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北马诡事

更新时间:2021-03-01 15:59:41

北马诡事 连载中

北马诡事

来源:落初 作者:江北士.CS 分类:灵异 主角:马晓歌花生米 人气:

江北士.CS新书《北马诡事》由江北士.CS所编写的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马晓歌花生米,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曾经雄踞东北的北方马氏,曾经发誓再不入中原的北马,当誓言一旦被打破,就开始了一场场血雨腥风的较量。在这个比肩哥谭赶超米花的地方,出没的可不仅仅是罪犯……这是科学文,灵异可以用量子纠缠解释,看我真诚眼神,走近灵异,低魔世界,遵纪守法,我们的宗旨是不吃药→_→佛系养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雨夜失踪案的关键性证人张旭于不久前去世,但从她的体内提取出了一些虫卵和组织液,法医小吴正在培养皿中培养从张旭体内提取的卵,可是这些卵却没有一个孵化出来,正在她一筹莫展时,一个高大英俊的男子连招呼都没打就进来了。“哎,你们要干什么?”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青年,两人的出现令小吴一头雾水。

那男子戴上手套后对着小吴说:“你这么培养这些卵这辈子也孵化不了。”说着将培养皿拿在手上仔细观察,卵呈白色仅有米粒大小,晶莹剔透。“看样子还有活性,不过再过一段时间估计全得死。”

“哎,你这人怎么这样?”小吴对来人并不熟悉。这时那名男子突然转过脸来,他的容貌与当红小鲜肉也差不了多少,不过更为英气,不像他们那么娘。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幅无框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他的唇边荡起一个微笑道:“钟离,生物基因工程与昆虫学博士,将暂时协助你完成工作。”这个叫钟离的笑起来还有酒窝,看着是那么的阳光帅气,这给了小吴一个暴击,她感觉自己的血条差点清空了。“你,你好……你以后都要在这工作吗?”

“我是云南省云化生物制药的研究员,只是对从死者体内提取的虫卵感兴趣,所以才申请来帮忙的。”云南省?离L市所在的辽宁省隔着十万八千里呢!听到这个小帅哥并不是长期工作,小吴有点失望,哎,女法医的男人缘就跟和尚头顶的头发一样,丝毫皆无啊。

“哦,对了,这位是我的助手阿莱。”钟离介绍道,他旁边的青年看上去二十七八,眼睛很小几乎眯成一条缝,下巴上留着些微胡茬儿,高大壮硕跟个保镖似的。

阿莱向小吴点头算打了个招呼,然后冲着问道:“怎么样?”钟离对着他点点头,他就从上衣的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试管,里面装着的红色液体分明就是血!小吴看着他们要把血倒进培养皿立刻阻止道:“你们这么做会污染培养皿的……”

“什么都不懂……”阿莱嘟囔道,他身子往前一挤就把小吴挤到了一旁,自己则直勾勾的盯着培养皿,生怕错过任何细节。

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培养皿里晶莹的卵在吸收血液后竟然迅速的膨胀起来,然后噗噗噗的开始裂开,里面竟然蠕动着许多白色的小肉虫子,这些小肉虫与从张旭体内提取出的一模一样,但没有像那些肉虫一样不过数分钟就液化成水,而是一直扭动着保持着活力。

钟离用镊子夹起一只白虫凑近眼前,他双眼微眯仔细的打量着,旁边的小吴眼睛都直了,还有这种操作?随后钟离长出一口气道:“可以结案了。阿莱,马上给我订机票,我要回家一趟,你先在这儿盯着。”说完,钟离脱掉手套丢进垃圾桶,小吴直接就懵了,这是怎么回事就要结案?“哎,你别走啊,到底怎么回事儿啊?”钟离并没有理会小吴,只是对阿莱说:“这里的事情都交给你了。”说完就离开了。

一旁的阿莱连忙点头并向小吴解释道:“你拿这虫子去做毒化测试吧,这种虫子只对人血有反应,高热和潮湿都会促使其迅速繁殖,期间会释放大量的毒素,毒性会造成组织溶解,最后会把人化的连渣都没有。那些受害者并不是失踪,而是死于这种毒液,最后液化随着雨水被冲进下水系统。”他说的话让小吴感觉脊背发凉。

“这是……真的?”小吴立刻要去碰培养皿,却被阿莱一把拉住道:“你不要命啦!”说完又补充道:“千万别碰,沾到身上就会触发它们的繁殖欲望,到时候可就麻烦了。”然后他拿着培养皿的盖子小心翼翼的盖上去。

随后的毒性化验证实了阿莱的话,这东西的毒性是悉尼漏斗蛛的百倍,别说是人了,连大象都能给你化干净了!排除了所有不可能,那么剩下的那个无论多么荒谬那都是真相。雨夜失踪案是由一种新型毒虫造成的全身组织溶解,而大雨又把溶解液及虫卵冲入下水系统,这样想想都可怕,进入下水系统的虫卵经过各种途径会传播给多少人!这个消息绝对不能泄露出去,一旦泄露就会引起市民的恐慌。这件事情已经移交疾控,疾控中心正全力组织消杀工作中。

其实在去找法医小吴前,钟离已经和阿莱去过现场调查了,什么都没发现,就是因为太干净了才奇怪。

按道理炼蛊失败后被蛊虫反噬都会变成不人不鬼的怪物,成为第一代感染源,为了维持活性蛊虫会定时捕猎繁殖,可是现场却没有任何踪迹残留,而受害者竟然还能全须全尾的出现,且身上的繁殖的蛊虫脱离身体后全部死亡。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第一代感染源已经被消灭了,那么流入下水系统的虫卵就不足为虑,因为那些虫卵的孵化几率将不足千分之一,就算是孵化出来也会很快死去。可是,是谁消灭了这第一代感染源呢?

