五脏,暂时还停留在肌理,这样就好办了。”

“川谷。”阙馆主叫唤着少年的名字。

“川谷?”少年没有回答阙馆主,只是呆呆地看着毛七七,咽了咽口水,自从他到阴阳医馆之后,见得来“看病”的术师或者鬼差并不少,但毛七七却让他感觉到不太一样。少年用手戳了戳毛七七的脸颊,又歪着头看了看,接着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啊呀!”川谷大叫一声,“我知道了!”在他的脸上有些欣喜的神色,他趴在床沿上,“这个小姐姐的心脏和我们不一样!”

“不过具体是哪儿不一样我还是看不出来,嘿嘿。”川谷笑嘻嘻的模样有些可爱。他同样是黄泉路上的一个弃婴。出生不足月就夭折了,在黄泉路上哭得惊天动地。阙馆主那时候替一些鬼差治了伤,回医馆的时候碰着的,一心软,就跟川谷签了契约,令小小的川谷成了下一任医馆的接班人。

随着川谷长大,阙馆主发现他有一双不同寻常的眼睛。这双眼睛,可以窥视过去的东西。但现在川谷年纪还很小,不知道如何运用自己眼睛的特殊能力,更不能十分精准地看到真正“过去”的东西。

人的过去,是经过美化的。川谷的存在,似乎是在帮助很多人正视那些原本丑陋却被自己美化的过去。今生也罢,前世也好,过去不必被过度美化,因为真正的丑恶会长在心里,挥之不去。

心脏和我们不一样?这件事情邱叔从来没有发现过,邱叔只是觉得,毛七七自从强行打开自己的天眼之后,虽然重病一场,但从小天赋极高,现在虽然不过二十三四岁,但已经比毛家上一辈很多人的道行高出一截了。

“不纠结心脏的事情了,我现在得替她进行治疗。川谷,去把的银针拿来。”阙馆主懒得管心脏一不一样,他只管治好眼前这个小妮子,就万事大吉了。

阙馆主首先在毛七七的周围布下阵图,这是阴阳医师常用的“冲煞”。当阴阳术师的身体被邪气入侵的时候,“冲煞”是最能够帮助他们排出邪气的阵图之一,算是阴阳医术当中中阶的术法。

但阙馆主早已看出了这紫色煞气的端倪,绝非善类。于是,想要玩弄一下煞气宿主,于是,叫川谷拿来银针,根据“冲煞”的阵图,在毛七七的身上用银针在穴位上制成了一个反向的“冲煞”。

不仅仅能够将毛七七肌理的煞气排的干净,更会造成一个“反噬”的效果。将煞气原原本本地还给原宿主。但阙馆主却无法猜到,这一次的“冲煞”,却是以后给自己埋下了一大祸根。

煞气排得干净之后,毛七七还没有苏醒过来。脸上褪去苍白之后,的已经恢复了些血色。此时的毛七七正在进入一个梦境,她梦见自己走过一条很长很黑的路,路上没有任何行人,只有她一个人。

她并不害怕,也不孤单,只是有些无聊,当然她也知道,自己这是在做着一个梦。“这还要走多久?”她觉得有些困,因为实在走得太久了,令她有些疲惫,但这个梦又醒不过来,只能继续朝前走,直到走到终点。

渐渐地,眼前出现了一丝暖黄色的光亮。毛七七眯着努力看着那一丝光线,有些惊喜。她从缓慢步行,变成了快步朝前走,再变作了飞奔而去。终于到达光线处的时候,毛七七发现是一扇门。暖黄色的光线,便是从这里传过来的。

毛七七推开门,走进了一间屋子。她发现里面点燃了许多支蜡烛。蜡烛没有摆动,这里没有风。蜡烛没有影子,所以梦境还没有过去。

屋子中央,放置着一方矮桌,矮桌后面坐着一个少女,看上去十八岁的模样,很年轻的外表,但眼神却没有一丝年轻少女该有的活力。黑色的瞳孔之下,似乎隐藏着一潭死水,如同深不见底的沼泽,虽然这个少女很漂亮,但却没有一丝生机。

“你是谁?”毛七七问着,一边坐在了少女的对面。少女面前是一副纸牌。毛七七认出那是一副塔罗牌,她很好奇,自己梦里为什么会出现塔罗牌。

“我叫申明。是带你进来这场梦境的塔罗师。”这名叫申明的少女说着。她的声音听上去更像是一个四十岁的中年妇人,带着一些深沉的意味。

“所以你特地进来,就是为了给我占卜吗?”毛七七感到有些好笑又有些好奇。

“我是无意间发现,你和我之间的屏障已经打通了。”申明说着,一边洗了一遍牌面,摞成摞,再次摊开来,“抽一张。”

毛七七似乎有些不太情愿,“凭什么?”她问着。

“不抽牌,你便出不去这梦境。”申明倒也表现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嘴角微微一笑,毛七七怎么看都觉得,那似乎是一种“慈母”一般的微笑,令她有些不快。

“行吧,抽了我就能出去了吧?”毛七七有些恼怒,随手抽了一张牌面,定眼一眼,牌面什么也没有,只看得见一片空白。

毛七七很疑惑,但申明好像有些了然于心。她依旧保持着微笑,对着毛七七说:“看来还不是时候,是我来早了,多有打扰,抱歉了。”

这时候,毛七七感觉整个梦境的空间似乎正在扭曲,周围的景物正在如同碎片一般,一片片地涣散在眼前,她不禁大声问道,“这张牌面。说明了什么?!”

问题问完的时候,申明也消失在了毛七七的眼前。只留下了一句话,“好好地去寻找你的过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