另一边下了飞机的钟离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了K市,他手中存有一部分虫卵,他必须在虫卵失去活性前送回去。

豪华的会议大厅里,钟家几位德高望重的长辈及少一辈的人才都汇聚一堂,他们个个西装革履与世人眼中蛊师那种肮脏怪异的形象大相径庭,钟离将虫卵的图像投射在墙壁上,随着他的翻动底下一片窸窸窣窣的讨论声。“这个,就是实物,我觉得这就是钟家失传的血蛊练蛊术,只不过是失败品。”小小透明的培养皿中,晶莹的虫卵已经变成了一条条白色的蛆虫,这是它们没有经过蜕皮前的样子,钟家现如今炼制的血蛊连卵都没有活性,更遑论孵化出来还能活着了。

其中一名头发银白满面皱纹的老人抬了抬自己的眼镜,他半眯着眼睛仔细的打量着这些扭动的小虫子半晌才道:“小离,这个东西你是从哪里弄来的?”

钟离再次切换图片,此时投影显示的是几则雨夜失踪的新闻报道。他指着报道说:“这些新闻是近期发生在L市的,我觉得这可能是哪个不专业的蛊师练蛊失败,所以就去收拾残局,却没想到有了意外发现。”

“L市?东北?”银发老人皱着眉头,他的手指不自觉敲了敲桌面,斟酌良久才道:“这件事情你就别管了,东北你也别再去了。”

“不行,我不同意。”另外一名老人站了起来,他的年岁和这名银发老人差不多,不过精神要好很多,面容很年轻,像是传说中的童颜鹤发。“这件事事关血蛊,绝不能轻易放弃。大哥你不是怕了万屠门吧?且不说万屠后人已经有几十年没有现过世了,再说现在的东北可不是民国时的东北,咱们钟家和马氏的协议应该作废。”

“老三,我怕的不是马氏。”银发老人拍案而起。“那你怕什么?”老三也激动的吼到。“我怕的是炼制血蛊背后的人……”银发老人指着虫卵道。

“大哥,这件事情我看你还是别插手了,像你这样畏首畏尾的,钟家迟早得败落。”老三根本不管什么背后人不背后人。

“三叔公说的没错。我会加倍小心的。”钟离也符合道。银发老人闻言拍案而起大吼一声:“胡闹,小离你是钟家新一代里最有天赋的,假以时日一定能参透血蛊的奥妙,没必要现在以身犯险。”“大哥,你老糊涂啦,这血蛊几十年来没人能炼成。”眼看两位德高望重的老爷子要吵起来,钟家众人连忙来打圆场。

这个时候一名十分苍老的老者道:“我们钟家一直势弱,如今能有这样的发展全靠族人团结。”说话的是一名百岁老人,现如今钟家资历最老的族老,他的话十分有分量。“这样吧,咱们钟家老小既然都在这里,那么就不记名投票,看看大家伙是怎么想的吧。”他的这个提议大家都同意。

结果是赞成寻找血蛊的人占大多数,看到这样的结果银发老人还想说什么可却被老三堵了回去,“大哥,这是众意。小离你只管去,我们钟家上下必然全力协助你。”此时钟离的电话响了,看来电显示正是阿莱。电话里的阿莱把事情的始末原原本本对钟离讲了一遍,钟离一边听一边攥紧拳头,这是他烦躁时的习惯动作,看来事情很棘手。

“是阿莱,阿莱说L市明盘薛家的降头被一个暗盘给破了,以薛家人的性格不可能善了,需不需要……”钟离头疼的掐了掐眉心,他说的是黑话,明盘顾名思义是明面上总揽行业事务的家族。至于那暗盘,说白了就是暗地里隐藏自己的身份不参与任何事务的闲散人士,暗盘大部分不成器,但却极容易碰到不愿出世的高人,水十分的深。所以行里有句俗语,宁挑明盘,不碰暗钉。

“小离,你先让阿莱稳住局面,也许会有转机,如果借此卖薛家一个好……”老三对这种事也颇为头疼,不过若能想办法帮助薛家,那将会有数不清的好处。

“不行,这些事务都交给薛家自己处理,小离,你可沾不得呀!”银发老人立刻驳斥道,L市那是个什么地方?那可是龙潭虎穴,想到此处他又补充道:“小离,你听好了,一切以自己的安全为先,一旦情况不对你就立刻回来。”银发老人害怕的根本不是薛家或者万屠马氏,他怕的是那个七十年前叛出钟家还差点毁掉钟家百年基业的被称为孽种的男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